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二期中心】路(5)

不小心打了下游戏……就没多写,乐乐退役了,就剩老林了

下次更新就是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了,大家都会上线……大概

前文戳头像



路  5



  两个人隔着食物的雾气相望,到最后林敬言实在受不了张佳乐那可以说得上是含情脉脉的眼光而低下了头。自认为赢取胜利的张佳乐开始傻笑了起来,架在他头上的墨镜也在灯光的照耀下闪了闪。


  林敬言带张佳乐来了一个人气小店,来这里的有穿着西装步履匆忙的上班族,还有附近穿着随意的小市民,他们两个荣耀大神混迹在其中没有任何一点违和感。等到他们进店落座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食物的香气很是诱人,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动筷。林敬言在等,等张佳乐的话;张佳乐也在等,等自己的耐心到底会不会被消磨掉。


  可最后他们的肚子还是叫了起来,林敬言就递了双筷子过去。


  这顿饭是林敬言和张佳乐一起吃过的最平静的饭。往常张佳乐总能跟你从天聊到地,十分钟可以吃完的饭他可以拖到一个小时,可这次没有,张佳乐什么也没讲。


  方士谦曾说过如果没有黄少天,张佳乐可能是联盟最话痨的人;孙哲平也说过,当初看到百花缭乱根本没想过张佳乐会是怎样的人。林敬言则说,他第一次见到张佳乐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会太消停,真具有欺骗性的反而是方士谦。


  林敬言看着张佳乐咽下最后一口,起身在这个有些嘈杂的店里付款。张佳乐则拉着他的行李箱先一步在外面等着。


  吃饱喝足后人容易心满意足起来,林敬言跟好几个人说了借过之后看见张佳乐愉快地站在那里哼着歌。


  张佳乐唱歌最为好听,歌声一起能圈上不少粉丝。他以前做直播,在游戏的时候随意的哼唱了几句,紧接着人数就突然上涨。他的歌声里总带有一种深情,唱一个风格就能融入到那个风格里。


  跟张佳乐认识最久的孙哲平曾爆料说,张佳乐一开始是想组乐队的,结果被拐过来打比赛。张佳乐自己也承认,一开始是想成为一个歌手,那样听起来特别酷。


  每个人在没走上这条路之前似乎都尝试过很多东西,张佳乐想组乐队想成为歌手,孙哲平想过成为一个拳击手,方士谦则说他当初成绩特别好走竞赛道路国内大学可以随意挑,而林敬言没也选择深造而选择了步入社会差点就成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林敬言现在看着张佳乐就想起他们四个半夜不睡觉在群里面聊人生的日子,有很多话感觉还历历在目,可相熟的朋友却接二连三的远去了。


  张佳乐叫了车,说不让林敬言送了,又说方士谦那个叛徒居然还去接触国际友人。最后他说,老林我要退役了。


  张佳乐的话说出来不像方士谦那样轻松,他鼓足了勇气才将这个现实摆在了林敬言的面前。这句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我们四个就剩你了,你要带着我们的份好好打啊。


  林敬言苦笑,他等来等去也没想到会等到张佳乐的这句话。明明他才是那个开始状态下滑的人,到现在却要成了坚持到最后的人。就像他没想过他会是第一个见到孙哲平的人一样,他也没有想到他会是坚持到最后的人。


  张佳乐叫的车到了,他挥挥手想故作轻松地跟林敬言道别,但林敬言却将神色恢复平静问了一句,不会后悔吗?


  这句话像一根尖锐的银针,扎破了张佳乐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


  大概会吧,张佳乐苦笑着,然后他又说,林敬言你真是厉害啊,方士谦劝我都没劝住,你差点就破坏了我好不容易下下来的决心。


  林敬言却只是摇头。他没有干预张佳乐做决定的权利,哪怕他也会想着要不要开口说几句挽留的话。


  不过张佳乐又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四个第一次喝酒,大孙倒了之后不久又突然拍桌子说要去征服世界,我现在就是要去征服世界了。


  林敬言便也知道现在的张佳乐是不会反悔他的决定的,他也只是走过去拍拍张佳乐的肩膀说,记得给我寄特产。


  张佳乐最后拥抱了下林敬言就上了车,他脸上堆满了笑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道别。


  可车子开走了之后,张佳乐借后视镜再也看不到林敬言之后,他的脸上却只剩下沮丧的表情了。人生需要自己做出抉择,无论是出道还是退役,这些都是张佳乐自己决定的,任何都无权干预的事情。可现在选择做出来了,张佳乐却觉得自己像是海里一头孤独的鲸,还要时刻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搁浅。


  林敬言目送着张佳乐离开,然后抬头看了眼夜空。这天晚上的天气不算太好,乌云遮住了月亮,什么自然光都没有。就是那么一瞬间,林敬言突然觉得自己被孤独包围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