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二期中心】路(11)

感觉把最难写的写完了,今天的手感依旧不适合写感伤的东西。
不出意外明天更新……我也厚脸皮一次求个长评吧,因为要修文比较想看看大家的想法。
前文戳头像


路  11

  第十赛季开始前一周,林敬言突然说想换副形象,当时张佳乐躺他床上玩手机,听到林敬言的话后手机就直接砸到了脸上。

  张佳乐说得了吧无论怎样换你看起来都像是个斯文败类,只有我这种人才能转型硬汉风格。

  林敬言保持脸上的笑容,说那你还是从我床上起来吧,免得我等下出门的时候锁不了门。

  张佳乐又问他,你怎么想换形象了?

  人生也有很多选择的。林敬言故作神秘,拿着钱包和手机就准备出门,走到门口还说了句,记得帮我看门。

  张佳乐连忙抓着手机从床上爬了起来,说了句我跟你一起去,然后又说了句这话我好像听过。

  林敬言一边锁门一边说,方士谦的退役宣言。

  张佳乐又重复了一遍林敬言的话,这才跟了上去。

  方士谦曾说过,林敬言这个人不好对付。这话落到林敬言耳里就忍不住反驳了句那都是错觉。

  

  当时他刚买完烟,一个人待在另外三个不远处抽了一根。方士谦当时的声音没控制好,结果就被林敬言听了去。

  刚入联盟的时候林敬言还是抽烟的,他有段时间和叶修魏琛他们几个烟民讨论过牌子的问题。

  不过后来接过呼啸队长这个位置之后他就不怎么抽了,再等到他去蓝雨带回方锐的时候基本就已经可以说是戒了。

  

  出去的路上张佳乐突然随口提起了这件事情,林敬言解释说不能给外界留在不好的印象。

  联盟里面后来进入战队成为队长的人多数责任心强,而早期的相对野一些,那毕竟还不同于现在的一个时代。

  但林敬言不一样,他进入职业圈之前虽然也进入社会,但又不似其他人那样靠代练或从事其他跟网游相关的工作为生,所以他实打实接触到普通人对网游电竞的看法。

  

  林敬言又跟张佳乐说,成为队长之后我觉得抽烟这个形象容易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尤其在和来训练营的家长接触的时候。

  

  张佳乐说没想到你考虑的东西这么多。

  

  林敬言耸肩,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还是很希望大家能改变对电子竞技的印象。

  

  忧国忧民啊林老师!张佳乐非常用力地拍了林敬言一下,直接让林敬言咳了起来。

  

  还没等林敬言缓过来,张佳乐接着说了句,林老师我觉得你戴上眼镜会很不错的。说着顺手指了指远处打出学生五折广告的眼镜店。

  

  林敬言也没反对张佳乐的建议,跟着他就进了眼镜店。   

  张佳乐让店家拿出了金色边框的眼镜架,然后直接放在了林敬言的鼻梁上。

  金色的还挺好看的,紫色的也不错你要不要也试试,咦那款红色的也不错。张佳乐一边说一边想让店员拿出来。

  而林敬言及时地阻止了他,并且一气呵成地说,普通的黑色镜框谢谢。

  黑色的内敛,林敬言戴上去之后又增添了几分书生气质。

  张佳乐点头称赞,同时一边念叨着这下你离林老师这个形象越来越近了。

  林敬言全当听不见。

  

  林老师这个称呼起源于方锐,传自于张佳乐。方锐时常能弄出点新鲜称呼出来,没出道之前有次林敬言跟方锐几场指导赛打下来,方锐肃然起敬说林老师我们休息吧。后来有次百花客场对战呼啸,这个称呼被张佳乐听了去,从常规赛笑到了季后赛。

  

  方士谦说这个称呼真是符合老林那斯斯文文还一肚子坏水的人物设定。林敬言表示他并没有后面的那个设定。

  

  孙哲平说林老师你记得请客买单,我们学生都没几个钱。林敬言说孙哲平你不能和方士谦鬼混。

  

  张佳乐自己则完全没有将这个名字发扬光大了的自觉,以至于后来全联盟都知道这个称呼的时候,林敬言跟张佳乐提起这件事时对方还一副状况之外的表情。

  

  林敬言最后还是买下了看起来像是张新杰同款的眼镜,不过是平光的。

  张佳乐出了眼镜店后,又一次问了林敬言,为什么要换形象?

  林敬言还不太习惯新眼镜,边有边调整眼镜的位置。对张佳乐的话的回应也是很没多加掩盖。

  林敬言最后推着眼镜说,我想在最后给我的同行和我的粉丝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佳乐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林敬言说他这个赛季退役的时候,全场一片寂静。这份无言的沉默让主动开口的林敬言感到难捱,最后只好推了推装饰用的眼镜来掩饰。

  倒是最后张佳乐说,走吧去吃饭。

  霸图其他队员刚知道这个决定的时候,不少人都想劝林敬言留下,但都被韩文清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反而是林敬言最哭笑不得地说,我只是退役了又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张佳乐帮腔,常理之中常理之中,就算退役了他也是叱咤荣耀战场多年的林前辈。

  林敬言无奈地笑了笑。

  说到林敬言要退役这件事情,张佳乐其实是最不舍的。他一边和林敬言在那里念叨说他终于能体验那种他当初抛弃你的感觉了一边在那里给水蜜桃削皮。

  林敬言说你这话说得给人一种始乱终弃的感觉啊。

  张佳乐回应说我觉得我当初弃你而去就是一件世界上最大的错误,看看现在的你多堕落,居然想着要退役了!

  你顺便帮我削一个,我懒得去洗了。林敬言一边说着一边毫无心理负担地将另一个桃子放到张佳乐手边,然后说,你哪里是弃我而去啊,你分明就差点放弃全世界了。

  怎么可能!张佳乐愤恨地将他削皮完的桃子放到了林敬言手里,我只不过是步方士谦的后尘而已。

  林敬言不说话就啃了起来,然后看着张佳乐特别惆怅地拿着水果刀看着桃子。

  林啊,张佳乐说,你真的不考虑再打一个赛季吗?

  林敬言也算是预计到张佳乐肯定会跟他说的,所以吃完桃子还好好擦擦手才慢悠悠地说:我们总要退役的,早和晚对我而言意义不大,而且我很知足。

  我出道时呼啸就我一个二期的,到最后能和你成为队友打满两赛季我很知足。林敬言又说,你当初告诉我你要退役时我觉得我好像被世界抛弃了。

  这回该我去征服世界了。

  一句话堵死了张佳乐所有想劝留的话。

  他们四个人除了林敬言都退役或退役过,只有林敬言一个人从头到尾打了这么多年,算起来也不过比韩文清少一个赛季,但他的年龄更大,对他而言消耗也是更大的。

  张佳乐闷闷地说了句你不是应该好好思考一晚上再拒绝我吗?

  林敬言笑了起来,他说,这是我思考无数夜晚的结果。

  没有人可以永远的奋战下去,无论是谁都逃离不了时间,没有人可以置之度外。林敬言也不可以,他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一个兢兢业业的普通人,奋斗了很多年的普通人。

  张佳乐咬了一口桃子。林敬言你赢了。

  桃子没洗。林敬言却笑着提醒,然后他看到张佳乐苦着脸对着垃圾桶将带毛的果块吐了出来。

  

  

  兴欣拿到总决赛入场门票的那一天,林敬言宣布退役。

  孙哲平那天到了场观看了整场比赛。放在往常在现场观看和在家观看他肯定会选择后者,不过碰巧他要来Q市这边办事,索性就直接来看比赛。

  他刷脸在没什么人的通道口站着,周围也没工作人员拦着他。他在那里没待多久就看见了林敬言走过来,没有和其他人一起。

  退役了。孙哲平在林敬言走过来的时候说了一声,林敬言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孙哲平没问张佳乐他们怎么没一起过来,因为林敬言脸上的表情就直接表明了他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孙哲平突然笑了起来,反倒是林敬言被他的这个举动搞得不知所措。

  感觉怎么样?

  林敬言将眼睛摘下塞到衣服口袋里,然后说,没什么实感。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退役带着一种悲痛的色彩,方士谦的退役则可以说是功成名就退居身后。只有林敬言,他选择了最为平淡的那一种。

  这个通道没什么人,大概是林敬言跟霸图的队员说了什么,所以并没有人过来打扰。

  退役这个选择是不可避免的,无论内心如何挣扎,都是一定要做出的决定。林敬言觉得,自己下决心这赛季退役的时候还松了口气,可当说出来之后,内心又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惆怅。

  有什么东西悄悄地压住了他的心口,让他的呼吸变得长缓了起来。这种感觉说不上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

  林敬言不是叶修也不是张佳乐,他和很多联盟里的职业选手一样,退役了就是退役了。

  孙哲平从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掏出一个烟盒来。

  来一根?孙哲平递了过去。

  林敬言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还是接了过来。这盒烟是孙哲平过来之前叶修让他稍一下的,不过现在比起交给叶修,给林敬言倒是更为合适。

  打火机呢?林敬言拆开包装,从中拿了一根放在了嘴里。

  孙哲平失笑,说,我又不抽烟我也不知道要买,本来就是顺手给老叶带的。

  林敬言就着没着火的烟深深吸了一口。他看了眼孙哲平,将烟盒递了回去。

  他说,谢谢你了老孙,我觉得我这回是彻底平静了。

  然后他又说,我高中毕业时都没我退役来得感慨多,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评论(14)
热度(7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