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二期中心】路(6)

多写了,当做前天没更文的补偿吧……
这两段剧情在脑海里的时候还挺有趣的,落到笔头上就怎么也写不出那种感觉,甚是遗憾

前文戳头像


路   6

  张佳乐退役的消息成了平静生活里的一个重磅炸弹,但最手足无措的依旧是百花战队。张佳乐不是不想和战队做好交接再退役,而是他实在没有足够多的精力培养出一个合适百花的队长。于情于理,百花都没有怪他的理由。

  新闻发布会那天张佳乐没有出席,他的手机关机所有能联系上他的方式统统失效。等到国内炸成一片的时候,张佳乐早就换好衣服在夏威夷开始他的度假生活。

  方士谦在退役后专门拉了一个群叫退役者联盟,他得知张佳乐退役后第一时间就拉他入群,同时知晓方士谦建群的林敬言提供了上次见面拿到的孙哲平的联系方式。

  等到孙哲平进群之后将群成员名单截图发给林敬言的时候,林敬言竟然生出一种他被抛弃的感觉来。

  那个群里面有不少相熟的人,只是张佳乐的头像一直都是灰着没有上线。他们的QQ号因为联系方便加过不少人,他这一退役问他的人定是不少。反倒是作为私人联系的微信朋友圈一直更新着张佳乐即兴写下来的旅行日记。

  林敬言的日子过得匆忙,比赛复盘和练习填满了他的生活,作息想当规律。而过气的退役选手方士谦的作息反而颠倒了不少,据他本人说那是因为他一心只有学习。

  那次方士谦和林敬言通话到最后,又说没人定期拌嘴的生活真是寂寞如雪,林敬言就笑了笑最后结束了通话。

  方士谦的退役之后的生活过得还挺有味道,他说其他的人退役像退休只有他像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孙哲平那天和他出来喝茶,听了这话连笑都没有,默不作声地将最后一块茶点送到自己的嘴巴里。等到方士谦感慨完人生后,孙哲平已经准备走了。

  方士谦嚷嚷着老孙不厚道啊,孙哲平则起身准备离开说对你不用厚道啊。方士谦瞪大了双眼,最后也没留下孙哲平多说几句话。

  孙哲平花了很长的时候才从当初的伤痛中走了出来,然后就找了份工作,过着相当有规律的生活,就是偶尔能调整一下用自己当职业选手的水平虐虐菜。

  他这个人忍了很久没有联系张佳乐,对张佳乐,他心里也有些愧疚,但也说不上后悔。后来第七赛季常规赛微草主场迎战百花,比赛结束后张佳乐偶遇了孙哲平,两个人才重新有了点联系。

  张佳乐一直努力地把心态摆好,所以遇见孙哲平的时候还跟以前那样勾肩搭背找地方聊天,根本看不出这个人曾经被方士谦和林敬言担忧过。

  孙哲平看得到张佳乐的努力,也看到张佳乐在没有他之后无声宣告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行动。孙哲平基本不会哀伤,但他也会感到痛苦。以前是因为自己的手伤,后来则是因为张佳乐。

  他们这群人其实都知道张佳乐再打一两年不是什么问题,但他们谁也没有资格让张佳乐再留下来。所以张佳乐的退役,孙哲平反倒是看得最开的那个人。

  退役了就退役了嘛,又不是人生结束了,大不了就自己痛苦难过一段时间,总会好起来的。孙哲平这么想过,只是这话没有和任何人讲。

  

  

  第八赛季全明星第一晚结束后,林敬言赶着呼啸的队员让他们回酒店休息,自己则一个人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待着。他无比地想来根烟,但他戒烟好多年身上也自然不可能带着,所以到最后他只好拿出手机。

  张佳乐连打了五六个电话过来,不过因为林敬言调成静音所以一个都没接到。等他准备回一个过去的时候,张佳乐又打了一个越洋电话过来。

  哎老林我跟你说你不要感到伤心唐昊他就是运气好,你的经验可以甩他十条街,他这根本就是冲着你来的你别……

  林敬言本来心里还有些郁闷,但听到张佳乐的话后心情反倒好了一些,只是再听他说下去那话就不知道会没谱到什么程度便开始开口打断了他。

  你在哪里?

  东京,赶着过年很热闹啊。

  张佳乐这半年中有三个月是在国外旅行度过的,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买纪念品写明信片,每次寄给的人都不一样,林敬言方士谦和孙哲平都收到过他的礼物。

  林敬言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张佳乐沉默了下说,年前吧。

  林敬言就笑了,只是手机提示又有一个电话打过来,他看了一眼,是方士谦的。他又和张佳乐说越洋电话不便宜等你回来再聊吧,就挂了。

  接通方士谦的电话后,方士谦也噼里啪啦说了好几句话。

  老林你也是职业选手你也知道输赢无定论的,这次输了下次比赛场上遇到了不要手软就是狠狠地揍回去啊……

  林敬言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他说方士谦你换个话题吧,我心理素质不差的。

  方士谦那边尴尬得啊了一声,但接着开始说起王杰希和高英杰的那场比赛,不过他说了两句之后给林敬言报了一个地名让他过来,说完不等林敬言回复就直截了当地挂了。

  林敬言再打回去就接不通了。他也就跟着导航踏上了寻找方士谦的路。

  方士谦选的地方特别安静,附近来往的路人总归是有几个的但是不多。林敬言快到的时候往另一个路口一看就看到了正同样往这个方向的孙哲平。

  两个人先碰了面,孙哲平刚开口想说点什么,林敬言就抢在他前面说,你可别像他们说安慰我的话。

  孙哲平愣了下,然后大笑了起来,对林敬言说,我刚失恋。

  这回换林敬言愣住了,直到孙哲平推着他往前走时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一句玩笑话。

  方士谦蹲在路灯下面打手游,等他们两个走过来的时候刚好结束一局的比赛。

  方士谦和他们两个打一声招呼,然后站起来跺了跺有些麻的脚说,咱们哥仨终于又凑到一块儿了,现在就差个张佳乐了。

  孙哲平要了方士谦的手机过来,这里点点那里戳戳,等还回去的时候上面是会动但是很卡的张佳乐。林敬言瞄了眼,发现孙哲平只是点了微信的视频聊天。

  方士谦拿回手机啧啧称奇,他站起来网络信号会变差很多,所以打游戏的时候才选择蹲着。

  这要是摆碗酒在上柱香那就……

  方士谦一边说着一遍故作惋惜。孙哲平倒是附和了句节哀。林敬言通过文字向张佳乐直播了他们对话的全过程,结果下一秒视频通话就结束了,张佳乐的声音从林敬言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那是一句需要多处屏蔽的骂人的话。

  方士谦说,如果我们之中出现了叛徒那一定是林敬言。

  林敬言笑而不语。

  方士谦又一次点开了和张佳乐的视频聊天,这回他将手机靠着路灯放好,身处东京的张佳乐终于不再是一卡一卡的了。

  张佳乐在那边指挥让他们几个动一下他好挨个看看。

  孙哲平说他这行为就像是在挑蔬菜,方士谦则说自己好歹也是水果,只有林敬言默默地说你们都不把自己当人类了吗。

  方士谦和孙哲平在加上张佳乐三个人轮流说几句话,林敬言待在一边没有参与。

  冬天的风到底还是冷得呛人,方士谦在那里上蹿下跳地通过运动来产生热量,孙哲平自己就能产热,到头来感觉到冷的反而是林敬言。

  最怕冷的是张佳乐,手机那头的他裹得跟粽子一样,但因为心情很好似乎一直都有在产热所以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因为冷而瑟瑟发抖;最不怕冷的是孙哲平,这点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然后就是林敬言。

  不过今晚林敬言的心思说到底也不在他们几个人身上,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也就觉得有些冷,他听他们聊天听着听着就想起了不少以前的事情。都说人老了爱回忆过去,林敬言却偏偏不想服老,虽然这话要是让他父母听到了肯定会说上几句。

  正巧方士谦的手机彻底没电黑了屏,他将手机踹到口袋里,招呼孙哲平和林敬言去吃麻辣烫,然后又补充了句老林你吃完就不会觉得冷了。

  林敬言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话,用手搓了搓有些僵硬的脸说,你知道最悲伤的事情是什么吗,是冬日里的刚出来的麻辣烫掉到了地上。

  说完还自己笑了几声,孙哲平脸色严肃也跟着故作玄虚地笑了几声。

  方士谦说你不能这么诅咒你的食物,那可是你的救命粮啊。

  快走吧快走吧,这里太冷了。

评论(6)
热度(51)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