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二期中心】路(8)

之后的故事就不再有什么虐点了,我的描述也就开始趋于平庸了。
还是喜欢他们,每个人都很棒。
前文戳头像

路  8

  林敬言陪着张佳乐购买日用品之后,张佳乐愉快地将袋子放到了张新杰的手里,然后拐着林敬言出了超市的门。林敬言回头对张新杰抱以歉意的笑容,但张新杰只是摆摆手毫不在意。

  林敬言说请张佳乐吃顿宵夜,问张新杰的时候他只说要早点回去休息便拒绝林敬言的好意。

  他们两个找了个烧烤摊,就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张佳乐说老林你居然不请我去吃海鲜,这样一点也对不起这个城市。林敬言则说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很久呢,不着急。

  张佳乐算是被说服了,就蹦跶着去点串,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两罐败火的凉茶饮料。他将饮料放到桌上后开始说上次去找黄少天被连哄带骗喝下当地凉茶的故事。

  林敬言听了觉得还挺有趣,说你不是很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吗。张佳乐狠命摇头,他说我拒绝B市的豆汁和G市的凉茶,那对外来人一点也不友好。

  林敬言笑着摇头,突然提起当地的啤酒来,又感慨年龄大了不像以前那样偶尔喝一次也不会影响操作。张佳乐听了有些不是滋味,正好烧烤烤好了,打断了所有张佳乐想说的话。

  两个人吃饱喝足后悠闲地往霸图方向走。他们出来得有些晚,到现在也是将近十二点了。张佳乐倒是精神,不过林敬言倒是有些困倦。

  路过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的时候,张佳乐说想去买个雪糕,问林敬言要不要。林敬言说你倒是怎么吃都不长胖,便回绝了他的好意。

  张佳乐叼着冰棒蹲在路旁回答说这是体质问题,又说他到中年都怕是难发福了。

  林敬言则说哪个姑娘嫁给你了怕是要羡慕坏了吧。

  张佳乐笑着说我们都等着你的请帖呢,然后又说不过这事怎么也要再过几年啊。

  夜晚总是容易令人陷入复杂多变的情绪里,几乎没有谁能例外。张佳乐咬着有些融化的冰块说,好凉啊。

  凉你还吃,林敬言也走过去蹲在他旁边,别告诉我你还能吃得下其他东西。

  张佳乐摆手说不能了不能了,之后就要调整作息和饮食习惯了,今晚就是最后的放纵了。

  林敬言笑着问他这一年是不是吃了很多好吃的,张佳乐说可吃到最后还是觉得我大中华的美食博大精深,到头来最是想念。

  林敬言突然就想起那个夏天他和方士谦在冷饮店里,方士谦给他点了一杯他不怎么喜欢的珍珠奶茶,然后张佳乐来了,顶着烈日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他们两个在路边蹲着随意地聊着,大概是晚了,路上的行人也看不见一两个。远处有一家网吧还亮着,偶尔有几个年轻人结伴进去或出来,或是有落单的人跑到便利店里买些不是泡面的食物。

  店主也清闲,看张佳乐挥手试图赶走想要黏住他的蚊子的时候还好心给了花露水让他俩喷喷。

  张佳乐血甜,夏天就特别爱招惹蚊子。他们四个人如果夏天夜里要去哪里,基本都不需要太担忧会不会被咬的问题,孙哲平说K市的蚊子可能被张佳乐承包了,张佳乐则愤怒地质问他队友爱呢。

  这个时候方士谦总会拉着林敬言在一旁看戏,说百花内乱,有时候还真能抓出一把瓜子来放到林敬言的面前。

  林敬言对方士谦那随时随地能掏出小零食的口袋感到佩服。后来有一次方士谦和孙哲平杠上了,张佳乐拉着林敬言看戏,也非常自然地从口袋里掏出小零食丢给林敬言。

  林敬言从那之后就觉得方士谦和张佳乐能成好友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有次方士谦在他们四人群里哀嚎蚊子太多了,张佳乐非常贴心地做了几个大长条分享他驱蚊心得,最后还推荐了几款很不错的驱蚊止痒的东西。方士谦一边道谢一边顺手就把张佳乐做的东西放到微博上说是粉丝福利,张佳乐黑着脸转发骂他不要脸。

  不过方士谦退役之后微博就很少更新了,孙哲平的则是干脆把号注销了,林敬言一般是听战队的常常上去发点东西,张佳乐则几乎转为日常段子手了。

  不过张佳乐复出没选择百花之后,张佳乐也很干脆地卸载了微博。林敬言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张佳乐说眼不见心不烦,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对得起对不起的事情啊。

  张佳乐的冰棒吃到最后,蚊子也终于不再他身边转悠之后,他才心满意足跟店主要了张纸巾擦手站了起来。

  就剩我们两个了啊。张佳乐将木棍丢到垃圾桶,回头跟感觉自己快睡着了的林敬言说道。

  林敬言没能反应过来,等明白张佳乐意思之后无奈地笑了笑。

  以前张佳乐说要和林敬言两个人组队对付方士谦,后来又说一定要报方士谦的夺冠之仇。当时前面那句是玩笑话,后面那句是真心话,只是没想到最后竟是无意间说的话成了真。这大概也就应了那句俗语“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这样也不坏嘛,林敬言最后对张佳乐说了一句。

评论(3)
热度(39)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