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二期中心】路(9)

  希望不会被打,只写了3K7,实在写不动啦抱歉

  已经很努力去写了,但总觉得缺很重要的东西,那个东西我貌似抓不住……希望大家看看乐一乐就好,有bug或其他毛病欢迎提出来!

  我回来缓慢更新啦!

       前文戳头像

路  9

  林敬言说要去逛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张佳乐听见了,一边叫着他等着一边跑去拿钱拿手机。他们挑了一个依旧炎热的夜晚出了门,偶尔有风吹过却依旧是温热的。

  林敬言看着张佳乐将各种小零食随意地扔进购物车里。两个人嫌麻烦就只推一辆车,本来林敬言和张佳乐的东西是分好的,不过自打两个人逛到零食区,一切就都变了。

  这次出来,林敬言只是想补充点生活必需品,倒没想过要买些什么其他的东西,倒是张佳乐主动推了辆车几乎逛遍了整个商场。

  路过家电区的时候,张佳乐还在认真思考买一个冰箱回去的可行性,最后被林敬言劝说才放弃了这个打算。

  现在他们特别没目的地挑挑拣拣。张佳乐抬眼看到了摆放好的蜂蜜罐,然后回头跟林敬言说蜂蜜水的好处,又说蜂蜜水很醒酒的老林你要不要买。

  林敬言说他最近哪里敢喝酒啊,就算买也不会喝还是算了。

  张佳乐哎了一声,然后突然就蹲了下来没再说话。

  你看上什么了?林敬言不接,随口问了一句。张佳乐依旧没有接话。

  这样的张佳乐实在是不太多见,认识他很久了的林敬言也没见过几次。他好奇地也蹲下来,便马上看见了摆放整齐的“百花”牌蜂蜜。

  到底还是放不下。

  林敬言心里了然,也不打扰张佳乐,自己一个人站起来,挪腾到其他地方。

  复出霸图给张佳乐的粉丝带来的冲击非常大,有几天霸图门口也不太能得消停——总有些偏激的粉丝会找上门来,战队方面被弄得烦了,让几个看起来高大威猛的保安在门口震慑着,最后才让那些粉丝离开。

  那几天林敬言都尽量避免这些话题,反倒是张佳乐自己主动说粉丝们的热情他总算是感受到了。

  林敬言什么都没说,张佳乐自己倒是聊开了。

  说什么以前百花粉丝给他送吃的喝的,还有粉丝自己印了周边主动送到战队,每次随战队出行总能见到几个固定的粉丝……

  张佳乐讲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看起来丝毫不在意百花粉丝的情绪。但林敬言知道,这样子不过是想让霸图的大家安心罢了。

  林敬言觉得张佳乐这个人明明自己的处境有时候都很危险却还总能分出心神操心别人的事情,这样的人当百花队长的时候,能有人不喜欢吗?

  可是这些林敬言都没有戳破,他好心地护着张佳乐的善意,然后告诉其他的人不用太担心。

  林敬言在周围转了几圈在回到原处的时候,张佳乐依然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

  老林啊,张佳乐相当惆怅地开口,你说我之前遇到情绪激动的粉丝我也没什么感觉,为什么现在看见了这个……就如此的难受呢?

  林敬言心想这些都是正常的,他看见“呼啸”两个字的时候内心也无法做到平静。可他没有开口回答张佳乐的问题。

  张佳乐就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我如此坚定的决心居然会因为蜂蜜而产生裂痕,这是不对的。张佳乐用手划拉了一下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的内心恢复平静,但他其实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任何说服力。

  买回去?林敬言在一旁问道,还提了句蜂蜜水醒酒。

  走走走,张佳乐突然就笑了出来,将蜂蜜放到了购物车里。

  随他去吧,我又不是什么钢筋铁骨,我可是活生生的人啊!张佳乐伸了个懒腰,然后非常没有责任心地将购物车交到林敬言手里。

  乐哥最厉害了。林敬言拍拍手敷衍地回答着,然后也没反抗就推起了张佳乐不想推的购物车。

  老林你太敷衍了。张佳乐不满地说。

  林敬言眯眼笑了出来,说哪里有方士谦敷衍。

  

  

  方士谦退役之后才发现谁才是亲兄弟,对此孙哲平不屑一顾。

  在国外上学的方士谦无比想念国内食物想要让人寄过来的时候,王杰希果断地让微草全员短时间内不要接听方士谦的电话,原因是他觉得那边的人手机丢失了。

  虽然王杰希真的不是故意做这个判断,但到方士谦眼里他还是解读成王杰希成心跟他过不去。

  对此,方士谦只好咬牙切齿地拨通了二期朋友孙哲平的电话。

  心情异常不错的孙哲平表示他会寄东西过去的。

  方士谦在拨通电话之前,其实已经做好被拒绝的打算,他甚至打好腹稿如何劝说孙哲平,毕竟孙哲平虽然为人直爽但有的时候也会嫌麻烦事多而不干。结果对方相当爽快地答应了。

  方士谦感到很是意外,以至于他觉得对面的那个可能是一个假的孙哲平。

  他们又聊了几句,孙哲平言简意赅地跟方士谦描述了他和张佳乐重新在网游里见面的事情,然后他们才结束通话。

  方士谦耐不住寂寞,想了没几秒就干脆打电话给张佳乐。

  张佳乐那边还在感慨转瞬即逝的繁花血景,又想起孙哲平居然会跑到叶修那边实在意外。林敬言倒是完全没什么事的跟他聊天。

  流氓角色站在弹药专家旁边时,一切早就不言而喻。

  方士谦这个电话打得很是尴尬,张佳乐抬眼一看是谁便干脆地挂掉。虽然不知道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为何会突然想起他来,但直觉告诉他接通会很麻烦。

  林敬言的手机没电关了机,方士谦打了过去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诸事不顺。他咬咬牙,最后拨通了一个存下来就没打过几次的号码。

  韩文清接到方士谦的电话时,非常冷硬地问他什么事。

  方士谦也是联盟中极少数不怕韩文清的人,他倒是相当自然地打了一声招呼,然后麻烦韩文清让张佳乐接下电话。

  自己去找他。韩文清相当冷淡地说完这句话,还没等方士谦再说上两句就直接挂掉了。

  方士谦最后盯着手机屏幕,觉得今日不宜打电话。

  不过这也难不倒方士谦,他是谁啊,可是曾经的治疗之神,可以在赛场上打所有人打个措手不及的意气风发的人,所以他毫无负罪感地拨通了霸图副队的电话。

  张新杰不好拒绝,正好张佳乐和林敬言也离他不远,自己也就帮忙将手机送了过去。

  张佳乐一听是方士谦的来电就笑了。他一边跟林敬言说方士谦这个人也是倔,一边毫无心理负担地开了外放。

  别来无恙啊。张佳乐抢在方士谦前面开口。

  你这话说的,真是令人不知所措。方士谦拿着手机跑到宿舍走廊里,然后靠着墙享受着异国的空气。

  两个人还没开始扯皮,林敬言就及时地打断他们随时可能跑偏的话题,问方士谦怎么样。

  方士谦一听就知道张佳乐点了外放。

  张佳乐这个人其实也大大咧咧的,方士谦说那真是百花传统,然而这个说法遭到了孙哲平的否认。平常都是大家认识的人打电话过来,如果都不在意而张佳乐确定对方没什么不能外传的事时,张佳乐总会点扩音键。

  方士谦问张佳乐有何感想。张佳乐反问他国外生活如何。

  这个问题一下子打开了方士谦想诉苦的闸门,没留神他就从食物说到起居上,用一个词来总结就是苦不堪言。

  张佳乐一听,高兴地说,我们还在赛场上奋斗呢你要不要回来啊。

  方士谦那边倒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才说算了算了,过去的就都过去了,你看老孙不也过得很好。

  张佳乐用手托着下巴,用口型问林敬言要不要把孙哲平准备复出的事情告诉他。林敬言无奈地笑,说随你。

  方士谦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佳乐开了口,也没等方士谦问是什么事就继续说。孙哲平他要复出。说完这句,他便马上挂掉了电话,然后将手机还给了等在不远处的张新杰。

  突然被挂电话的方士谦有一种被所有人背叛的感觉。他本想打电话给张佳乐看看对方情绪怎么样,结果却被告知这个惊天霹雳的事实。

  好哇,一个两个都要复出。方士谦想着,打开手机通讯录想将两个前百花队长拉黑,可名单扫下去,心里终究是不舍得的。

  后来孙哲平寄的东西到了,方士谦一边拆一边想,不是应该由我做代购赚钱吗为什么现在我要在国内找代购人员?

  

  

  张佳乐对孙哲平说,放不下的那就扛起来走。

  这句话孙哲平看到了张佳乐的实践。

  孙哲平待在义斩的会议室里,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楼冠宁问他要不要去现场看总决赛的时候,孙哲平回绝了,说是在会议室里看看就好。其他队员说要留下来,孙哲平反倒是赶了他们走。

  不想去现场也有不少原因,但孙哲平只是单纯地不想在现场看百花缭乱而已。

  要么就只是在电视上看看,要么就到比赛场上好好打一场。

  霸图输给了轮回。无论谁输谁赢孙哲平都不会觉得意外,能站到最后赛场上的队伍都不会是弱队。不过内心还是会有偏袒的,只是这些不会轻易表露出来,可能孙哲平自己也没有觉察到。

  五、七赛季的时候,孙哲平是希望张佳乐能赢的,这种希望源自于他无法并肩战斗下去的愧疚感。愧疚感这个词用到孙哲平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点违和色彩,可那又能怎么样?

  比赛结束后,孙哲平马上就接到方士谦的电话。

  方士谦说,张佳乐以前跟我讲过他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孙哲平应了一声,问然后呢。

  方士谦那边哎了一句,问你身为他的前搭档对于林敬言那种谋权篡位的行为有什么感想。

  孙哲平没有应答。

  方士谦则又继续说了下去。

  身为朋友我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他们能夺冠的——如果微草进了总决赛另当别论,不过比赛总是难以预测的,所以我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孙哲平嗯了声算是回答,他现在想着方士谦刚刚说的话的意思。

  但是啊,方士谦又说,他们的状态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啊。

  方士谦话里的意思太过明了,对他们几个的担忧也能明显地听出来。方士谦不是什么扭扭捏捏掩饰自己心事的人,为此他结交了不少朋友。孙哲平在这点其实和方士谦颇为类似,只是很多的时候并不用言语将话讲得清楚。

  孙哲平想了下,说,百花战队没成立之前,有次张佳乐说他要去放烟花,然后他就去了还录了视频发到群里。

  方士谦不懂孙哲平为什么突然回忆起了过去。

  张佳乐说要去做就会去做的,他这回不拿个冠军回来肯定不会死心的。孙哲平看了眼正在进场的霸图队员,继续说,所以不用担心他们。

  你觉得我们几个有谁是肯轻易放弃的主?孙哲平在最后问了方士谦这么一句。

  方士谦没有回答,而是报了一堆名字说让孙哲平抽空给他寄过来。孙哲平一边笑着骂他一边又都在心里记了下来。

  结束这通电话之后,孙哲平看着一如既往的霸图难得笑了起来。

  曾经放下的东西再扛起来就不可能轻易放下了,谁不是背水一战,无论是孙哲平,还是正在讲话的张佳乐,以及坐在他旁边的林敬言,或者那个在外苦苦学习的方士谦。

  他们都是一样的。


评论(1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