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唐林】游戏和乌龙引发的爱情惨案

  纯粹放飞自我的短篇,就是想写他们两个,因为真的太放飞了所以OOC,吐槽喷我都可以我做好准备了(躺尸,可能有点日系感,不过应该相对微弱

  文题无关文题无关文题无关,用了点恶俗的桥段

  OOC!OOC!OOC!


  1.

  唐昊一脸阴沉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其他人。今天是十一赛季全明星的第一天,七期几个人无聊就约了面在一起玩游戏,唐昊运气谈不上好是第一个输的人。

  “选吧,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刘小别笑得一脸纯良,主动开口问道。

  邹远坐得离他们稍远,但听到刘小别开口后他反而特别自然地接话:“真男人都是选择大冒险的。”

  唐昊将视线放到邹远身上,邹远还特别无辜地对他笑笑。唐昊的脸因此更黑了一些。

  “那就大冒险吧。”孙翔自然而然的帮唐昊做出选择。

  “孙翔你大爷!”唐昊骂了一句,“那就大冒险。”

  “既然唐昊是第一个输的人那就简单点吧,”袁柏清开口,“打开联系人闭着眼睛滑动然后随机点开其中一个,打电话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上床’,然后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解释。”

  “呵呵。”唐昊冷眼看了袁柏清一眼。

  “你是不是不敢,我可以帮你点联系人的。”孙翔靠过去搂着唐昊的肩。

  “滚。”唐昊黑着脸拍掉了孙翔的手,然后站了起来,他现在无比后悔认识了这一群不嫌事大的损友,也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过来和他们玩游戏。

  唐昊深吸一口气,拿出了手机。他黑着脸打开了联系人,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闭上了眼睛用手指开始滑动屏幕,最后停了下来点进去。

  孙翔大爆手速地在唐昊睁眼前将他的手机抢了过来,想着将联系人念出来的却在看到名字的那一瞬间愣了下神。

  唐昊将手机从孙翔手里抽了回来,看到联系人姓名的时候也沉默了。

  林敬言。

  唐昊随意点开的人是林敬言。

  “呃……唐昊你加油。”最后是邹远打破了沉默。

  “你可以的。”袁柏清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虽然唐昊只看见他眼里搞事的目光。

  在大家的认知里,唐昊和林敬言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谈不上差,但终究只是普通的关系,虽然在场的人都很好奇唐昊为什么会有林敬言的联系方式,但现在都非常默契地没有开口询问。不少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唐昊。

  唐昊一脸沉重地拨了过去。如果是其他人——哪怕不是很熟悉——唐昊都可以抱着游戏的心情打过去,可偏偏这个人是林敬言,唐昊生平第一次希望电话不会被接通。

  但事与愿违。

  “喂,唐昊?”林敬言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

  唐昊深吸一口气,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起来:“林敬言,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上床!”

  然后他就迅速地挂断电话,非常冷漠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门外让卢瀚文带路来找刘小别和袁柏清的高英杰下意识地捂住了卢瀚文的耳朵。

  2.

  唐昊会跟林敬言熟络起来还多亏了张佳乐。

  世邀赛中国队拿下冠军后,唐昊就直接回了N市准备下一赛季的比赛。在国家队这一段时间他确实学了不少东西,他需要花时间将这些东西内化转化为成长的养料。

  张佳乐在新赛季开始前这段时间给林敬言打过一次电话,当时林敬言似乎在外面特别的吵闹。张佳乐也就随口问了一句“你在哪呢?”

  “在外面呢,发生了车祸……”林敬言在车里调低了车载空调的温度,准备继续说“我在后面堵着呢”的时候张佳乐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林敬言再回拨的时候听到对方正在通话中。

  他一定误会了什么。林敬言想着,推了推下滑的眼镜。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林敬言想了想,直接开了免提。

  “林敬言你现在在哪里!”对方几乎是吼着说出来,声音里还带着些焦虑。

  林敬言想了想,觉得这个声音虽然熟悉但确实不知道是谁的,于是他礼貌而温和地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对方卡壳了一下,然后非常用力地说:“唐,昊!”

  林敬言感到意外,但唐昊又问了一遍他在哪里,林敬言也就报上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和自己的车牌号。林敬言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唐昊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百花出身的人都不听人把话说完吗?林敬言叹了一声,算是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林敬言今天难得开车出了趟门,但运气不好,还在国道上就已经被堵了,前方发生了十几辆车连环追尾的事故,好在没有人受伤,交警也在努力地控制场面疏散交通。但林敬言运气不好,他跟在发生事故的那条路上。

  旁边的车开始攒动,林敬言也不着急,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车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然后就听到了敲车窗的声音。

  是唐昊。

  林敬言打开车锁让他上来,唐昊也不客气。他接到张佳乐的电话就直接跑过来了,林敬言堵着的地方离呼啸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唐昊几乎是发挥了自己的全部实力差不多要突破极限,生怕自己晚到发生了其他变故,结果林敬言的车就好好地停在这里,他人也没有任何事情地坐在驾驶座上。

  去你妈的张佳乐。

  唐昊大口喘气,在心里骂了一声谎报情报的张佳乐。

  “后座有水,你自己拿,记得小口喝。”林敬言调高了空调的温度,还改变了风向以免吹到唐昊。他猜刚刚上车的年轻人心情一定很不好。

  唐昊本来是绷着一张脸的,刚刚张佳乐打电话给他说林敬言出车祸的时候他的心几乎就提起来了,想也没想抓起手机就往外跑,结果现在到了看到林敬言什么事都没发生后就长出了一口气。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生气。

  “你怎么不把话说清楚。”唐昊黑着脸问了一句。

  林敬言苦笑,说:“你们两个倒是给我几乎把话说清楚啊。”

  “那……”唐昊还想说什么,但是林敬言难得地打断了别人一次。

  “我给你和乐乐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在通话中,我想你等下肯定是要过来的,也就放弃再打了。”

  唐昊拿出手机,确实有林敬言打过来的几个未接电话。

  “不过还是谢谢你,”林敬言看着前方的车终于动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下次骑车会更快些,我记得呼啸有以防万一给工作人员使用的自行车。”

  唐昊突然觉得有什么堵在了胸口。他觉得他应该有些生气,但林敬言的话又让他气不起来。

  “你介意我外放吗?”林敬言问了一句,然后终于拨通了张佳乐的电话。

  唐昊“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林敬言笑了一下,跟张佳乐解释了这虚惊一场的事情然后就挂了电话。

  车总算能动了,林敬言慢悠悠地跟在前车的后面,对唐昊说:“回头请你撸串。”

  唐昊自认为非常酷地说了一句:“不用。”

  林敬言忍住笑没有说话。

  3.

  上次的乌龙事件之后张佳乐非常诚恳地跟唐昊道了歉,并唆使他一定要跟林敬言去撸串,还说一定要好好宰林敬言一顿。

  “好像是你误传了吧。”唐昊难得慢悠悠地回复张佳乐。

  “咳,人总会有失误的时候嘛。”张佳乐故作老套地回复,“我还有事,先挂了。”

  唐昊看了看结束通话的手机,想了很久还是拨通了林敬言的号码。

  这就是唐昊自认为他对林敬言感情异常的开始。

  是的没错,他喜欢林敬言,没有任何人知道。

  林敬言很好。这是半个赛季接触下来唐昊的直观印象。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横在两个人之间的壁障似乎开始出现了裂痕,由张佳乐引发的事件反而是两个人关系好了起来——虽说之前也说不上差。

  每周他们都会抽空在N市逛一逛,唐昊心气高,战术上啃不懂的地方也不肯轻易地问,林敬言就总借着吃东西的间隙悄咪咪地套话,再用一种柔和的方式解开唐昊心里的结。

  唐昊虽然直但并不笨,再加上成为队长也有些时日,这种事情多来几次他自然也就发现了。一开始唐昊倒是生气,可林敬言总会在他开口想说话的时候用食物堵住他的嘴,然后笑着岔开话题。

  感觉就像用力打在了棉花上,难受。

  因此唐昊后来就干脆直接问林敬言战术上的问题,免得自己心里也不愉快。

  这一来二去的,唐昊倒由以前对林敬言的不服变成了钦佩。偶尔深夜情感涌动的时候,唐昊会打开一罐可乐,问自己当初是为什么要让这么好的一个人难堪。然后他就意识到自己怕是在林敬言身上载了。

  不过唐昊倒是没有追人的心思,反正有些喜欢小心翼翼地放好就行,没必要拿到明面上来。唐昊看起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其实不然。他比多数人想得心思细腻,何况感情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容易喜欢到卑微里。

  全明星周末之前唐昊问林敬言去不去G市——这次是由蓝雨举办的——唐昊得到的答复是“退役人员就不参与了”,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唐昊能想象林敬言隔着手机的表情。

  4.

  晚上的新秀挑战赛上唐昊火气有点大,有一个一年级生挑战了唐昊的唐三打,被唐昊揍在地上打,直到比赛结束,唐昊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这次被安排在呼啸隔壁的微草的高英杰全程紧张地低头看着地板。

  七期的游戏止于唐昊。唐昊说完这句话之后卢瀚文就敲门了,因为被高英杰捂着耳朵所以他并没有听清唐昊的话,刘小别来开门的时候看到活蹦乱跳的卢瀚文和脸色微红低头的高英杰时心里就直接咯噔一下。

  唐昊怕是要把他们全部带去JJC打上一遍,尤其是袁柏清。

  这是刘小别做下的断论。

  唐昊当时确实是有这个想法,当他看到来人之后几乎就处在爆发点上,全凭和他关系一直交好的邹远压着才没爆发,不过因为后面的安排,这件事被唐昊延迟到明天。

  实际上刘小别想和高英杰解释他们只是在玩游戏,但唐昊眼神死盯着刘小别的背影,这让他紧张地说不出话来。七期最有威慑力的就是唐昊,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

  第一晚结束后,每个人都找了理由纷纷远离唐昊,唐昊一边冷眼看着每个人发给他的借口,一边独自一人在G市走着。

  G市的夜晚确实热闹,他没在意目的地就是在周围闲逛着。这里的冬天一点也不冷,他套了一个外套就走了出来。他在想是现在去跟林敬言解释一下还是明天早上再说。他打电话说了那些话之后林敬言没有一点消息,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唐昊在想这是不是让林敬言讨厌他了。

  “唐队长。”有人叫住了唐昊,声音还很是熟悉。

  唐昊回头,看见没戴眼镜的林敬言微喘着气站在他身后。

  “呃,那个,”唐昊心烦得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觉得他现在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下午的电话是……”

  林敬言缓了一缓,说:“邹远打电话跟我说你心情特别不好,还跟我说……”

  “邹远?”唐昊嘟囔了一声,“还说了什么?”

  林敬言笑看着唐昊:“不知道,我挂了。”

  唐昊有点惊讶。林敬言为人处世做得很好,平常也很有礼貌,别人话不说完就挂掉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

  “你是不是玩游戏输了?”林敬言问。

  唐昊点点头:“那些话是袁柏清提出来的。”

  “为什么打给了我?”

  “就是闭上眼睛随便滑动然后点到哪个就打哪个。”唐昊解释说,因为林敬言的出现他的脸色缓和了很多,“然后我就打给你了。”

  “真心话和大冒险?”林敬言问。

  唐昊想说“大冒险”只是话到嘴边却又说成了“真心话”。他在那一瞬间真希望现实生活的交流能有撤回这个功能,因为他看到林敬言往后退了一步。

  “唐昊,”林敬言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也喜欢你。”

  林敬言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沉稳,一字一字都落在了唐昊的心上。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林敬言,可下一秒他就抓着林敬言的手跑了起来。周围的人因为他们的行动而纷纷侧目。

  “我去,那不是唐昊吗?”人群里有人认出了唐昊。

  “他拉着的人是谁?”

  “好像是……林敬言?”

  5.

  林敬言的手有些冷,唐昊握在手里的时候突然心生不满,他带着林敬言去了呼啸落脚的宾馆,期间没有人看到他们。

  呼啸全员加上随队的动作人员总共是单数,但订房间的时候都订了双人间,多出来的也就让唐昊一个人住了,这点全队上下都无异议。

  进到房间里后唐昊顺手锁上了门,他将林敬言压在门上低头凑了上去。他没有过多的亲吻经验,一切都顺从自己的本能而为之。

  唐昊的吻带有一种侵略性,啃咬林敬言嘴唇的时候带着一种野蛮,可其中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温柔和渴望。林敬言被他啃咬得有些疼但又不想推开,他抱住唐昊微微张开了嘴将舌头伸入唐昊的嘴里用亲吻安抚着有些躁动的年轻人。

  舌与舌灵活地交缠着,偶尔会侵略到对方的口腔中,唐昊略带挑衅地舔过林敬言的上颚和牙齿,却看到林敬言眼中足够温柔的笑意。林敬言的回应也是如此的温柔,他似乎并不在意唐昊的行为,而是单纯地享受着当下的接吻。

  时间可能足够长,长到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在喘息以获得足够的空气。

  “你怎么过来了?”良久,唐昊问,“你没多穿几件衣服?”

  “接到你电话后我就直接订票了,”林敬言说,“没想那么多,G市倒是不冷。”

  “但N市很冷。”唐昊皱眉,语气似乎有些不悦。

  “所以我过来了。”林敬言说,然后稍微推开了唐昊去找灯的开关。

  “你订旅店了没?”唐昊又问,他其实想抱住离他不远的男人,但他又忍住了。

  “没,来得匆忙,连眼镜都忘记戴了。”林敬言终于找到了开关,“啪”一声灯就亮了。

  “那你就住在我这里吧,刚好订房间的时候多了一个床位。”

  林敬言点头,“那我用你的换洗衣物可以吗?”

  唐昊总觉得进展似乎有些快,但他还是点头了。

  两个人无言地对视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唐昊偏过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林敬言,”他的声音有些紧张,“我们算是交往了吧。”

  “是啊,”林敬言点点头,然后勾起一个颇为玩味的笑容,“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上床呢?”

  唐昊听到林敬言的话身体抖了抖,脚往后踩空了一下顺势摔倒了。林敬言就站在那里笑,也不上去搭把手扶他起来。

  林敬言觉得,唐昊的某些方面确实很可爱。

  隔天早上七期一群人站在唐昊门口,昨天晚上唐昊自己一个人出去转悠的时候其他人凑到了一起开了个会,最后选出邹远来敲唐昊的门。

  邹远鼓足勇气按了门铃,但并没有反应。他们一群人站在那里等了一下,等到邹远决定去按第二次门铃的时候门打开了,站在门后的是林敬言。

  “林林林前辈好。”

  “你们好,找唐昊吗,他还没起来我去叫下他……”林敬言说着打算让个位置给他们。

  “不用了!打扰了!”邹远反应迅速地将门关上,然后催促大家赶快离开这里。

  突然被外面的人关门的林敬言想,他和百花的人真是有缘。

       END

评论(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