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唐林】一个酒后乱性的恶俗故事 中下

感觉自己就是废话太多xjb逼逼,没完,还有三千字的肉,今晚写得完就发写不完明晚发。

听我一句劝,不要写419和酒后乱性,容易想坑。

老样子的ooc,码字时我有四种不同状态,天知道我最近怎么了……


  




  邹远带着孙翔找到唐昊的时候,唐昊的表情可以用“生无可恋”来形容。作为同期生加上国家队队友,孙翔毫不犹豫地发出了嘲笑的声音,刚想开口说话就被邹远制止了。

  邹远认识唐昊最久,也最为了解,可他见过的唐昊里,唐昊永远不存在“生无可恋”这个选项。

  离开林敬言之后,唐昊的心情转折大概是由震惊变成愤怒继而转为不解最后变得消沉。林敬言的话唐昊无法反驳,倒不如说如果没有上次喝醉的经历,他这辈子可能就会跟林敬言做知道名字的陌生人。

  “你这是怎么了?”邹远给他带了K市特产,顺便问了起来。

  唐昊哀怨地看着邹远。邹远心下一抖,手也跟着抖了一下。

  “你被魂穿了?”孙翔反应快,问了唐昊一句。然后唐昊哀怨地看着孙翔,孙翔也心里跟着抖了一下。

  “孙翔你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小说?”邹远问,他稳住了自己的手,成功地将特产转移到唐昊手里。

  唐昊哀怨地看着他们两个。

  “好了好了,你别这样看着我们,简直就跟人设重组了一样。”邹远搓搓手臂,打断了唐昊的眼神攻击。

  “日天你该不会失恋了吧?”孙翔发出一声惊呼,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回唐昊不再是之前的表情了,唐昊盯着孙翔看,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卧槽不是吧,你什么时候谈的?”

  邹远扶额,他突然觉得中途跟孙翔出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唐昊低下头,最后冷淡地说:“没谈,他拒绝了我。”

  邹远想了想,在是问对方是谁还是安慰一下唐昊中纠结了一下,选择了后者。

  不过为等邹远开口说话,唐昊又说了一句:“这件事要我自己想明白。”

  孙翔张口还想说什么,邹远见时机拉着他就走了,走之前还刻意回头对唐昊说了句:“一切都能从新开始。”

  

  全明星周末唐昊除了必要的露面都待在酒店里打荣耀。这几天他连QQ都没有登过,别人找他全靠电话和短信。唐昊一边帮公会抢BOSS一边用空闲的时间放空大脑,他是职业选手,需要他的时候他能尽职尽责做他该做的,但私人时间他几乎都用来麻痹自己。

  李华以前在群里分享楚云秀最近在看的剧的时候,唐昊无比坦然地嘲笑那种“你爱不爱我,你爱的到底是谁”的剧情,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是实打实的难受。

  他不敢上线,怕是看到林敬言的名字,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准他已经拉黑了自己。手机通讯录也没打开过,也怕是见到林敬言。

  人设重组。

  唐昊想到了这四个字,他觉得他这哪里是人设重组,他应该是脱胎换骨,没准以后能走上打败所有BOSS顺便拯救世界的英雄路。

  大概是这个荒唐的想法出现得不是时候,唐昊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转念他又想,他喜欢林敬言什么呢,明明交集也没多少,还是真如林敬言所说,一切不过源于一次糟糕的错误?

  可唐昊又觉得哪里不对,心里堵着,胸口还有些发酸。

  他应该是喜欢林敬言这个人的。可他究竟喜欢他什么?

  林敬言礼貌又疏离的模样,还是平常两个人讨论荣耀时那人眼睛里的激情?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唐昊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倒是想起了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的时候。

  唐昊第一次见到林敬言刚过了十五岁的生日,他当时刚接触荣耀没多久,又因为接连而来的考试耽误了他进入荣耀世界的步伐,所以他无意间看呼啸打霸图时林敬言操控着唐三打正面对韩文清时还没转职。

  唐昊看到比赛结束的新闻发布会上时,看到和他想象完全不一样的林敬言——他本以为能将流氓这个职业玩得不输拳法家的人起码不会是这个样子——礼貌回答记者提问的林敬言给唐昊带来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冲击。

  从此唐昊踏上了流氓之路。

  但之后呼啸逐渐转型,等到唐昊拿着账号卡在百花出道的时候,林敬言就再也不是当初的林敬言了。唐昊觉得不爽——那可能来自年轻人的不可一世,也可能因为林敬言与他记忆里的那个人相去甚远,所以他想打败林敬言。

  那好像是证明,证明他自己;又像是在告诉林敬言,告诉他将流氓玩成近战还是有人可以的。

  唐昊陆陆续续地想起了跟他擦肩而过主动开口打招呼的林敬言,自己当时好像好挺傲气地应答。现在的唐昊突然有种后悔的感觉,他应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客气一些,看起来更像是有潜力的后辈,而不是像个土匪儿子那样(张佳乐语)。

  所以他为什么会喜欢上林敬言?

  唐昊又问了一遍自己,这个问题对他而言不好回答,起码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回答过这么复杂的问题。

  这应该是世界第一大难题。唐昊爬起来盘腿坐着,长吐一口气后决定不再管这个问题。他也算是想通了,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在战队准备回去的时候,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他喜欢林敬言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真的,和体内的性激素无关。

  确定这件事之后,唐昊又对之后的事情有点发愁。他不是会坐以待毙的人,一定要说的话,他是个会努力去做的人——当然这在恋爱中往往成效很差。

  手机短信这个时候发了过来,是孙翔的。

  孙翔先是认真地吐槽了唐昊背叛七期的行为——唐昊一看就知道那是出自刘小别之手,然后又在下面写了一堆追人技巧。

  第一个就是,追求是决不能言败的事情,你看杜明到现在还没追到他女神不也在很努力地拉近关系吗。

  唐昊就看了第一条,剩下的连扫视都没有,直接退了出去。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但他觉得他可能可以谈得了),他都知道杜明的追求之路何其不顺。这个时候他反而想起了那天邹远临走前跟他说的“从新开始”。

  

  林敬言让唐昊离开之后,坐在沙发上放空自己,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他已经睡了一觉。醒来林敬言发现自己可能着凉,呼吸之间都是感冒的前奏。

  变成自由职业者的林敬言应了父母的要求,回了趟家跟他们待了三天,这三天他倒是将唐昊从最初认识到现在这样的关系仔仔细细地想了一遍。

  唐昊的锐气有目共睹,虽然当初被宣战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唐昊也就真正意义上引起林敬言的关注。有段时间,林敬言反复看了唐昊比赛的视频,最后只能叹一声自己老了。

  他倒是没有太怪过唐昊,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只是心中难免觉得尴尬,但他也知道酒后乱性这种事情不单单是一个人能为之的。

  无奈之下,叹一声气。父母倒是关心,问他最近怎么样,林敬言满肚子的疑问都不能说出口,话到嘴边打了个转说没什么。

  林敬言肯定是不讨厌唐昊的,实际上这些年与人交往之中他都没有讨厌过谁,出于性格,他和人的相处就算不融洽也不至于树敌。他是早期就在联盟打天下的人,那时候接触的人不少都没节操可言,等到后来像唐昊这种性格的人崭露头角时,好歹都会对他叫一声前辈。

  所以唐昊大概是个例外。

  唐昊和多数与林敬言接触过的后辈不同,内敛却又锋芒毕露。他沉得住气,又肯于改变,林敬言看他偶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过于直接的话语就觉得他其实都懂,只不过懒得去应和大众。

  林敬言喜欢他这一点。这是这份喜欢大抵更多是欣赏。转折点没准就是那天唐昊没打通他电话直接跑过来的事情。

  接近半年的交流和相处,林敬言反而更加摸清了唐昊的性格和习惯。唐昊好懂,但他喜欢在你最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击,永远都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林敬言想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也不是坏事,毕竟等到呼啸的战术体系完全稳定后唐昊应该也不会再来找他。但这种想法却混杂着特殊的情绪,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一声道不清说不明的叹息。

  那天唐昊出发前来找他,林敬言听到他的告白实在意料之外,令他措手不及。他其实当时还想说一句“之后不联系也好”,却在看见唐昊明显失望的表情之后尽数吞咽了回去。

  不,不对。林敬言摊在沙发上听到母亲让他去厨房帮忙时否定了自己。

  他没准是喜欢唐昊的。

  

  下了车的唐昊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找林敬言,不过等他站在林敬言家门口按了三次铃之后准备失望的离开。

  “唐昊?”林敬言的声音有些哑,这几天的感冒一直没好成,虽然父母念念叨叨但他依旧没吃药。

  “你朋友?”林敬言的母亲问了一句,唐昊这才看清拎着大包小包的林敬言和跟在他后面的长辈。

  “嗯,”林敬言应了一句,然后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掏出钥匙开了门,“我等下再送你们回家吧。”

  他打开门说着话,一转头就看见他母亲拉着唐昊的手叮嘱他盯着林敬言要吃药,林敬言依稀听见什么感冒是小,也不能这么任而放之。

  林敬言只好轻咳一声以示存在感。

  “好了好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不用送了,你有空自己买辆车,免得每次想给你塞东西都不方便。”

  “我不是离你们近吗,想吃了随时回去就行。”

  “你看看你,一年也不回来两次,退役前忙比赛能理解,退役之后你才回来几次。小唐啊,你有空也帮忙说说他。”

  唐昊认真点了点头,林敬言看了只想笑。

  等送走父母之后,林敬言才抽空给唐昊倒了一杯水。他们两个人保持着不尴不尬的距离,唐昊却迟迟没说话。

  最后还是林敬言打破这份沉默。

  “你怎么直接过来了,要不是我刚好回来你就白跑一趟了。”林敬言说着,倒是自顾自坐在了一旁。

  “下车想过来就过来了。”唐昊非常诚实地回答。

  “你可以打个电话给我。”

  唐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明显闪烁了一下。“我以为你拉黑我了。”

  林敬言张张嘴想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但又不知说些什么合适,反倒是唐昊再开口问道。

  “你感冒了?”

  林敬言点头。

  “那你应该吃药。”唐昊说得认真。

  “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

  但唐昊倒是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个话题,林敬言恍恍惚惚地想这是不是因为他母亲跟唐昊说了什么。

  “知道了,我等下会吃的。”林敬言最后算是答应吃药,“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唐昊点头,语气异常严肃认真地说:“我喜欢你。”

  “发自内心的。”唐昊及时补充了一句。

  林敬言哑然失笑。他其实很想跟唐昊说,如果我没想通你这样子再来一次告白是真的会让我拉黑你的,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大抵是不存在这样的如果。

  “知道了。”林敬言说,想了想又问了句,“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唐昊诧异地看着林敬言,他其实并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只是看到林敬言的时候就觉得喜欢的情绪在瞬间膨胀了起来,如果不用言语表达,那种膨胀可能会撕裂胸腔溢出来。

  “我妈给我拿了她自己做的腌菜你可以尝尝……”林敬言说着,顺便站起身来开始整理带回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他转头看见唐昊的时候唐昊好像还没回过神来,“留下来吃饭吗?”

  唐昊又是沉默了半分钟,才低沉地开口:“你喜欢我?”

  林敬言想着唐昊确实总能给人带来意料之外的事情,又或者唐昊天生的直觉就很是厉害。

  但林敬言没有回答他,只是又问了一遍唐昊要不要留下来吃饭。这回唐昊倒是缓过来了,回答时语气都是轻快的,仿佛压在胸口的沉石已然消失不见了。

  

  唐昊没抢到回家的票,俱乐部说能帮他搞定的时候,唐昊沉默了不到三秒就拒绝了,他说他想尽一把队长之责留在战队。

  但俱乐部的人基本都回家过年,也就留两个值班人员看看门罢了。唐昊也没让经理为难,他说他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所以等到林敬言接到唐昊电话的时候,宿舍已经清空人锁好门了。

  自上次之后,林敬言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唐昊本想着如果对方真的讨厌自己,那就只好像刘小别所说的那样把好感度刷上去,他甚至想了很多如何追求别人的方法——虽然想来想去只能想到送花,不过这些都没用上,林敬言就和他恢复平常的相处模式——可能还进了一点。

  林敬言对于唐昊这种先斩后奏的方式觉得有些头疼,但听到呼啸经理在一旁非常放心的声音后,自己决定还是开车去接一下带着工作过年的唐大队长。

  车是年前促销活动买的,是低调深沉内敛居家必备的黑色大众款式。

  林敬言接唐昊的路上顺便买了点菜还买了些酒水,唐昊看到酒瓶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林敬言转头问他橙汁怎么样时,唐昊站在一旁不说一句话。

  唐昊跟着林敬言进他家的时候,又帮忙把冷冻的食材放到冰箱之后听到林敬言问他要不要吃火锅。

  火锅自然是要吃的。唐昊也就打下手帮忙。

  “怎么不回家?”空闲时,林敬言问了一句。

  “没买到票。”唐昊如实回答,“顺便想体验一下在这边过年的感觉。”

  林敬言看了唐昊一眼,这个时候丸子都已经下了锅,他们调配好蘸料坐在两旁。

  “你一开始就打算过来找我?”林敬言问。

  “没。”唐昊装作他只是偶然想起了这件事,不过他装得并不成功。

  林敬言倒是明白了唐昊的小心思。

  唐昊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其实安安分分的。一开始林敬言还担心唐昊会不会再做出什么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不过唐昊什么也没做,就偶尔嘘寒问暖一下。

  新鲜的羊肉下锅的时候,唐昊隔着雾气又跟林敬言表白了一次:“林敬言,我喜欢你。”

  “我知道,”林敬言说着,顺便打开了旁边的啤酒,“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7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