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懿丕/9981】何去何从

  用了《九九八十一》背景和设定的一篇司马丕,阿丕的人设是自己拟造的,只是想写所以没有太扣历史or原作。

  看漫画走向我估计曹二是不会登场了,所以我也不抱有任何希望。目前感觉仲达往不要节操的路上走,欢哥已经拉不住他了

  丢lft只是存个稿。





  “先生,不用追回司马懿吗?”魏延站在诸葛亮旁边轻声问道。刚刚受了伤的诸葛亮正盘腿坐在那里调养气息。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诸葛亮笑着说了句,“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还在预料之中。”


  魏延在那里应了一声就退下了。诸葛亮又休息了一阵儿,站起来走到外面,正值十五的月亮圆得令人感伤。


  “仲达你会去找他吗?”诸葛亮对着月亮喃喃低吟着,随即却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若他回想起一切,你又何去何从呢?”


  


  这边颜欢跟着司马懿去了一个暂时可以藏身的地方。失去了本命精灵的颜欢的能力只能和普通人相当,平常树敌无数的他此时无疑是很脆弱的。司马懿倒没有无情到用完就毁掉他的地步,所以充当了颜欢暂时的保镖。


  千年来只能通过诸葛亮的玉石看外面世界的进步与发展的司马懿,跑出来后觉得甚是新鲜。他拉着颜欢到处转悠,本就是这个世界的颜欢并没有任何想跟着他的欲望,但奈何他需要司马懿保护他。


  颜欢没有问他钱是哪里来的,也没有问他之后的打算,就是带着他时常在不同的店转悠,看着他无师自通的现代撩妹。


  司马懿对服饰的研究颇有心得,无论男装女装总能说得头头是道。颜欢在一旁听他跟导购聊天的时候内心还是震撼较多的。


  “这个流苏的搭配很好。”司马懿带着迷人的笑容说道,对面的女生听了忍不住笑颜展开。


  颜欢咬着蜂蜜柚子茶的吸管小声感慨了句:“不愧有‘女装大佬’的别名的人。”


  司马懿笑着将目光转向颜欢,眼睛里却是警告他不要这么形容。


  “是是是。”颜欢敷衍地回答,他这段时间无所事事虽担心颜雨但也不好露面,只好每天跟司马仲达在外转悠。


  他百无聊赖地看着周围,突然看到一个颇有气质的人推门而入。那个人低声跟服务员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坐到了角落的位置里。颜欢看着他坐在那里拿出一本书,没过多久服务员就端上了一杯咖啡。


  司马懿刚好和那位女士聊天结束,靠在座位上然后顺着颜欢的视线看了过去。


  颜欢无趣地回头看了眼司马懿,刚刚好发现他僵直了身体,牙齿紧咬着下唇。这是颜欢见了他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这比诸葛亮偶尔露出寞落神情还新奇。


  “你怎么了?”颜欢出于礼貌问了一句,但并没有期望司马懿会回答他的问题。


  司马懿听到他的声音后身体一松,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这是他第一次在颜欢面前展露出自己的个人情绪。颜欢本以为他活了上千年早就不会露出这个表情了,好奇心也随之冒出来。


  “没事。”司马懿喝了一口面前的咖啡,眼神也从角落里看书的人身上收了回来。


  颜欢却重新将目光放在角落的人身上,饶有趣味地问:“你认识那个人?除了司马孚你还能认识其他转世者?”


  “不认识。”司马懿又恢复了平时嬉笑的表情,然后站起身来,“走吧,我们在这里坐了很久了。”


  觉得司马懿莫名其妙的颜欢小声抱怨了句“到底是谁在这里消磨时间”然后跟着司马懿向门外走。司马懿跟服务员又打招呼聊了几句,颜欢等不及就先出了门。


  司马懿结束话题后又往那个角落里深深地看了一眼,眉头也不自觉锁了起来。许是他的目光太过于深邃,那人却抬头看了眼他,目光交汇时那人眼神里还带了些疏离,但他脸上还是露出很客气的笑容。


  颜欢在门外等了几分钟,终于看到司马出来了。


  “你是多么喜欢撩妹?”颜欢打了一个哈欠。


  “就那——么喜欢吧!”司马懿比划了一个夸张的动作,然后自然将手搭到颜欢肩上,拦着他往前走,“走吧我们回去。”


  


  司马懿回去睡了个觉催眠自己。


  诸葛亮看三家归晋的时候曾经问过司马懿一个问题,他问:“仲达要是见到了曹二公子会怎么做?”


  当时司马懿对诸葛亮一直都是冷嘲热讽的状态,他对于诸葛亮将他困在这玉石之中很是不满,平常和诸葛亮的对话里五句有三句都在骂他。但唯独那次没有。


  司马懿听了诸葛亮的话停顿了很久,最后自嘲地笑了说:“无颜见先帝,亦不求见他。”


  在这漫长的一千八百多年里,司马懿自认为自己想得很通透很明白,所以活得也更加自我而纯粹。他不像诸葛亮,没有他那么多负担,也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只是每次诸葛亮接触到曹丕的转世时他都会选择视而不见,却又接触后窥视对方的记忆。


  司马懿只跟颜欢说他可以准确地找到司马孚的转世,可他没有说他同样可以准确地找到曹丕的转世。他又多了解曹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而他又有多害怕自己见到他也只有他知道。


  人是不可能真正做到问心无愧的,每个人都会有遗憾而不能补救之事。司马懿太清楚这一点了,就像他当初夺权时就断掉了所有的退路。


  司马懿接触过那么多世的曹丕,看过他的记忆,却从来未见过他问过哪个转世者关于他司马仲达的事情。司马懿不去猜测曹丕的心理——不,他是不敢。


  “吾东,抚军当总西事;吾西,抚军当总东事。”


  司马懿偶尔会想起曹丕的话来,很多东西被岁月模糊了却被他牢牢记在脑海里——那是与他的能力无关的,深深印在他体内深处的东西。他还记得,记得曹丕先称呼他“先生”后变为“仲达”,记得曹丕是如何真诚地希望他辅佐的,记得……


  这个短暂的睡眠里,司马懿梦到了很多他和曹丕的过去。当他走上那条路时他便知道自己对曹丕是问心有愧的。他已经好多好多年未在梦里见过曹丕了,那些画面一幅一幅地在他眼前闪过,那画里的人是还是世子,会跟他讲葡萄的诸多好处,可画里的司马懿却不是他了。


  “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


  这句话最后唤醒了司马懿。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那是酸涩的、难以下咽的,品味起来还带有难堪的意味。司马懿闭眼躺在床上,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想做什么——他想去看一看曹丕,和那个还未觉醒的转世者聊聊天。


  颜欢坐在床上打游戏,他看司马懿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又看到他换上一件干净而低调的衣服后问他去干嘛。


  “去见故人。”司马懿把衣服穿好,语气里兴奋与哀伤并存。


  颜欢抬头看了眼司马懿。他看见了那个人眼中过于沉重的哀痛和无法言说的沧桑。颜欢被这种哀痛一下子攥住,沉闷地感觉到自己呼吸不上。


  司马懿看着颜欢的表情马上意识到自己情感过分地外露,这一点也不像是隐忍的人。他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又恢复了往常嬉皮笑脸。


  “我出去一下,会留下阵法不会有其他转世者接近你的。”司马懿打开门回头对颜欢说,“你放心,好歹我也是让诸葛村夫忌惮这么多年的人,手段还是有的。”


  


  司马懿再次站在那家店门口的时候深吸一口气以平复自己的心情。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会有心情起伏这么大的时候。他苦笑了下,他知道未觉醒的那位转世者还在里面看书。


  “嗨。”司马懿推开门,笑着跟服务员打了一声招呼。


  那位姑娘显然很意外他又过来了,但还是激动地打了声招呼。


  “你们这么有葡萄汁吗?”司马懿靠在桌台上,柔声问道。


  “没、没有,我们这里没有鲜榨的果汁。”她摇摇头,显然没办法满足司马懿的需求。


  司马懿意料之中地笑了下,看起来妖艳又过于撩拨人。他说:“能不能麻烦去买些葡萄然后回来榨一杯?钱我会出的。”


  “这……这不太合适啊……”对方紧张地说,客人的这个行为显然不在她能处理的范围之内。


  司马懿眨眨眼,特别可怜地看着她。


  “我去跟店长说一下。”女孩子最后在他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嘟着嘴回了司马懿一句然后就去找店长说明情况。


  司马懿没等多久便得到了对方回来说是可以。司马懿道了谢,专门叮嘱了要买新鲜的葡萄,清洗干净后榨汁。末了,强调了这杯是给那位坐在角落里看书的先生的。


  服务员愣了愣,显然对他这么波折的要求只为了那位不太熟悉的常客很意外。


  “你们认识?”


  “唔。”司马懿偏头却只笑笑没有回答。


  坐在角落里男子翻了一页,司马懿自然地坐到他对面。那人头也不抬地说:“不好意思,我不和别人拼桌。”


  那个人的声音冷淡,说话的时候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口吻。司马懿显然不在意对方这样子对他,他舒舒服服地靠在那里,安静地看着那个看书的人。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曹丕的转世。该说无论多少世,每一世转世者身上都能感受到曹子桓那独特的气质——那是不同于曹操的一份沉淀而冷静的气质。


  司马懿以前不能说百分百了解他的君主,却也在这么些年来都琢磨透了,可他现在看着对面的人心里却只剩下了新奇。


  那个人手指修长,翻书的动作优雅,眼睑低垂着似是完全沉入书里的世界了。


  司马懿用左手托着下巴,不在意任何礼数地看着面前的人,仿佛是要把这丢失的一千八百多年的时光通过这个行为补回来。


  对面的人显然对司马懿这个行为感到不满,他最后还是抬起头来,语气越发不友好地说:“请问您知道盯着一个陌生人是不礼貌的吗?”


  司马懿轻笑出声,“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先生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他顿了顿又补充了句:“一位令我觉得有些对不起的故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异常平静,但那位先生还是听出了司马懿话中夹杂着怀念。


  “冒昧询问先生怎么称呼?”司马懿没陷入那样的情感太久,很快就调整好跟对方搭话。


  虽然对司马懿这种搭话方式感到不满,但对方还是回答了:“免贵姓曹。”


  这让司马懿在那一瞬间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光看见了那个唤他“先生”的年轻人,心里竟然泛起了些许酸楚。明明不应该有的情绪在这一刻溃烂成军。


  “复姓司马。”好在司马懿调整得快,以笑容来掩盖他刚刚短暂的失神。


  曹先生这才认真看了看司马懿。


  他对坐在他面前的司马先生没有一开始那么讨厌,虽然对方一开始莫名其妙地坐在这里,但他和那人聊了几句后心下倒也没那么多抗拒了。


  “司马先生,”对面的曹先生斟酌着开口,他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作家,因此对于生活中的素材还是很敏感的,“可以讲讲你和故人之间的事情吗?”


  听了他的话,司马懿勾起了一个苦笑。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本尊面前讲起他们的故事,这似乎有点讽刺,但司马懿心里更多的确实悲凉。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多描述的,”司马懿坐直了身体,眼睛却是看着曹先生,“不过是我没能做到当初允诺他的事罢了。”还夺了他的国家。司马懿在心里补充了句。


  “先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司马懿阖上眼,长久之后摇头叹息。


  “终究是我对不起他。”司马懿缓缓开口,略过了那些不必要的细节,讲起了他与他面前人之间的故事。


  他的语调平缓,若不是因为外貌所致,曹先生觉得自己就是在听百岁老人在讲述故事。这个故事讲得缓慢而又悲伤,痛苦从他心里丝丝蔓延开来,逐渐占据了他的胸腔。


  他应当是知道这个故事的,他应当是明白的。


  痛苦的感觉淹没了曹丕,不可替代的感觉从心脏的位置直击大脑,有什么记忆要逐渐复苏,大脑疼得要炸裂,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忍不住会叫喊出来。


  司马懿停了下来,终究没敢把后面的事情说下去。他看着对方的反应就知道他可能离觉醒不远了,如果现在把记忆给他,那他肯定能顺利觉醒。但司马懿没有,不是怕违背了天理——他就不怕这个了,是怕曹丕觉醒后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


  诸葛亮为了限制司马懿而将两个人送出轮回外之前,司马懿身体也已经可以说是到了糟糕的地步。自政变开始后,司马懿杀了那么多人,再也没有在梦里见到过先帝,也没能想起先帝曾经贴他耳边说过的话。


  可现在,那个人的转世就在自己的面前,记忆如洪水猛兽向自己袭来,而现在的他好似一棵即将枯萎的树木一样抵挡不住。


  你在怕什么啊司马懿,事情早就做了又何必怕他的指责呢。司马懿在心里嘲笑自己,可表面上还要装作关心地问了一句:“没事吧?”


  记忆的觉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司马懿将别人的记忆通过诸葛亮之手送去的时候,见过不少人因此而发疯吼叫,可他面前的这位却始终没有发出一句呻吟。


  “仲……达……”曹丕咬着牙发出了破碎的声音,这个称谓让司马懿在恍惚之间想起了那年的雪。


  但也不过只是一瞬间,下一秒曹先生大喘气,跟司马懿道了歉。


  葡萄汁就在这个时候端了上来放在了曹先生的面前。曹先生有些惊讶但同时也带着些惊喜,疑惑地看着司马懿。


  “我猜你应该会喜欢。”司马懿狡黠地笑了笑,隐藏在桌面底下的手却又握得紧了几分。


  “司马先生真是料事如神啊。”曹先生笑了笑,身体也放松了起来,没有一开始的警惕了。他又说:“先生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故人。”


  “又是一个故人的故事吗?”


  曹先生摇摇头:“不知,但总有种我在寻找他的感觉。”


  “许是梦境。”


  曹先生终于笑了笑,这是司马懿见到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市因为他才会让对方难得露出点笑容来。


  “司马先生来找我不会只是想请我喝一杯葡萄汁吧?”曹先生说道,“我来这家店这么久都不知道他们还供应葡萄汁。”


  “可能我长得比较讨人喜欢吧。”司马懿耸肩,身体逐渐放松。


  曹先生看着他,眼神锐利仿佛要把司马懿看透。


  “你这幅神情像是伪装啊。”曹先生移开目光,尝了一口葡萄汁后眼睛亮上几分。司马懿知道他是对此满意了,真的是无论多少世对葡萄的喜爱都是一如既往。


  “曹先生不要开玩笑了,我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


  “是吗?”对方不置可否地反问了句,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司马懿笑了笑,倒是收起了外人看来有些吊儿郎当不靠谱的神情,望着曹先生的时候表情认真严肃且谦逊了不少。


  “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司马懿突然念出了这句话。


  对面从容地说:“《典论》?”


  “先生聪明过人,正是魏文帝所著的《典论》。”


  司马懿还想说些什么,手机铃声却急促地响起,他看了下是司马孚打过来的。他这位转世的弟弟是一点也不想理会这个哥哥的,所以现在打电话过来定然是有什么急事的。


  “先生要忙就先去忙吧,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再相见的。”曹先生说,“多谢先生的葡萄汁,想必是专门请店员做的吧。”


  司马懿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起来微微欠身,说:“不好意思,希望还会再见。”


  “先生慢走。”


  司马懿还想再看看他,只是理智又告诉他现在最好离开。他匆忙道别结清了账款,走到门口时又转身看了他一眼,那人却又低头看书了。


  无奈之下他推门而出,耳边突然响起了曹丕的声音。


  “仲达,朕不怪你。”


  司马懿停在门口,又一次回头看了看曹丕。千年来第一次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司马懿知道曹丕觉醒了,在他听到第一声“仲达”的时候就觉醒了。


  只是不想见亦不相认或许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归宿吧。


  


  诸葛亮又算了一卦后稍作休息,魏延端了茶和点心过来。


  “先生的心情看起来不错。”


  诸葛亮笑着说:“多年的老对手见到了他想见的人,估计之后又要给我添不少麻烦了。”


  “那先生为何还能高兴起来……”


  “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的。”诸葛亮坐下,喝了魏延泡的茶,“水平进步了很多啊,文长啊,你也过来一起喝。”


  “谢谢先生。”


评论
热度(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