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许刘】雾霾戒指

  *手感完全没有,这个脑洞(也许不能说是脑洞)被我写坏了,一开始不是这么打算的,写着写着我就不知道我到底想写什么了……

  *OOC瞩目,我好喜欢他们两个啊可是我写不好内心充满绝望_(:з」∠)_

  

  

  下午的训练结束之后,刘小别揽着袁柏清怂恿他去陪自己到门卫那里拿个快递,袁柏清一脸不情愿地将刘小别搭到自己肩上的手拍掉。

  “还有事,你自己去自己去。”袁柏清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往外走,结果刘小别反应迅速拉住了他。

  “有什么事情不如你陪陪我重要?”

  袁柏清深思了下,说道:“我觉得什么事都比你重要。”

  “薄情儿你把话说清楚!”

  袁柏清张了张嘴,想压低声音说“不想听你暗恋的心路”结果就看到许斌朝他们俩儿看了过来,所有的话就悉数吞回到肚子里。

  许斌本来在和王杰希讨论下一场比赛的事情,听到刘小别和袁柏清的对话后马上回头。

  “小别你顺便帮我拿一个快递?”

  刘小别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听到许斌叫他的时候愣了一下,袁柏清就抓住这个机会迅速地离开了训练室。

  和许斌站在一起的王杰希想了想,也说:“那顺便帮我也领一个吧。”

  “啊?”刘小别看了看他的正副队,显然有点状况之外,往常许斌会找人帮忙带领,但王杰希倒是从来没有,“哦、哦,好,那到时候我拿到宿舍。”

  王杰希和许斌应了一声,才重新回到原来的话题上。

  通往微草大门的路突然有些漫长。刘小别没带耳机,路上也没见到和他一样去拿快递的人,心里倒是有些焦灼。

  这份焦灼大概是来自许斌。

  快速融入微草的这位副队长于刘小别而言有着一种不太一样的吸引力,原因大概是每次自己感到迷茫的时候,这个人总会及时地出现,给一罐饮料或者聊一些有趣的话题。直到袁柏清说他提起副队的次数直线上升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可能算是暗恋。

  许斌的快递只是一个小盒子,刘小别拿过来的时候本想掂量掂量,但看到易碎品的标示之后还是乖乖地将这个放在他手里一堆盒子的最上面——次上面的就是微草队长的快递。

  刘小别先回了宿舍,将自己的快递拆开摆好后又拿着正副队的准备送过去。

  结果他一出门就看到准备进自己宿舍的许斌。

  “欸!副队,你的快递。”刘小别及时叫住了前脚跨进宿舍房间的许斌,然后他看着许斌慢悠悠地将脚收了回来。

  “谢了。”许斌接过自己东西,再次准备进屋。

  然后刘小别又叫住了他:“副队你买了什么?”

  “噢,这个啊,”许斌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小盒子,“戒指。”

  “求婚用的?”刘小别问道。

  许斌一听就乐了,说:“我向谁求婚,你吗?”

  刘小别差点就点了头,但他还是克制住了。

  “不然一般人也不会买戒指吧?”

  许斌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笑着问了句:“想知道吗?”

  刘小别点了点头,随即摇了摇头:“这样问我,估计你也不打算告诉我。”

  “你从队长那里拿一罐可乐给我的话,我大概会勉为其难地告诉你。”许斌笑着说,然后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小别大大我等着你哦。”

  刘小别觉得这个难度系数不低,于是问道:“我买给你行不行?”

  “不行,”许斌顺手把门关上,他的声音传到刘小别耳朵里就小了不少,“我比较想尝尝队长买的可乐。”

  “……”

  好兴致啊,许副队。

  刘小别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紧张地握住王杰希的快递。他觉得这种令人心跳加速的时候太少了,一次是刚发现自己喜欢许斌,另一次是全明星上剑指黄少天——不过那更多是兴奋,还有就是现在拿着队长的快递准备敲门。

  刘小别的手抬了起来又放了下去,如此反复了几次,最后终于吸了一口气准备敲门。

  “我有那么可怕吗?”王杰希的声音突然就出现在刘小别的耳边,吓得他手里要拿给王杰希的快递差点掉落在地上。

  “队、队长!”刘小别忍不住惊呼一声,“您一点也不可怕!”

  “您”这个称呼都用在这种场景了。王杰希在心里堪忧地想着,再次质疑着自己在队员们心里的地位。

  “我在走廊那里看你的手上下举动几次了。”

  刘小别尴尬地笑了两声,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对了,队长你的快递。”刘小别将快递放到王杰希的手上,“那我先去吃饭了。”

  王杰希道谢从刘小别那里拿了自己的快递,想站在门口再多思考思考结果就又看见走了几步又折回来的刘小别。

  “怎么了?”

  刘小别不断地告诉自己冷静,实际声音颤抖地问:“队长,我可以要一罐可乐吗?”

  王杰希觉得自己要与队员和谐相处,于是点头,开门拿了两罐可乐放到刘小别手里。

  刘小别连忙道谢然后消失在了王杰希的视线范围内。

  等到他走到许斌宿舍门口时,看见了门是虚掩着的。许斌也知道刘小别过来,强忍着笑意让他进来。

  刘小别将可乐放在他桌子上,然后略有些生气地问:“副队你成心的吧?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没有没有,”许斌逼着自己将脸上的笑收起来,但并没有成功,“我只是看你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回来就开门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完了全过程?”

  “队长真的那么可怕吗?”许斌没接刘小别的话,反倒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也不是,”刘小别说,“虽然很尊敬队长但就是不敢太亲近。”

  许斌故作深沉地点头。

  刘小别问:“副队你不怕?”

  “不怕啊,”许斌非常自然地拿起一罐可乐打开,“我在三零一的时候杨队总说要干掉王杰希,所以听久了也就觉得不可怕了。”

  “我觉得杨队不是这样的人啊……”

  许斌非常认可地点头:“只有他喝醉的时候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刘小别看着桌子上放着的已经拆开了的快递盒子,突然想起他过来的本意。

  “副队,你买的是什么戒指?”

  许斌让他先坐着,将另一罐可乐塞到他手里,自己的那罐则放到了桌上。然后许斌从自己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杂志,翻到某一页后递给了刘小别。

  刘小别看了一眼,最后将视线锁定在了四个字上面:雾霾戒指。

  “雾霾……戒指?”刘小别重复了遍,“你还关注这个?”

  许斌将戒指放到了刘小别的手心上,“是啊,那天无意间看到了我也就顺便买了两个。”

  “这边雾霾不是严重嘛,我想能尽一份力是一份力,”许斌继续说着,“送一枚给你,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就当你帮我拿快递顺便从队长那里顺罐可乐的谢礼。”

  “就这么给我了?”刘小别看了眼雾霾戒指,从雾霾中提取的碳被压缩成一个黑色小方球,“还挺好看的。”

  许斌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做不了求婚戒指,毕竟收藏大于实用。”

  “不是吧,你还真打算用这个戒指求婚?”

  “不是你先提的么?不过这个最多只能算做对戒……”

  刘小别又一次紧张地看了眼许斌,“对戒?”

  “是啊,”许斌点点头,“毕竟整个微草应该就我买的这两个。”

  刘小别觉得自己体内的肾上腺素飙升,说话都有些颤抖:“斌哥你知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许斌笑了笑,说道:“知道啊。”

评论(1)
热度(3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