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于远】巧克力

*15年时参一个联盟正副队的本子的稿,后来本子窗了,窗得特别彻底。这篇糟糕的文字还有画手画了插可惜我换手机后未能及时转移……


*今天整理文档是翻出来的,当时主催一直问我还有没有后续,遗憾的是当时的我写不出来,现在能写出来却也无法提笔


*15年的文笔和剧情,我也没多大勇气回头看。



巧克力



周末清理冰箱的时候,邹远发现了藏在深处的巧克力。那是很久以前,他和于锋一起逛街时顺手买下的促销的廉价巧克力。


站在邹远旁边的于锋等着接对方递过来的东西。他的手停在半空中好一会儿,却一直没感受到物体的重量,偏头看了过去才发现对方拿着巧克力反复观看。


于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去从后面抱住了邹远,用一只手拿过巧克力的盒子看了起来。


邹远对于他的行为早就习以为常,只是没有空调风扇的厨房实在是闷热得不行。不过他并没有推开于锋。虽然空气中浮荡着燥热,但对方从背后传来的体温却让邹远感到无比安心。


“快过期了,吃掉吧。”于锋看了下成份又看了眼日期,松开环着邹远腰的手,拆开了这盒不知放了多久的巧克力。虽然手没有抱着邹远,于锋却还是贴着对方,将下巴枕在对方肩上。


由于从买回来开始,巧克力就一直待在冰箱里,所以它的身形还保持着出场时的模样。于锋将包装纸撕开,露出其中的一角。他的眼光从巧克力移到了邹远的脸颊上,然后轻啄了一下。


邹远疑惑于锋这心血来潮的举动,扭过头直视对方的眸子。他好像看到了隐藏在对方眼眸深处的一把火。他张开了嘴,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柔软的唇堵住,所有的话都在不经意间磨碎融入到彼此的唾液之中。


这是一个相当简短的吻。


于锋还未品味到邹远的味道就被对方推开,手还拿着巧克力举在半空中。邹远也没说话,但不自然的红晕浮现在他的脸颊上。末了,于锋开口道:“要尝尝看吗?”指的是他手里的巧克力。


“要。”邹远点点头,对着露出来的巧克力咬了一小口,嚼了没几下便咽了下去。他没有马上说话,只是眉头扭在了一起,似乎有点痛苦。


“苦。”邹远望着于锋突然说道。


于锋一边用空着的手揉开对方凑到一起的眉头,一边顺着邹远的牙印咬了一口。


“甜过头了。”于锋这么说着,看着邹远笑着后退了两步。


“我也这么觉得。”丢下这句话后,邹远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厨房,只剩于锋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冰箱发呆。


真的是甜过头了。


于锋再次在心里评价道。这种甜腻的味道让他想起初到百花时那个来接他的纯净少年。


“于锋前辈。”那时的邹远与于锋并不熟悉,开口便是带着尊敬的称呼。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安、感激以及说不出的坚定。


自那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于锋才从记忆深处回想起来。那似乎是于锋被邹远吸引住的开端,而那声称呼拉扯了他的记忆许多年,甚至改变了他预定好的道路。


选择了百花的于锋从邹远那里接过队长的职务,挑起了整个战队的大梁。邹远心里是怎样的,于锋并不清楚,但他能感觉到少年对他的信任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安心。


那真是一个好的不得了的开端,影响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以及一个战队的未来。


后来的一个假期,于锋留在俱乐部,看到像往常一样训练的邹远,忍不住在他结束训练后叫住了他。


“队长。”邹远眨眨眼,接过了于锋递过来的冷饮,然后在他的身边坐下。


于锋点点头,坐在那里发了下呆,等到邹远再叫他时才回过神来。


“假期也回来训练?”于锋听到自己这样开了口。


“因为自己的实力还不够,”邹远这么说着,有点不好意思,“我想尽自己全力做到最好。”


“我希望百花能拿到冠军。”


于锋自是能想到邹远如此努力的原因。他也想拿冠军,凭借自身的努力。


“不是希望,”于锋开口接着邹远的话,“是我们一定能带领百花取得冠军!”


是的,我们。


听见于锋的话,邹远因训练而有些疲倦的眸子又染上一种狂热,不过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于锋扭头看到了他的这些小动作,又看见他眼眸里的坚定与执念。


真漂亮。


那时候的眸子一下子攥住房于锋的心,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形容词。从那时候他才将自己真正融于那个环境当中,将不同的命运线缠绕在了一起。


“于锋于锋,”见人一直不出来,邹远又进了厨房,“是不是被甜到不能动弹了?”


于锋故做不动,等邹远走到他面前,对着他挥了挥手。于锋伸手捏了下邹远腰上的软肉,吓得对方惊叫了一下。


“还要吃吗?”于锋将巧克力递了过去,邹远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大口。
“喉咙都要被甜化了。”邹远认真地评价道。


这个味道让邹远想起他和于锋的第一次约会。


说是约会并不准确,那时候他们还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只是像对普通朋友一样的交往模式,谁也没有告白甚至连自己的心意似乎都没有发现。


那是个周六的夜晚,两个人出来吃完宵夜,邹远便提议两个人在外面逛逛。
夜空没有星月,路边的灯光有些黯淡。由于时间不早,道路两旁的商店多数已经关门。邹远和于锋并肩走着,从天南聊到地北。


在基本只剩下便利店还在营业的街道,邹远突然看到充满二次元气息的店铺,从远处看来,似乎是家卖手办和周边的店。


邹远也没多想,路过那里的时候直接就拉着于锋的胳膊走了进去。于锋对此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看着邹远感兴趣的样子也没能拒绝,就这么被拉了进去。


店里虽然开着灯,还有一点细小的声音,但主人却没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邹远眯着眼听着从深处传来的声音,没多想便确定那就是荣耀的游戏声效。


“邹远,来这里。”于锋显然也听了出来,开口叫邹远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他现在站在一个柜台前面,从邹远的角度望过去不能看清那里摆放着什么。不过邹远也没有在意,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柜台里面摆放着落花狼藉的手办,站在落花狼藉旁边的则是于锋。这个造型是于锋转会百花之后特意设计的,只不过他们之前并没有见过实体。


“我看见了一个帅气的队长!”邹远小声却不失兴奋地说着,然后偏头就看见于锋挂在嘴角的笑容。


真诚的,还带着点满足的笑容。


邹远跟着也笑了。他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见到于锋发自内心的笑颜。他觉得他的内心有什么被触动了,就好像羽毛在上面划过,痒痒的,却不失温柔。


虽说于锋自己来到百花没有表现出不满或是焦虑,但熟悉队内的人员以及陌生的环境所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有的时候邹远觉得自己似乎是丟了一个烂摊子给于锋,而偏巧邹远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他只能看着于锋辛苦地为战队付出,任劳任怨不带一点抱怨。从那时起他对于并不熟悉的队长便心生一副敬佩之情,而至今,这种感情也未曾消退过。


后来稳定下来了,邹远就会拉着于锋再四处转转。他们都算是出名的荣耀选手,白天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跑出去溜达,便常常晚上趁着吃宵夜的时候在外面逛逛。


“我们走吧。”于锋轻声说道,拉着邹远便离开了店里,邹远没有回绝,他的脑海里充满了于锋那瞬间的笑容。


“于锋。”邹远将自己从记忆里挣脱了出来,认真地叫了对方的名字。


“怎么了?”于锋给自己塞了一口巧克力,再次在内心里感叹了一下这个甜味。


“我好喜欢你。”


邹远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于锋大脑一片空白,他想回句“我也是”,但巧克力却堵在喉咙里让他发不出声音。


于锋没有意识地嚼了几下,随即就感受到邹远贴过来唇瓣。温润的触觉让于锋回过神来,而他刚想有下一步举动的时候,邹远便用舌头撬开了于锋的唇瓣。


这是他们交往以来,邹远鲜少的主动行为。


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想要停止。舌头与舌头相互缠绕,唾液在彼此的口腔中打转。块状的巧克力在急剧升温的口腔里融化,和这唾液从嘴角流了下来。


狭小而闷热的空间里,似乎因为这个吻而染上情欲的味道。


评论(10)
热度(5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