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冬天与火锅

*三国同人,现代AU,无意义日常
*以策瑜交往为前提背景,含较为明显的权逊,本质是一篇没实质剧情的友情文
*一开始只想写鲁肃和周瑜,结果越写越多人……私设太多ooc注意

  周瑜拎着两大袋子敲开鲁肃家里门时,鲁肃正写着论文。

  对于朋友这种心血来潮的行为,鲁肃是想拒绝的,但奈何周瑜天生就有好模样好嗓音更有好脾气,所以鲁肃也就同意了。

  早在一个小时前,周瑜想吃火锅——自家煮的那种,当时他刚下班,走到超市时觉得离鲁肃家近,便打了电话决定将地点定为鲁肃家中。

  鲁肃靠在门边看周瑜把他买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周瑜一袋子是火锅食材,一袋子则是零食小吃。

  “孙策呢?”鲁肃问了一句。

  周瑜和孙策在一起也算是公开的秘密,周围的人都知道,据说他们大学时还有后援团。鲁肃听吕蒙讲的时候觉得很是魔幻。

  “出差了,”周瑜将东西一一拿出来摆放,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子敬你要吃什么口味的,我来做火锅底料!”

    “你放着我来弄,三鲜的就行吧?”鲁肃苦笑了一下,“我就说如果孙策在你怎么可能会跑到我这里来。”

  “别这么说啊,你留校这件事让我们都很意外,怎么样要不要到东吴集团来?”周瑜开心地笑了笑,反而公然挖墙脚。

  鲁肃摇摇头,走到厨房把电磁炉和锅翻出来。他做火锅底料很有一手,吃过的朋友都赞不绝口。周瑜少吃火锅,要吃首先就会想到鲁肃。

  他和鲁肃认识了快十年,只是以前一直不在一个学校里,等到两个人好不容易成校友时,周瑜大四已经跟着孙策去创业了,而鲁肃也是研究生选择留校。

  “我的导师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被他知道了,就算是你也会被骂上几句的。”鲁肃开始调味,“要不要叫上其他人?”

  “我过来时给吕蒙和陆逊打了电话,他们说等下会过来。”周瑜说道,把蔬菜放到水槽里开始清洗。

  冬天外面的寒风总叫人想吃点喝点汤汤水水的东西,周瑜也不例外。他打电话得到鲁肃同意后便顺便通知了其他关系不错的朋友。

  周瑜、鲁肃、吕蒙和陆逊被人成为“四大英才”,这个称号究竟是哪里来的周瑜没有探知过,鲁肃也没有,但他们四个人的关系却真的可以说是很好。

  “吕蒙不是要准备考试?”鲁肃一边加水一边将要煮上很久的食物放到锅里,“我记得他这周末要考第一科。”

  周瑜把电磁炉插电放在桌子中央,还在上面垫了张报纸以防止汤汁飞溅到上面不好清洗。

  “他说他看完最后几页书就过来,看书看太久人容易疲惫,过来吃顿饭转换一下心情也不错。”

  “我记得我上次见到他他瘦了不少,看起来学习很拼命。”鲁肃把锅端上去,“陆逊我也有很久没见到了。”

  “你们也不在一个校区,见不到也很正常,倒是我上次回家见到仲谋和他一起。”

  鲁肃抬头看了眼周瑜:“伯符家?不得不说江东双壁这个词用来形容你们真是贴切。”

  周瑜点点头,笑起来的模样与大众认知的男神形象相去甚远。鲁肃也是认识久了,是知根知底的朋友,周瑜和他对话也就没什么太大的顾忌。

  “我们倒也留下不少传说。”

  鲁肃觉得眼角跳了跳:“你也知道是传说啊,明明毕业了还会有小师妹来找我问你的事情。”

  周瑜耸耸肩,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拿出手机拍了照录了视频给孙策发过去。

  

  吕蒙配了一副低度数的眼镜用来学习。周瑜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正好做完一套题,本来他是不想参与的,但又觉得自己窝在家里时间太久便同意了。

  他对完答案又看了几页书后,换上暖和的大衣裹着围巾就出门了。

  冬天里一呼一吸都能看见白雾,这种天气里火锅确实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鲁肃家附近有家书店,吕蒙一个没忍住抬脚就进去了。

  喜欢读书是这几年的事情,一来是这段时间写论文查阅了大量资料,二来是孙权劝了他几次,他终究也是读下去了。

  要是说起吕蒙和孙权,也是一场意外的相遇,后来认识久了,才发现孙权是孙策的弟弟,孙策的男朋友周瑜又和鲁肃是好友,鲁肃与吕蒙又是高中的师兄弟。这一来二去,大家反而都认识且熟络。

  等到走出书店,吕蒙怀里多了几本书。出乎他意外的,这家店是旧书店,卖不少二手书,吕蒙兴起一转便找到了他想要许久已经绝版的书籍。

  抱着书籍按响鲁肃家的门铃,来开门的是周瑜。周瑜从他手里接过书,帮吕蒙放到了一边,又调侃了句“吃饭也不忘学习”。

  和吕蒙鲁肃不一样,周瑜可以说是天才,学东西总比其他人快了那么几分,领悟力和理解力上也是令不少老师称叹。不过周瑜从来不因此骄傲过,学习起来也是拼命的主。

  “顺路过来看到书店就进去了。”吕蒙换了鞋解释说,屋里比外面暖和不少,他把围巾摘下来放到沙发上。

  锅里的汤煮得有些沸腾,鲁肃将丸子下了进去,一边下一边说:“帮我调到新闻联播。”

  离电视茶几近的吕蒙听了就顺手按了遥控器。

  鲁肃这套房子是他前年买的。他前几年跟着导师做了一个大项目,那年项目刚好结束,因此分了一大笔钱,他便买了房清了首付。虽说他现在还单身,但买房时却是仔细考虑了未来的状况,因此并未选择单身公寓。

  周瑜帮忙把碗筷拿了出来,又开始调芝麻酱。吕蒙把电视声音加大后也走过去帮忙。

  “你最近在准备什么考试?”周瑜和吕蒙并肩站在桌子前,周瑜一边搅弄碗里的芝麻酱一边问道。

  “两个结课考试,其中一个老师说题目不会简单让我们好好复习,考完之后还要交小论文。”吕蒙搅拌着,又看到盖好的盖子下水似乎沸腾了要冒出来,便把盖子揭开又把温度按低了些。

  鲁肃从厨房把各式食物装盘端了出来放在电磁炉四周。“可以开吃了,要不要给陆逊打个电话?”

  吕蒙听了点点头,准备去拿手机。他和陆逊接触最多,一来是因为孙权二来是因为他们两个还能常在学校里遇见。

  号码还没拨通,鲁肃家的门铃声就又响了。

  “肯定是到了。”吕蒙挂掉没打通地电话说道。

  离门口最近的周瑜擦擦手走了过去,打开门却看到孙权拎着一袋酒水饮料站在那里,陆逊则站在孙权后面。

  “嘿,公瑾哥,我不请自来了。”孙权打了一声招呼,他和周瑜也是认识许多年,“路过买了点啤酒和可乐。”

  “你怎么知道的?”周瑜让他们进来,陆逊经过他的时候还规规矩矩地说了声“学长好”,周瑜仔细看了他下,发现陆逊围着的那条围巾是孙权十六岁生日时孙策送的。

  “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好和仲谋在一起,”陆逊解释说,“挂了电话后他说要一起过来。我本来想打个电话给你,不过他说你不会介意。”

  周瑜笑了笑,看起来心情特别好,“火锅就是要一起吃才好。”

  

  陆逊是四位里面年龄最小却最沉稳的人,要不是碰巧和孙权是同学,他也不会说能和这群人成为朋友。

  陆逊是那种话少实力强的人,吕蒙没见到他之前就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师弟,后来见了面发现这是一个不骄不躁的天才。

  孙权有时候闹腾,和陆逊熟络后更是如此,但通过孙权,陆逊也被迫变得活泼且受欢迎了起来。

  周瑜和陆逊接触不多,甚至没有鲁肃和他接触得多,但到底是在谈恋爱的人,几次见到孙权和陆逊出来,一眼就看穿孙权的心思。只不过孙权这心思究竟有几人知就未知了。

  陆逊把自己的东西放好,坐到位置上。鲁肃将羊肉卷和牛肉卷放在他那里。肉类放在陆逊那里比较公正安全,毕竟鲁肃以前也经历过和周瑜孙策一起吃火锅最后因他们两个联手而没吃到肉的悲惨故事。

  
        “公瑾哥,我哥要是知道你背着他吃火锅他应该会很哀怨。”孙权主动坐在周瑜旁边,和陆逊的位置整好对着。

  蔬菜放在孙权这里,不过调好的油碗却是吕蒙的口味。

  “我没背着他,我先告诉了他再过来的。”周瑜说着,想了想还把手机拿出来和孙策视频通话,但摄像头却不对着自己而是对着面前的一堆食物。

  通过手机屏幕看着他们吃火锅的孙策无声地叹了口气。他出差前和周瑜小吵了一架,事情不大关于食物而已。本来已经和好了,却没想到周瑜还整了这么一出。

  孙策还记得周瑜说“我大概就会在食物上计较一下”,所以自己也就自认理亏,泡着泡面看他们吃火锅。

  什么话都不说的孙策反而让周瑜心里过意不去,他调整镜头面对自己,看着孙策吃泡面又有些心疼。

  周瑜拿着手机往阳台方向走,等到和大家的声音隔离开来,才慢悠悠地对孙策说:“你又不好好吃饭。”

  “时间紧,刚刚洗完澡,等下要去见客户,面还是洗澡前泡的。”孙策一边吸溜着一边说道。

  周瑜挑眉,半是无奈半是心疼地说:“你回来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诶,好!”孙策咧嘴笑了。周瑜和他的手艺飞涨完全是因为创业初期省吃俭用又不能只吃泡面,两个人就研究做饭,即能喂饱自己又能给自己一个放松的时间。

  

  鲁肃看着周瑜离开位置,也就没等他,招呼其他人开始吃。锅里先下的丸子已经好了,每个人按照自己的爱好夹了上来。

  刚刚和周瑜说完话的孙权已经坐到陆逊旁边的位置上,两个人已经很随便地聊起天来。

  吕蒙往里面下了青菜,又捞了几块冻豆腐出来。冻豆腐这种吃法是孙权从他的笔友曹丕那里得知的,而曹丕也是某年冬天去了趟哈尔滨旅游知晓的。孙权后来介绍给大家,鲁肃听了后偶尔会丢几块老豆腐进冰箱冻着,哪天想起来再拿出来煮。

  “快到圣诞节了吧?我今天过来的路上看到不少店铺都开始贴相关的装饰品了。”吕蒙把菜夹到自己碗里说。

  “这么说跟我请假圣诞不来上课的人确实不少。”鲁肃点点头表示认同。

  “圣诞上课这件事本来就不科学。”孙权义正言辞地说,他比普通学生还要惨一些,学生会圣诞有活动需要全员到场。

  听了孙权的话陆逊抬眼看了下他,不过没有说话,倒是下了些羊肉卷,同时嘱咐大家看着点别煮的时间太久。

  “算了吧,老师们也不想上课,毕竟那么多学生请假逃课,点不点名都不好办。”吕蒙摇摇头,“子敬好像就要在今年圣诞上课对吧。”

  鲁肃开了一罐啤酒,点了点头:“而且从第一节上到第八节,白天上满,我已经预料到那天到课人数不会太多。”

  “其实拒绝他们的请假也就好了。”陆逊说道,他是班主任助理,带新生适应学校,对各种情况都很熟悉,“大多数选择请假的人都没什么胆量逃课。”

  “现在想想逃课比翘班容易多了。”周瑜结束和孙策的通话后走回来,听到陆逊说的感慨了句。

  鲁肃熟知他这位朋友的个性,头也不抬地说:“你当初逃课也没老师介意,你现在想翘班的算是自己的公司所以你肯定不会这么做。”

  “别说透啊。”周瑜笑着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羊肉卷我夹了啊。”

  陆逊看着锅里的羊肉卷捞完了,又下了些进去。他刚刚没吃多少,肉基本被其他人分了。孙权看了把自己刚捞出来的羊肉放到陆逊碗里,动作一气呵成没半点停顿。

  “仲谋最近怎么样,忙吗?”周瑜看了孙权的动作,话题自然而然转移到他身上。

  “啊?”孙权不明所以地看向了周瑜,周瑜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起身去倒可乐的陆逊。

  孙权选择装聋作哑:“学习还好,学生会就比较忙了,其他过得还不错。”

  不明真相的路人吕蒙插嘴问道:“感情经历呢?”

  “公瑾你要喝什么?”鲁肃在陆逊旁边拿啤酒,他看到陆逊听到吕蒙的问话后动作停顿了一下,为了避免尴尬鲁肃回头问了一下周瑜。

  “啤酒,谢谢!”

  “你不要因为伯符不在就随意放纵自己。”鲁肃拿了两罐回到座位上,扔了一罐给周瑜。

  那边对吕蒙的问题选择装傻充愣的孙权表示没听清,他用汤勺在锅里面转了几圈,装作不经意地说:“丸子好像吃完了。”

  “我去拿吧。”陆逊把饮料放在桌子上,自己走进厨房。

  “我放在灶台上了,进去就能看见。”鲁肃说。

  

  火锅吃到最后,鲁肃翻出了方便面下到锅里。煮了很多食物的汤底味道非但没有变得奇怪反而变得更鲜美。他下了面后又卧了两个鸡蛋在上面。

  面融进了汤汁的味道,吃在嘴里令人颇为满足。面被分完后大家是彻底饱了,提议这次火锅的周瑜若不是为了自己良好形象可能早就葛优躺了。

  吃饱喝足的孙权和鲁肃申请打游戏。鲁肃家里有之前孙策过来时顺便留下的游戏机和手柄,美名其曰是为了不让当时准备高考的孙权注意力被分散。

  鲁肃告诉孙权游戏机的位置,吕蒙也就被孙权拉了过去。

  陆逊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有些困顿。

  “最近没睡好?”周瑜问了句。

  陆逊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这两天基本都在熬夜做表,没怎么睡。”

  鲁肃把家里剩有不多的水果都洗了端出来,他把一些放到孙权那边,剩下的则放在了他们吃饭的桌子上。

  “年轻人太晚睡可能会猝死,要不是不急还是早点睡吧。”周瑜剥开一个橘子说。

  “前几年你拼命的时候又不见得这么想。”鲁肃开始收拾碗筷,“吃完帮我把垃圾收拾一下。”

  “所以我长教训就不怎么熬夜了。”周瑜把一半橘子塞到陆逊手中,也帮着鲁肃做后续清理工作。

  陆逊慢条斯理吃了一瓣橘子,摇摇头:“有时候也没办法。”

  “要是仲谋有空你可以拉上他,我估计他会很乐意帮忙的。”

  陆逊听了笑了笑,没再接话。

  
  鲁肃将锅碗瓢盆都放到水槽里,周瑜自告奋勇说要来洗。

  “你往右边转就有热水了。”鲁肃说道,把洗碗的地方让给了周瑜,自己则去收拾桌子。

  “你这里还不错,一应俱全。”

  “当时装修全外包了,所以东西是全的,不过很多也没怎么用过。”

  “你这里有烤箱?”周瑜惊喜地问道。

  鲁肃凝视了下周瑜,在他开口说下一句之前果断拒绝:“周先生想必还是很有钱的,不会因为我这有烤箱就屈尊过来的。”

  周瑜无辜地看着鲁肃。

  “好吧,不过不要在我这里进行新尝试,你炸实验室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鲁肃最后败下阵来。

  周瑜很爽朗地大笑了几声。

  

  收拾完厨房和桌子之后,鲁肃和周瑜看到陆逊一个人坐在游戏机前,吕蒙和孙权一脸愤恨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
鲁肃问道。

  “伯言有点强过头了,我和仲谋两个都打不过他!”

  听言,陆逊看向周瑜和鲁肃,表情里还带有一点无辜。

  周瑜看了看东倒西歪的另外两个人,说:“我先回去了,你们呢,一起走?”

  “一起一起!”吕蒙站起来,开始带围巾,然后把自己过来时买的书拿好。

  陆逊和孙权没拿什么东西,但也准备跟着一起离开。

  鲁肃将他们四个送到门口,跟他们挥手道别。

  周瑜最后一个出门,手里还提着垃圾。他对鲁肃说:“那我们下次再来你这里吃火锅。”

  深知周瑜为人的鲁肃知道他确实有下次再来的打算,倒也没拒绝。

  几个人就此彻底结束了今天的晚饭。

  等他们走后,鲁肃顺便把家里收拾了下,整理到茶几那里时看到了周瑜买的那一大袋子的零食。

  碰巧这时候周瑜打电话过来,鲁肃接通就听到周瑜说:“零食忘你那了,你可以抽空吃了或者去找一个女朋友分享。”然后不等鲁肃回答,周瑜就把电话挂掉了。

  鲁肃看着那袋零食,留也不是送也不是,最后无奈地将之放好。

  哎,这帮朋友。

评论(2)
热度(16)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