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黄楚】记

       @夜溪玦 她已经不记得她点过的一篇黄楚……我今天看了两篇言情后所以写得感觉挺……言情的(?,中秋快乐么么啾!

  *设定上稍微参考了下忘爱症候群,不过不一样可以放心食用

  *架空背景,夹杂了两三句的叶橙

  *HE保证




  “世界上有一种无解之病症。这种病一旦发作会逐渐忘记自己爱的人。”

  “没有办法治疗吗?”

  “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平无法进行医治。”

  “……可为什么只忘记自己喜欢的人?”

  “大概真的是喜欢到心底了吧。”

  

  

  记

  

  

  1.

  楚云秀带着花站在病房门口迟迟没有进去。

  喻文州看见了,说了一句话把黄少天后面的话都憋了回去,然后他向楚云秀走过去。

  楚云秀看见喻文州过来,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她将带来的花塞到喻文州手上。

  “少天怎么样?”

  “一切都好,医生检查也说没问题。只是……”喻文州停了下来,只是后面的话楚云秀就算不听也知道。

  “只是他越来越不记得我了。”楚云秀咬着没了血色的下唇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她无奈地叹了一声,最后只是跟喻文州点了下头,连道别的话都没说,就直接转身离去。

  “文州刚刚是谁过来了,怎么不进来?我觉得我完全没问题啊为什么要住院,虽然医生说我忘记了什么,但我觉得我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并没有忘记什么……”

  喻文州将花朵插进空掉的花瓶里,才压下惋惜的感情,回答了黄少天一开始的问题:“来了一个朋友。”

  “那怎么不进来看看,我知道了一定是仰慕我而不敢进来的女孩子,几年前叶修还一直嘲笑我说完全不会有女生对我感兴趣的。”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在黄少天刚说完这句话之后接着问了句:“少天,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怎么突然说到这个,”黄少天愣了一下,他感觉自己模糊地抓住了什么,但下一秒这东西又消散了,“没有啊。”

  护士正巧这个时候进来,打断两个人的谈话:“医生说你明天就能出院了。”

  

  2.

  世界上有一种病,是忘掉自己爱的人。

  这种言情小说的套路,楚云秀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坐在她旁边看球赛的黄少天觉察到时放下自己的手机跑过去将楚云秀搂到怀里。楚云秀的眼泪流下止不住,嘴里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太虐了”“想出这种设定的人在想什么”,一边将眼泪鼻涕都抹到黄少天衣服上。

  黄少天觉得他有必要说些什么安慰一下,但他想起他们两个约会去看电影看完之后随便说了句话被楚云秀狠狠地瞪了一眼,于是他决定什么都不说。

  倒是哭完后的楚云秀问他:“忘记自己爱的人的事情只是作者为了强行开虐的设定对吧?”

  “对对对,生活里怎么可能存在这种事情。你从科学角度分析就觉得这完全不可能,人的记忆是人的一部分,我只听过失忆症还没听说过只忘记爱人不忘记其他人的病症,再者你看,两个相爱的人凑到一起,就已经完全改变了他们的世界。”

  这次楚云秀将黄少天的话尽数听了进去,最后还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想吃草莓蛋糕,学校外面开了家新的甜品店,你跟我去吧。”

  听到甜品店的时候黄少天的脸瞬间倒塌,他想起店里甜腻的味道和粉红色的装修就惹不住皱眉。“云秀,你看啊,我去哪里是不是……”

  楚云秀轻一挑眉,语气变得懒洋洋:“你去不去?”

  “去去去!肯定去!我们这就出发!”黄少天马上狗腿地凑过去揽住了楚云秀。

  楚云秀噗嗤笑了出来。

  

  3.

  一开始是黄少天追的楚云秀。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楚云秀的时候,楚云秀帮同学的忙在学校里面到处贴海报,做活动宣传。

  那次她将长发挽起扎了一个丸子头,然后一个人拎着浆液在宣传栏上刷着,把新印好的海报用力地贴到上面,等做完之后还满意地拍拍手。

  黄少天那天正好没课,闲得无聊就自己坐在周围的长椅上,看着楚云秀从一头贴到了另一头,又看到楚云秀扎好的头发松散了下来。那天阳光正好,黄少天话特别少,最后他觉得只看什么也不干过意不去,就一路跑到超市买了水。

  “你好,我刚刚看着你从这头贴到那一头,所以我就去……”黄少天极力想组织语言表达自己只是觉得对方太辛苦了才去买水,没有任何图谋不轨的意思。

  “这是新的搭讪方式吗?”倒是楚云秀很自然地接过来,还道了声谢,“不过你看了一下午也不来帮忙是不是不太厚道?”

  楚云秀一句话赌得黄少天无话可说,他觉得无论自己说什么都像是辩解,无论说什么楚云秀都会笑出来,所以最后他只好拿出手机,故作深沉地说:“加个好友?”

  楚云秀听了笑了出来,飞快地报了一串数字,末了还说:“没带手机,好友申请我给关了,这是我手机号。”

  黄少天心思活跃,他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戳了戳,将那串数字记下,又默读了好几遍,直接就记到了心里。

  

  4.

  楼下的面包店推出了草莓甜甜圈,楚云秀经过的时候正好在做新品推广。

  楚云秀素来喜欢甜品,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经常去那些未知名的地方寻找新的甜品店。黄少天本对甜的感觉一般,跟着楚云秀吃了无数回,进了无数家少女色的店铺后,终究是能做到坦然地走进去然后找个位置坦然地坐下了。

  店员问楚云秀要不要买回去尝一尝,正好做活动买一送一。楚云秀叹气,店员看她心情不好,直接取出一个甜甜圈塞到楚云秀手里。

  “免费赠送,不开心的事情都会散去的。”楚云秀迟迟没有接过来,倒是店员将她的手抓过来把甜甜圈塞到她的手里,“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甜品会让人心情变好。”

  “谢谢。”

  楚云秀自从一个月前黄少天得病开始后,她就再也没碰过任何甜品点心。她每每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脑海里所浮现的都是黄少天一边哭着脸说甜过头又一边陪她尝完所有新品的模样。

  在一起久了,喜欢的日子久了,好多记忆就那么自然而然地融入体内,无需刻意唤醒就能想起。

  ——可为何偏偏是黄少天?

  黄少天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楚云秀刚好下班回来,手里拎着顺路买回来的菜。他们本打算今年十月结婚,所以早就搬到一起同居。

  那天黄少天发烧待在家里,楚云秀刚进门还未见到人就问他吃药了没。当时的黄少天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他直勾勾地看着楚云秀,最后问了一句:“你是谁?”

  就是从这句话开始,楚云秀的世界开始塌陷了一个角,继而全部坍塌。他们所共同构筑的爱情在那一瞬间被不知名讳的东西攻击,露出了一丝脆弱。

  后来黄少天开始慢慢忘记楚云秀,他会一遍遍问楚云秀她是谁,会问家里那些东西从何而来,会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楚云秀。他依旧是那样话多,可再后来,病症加重时,他会抗拒看见楚云秀,抗拒看见和楚云秀相关的一切东西。

  这件事喻文州问了他在医院里实习的朋友王杰希,王杰希听了这个描述之后,让他带着黄少天来医院检查,而后又沉默许久,对喻文州缓缓地说:“这是不治之症。”

  黄少天去医院的那天,楚云秀一个人蜷缩自己待在沙发上。去了外省发展的苏沐橙得知消息后,马上买了最快飞回来的票,抱住了坐在沙发上哭不出来的楚云秀。

  苏沐橙说:“没关系的,他不会忘记你的,少天是那么的爱你,我们都知道的。”

  楚云秀倒在苏沐橙的怀抱里,眼神空洞而无光。那天她们两个呆坐在沙发上直到天黑,等到屋外的路灯亮了起来,楚云秀才缓缓开口。

  “沐沐,”楚云秀开始哽咽,语调染上化不开的绝望,“这是不治之症,而我却是罪魁祸首。”

  

  5.

  一开始住院的时候,黄少天偶尔会想起楚云秀来。王杰希尊重黄少天的意愿,将这个病症发病前后情况都说了一遍,黄少天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对王杰希说:“我想吃我们大学正门出去步行九百米的那家店的草莓蛋糕。”

  楚云秀偏爱那家的草莓蛋糕,尤其喜欢奶油包裹着蛋糕送入口中的感觉。她曾经向黄少天描述过那种滋味,但黄少天听完去吃依旧只能吃出淡奶油的味道。

  出院前最后一天,黄少天已经想不起任何关于楚云秀的事情了。他忘记了,很彻底。

  王杰希办了黄少天的出院手续,确保他不会再有异状后才放他走。

  “大眼你在担心什么,我又不是身体上的问题,你好好干啊,争取早日由实习转正。”黄少天说着,还顺便揽了一下王杰希。

  王杰希相当嫌弃地把他的手拍掉,然后对着喻文州说:“尽量别让他们见面,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楚云秀得知黄少天出院之后,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眉目之间尽是哀伤和留念。她将她和黄少天共同购置的那套房子租了出去,每月由喻文州代为收取房租,等到那个家完全变了样子后才交到黄少天手上。楚云秀则跟苏沐橙跑到了外省,两个姑娘租了一间房子,花了不少心思进行装修,最后看起来精致而美满。

  苏沐橙这几年来不提黄少天,所有知道这件事的朋友也不会提起。叶修在姑娘们住得不远处开了家杂货铺,什么都卖。她们装修的时候还被抓去做苦力,叶修一边抱怨一边按照她们的要求做到最好。

  黄少天后来换了工作,职场得意,没多久就做到经理位置上。领导活跃,手下人自然也不会是沉默的主。

  有次黄少天谈成一个大单,说要请大家吃饭。饭桌上,有人借着酒劲问他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将啤酒换成白酒倒到那人的酒杯里,说是遇到喜欢的就会有了。

  一群人瞬时笑了起来。

  再后来,因为业务拓展的缘故,老板问黄少天愿不愿意去开发新市场,黄少天知道这是个机遇,没有推脱就直接应了下来。

  最后他也离开了这个本应该充满很多回忆的城市。

  

  6.

  黄少天被跟他搭伙开拓新市场的朋友拉到甜品店里的时候内心是抗拒的,但朋友举了无数个理由最终说服了完全不想进去的黄少天。

  草莓蛋糕是最近在推的新品,黄少天看了一眼后,说要一份包起来带走。他身旁的朋友笑得一脸猥琐。

  等到他们走出门后,黄少天拎着过于少女色的蛋糕,一边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朋友显然是习惯了和黄少天相处,黄少天一边说他一边跟人用手机聊天,突然之间,身边黄少天没了声音。

  “你等我一下。”黄少天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说完了这句话,然后就往前面刚开的新店铺飞快走去。

  那家店铺刚开张不久,正有个姑娘在那里张贴宣传海报。她将长发盘到头上扎了一个丸子头,然后用胶带心满意足地将最后一张海报贴好。她的嘴角噙着笑,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苏沐橙今年辞职了准备和叶修一起开一家咖啡店,叶修将自己原来的店转手了,成为他们开店的第一笔资金。他们两个在年初结了婚,因为嫌麻烦只是去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如果不是因为楚云秀太了解苏沐橙,就差跳起来说上一顿。

  开店之后,楚云秀会在空余的时候过来帮个忙,现在店还没开门,她正好贴一些海报。虽然不太合适,但一开始的宣传依旧是有必要的,等过段时间有常客来了,楚云秀打算再把海报撕掉。

  她听见有人走到这里,还听见那个人停了下来。

  “对不起,还没到营业……”楚云秀从凳子上下来,手里还拿着胶带卷,她一边说一边转过身来,话语一下子就哽在了喉咙里。

  那卷胶带顺着她松开的手指落到了地上。黄少天将之捡起递了回去,眼神里带着点谨慎还有些雀喜。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准备开拓新市场,我看这是新店又和我们公司的经营理念相吻合,你看我们能不能详谈?”黄少天并没有准备好说辞,但他想公司业务会是一个以后可以深入接触的理由,所以他随口便是扯淡的话语。

  黄少天说的时候,楚云秀死死地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落到地上。

  “诶,别、别哭啊,我不说了不说了,”这让黄少天措手不及,他想抬手安抚一下面前的人,手里去拎着打包好的草莓蛋糕,“我刚买的草莓蛋糕,你要不要尝一尝?不要哭了,女孩子哭起来妆会花的……”

  末了,黄少天大胆地抱住了楚云秀,任由她将眼泪蹭到了他衣服上。

  楚云秀说好,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后又说:“留个联系方式吧。”

  黄少天眉眼间尽是高兴,他拉过楚云秀的手,在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又腼腆地笑笑说:“今天放假没随身携带名片,或者你把你的联系方式跟我说一下。”

  楚云秀张了张嘴,她原来的号码留作纪念一直没有废除。看到黄少天脑海里自然就想起了那个手机号,她刚说出前三个数字,黄少天马上脱口而出后面八位数字。

  有些东西,就算记忆忘记了,却化入骨成了本能。

  

  END

  

  

  “如果彻底忘记爱人之后他们再次相见会怎么样?”

  “这个啊……哈哈。”

  “这有什么可以笑的?”

  “他们会重新相爱。”

  “啊?”

  “这个病不是双方都爱到骨子里是不会发作的,世界上能爱到这种程度的恋人是少之又少的。所以就算彻底忘记了,如果再次相遇也会爱上的。因为这就是爱情啊。”

  

  真·END

  

  

  FT

  胡乱地解释一下。

  我一开始的灵感是来自忘爱症候群的,但是查了一下后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设定写吧。我相信如果是真心相爱的人,就算忘记彼此,再见面的时候也会再次相爱。

  我以前读过一个故事,有机器可以消除人的记忆,有情侣分手后伤心欲绝消除了他们的记忆,可等到他们再次相遇的时候,他们依旧堕入了爱河。所以我想,真正的爱情应该存在,可以超越一切,只是少之又少。

  关于文章里,想提两点。

  一是黄少天抗拒楚云秀,抗拒和她有关的东西,不是这个病症发病所一定会带来的,他是抗拒自己要忘记他爱的人,而他的身体出于自我防卫表现成他在抗拒云秀。

  二是王杰希说尽量不要让他们见面是因为这种病症虽然记载在医书里但世界上也是罕见的(因为真爱终究是少数),而且并没有失去记忆的人再见面之后会发生什么的记载,所以他出于保守建议他们不要相见。ps:王杰希设定是学内科的,这个病应该算是心理学的范畴,所以之后的事情他是不打算跟进的。

        有个东西想表达不过写着写着我就忘了,再加上笔力不足只好作罢。想说,人从相遇开始就会影响到自身的变化,爱情尤其如此。总会有些东西是无法因为在外因素而磨灭的,会被记住的。

  我觉得我写到最后是甜的,大家中秋快乐啊qvq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