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唐林】溺水的人没有救命稻草(上)

给自己的生贺,但没写完,没有大纲没有设定全部靠脑子所以没啥逻辑有很多bug。勉强算是末日背景,我希望我一万五以内能写完这个故事。人物重度OOC,但我个人还蛮喜欢这样的设定和叙述方式。爱情是甜的,命运是苦的,希望自己能写好这种感觉。  

  毁灭人类的是人类本身。

  

  1.

  唐昊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双手插在兜里,没有留恋地出了这栋建筑。

  从他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呼啸就真的解散了。不过这也只是走一个形式,呼啸在半年前权利就被架空了,这段时间的苦苦挣扎终究也无法逃避这个命运。

  唐昊面无表情地出了呼啸,在街上走了几百米又转了一个弯进了家还在营业的店。

  他点了食物和饮品,面无表情地打开终端,随意地滑动着,看着政府最近发出的新闻。

  都是一些无趣而虚假的东西——发明出可以延寿的药品,定价却只有世界富豪卖得起;寻找到新的能源,看似可以解决环境问题,选择的实验点却在世界中心;外面的环境依旧是那么糟糕,辐射覆盖了多半的地球,剩下的土地笼罩在保护罩下——看似美好实则荒唐。

  食物很快地端了上来,他点的咖啡也一并拿了过来。唐昊抿了一口咖啡,心里想这个味道真像汽油。

  石油能源早在几百年前被风能和太阳能彻底取缔——据说有研发人员在研究能否用辐射产能——但石油依旧能找得到。唐昊之所以对这个印象深刻也是拜他的工作所赐。

  唐昊去呼啸之前是在执行局工作,见过被放逐到“墙”外的人在辐射和荒漠中死亡,也曾穿过厚重的防辐射服将逃离这个社会的人的尸体带回来。他一直是一个优秀的工作者,只是脾气没那么好,林敬言曾经跟他好好谈过,唐昊才收敛了些。

  他从林敬言手里接过呼啸的这两年,性子被当局派来的人磨得圆滑不少,但这终究不如林敬言。

  唐昊又想,他就这么让呼啸解散了林敬言会不会怪他。

  食物入口都是统一的味道——比如苹果就只是统一的苹果味道,而他眼前的咖喱也是那样,和他在其他地方吃的没有任何不同。随着科技的进步,不必要的东西都被剔除了,人类对食物的概念似乎只剩下果腹即可,因此当局推出了食物味道的手册。

  唐昊一边下咽一边看着店里的时钟,那是老旧的石英钟,从掉漆的外壳就可以看出是从古董店淘来的宝贝。这个时代还眷恋旧物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唐昊又想起林敬言家里也有这些玩意儿,比这家店里还老旧的摆钟,还有挂在墙上的被人类淘汰几百年的相机和照片。

  林敬言有次还叫上唐昊帮忙拿东西,是从“外面”带回来的书本,因为一直埋藏得好受到的辐射不大,唐昊用自己职位便利帮忙清洗了。

  林敬言跟他讲过书中的内容,但唐昊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只记得那天当局决定下雨,所以外面都是噼里啪啦的雨声,早上出门的时候家政机器人还提醒他带伞(那个时候他已经很少自己亲自去出任务了),他窝在林敬言家里的沙发上看以前幻想未来的科幻电影,一边看还一边嘲笑。林敬言泡了一杯咖啡——那不是这个世界的味道,更苦却更真实——唐昊喝了一口无法下咽,但看到林敬言贴着他的痕迹喝了一口又一口。他们后来又在沙发上接吻,缓慢而悠长,到最后唐昊口里只剩下苦味。

  那也是他第一次听到林敬言贴在他耳边说:“苦涩让我感到还活着。”

  唐昊一直觉得他和林敬言不是一类人。林敬言温和有礼,而他却脾气暴躁,即便唐昊后来收敛了可对人的很多时候也爱理不理。不过这不妨碍唐昊爱这个男人。

  他想他可能是真的想念林敬言了,自从成为呼啸首席执行官到同意解散呼啸这两年,唐昊未曾见过林敬言。

  食物吃到最后味如嚼蜡,唐昊有些反胃地放下餐具,靠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他努力将这种无法言明的情感对他的影响降到最低。

  

  2.

  方锐非常拉风地将悬浮汽车从空中逐渐下降停在了门口。他非常帅气地出了驾驶位,还跟回头看他的路人挥了挥手。现在进入自动驾驶的时代,还愿意自己开车的人基本都是富家子弟。

  唐昊听到了外面的轻微骚动,眼睛没睁开就知道是方锐来了。

  方锐和唐昊只共事一年,后来对外声称呼啸正副两位执行官观念不合方锐主动退出,他们两个就没有再见过面了。但实际上他们的关系没有别人描述的那么差——倒不如说除了最开始的摩擦后面的行为有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

  方锐和林敬言是旧友,唐昊跟林敬言又谈了很久恋爱,所以他们都是认识且熟悉的。

  “哟,是不是等很久了?”方锐一边打招呼一边自觉地坐在唐昊对面的位置上,然后在桌子靠近他的那边的屏幕中点了下,下单要了一杯水。

  “没有。”唐昊面无表情地回答,“只是你再不过来我就打算走了。”

  方锐嘿嘿笑了几声,抬手就丢了个小物件过去,“老林让我带过来给你的。”

  听到方锐提到林敬言,唐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但他接到那个东西后神色又恢复原样。

  这只是一个简单而迷你的黑色正方体,是这几年在普通民众异常流行的复古装饰品,是一百多年前用来收纳小东西的收纳空间,最近几年常被人用作定情信物交换。

  方锐打了个哈欠,没有形象地瘫在位置上,随意操作着自己的终端机,上面的是最近一直在宣传的工厂人工智能的广告。他故作无意地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手腕,又用眼神暗示了下唐昊。

  唐昊装模作样把玩了一下,便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小正方体接触到唐昊的手腕时自动变成了无法用肉眼看见的细丝缠绕在手腕上。唐昊再把手拿出来后,方锐一改原来的表情,猥琐地笑了笑。

  “感觉怎么样,”方锐喝了一口刚刚送过来的水,“兴欣出品,质量有保证。”

  唐昊皱眉,警惕地看了下四周。

  方锐摆摆手:“不用担心,我们专门改造过的,如果不持有这个的话,别人和记录机器是不知道我们究竟在说什么的,他们只会听到我们在聊一些无关要紧的事情。”

  唐昊这才放松了神情。

  “林敬言呢?”他问道。

  机器人将水送了过来,方锐又伸手在桌子侧边按了一下,装着冰块的盘子自动浮现了上来。他随手丢了几块到自己要的水里,看着冰块在水中碰撞发出啷当响声。

  “他还有事情要忙,”方锐抓着杯子晃荡,“昊仔啊老林说你放弃呼啸他打算放弃你了,你别哭啊我只是一个传话的。”

  唐昊习惯了方锐偶尔的没有正经,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唐昊就和这样的方锐合不来。唐昊是那种有事说事,能干就干的人——当局其实对这样的人也颇为头疼;方锐却是喜欢和当局打转的人,不拖到当局的死线是决定不会完成任务。

  “他在哪里?”唐昊又问了一次。

  “在外面呢,还回不来。”方锐看唐昊完全没有波动,也就收敛了调笑的神情,说起正事来,“你应该知道叶秋出现了,当局派出了不少人在围杀他,但一直没有成功。上面的人一直害怕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十年前不是发布新闻说叶秋在围剿行动中死亡吗?但一个月前他又重新出现在了大众视线里,这是怎么回事?”

  “他没死,十年前的围剿行动我知道的不多,当初参与的人都不提这件事。不过,叶秋没死是真的,叶家背景多大,他换了个名字生活了下来,最近再次出现,当局想干掉他但也只能暗着来……”

  “那跟老林在外面回不来什么关系?”唐昊皱眉打断了方锐,他对叶秋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

  “不要着急啊,”方锐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你知道现在的环境恶化到什么地步了吗?”

  “官方说外面的情况基本得到控制,辐射转化也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唐昊捧读。

  “维持人心而已。”方锐点评了句,又问:“你自己怎么看?”

  “都他妈扯淡!”唐昊骂了一句,眉头在那一瞬间皱在一起,“我两年前在执行局的时候,外面的环境根本没办法控制,除了辐射外还有腐蚀,此外还有不知名的动物活了下来。”

  “老林就是去收集这些资料去了,如果能找到一些东西的话我们的处境还不至于这么被动。”方锐轻叹了一声,实际上的情况比唐昊知道的还严重,但现在显然不是仔细介绍的时候,“这可没有回头路,你可要想好了。”

  “走形式?”唐昊随口说了一句,然后看了眼终端机上的时间准备离开。

  “认真的。”

  唐昊看了方锐一眼,刷机结账之后就起身了。他想了想,对方锐说:“我很想见他。”

  

  3.

  唐昊出了门之后又在附近绕了几圈,知道治安机器人过来跟他查身份后他才回了所谓的家。他住在安排好的房子里——那不是因为他在呼啸得到的,是他以前做到特级执行官时批下来的。唐昊心里清楚,上面什么也不说但到底还是提防着他们这群人的。

  家里的东西不多,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外就只有林敬言两年前留在他这里的东西——一些他的衣物,还有那些老旧的东西,一台相机还摆放在那里。

  林敬言是优秀的特级执行官,经历过很多事情,与上面的人下面的人打交道,更是曾参加十年前的围剿行动。

  唐昊知道林敬言的那年还在学校里执行科学校,林敬言临时来上过课,因此唐昊对他印象深刻。唐昊当时觉得,为什么有人可以看起来那么温柔,那一点也不像是和恶劣环境做斗争的人,所以他一点也不喜欢林敬言。

  同期生中的孙翔是翘楚,还未毕业就已经被嘉世选中继而直接去了嘉世本部。当时嘉世还是那个有名的嘉世——但后来孙翔去了轮回后跟唐昊说那时候的嘉世就已经没什么实权了——而唐昊却没有特别扎眼的成绩,只是中规中矩地毕了业。

  成为执行官的第一步其实是放弃掉某些必要的感情,他们不能对外面有任何怜悯,普通民众认为可怜的人、跑出去的人,在他们眼中都是死罪,逃不掉的死罪。任何人都可以为因为“墙外”辐射而死亡的人哀悼,唯独他们不可以。

  毕业之后唐昊阴差阳错地跟着林敬言,唐昊一边别扭地跟他学习,一边冷漠地拒绝他的好意。教科书上所教的知识在林敬言这里并不能完全得到运用,唐昊甚至看到过林敬言为他带回来的尸体默哀的场景。那一切都巅峰了唐昊十几年来的认知——可他偏偏又觉得合情合理。

  林敬言所教会他的不只是那些生存的技巧、对自己工作的熟练运用,而是更深层次的,震撼唐昊灵魂,让唐昊走向某条不归路。后来他们恋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又会挑两个人空闲的时间约会,那些都是那么地自然。

  和唐昊不一样,林敬言所居住的地方在城市外围。他比多数人都有资格住在市中心,但他却以怀念父母留下的房子而不断拒绝上面的好意。他的房子里有很多老旧的物品,唐昊问及时,林敬言总能笑着跟他说哪个是几十年前的哪个是几百年前的东西。

  唐昊一直都记得,林敬言会自己动手做饭而不是用机器人对外面贩卖的统一食材进行加工。那些味道留在唐昊的记忆深处,沉淀了他对林敬言爱意的一部分,又仿佛化作了他身体里的血肉,深深铭刻在他的灵魂里。

  有一次在床上翻云覆雨后,林敬言趴在床上打哈欠,唐昊的手指从他光滑的脖颈逐渐下移滑过脊背最后停留在尾椎骨上。他喜爱性事结束后有些懒散的林敬言,喜爱那个会在这种时候特别纵容他的林敬言……唐昊爱的那么多不同的林敬言最终拼凑出他心底最重要的那个人。

  “唐昊,”林敬言翻了一个身,睁眼看着唐昊,“如果——我是说如果——人类即将灭亡你会怎么样?”

  “不,我觉得这不可——”

  林敬言难得打断了他,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只是说如果,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林敬言的语气虽然懒散,但唐昊总能察觉到他轻松语气背后有着一种他不理解的沉重。唐昊虽然不知他父母是谁,但他在新式教育下成长却成为了执行官,他在当局教育与自己亲眼所见之间苦苦挣扎着。

  没有打算得到回答的林敬言从床上起来,拿起他的终端机在上面滑弄了几下,头也不抬地让唐昊凑过来。唐昊移动了下从后面抱住了林敬言,下巴枕在他的右肩上看林敬言调出资料给他看,那是最近这段时间试图逃到外面并在外死亡的人的资料。

  林敬言一页一页划过,唐昊也跟着认真读着。到最后,林敬言叹了一口气,切断了屋内的电源,他在黑暗中轻声对唐昊说:“有些事即便不能改变也要去尝试。”

  那时候的唐昊还太过年轻,对林敬言的话不能完全理解,他知道这个断电是断掉了所有可能的监视,所以他在林敬言耳边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这次林敬言什么也没有说,他靠在唐昊怀里,过了足够长的沉默后,他动了一下,贴着唐昊的耳边说:“我爱你。”

  等到灯光再次亮起,林敬言从床上起来准备去洗个澡。他一边往浴室方向走一边背对着唐昊说:“昊昊,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热衷于收集照片吗,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技术虽然发展很快,可是无法改变历史。”

  那个时候唐昊又一次觉得他读不懂林敬言。

  

      TBC

评论(7)
热度(21)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