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双赤】You and me

You and me

 

CP/双赤

文/阳光

 

所谓自恋,其实不过只是爱上了居住在自己体内的另一个灵魂。

——题记

 

/00/

 

「我爱你。」

 

/01/

 

洛山输了,输给了诚凛。

赤司征十郎输了,输给了黑子哲也与火神大我。

 

/02/

 

赤司站在镜子前,异色的双眸死死盯着镜中的自己,仿佛似要看穿什么。末了,只是无声的叹口气然后移开目光。

 

「只不过是输给了黑子,不用这样的。」从赤司口中发出无奈且温柔的声音,像是在安慰别人,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我从没想过会输。」冷清的声线从同一个人的口中发出,说的却是颇为自负的话语。

「我也没有想过。」温柔的声音再次发出,可是话却到这里为止,没有再说什么了,一时之间空气中又是沉默在回荡。

 

过了一段时间,赤司再次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眼眸却变成漂亮的红眸,明亮而温暖,以及带着小小的无奈与不甘。

 

/03/

 

空气微冷,十二月的风吹起赤司的赤色短发。赤司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行走着,红眸时而看着地面时而盯着远方,像一个迷了路不知该去向哪里的孩子。

经过垃圾桶旁,看见了在觅食的流浪狗,赤司的脚步突然间停了下来,看着它,若有所思。

 

「快走吧。」突然听到什么声音,赤司把头抬起。等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那是他心里另一个自己发出的声音,声音中透露着深深的疲倦。

「对不起。」同样的,在心里小声说出抱歉的话语,然后离开了这里继续漫无目的地前行。

 

自从比赛过后,赤司就果断地将手机关了机,学也有几天没去上。比赛输了的消息传到他父亲的耳里后,他确实被骂得很惨,只不过挨骂的是现在处于休息状态的“赤司”。

「没事吧?」轻声问了句,然后跳上不是很高的墙头,换了一个方式继续前进。

「不用担心我,再走一段路就回家吧。晚回去的话,父亲大人会担心的。」

「我从来都不觉得他有担心过我们,他甚至连你真正的存在都不知道。」不满地抱怨了几句然后便听话地走向回家的路。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赤司将门打开。

房子里面弥漫的依旧是冷清的气息,唯一的热气也在他出门之后散去。

「我说了他从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们。」像是有些不满,又像是赌气的孩子一样,赤司随手将钥匙丢到了鞋柜上,鞋随意地脱下乱摆放在玄关,便走进了房间。

「把鞋摆好,钥匙放好,然后再进去。」严厉的话语响起,「不然就把身体的控制权给我。」

或许是因为后半句话的原因,赤司无奈的回到玄关按“自己”的说的话做。他不过只是今天想放纵一下自己而已,只是今天想这样做罢了,不过却因为另一个自己而无法做到。

 

回到房间,赤司看了眼自己干净整洁的房间后,便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先去休息了。」声音再次从内心深处传出,同时伴随的还有浓浓的困意。

「好,你休息好了我再把身体的控制权给你。」

似乎是感觉到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沉沉地睡去,赤司才缓慢的爬起身来,慢步走到了书桌边将这几天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打开,然后又握着走到窗边。

 

因为身体控制权的问题,这些天来手机一直没能打开,就算不用猜,赤司都知道手机里一定有很多因为他消失而发来的邮件。

如他所预料的一般,手机开机就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未读邮件,有洛山前辈发来的,也有以前帝光队友发来的,甚至在名单上还出现了火神大我。

赤司笑了笑,说不感到温暖都是骗人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样子的自己还会有这么多人的关心。

随手戳开了最新的邮件,是二十分钟前发过来的,发件人是黄濑。邮件的内容很简单:小赤司不要不回邮件不开机啊,我们马上去找你。

也许是心急,黄濑连颜表情都没有发上来。看到这封邮件的内容赤司有点愣了,他并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找他,况且还是帝光时的队友。

 

因为是二十分钟前发来的邮件,所以在短暂愣了一下之后,赤司便从窗口看到了一抹黄色,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

 

/04/

 

赤司征十郎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也会输。

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让别人担心,会被别人来安慰。

 

所以在他看到黄濑他们的一瞬间,赤司脑海中突然就冒出“想要逃避”的一个念头,只不过很快的就将这个念头压下去,然后走向了门口,在门铃声响起的瞬间将门打开。

来的人不多,基本都是帝光时期的队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火神大我。

黄濑在看到赤司的一瞬间选择很不怕死的冲过去,站在他旁边的青峰甚至连拉住他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黄濑扑向了赤司并抱住了他。

「小赤司~~」

「这个笨蛋。」

一瞬间,不只是黄濑就连跟他一起来的人都觉得他要遭殃啦,甚至乎不忍看下去。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发生什么血腥暴力的事情,反而听到赤司用很温柔的语调说话。

「黄濑君,能不能先松开,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听到赤司的话语,黄濑先是一愣然后便马上松开,眼神中充满的疑惑,似乎是没有想到赤司会对他说这样的话,这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大脑暂时停机。

而最快反应过来的是绿间和黑子,绿间拿着他的幸运物,一边认真地看着赤司。

「赤司你……是不是……」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绿间并没有一次性把话说完。

「他去休息了。」赤司温柔地笑笑,大概也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欸,他是谁啊,难道有两个小赤吗?」开口的是紫原,这个一打起篮球就非常认真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倒意外是天然呆。虽然他知道从帝光二年级开始就有两个“赤司”了,但此时此刻却是没有想起来。

「先进来吧。」赤司扫了一眼来人,便让开路让他们进来。

黄濑和青峰率先进去,然后跟着绿间和紫原,走在最后的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开口的黑子和火神。

 

于此同时,赤司明显感觉到另一个自己醒了过来,虽然醒了但是却没有阻止他的行动。

 

/05/

 

「小赤司,这只是一场比赛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_<」人刚刚坐到沙发上,黄濑便抢先开口了,虽然他也觉得刚才那一幕很反常,不过现在却是将那一幕归到“赤司输了心情不好所以说话语调和行为都比较怪”。

「小赤你这里有什么吃的吗?」紫原直接忽略掉黄濑,转身对着赤司说道。

赤司想了想,「唔…仙贝可以吗?」

紫原点点头,因为突然被黄濑叫出来所以他并没有携带太多吃的,能吃的在路上都已经被消磨干净了。

说罢,赤司便去取仙贝,顺便给每个人都倒了茶。

 

一旁被无视的黄濑忍不住抗议,不过却一直被青峰捂住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青峰只好在黄濑耳边小声说道「你没看出来现在不适合说这些么?」

黄濑一使劲掰开了青峰捂住他嘴的手,同样用很小的声音回答了他「当然看出来了,可是我们来不就是为了让小赤司不将这场比赛放在心上么?」

「……」似乎是不知怎么回答黄濑的话,青峰给了他一个爆栗后便不再理会他,只是内心突然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蠢的一个家伙缠上。

也许是感受到了黄濑和青峰的打闹,赤司将目光转向他们,张开了口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只是对他们两个笑笑,眼眸中看起来很温暖,并没有其他负面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赤司,黄濑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便和青峰继续打闹起来,也不理会在场的其他人。

 

绿间推了推眼镜,看着赤司并没有说话;紫原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啃着仙贝,眼神时不时的飘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倒是一直沉默的火神想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开口,黑子坐在他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赤司。

赤司突然觉得有些麻烦,他无奈的看着火神和黑子,等着他们开口。

 

「让我来吧。」

突然在心里响起的声音夺取了赤司的全部注意力。

「我来吧,你再去睡一会吧。」

赤司并没有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体内的自己,然后看着火神,最终是选择先开口说话。

「黑子火神,恭喜你们获得冠军。」

或许是没想到赤司会说出这样的话,火神先是一愣然后便急忙开口「赤司你……」

然后赤司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只是做了一个手势让他继续说下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道理我比你们更明白,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我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罢了。火神,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强,但是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赢。黑子,你找到了很好的光。」最后一句话,带着少些赞许的意味。

「好的,来年再战!」似乎是戳到了火神的燃点,听到赤司的话后竟然激动的站起来回话,搞得青峰在一旁用很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说:你以为你还能打败赤司吗。

「谢谢,赤司君。」反倒是黑子,很礼貌的回了一句,眼眸深处也总算是多了一点笑意。

 

/06/

 

赤司送走他们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看着他们打打闹闹的离开,赤司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原本以为会一直做对手的他们却相处的和以前一样融洽。他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黑子和火神,用他们的方式改变了这些天才。或许,被改变的人中还有他自己。

「心情还不错嘛。」

突然从心里传来略有调戏的声音,赤司感到了吃惊。一直都很严厉要求自己的人居然会用这种语调跟他说话。

「嗯,晚上想吃点什么?」或许是心情很好的缘故,赤司并没有纠结于此太久。

「你做的都可以。」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宠溺,「我再去睡一下,晚饭后把使用权交给我。」

「嗯,晚饭后给你。」

 

/07/

 

晚饭过后,赤司的眼眸从漂亮的红色双眸又变回了异色,不过现在的赤司显然心情很好,将碗筷收拾干净泡在水槽里面,然后便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开始写练习计划。

「这么快就开始训练,不多休息一下吗?」回到身体深处的“赤司”忍不住发问。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只是担心使用身体的那个人的灵魂。

「你不是说了要做回王者吗,不马上开始训练怎么可以。」

「嗯……」体内的赤司点点头,然后用很微弱的声音说了句「如果我们是两个人就好了。」

也许是没有听见,也许是刻意忽略,在写计划的赤司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08/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可代替你来品尝这世间的一切艰难险阻。

 

赤司征十郎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么一句话。

 

现在占据赤司身体的是异眸的那位,他感受到身体的原主人缓缓睡着他才停下手中的笔,看着桌上的台灯发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为什么会在赤司的身体里——他是为了保护赤司而存在的。

 

小时候的赤司并不像现在这样中二。因为家庭的因素,赤司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对于他所谓的「父亲」也一直没有好感。严厉的学习计划,苛刻的目标,一切的一切都压在年幼无知的他的身上,本就弱小的心灵更是伤痕累累。没有人能当他的港湾,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只是因为他是赤司家的继承人。

7岁那年的生日,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而受到责罚的赤司最终还是选择了逃跑,跑到了无人的地方,独自一人地躲在那里哭泣。

大概是被哭声吵得不耐烦了,一直住在他身体深处的他苏醒了过来,然后用特殊的方式站在了他的面前,那是他们唯一一次面对面的机会。

「为什么要哭呢?」和他同样声音的人发问

「因为……因为……」或许是又想到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赤司一下子不能顺利的将词语组织好,反而一下子哭的更凶了。

「唉,」对于这一幕突然出现的他感到很无奈,走过去拥抱着赤司,轻声说道「交给我吧,不要哭了。」

「嗯。」

从那以后,两个人便共享着一副身体。对于赤司来说,突然出现的“他”是唯一的依靠,而对于“他”来说,赤司却是他的全部世界。

 

/09/

 

恍惚间,赤司又想起了他们的过去。

或许现在在休息的人已经不记得了,但他却一直都是印象深刻。对于原本一辈子都只能沉睡度过的他来说,能为赤司挡住这些风雨就足够了。在他内心深处,他一直都只是希望赤司还是那个因为一点责罚就赌气跑出来偷哭的小孩子。

 

「只要能继续这样下去就足够了。」

提起笔,同时发出喃喃细语。

 

/10/

 

路灯照在马路上,写累了的赤司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恍惚之间,好像听到了一句——

「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好不好。」

 

-End-

 

评论
热度(6)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