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豪不】日常

  *才知道小足球延期到明年四月,心塞塞,然后把出的小短片(?)看完之后,果断被“刺刺祭”里的豪不给萌到了!!随便写了写他们的聊天。


  *已同居设定,OOC慎入  


  


  不动的头发长了起来,豪炎寺问他要不要剪的时候,不动只打了个哈欠作为回答。


  “又加班了?”豪炎寺从沙发上起身,走去厨房在冰箱里找出能吃的食物热了一下后,又拿出两罐冰凉的啤酒出来放到桌上。


  “学校里面事情太多了,”不动将工作时随意扎起来的头发散开,皮筋就被他随手丢到了桌上,“我倒是想翘班,不过不加班学生的作业改不完。”


  “别又乱扔,找不到了又来找我。”


  “啧,麻烦。”


  不动毕业之后去了一所普通初中做了物理老师,这所学校很普通,足球队也很普通,不知道是谁从哪里得知不动曾经踢过足球比赛还曾名噪一时,总之他是被几个学生拜托接替了刚退休的监督的位置。


  豪炎寺知道的时候还笑他,不动被笑得恼怒了,扬言要跟这位前锋比试比试。不过最后因为豪炎寺的手机铃声响起而作废。


  “明明刚去的时候还不情不愿的,现在倒是比其他人都认真负责。”豪炎寺将他面前的啤酒打开,又看了眼已经喝起来的不动说道,“你不会又是监督他们训练结束才改作业的吧?”


  不动嘟嘟囔囔了句什么,豪炎寺没听清。豪炎寺用眼神询问他,不动才不情不愿地重复了一遍:“不看着他们训练他们怎么提高,鬼道还指使帝国队长过来说周末踢场练习赛。”


  听到不动的话的豪炎寺笑了起来,说:“很上心啊,不动监督。”


  不动对豪炎寺的调笑发出了咂舌的声音,他用手将挡住他的刘海向旁边拨弄了一下,原本被发丝挡住了的豪炎寺就完完整整地映入不动的眼睛里。


  “豪炎寺医生要不要考虑来做个兼职的监督啊?”不动吊儿郎当地说了一句,将喝空了的啤酒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他又打了一个哈欠,随即将食物塞进了嘴里。


  “听起来不错,”豪炎寺慢条斯理地说,“我可以过去帮你带带他们。”


  豪炎寺最近在休假,他本来是和不动约好一起抽空去旅游的,不过不动学校的一位女物理老师请了产假,不动的课调不了,再加上足球队这边又忙,这个计划只好取消。现在的豪炎寺,就是特别清闲的居家宅男而已。


  “那行,周末帝国来了你去带队,输了算你的。”不动说道。


  “那我估计只能去找鬼道了。”


  “嗯?”不动挑眉。


  豪炎寺也喝完了啤酒,难得笑了起来:“周末可以一起吃个饭。”


  “倒也是,我很久没见到鬼道了,听说风丸刚比赛结束在放假,也一起叫上吧?”不动和风丸的关系意外得很好,算是不动毕业之后少数还有联系的朋友。


  “雷门那边円堂最近也成了监督,不如你们三校一起踢练习赛。”


  不动只摆摆手,摇头说:“我还没跟他们说帝国要来,要是再叫上雷门,估计都不用踢了,上赛季的冠亚军对决我可不想在学校里看到。”


  豪炎寺也就没有说话了,他的目光又落到了不动凌乱的头发,又一次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就是想起第一次见面,敦先生跟我说你以前的头发有多么的杂乱。”豪炎寺笑得太过温柔,让熟悉他的不动忍不住皱眉看着,害怕他下一句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


  “他太管闲事了。”


  “我估计你现在的杂乱程度和以前应该有得一拼,”豪炎寺说,末了还刻意将语调上扬了几分,“阿明。”


  不动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浑身抖了一下,目光突然变得锐利,直直地指向豪炎寺。


  “你要是再这么叫我就拿剪刀把你的头发剪掉。”


  豪炎寺大声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七八年,平时相唤对方还是以姓氏为主,偶尔叫名字时多在床上,性欲高起时的暧昧称呼。


  “我本来想周末去修理一下,换个发型。”


  “我觉得你还比较适合莫干头。”


  不动安静地翻了一个白眼:“我觉得‘炎之射手’的发型也很合适你。”


  豪炎寺轻咳装作没听懂他的意思。


  不动又将目光落到豪炎寺的发梢上:“你的头发也长了很多,一起找个时间去修整一下吧。”


  听了不动的话的豪炎寺顺手拈起他头发的发尾,点点头,“还可以去看部电影。”


  不动挑眉:“豪炎寺少爷的兴趣太雅致不合适我,下周周末有比赛,我们去现场看吧。”


  “我听说银座开了家不错的店,到时候晚上可以去。”


  “快到烟火大会了吧,能赶上的话就能放一天了。”


  “不过那样子应该会很累吧。”


  “好歹是前足球队员,对自己还是有点信心啊!”不动说着,突然笑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约会。”


  “我们好像很久没约会了吧。”豪炎寺说道。


  不动掰着手指算了算,点头说:“上一次约会是在医院——等你忙碌的下班,我记得当时说好去吃饭的,结果你临下班接了急诊,等忙完已经快十一点了。”


  豪炎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他们两个因为忙碌确实很久没能好好享受只有彼此的生活了。


  “再上一次,”不动继续说着,“我本来没课可以先走,你刚好休假,说好去踢球,结果临时让我去顶课。”


  “听起来我们两个似乎太忙了。”


  不动抬眼看了下豪炎寺,将吃完的餐盘拿起来放到水槽了,然后又一次打了一个哈欠。


  “去睡吧,我看你随时都要倒在地上了。”豪炎寺说道,然后扶了一下不动。


  不动点头,想了想又说:“平常太忙,难得晚上有时间,聊天增加一下感情。”


  豪炎寺没有说话,倒是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晚安吻。”


评论(3)
热度(9)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