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唐林】过去的和现在的

  *一个甜饼,大概,已交往设定,私设老林的高中时代和大家想的非常不一样……希望大家能接受×


  *中间有辆千字小车,不过我开车水平并不建议你们看……而且越写越觉得OOC


  *题目胡乱写的,这个故事就是个日常流水账……没有什么具体意义在,对不起我怂,如果大家有什么想骂我的还是请包容别骂我别评论我对不起(土下座,我现在胆颤心惊的


  


  唐昊处理完战队的事务已经是下午了,这之后他就直接将行李收拾好去了林敬言家里。适逢春节之前,道路两旁都是喜气洋洋的,唐昊裹紧围巾压低帽檐加快了步伐。


  林敬言在做年前的大扫除,不少旧物被摆放在了客厅,看起来很是杂乱,唐昊到的时候差一点就找不到放他行李箱的地方。


  本来想着交往第一年的春节一起度过的唐昊却因为家里有亲戚大寿而被迫回家,他买的是隔天早上的票,他今晚来林敬言这里住,明天林敬言开车送他去机场。


  “你过来了。”林敬言又将一个箱子搬了出来,“来帮我把屋子里剩下的那个小箱子拿出来。”


  唐昊皱眉看着客厅里摆放的大大小小的物件没说什么,倒是顺从地将林敬言指定的东西拿了出来。


  “放茶几上就好。”林敬言指挥着唐昊让他把手里最后的小箱子放到客厅最后空好的地方。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搬家。”唐昊说了一句,“我之前都不知道你有这么多箱子。”


  “这些东西都堆在客房里,你过来一直都是跟我睡主卧。”林敬言笑笑,然后伸了个懒腰,“前两年没什么时间,所以只好今年清一下。”


  “我明天的飞机。”唐昊突然说道,内心有点不高兴,但语气倒是异常平静。


  “我知道。”林敬言说,“帮我把不要的东西都整理一下。”


  唐昊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林敬言转身不再理他之后也只好不开心的撇嘴,听林敬言的话将东西重新进行了分类和整理。


  两个人忙到天彻底黑下去之后客厅才重新恢复了整洁,林敬言将很多学生时代的东西都挑拣了出来准备扔掉或卖掉,唐昊帮忙整理的时候还看到了整整三箱的漫画。


  “你的东西不少。”


  林敬言非常满意地看着收拾好的东西,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我买房后我爸妈直接把我所有的东西都运过来了,不整理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多。没想到都过了这么多年了。”


  林敬言说完,转身进了厨房,他打开冰箱,对站在外面的唐昊说:“我今天没出去,家里没什么吃的,我就随便做点东西吃了。”


  “随意。”唐昊应了一声,将目光放到了他从卧室里搬到客厅的那个小箱子。刚刚两个人做整理的时候,林敬言并没有动那个箱子,现在其他东西都收拾好了,唐昊反而对独独被林敬言遗忘的箱子起了兴趣。


  唐昊坐到沙发上,双手摆弄了一下那个小箱子。


  “我可以拆开看看吗?”唐昊对厨房里的林敬言说道。


  林敬言刚开了火,没听清唐昊说什么,便从里面探出头来,问了一遍:“什么?”


  “这个箱子,”唐昊指了指,“我能打开看看吗?”


  “呃……”林敬言的眼神突然飘忽了一下,神态也有些窘迫,但他还是点头,“看吧看吧,反正都是我高中时的一些照片或证件。”


  听了林敬言说的话的唐昊对箱子的兴趣越发浓厚了起来。唐昊没有读完高中,他开始接触荣耀的时候职业选手的年龄要求就已经不再是十八岁了,高中对他而言反倒是一个有些陌生的词汇。高中时期的林敬言更是唐昊想都没有想过的。


  他们两个之间差了九年,唐昊偶尔会觉得这个时间差让他错过了很多和现在不一样的林敬言,但一想到这个人都是自己的,这些事情反倒变得没所谓了。


  唐昊将箱子打开,放到最上面的是一张高考的准考证,因为时间太过久远,纸张早已发黄变得脆弱。唐昊看着上面的科目,最后一天考的是理科综合,他觉得有些意思,便拿了出来。准考证下面是照片,非常多的照片。


  而摆在第一张的是一个少年坐在墙头上对着镜头笑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看起来才十六七岁,染一头金发,头发留得有些长还在后面扎了一个小辫,左耳的耳垂戴了两个耳环,裸露在外面的右手臂上还能看见纹身。


  唐昊看到的一瞬间就拿着照片站起来,几乎是跑着到了厨房。


  林敬言正在炒菜,看到唐昊进来的一瞬间就有一种“事情败露”的感觉,但他还是故作镇定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这个?”唐昊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又仔细打量起了林敬言。


  林敬言却是叹了一声,“是我,我记得是十七岁的时候照的。”


  “你打过耳洞纹过身?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唐昊凑过去从后面环住林敬言,低头看了看他的左耳耳垂,但那里并没什么,唐昊有些不满凑过去咬了一口。


  林敬言推了推他,但没推动,等唐昊再凑头过来的时候就躲开了,同时将炒好的菜盛放出来。


  “以前打过,后来进联盟了带耳机不方便就不戴耳环了,久了耳洞也闭合了。纹身我是不敢纹,只是当时为了拍照效果贴的贴纸。”林敬言说着,“把菜端出去准备吃饭。”


  唐昊松开环着林敬言的手,从他那里接过了盘子,眼睛里满是兴奋的神情。林敬言想,上次看见这样的唐昊还是比赛场上的事。


  出去之后,唐昊将照片重新放好放到箱子里,又洗了手才坐到饭桌边。他强压着想要开口询问的欲望,等林敬言主动开口。


  林敬言明白唐昊特别想知道自己的过去,最后才慢悠悠地讲起了这段没有告诉任何职业选手的黑历史。


  和多数人想的不太一样,林敬言的学生时代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种乖学生,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斯文人又好,但那个时候反倒是相当叛逆。


  林敬言逃过课,也跟别人打过架,就差和当时的那一群朋友拉帮派拜把子了,他瞒着父母待在网吧过,也跟一群朋友大半夜的时候在大排档里喝酒,在老师眼里活脱脱一个问题学生,可他偏偏脾气和成绩都好,老师又对他无可奈何。高考时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事情,林敬言没赶上考第一科,剩下的考试也就干脆地都弃了,自己窝在网吧里待了两天。


  听完林敬言讲述的故事之后,唐昊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唐昊的喉咙动了一下,“你玩流氓是这个原因?”


  林敬言听了倒是笑了出来,坐在他对边的小朋友的关注点似乎不太对,但他还是点点头。


  “有什么感想?”林敬言问,“其实我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那段时间很神奇。”


  唐昊默默地将碗里最后一口饭吃完,然后才说:“很意外。”


  同样和多数人想的不太一样,唐昊是名副其实的乖学生,没去百花训练营之前他也会每天学习到很晚,只是学习成绩一直不如人意,后来接触了荣耀,在训练营时又有队长张佳乐对自己父母的劝说,最后才顺利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不过他第一天去百花宿舍时心情不好,和他同宿舍的邹远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相信唐昊之前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


  听完唐昊讲完他的故事之后的林敬言也很惊讶。


  “我也有点意外。”林敬言说。


  唐昊郁闷地将碗筷收了起来,他平常脾气确实有些燥,唯独这件事因为所以知情者都是这服态度反而生不起气来。


  “放在那里我明天洗。”林敬言说,不过唐昊并没有搭理他,顺手就将碗筷洗好放了起来。


  林敬言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看着那些照片。唐昊擦了擦手也就坐了过去。


  照片里十七岁的林敬言比现在还要白上不少,唐昊凑头过去看。林敬言倒也大方地给他看,同时跟他讲述都是什么时候照的。


  “这张是第一次翘课的留念,这张是我被老师抓到了其他人在跑的路上照的,还有这张是我第一次尝试染发……”


  “你第一次染发居然是银发?”唐昊非常惊讶。


  “当时……呃……中二吧,后来也染过其他颜色,不过后来呼啸找我的时候我在见面之前就染回黑色了。”


  唐昊伸手摸了摸林敬言的头发,发质柔软,当时经常染发并没有对现在造成什么损害。


  “你爸妈没有说过什么吗?”唐昊语气轻了不少,整个人也顺势靠到林敬言身上,听到林敬言过去的唐昊其实心满意足,刚过来时因为被迫做免费劳力的不爽感已经全部消失了。


  “还好吧,我也就和他们闹僵过两次。”林敬言说,“一次就是我开始染发,还有一次是我跟他们出柜。”


  林敬言这么说的时候唐昊的身体反而僵硬了一下,他和林敬言在一起这件事林敬言的父母是知道的,他们还曾一起吃过饭,但唐昊一直没有和家里说,家里也不知道他的性取向。


  感受到唐昊的动作停了一下的林敬言心下了然,他凑头过去索要了一个吻。


  “慢慢来,不着急。”林敬言安抚着唐昊,手倒是不安分了起来。


       希望大家无视的_(:з」∠)_


  隔天唐昊醒来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做了点吃的放到桌子上。唐昊揉着自己有些乱的头发,在洗漱之前向林敬言索要了一个早安吻。


  外面天还没有亮,林敬言开车送唐昊到机场,他停在停车场里没有送唐昊进去。毕竟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公开,被粉丝看见了免不了一番猜测。


  唐昊准备下车之前林敬言又叫了他一声,唐昊才转过头,林敬言就拉着他凑了过去留下一下轻柔的、碰触的亲吻。


  “年后见。”林敬言推了推下滑的眼镜,然后想了想又说,“我可以看看你以前的照片吗?”


  唐昊点点头,“我回来带给你。”


  林敬言眼里都是温暖的笑意,“好。”


  唐昊下车取出行李,想了想又打开了车门,神色认真地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评论(1)
热度(4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