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二期中心】路(4)


没感觉,写得不是很顺手,之后写完了再统一修改吧。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真的超级感动的!!有些话想写完了再说……没回复抱歉
前文还请戳头像,这章大孙下线……之后两到三次更新可能就是林&乐专场……



路  4

  方士谦的退役据他本人所说是相当潇洒,不过知情人士他的徒弟袁柏清则透露说他退役的那顿饭他吃得是眼泪哗啦哗啦地流。

  得知这件事的是张佳乐,据说是为了躲避母亲的相亲安排只身一人来到敌军大本营的意外收获。方士谦为此专门缩短了袁柏清的夏休假期。

  张佳乐骂方士谦不厚道,方士谦则说毕竟两冠在手人总有心脏一些。

  张佳乐恶狠狠地盯着方士谦,最后两个人还是哥俩好地勾肩搭背狼狈为奸去了方士谦家里。

  方士谦的东西早就收拾好拿回家了,张佳乐问他之后的打算,方士谦也只是讲再说吧。

  路过荣耀账号卡售卖点的时候,张佳乐进去买了一张。方士谦觉得有点新奇,盯着张佳乐看了很久,最后张佳乐被看得心里发毛,才解释说自己练练新号,好多年没从零开始接触网游了。

  在成功霸占了方士谦的笔电后,张佳乐盯着用户昵称输入那里发呆。方士谦切了西瓜端出来,玩心大起,过去就输入了一堆乱码,在准备按下回车键时被张佳乐用力地把他的手拍开。

  方士谦吃痛不满地说,张佳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手可是职业选手的身家性命!

  张佳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无业游民请闭嘴。
然后他把方士谦打的东西全部清除,最后在上面敲下了四个字——浅花迷人。

  方士谦纳闷说你真是跟花字干上了,从百花缭乱到繁花血景,现在你又取名叫浅花迷人。

  张佳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专心致志地打开新手攻略准备研究。不过他还是要对方士谦补一个刀。

  你懂什么,这明明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方士谦冷笑,将西瓜当做张佳乐咬了下去。
  
    张佳乐伸手跟方士谦要一块西瓜,方士谦面不改色地将自己刚啃完的瓜皮放在他手上。张佳乐强忍着将之丢到方士谦脸上的欲望站了起来,方士谦也就顺手啊啊笔电拿到他的腿上。

  乐啊,你还打算玩弹药专家?方士谦帮着清新手任务,顺口问了一句。

  张佳乐坐在一旁吃着西瓜盯着方士谦没有回答。

  他心里谈不上多么顺畅,阻碍在他夺冠之路的人里面有个认识六年的朋友,而另一个带着他进入职业圈的人又不怎么见面了。

说没退役的想法,那都是骗人的。他知道自己还能再打几年,可偏偏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方士谦选择从容离开。

  张佳乐就一边盯着方士谦操控着浅花迷人,一边默不作声的吃完了方士谦家里剩下的所有西瓜。

  等到方士谦反应过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心满意足地大了个嗝顺便将手在方士谦的衣服上擦了擦。

  方士谦瞪大了眼睛,笔电放到沙发边上,一脸阴沉地向张佳乐移动。

  张佳乐倒也不惧,眯着眼笑着说,谦儿啊,你说我退不退役啊。

  方士谦特嫌弃地看着他,你一个南方人怎么突然学起了北方口音?

  这些年来走南闯北,你乐哥我可是什么都见识过。

  方士谦大笑了两声,然后说了句,你可要想好了啊,没准明年没了我你就能拿下冠军了。

  张佳乐却是摇摇头。再说吧。

  

  

  八月中旬的时候林敬言匆忙地从呼啸出来见到了坐在行李箱上吃着甜筒的张佳乐。

  张佳乐乐呵地丢了个雪糕给林敬言,林敬言也没有拒绝。他带着张佳乐进了呼啸俱乐部。

  夏休还没完全结束,呼啸里回来的人不多。林敬言作为队长,家又离得进,也就先回来了。这段时间他经常往训练营跑,却依旧没有找到合适接唐三打的人。

  张佳乐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其他战队的人而有什么问题,林敬言线上打指导赛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地跟林敬言分析讨论。

  张佳乐看得性质来了,说也要来一把,然后将自己的新卡拿了出来。林敬言也没拒绝,又给他找了台电脑就切磋了起来。

  两个人随心所欲打了几把各有输赢,最后还是张佳乐下线说不打了。然后他又想起什么来说,真想让你跟唐昊打场指导赛,他还挺有前途的。

  林敬言笑了笑,将东西收拾了下,问张佳乐要不要在他这里住几晚他可以到其他还没归队的队员那里凑活一下。

  张佳乐非常帅气地摇头,说他今晚就走。

  林敬言也不过多挽留,得知张佳乐今晚走后也是轻车熟路地带他去地道的小店准备解决掉晚餐再送他走。

  那天在方士谦那里住了一晚上后,张佳乐就开始了他长达一个半月的旅行,就是一个人拉着个旅行箱这里跑跑那里转转,然后再顺便升升级。

  这段时间里,张佳乐觉得自己想通了不少,可就算如此他也一直没下成那个决心。队里有事情找他的时候他也尽心尽力。

  退役的念头一旦出现就难以消退。喜欢也好坚持也好,当拿不到冠军只能做陪衬的时候,那就真的是苦从中来。世界的残酷法则是人类总是记得第一名第一位是谁,大家都知道第一高的山峰是珠穆朗玛峰,而鲜少有人知道第二高的是乔戈里峰。

  有段时间张佳乐经常梦到以前的事情。

  他梦到第二赛季没见到叶秋之前他几乎每和一个战队交手就会问一个战队,孙哲平为此嫌弃了他很久,问林敬言的时候林敬言是礼貌而疏离地回答,而方士谦则大大咧咧地说你想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他梦到繁花血景刚成型,几乎把整个联盟的眼睛都闪瞎了,最后还是被一叶之秋单挑给破解了。

  他还梦到很多人,很多在联盟就打了两三年就退役的朋友,有些和他同期出道有的甚至比他玩。外界说他幸运E可他又觉得自己的运气不算差,毕竟是最好的时候来了职业联盟,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疯遍了整个联盟。

  叶秋曾说过张佳乐的打法太华丽了反而就留有很多漏洞,林敬言则私下里和孙哲平说过怕是张佳乐这个人也会活得太华丽。叶秋的话张佳乐早就知道,林敬言的话却从未听过。

  

评论(3)
热度(49)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