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四期】一条咸鱼失去了梦想

以李轩为主,稍微穿插着写了几个四期生。有点写嗨了就没收住了……

一个摸鱼与复建,终于写了四期生好开心!!

全部私设瞩目


  李轩毕业于某高校附中,学校后街的烤冷面一直都是他心心念念的东西。以前放学会过去买上一份,和同学回家路上边走边吃。后来李轩在四期群里吹嘘他的光辉历史时,总是忍不住提起学校后街的食物。

  俗话说得好,学校附近都是美食。喻文州隔天翻聊天记录时顺手丢了他上次回母校参加校庆顺便吃饭的食物照片。李轩觉得他大陕西的美食受到了挑战。

  如果跟十八岁的李轩谈论起喻文州来,那他一定会丢给你四个字:深不可测。问及原因,李轩会说,喻文州一看就是深海鱼。这话传到喻文州耳朵里时他笑笑不说话,下场蓝雨主场对虚空时二话不说就在单人赛场上等着李轩。

  李轩遂又说蓝雨队长是神一般的男人,手把手教你如何扬长避短。

  喻文州又听到后,选择了微笑。

  同期生里李轩第一个熟络起来的是喻文州。

  原因之一是他们同为队长有不少心得可以交流。彼时喻文州正拉扯着年轻的蓝雨,而李轩则握着未知的牌准备大干一场。二者之间的心路历程大概可以写成一本书:队长的自我修养与队员的攻略方法。

  原因之二则是双方都热衷于美食。他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被联盟召集去开会,散了会后两个人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寻找隐藏在市井里的小吃。那次的经历用后来得知整件事情的黄少天描述:两个傻逼居然为了吃的迷了路最后打电话求助到田森那里才脱离困境。

  喻文州得知这个说法后有一瞬间想以队长身份和黄少天谈谈。

  同为队长同爱美食,李轩和喻文州另一个癖好是喜欢深夜报社。他们除了在加班工作时给对方私发各种美食照片,还会把聊天记录挂到微博微信朋友圈等一切重合的社交网络上加深对彼此的伤害。这让不少粉丝都站过这对后来成了冷门的cp。

  那段时间四期群里不断嚎叫如果他们两人在做出这种深夜报社的行为,会由黄少天代表上帝惩罚他们。然后蓝雨家的黄少天却发了一个表情包:一切都是李轩的错.jpg。

  喻文州对于队友站在自己这边的行为表示很满意,平常喊着压力山大的郑轩偶尔也会支持一下喻文州,李轩愤恨喻文州这种疑似开了挂的行为。

  每天准时睡觉的张新杰对他们这群人的行为表示:幼稚。

  

  李轩第二个熟络起来的人不是喻文州的娘家人黄少天,而是那位一看就是禁欲系男子的张新杰。

  说起张新杰,李轩用一个字概括了他没正式见到张新杰前的全部印象:稳。

  这个印象只来源于霸图的比赛。那个时候张新杰几乎不在四期群里说话,他们还不知道这是一个百分百准时睡觉、可能还有些强迫症的人。

  第一次去霸图主场比赛,比赛结束后李轩和张新杰握手,张新杰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陕西口音惊得李轩连退两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事后李轩低沉地问:“新杰你为什么不留在西安啊。”言下之意是你知不知道你去了霸图让我们很棘手啊。

  张新杰一推眼镜,面无表情地说:“不好意思暴露了,但我想我可能需要一次人生挑战。”

  于是李轩成了第一个除霸图成员外得知张新杰来自西安的人。所谓人在外地,老乡相见,眼眶常含泪水。又于是李轩和张新杰的感情迅速升温,仿佛下一秒就能干柴烈火起来。

  虚空俱乐部的后街有一家店的肉夹馍做得特别好,张新杰跟着李轩去过一次,难得开口称赞。张新杰也喜欢美食,只不过没有到那种会专门去寻找的地步。李轩当时头脑一热,便说以后去霸图主场比赛可以给他打包一份过去。

  后来李轩真的打包带过去后,张新杰为表示感谢专门用自己的直男拍照技术拍照发到微博上。黄少天得知后带头起哄要李轩带吃的过去,李轩心累得只想拒绝,但还是一边埋怨吐槽一边让他们在外省体验一把陕西风味。为此,不小心被卷入进去的吴副队长差点拉黑了李轩的全部通讯方式。

  

  另一位与李轩队长同姓的虚空队员曾经透露,某次夏休期他在俱乐部加练——不过训练室那天清洁所以窝在了宿舍,李轩说要跟他打打就出现在了该队员的宿舍里。李轩表面关爱队员实际看中他大清早专门去买的胡辣汤。李姓队员顶着队长热切的目光,看着那碗还能看见热气的胡辣汤,最后忍痛割爱地让李轩尝一尝。

  胡辣汤这个东西,李轩虽然喜欢但喝到自己满意得比较少,他以饼干巧克力作为诱饵让他的队员告诉他那份合他心意的胡辣汤在哪家店购买。然后他在隔天带了刚到西安的黄少天去了。

  说起胡辣汤,时隔多年的黄少天还是很深恶痛绝的。他一直无法理解那种使整个口腔麻木的东西的美味究竟在何处,更不明白李轩那副满足得可以升天的表情是如何做出来的。他只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和李轩之间只有塑料花般的兄弟情——李轩逼他喝下整整一碗。

  李轩与黄少天能为勾肩搭背的好哥们源于一次美丽的意外。那天用李轩的话来说就是“我信了你的邪才跟你出来”,因为他们没有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只好站在广州天河的体育西路站口干瞪眼,好在最后他们成功说服了换好睡衣准备睡觉的喻文州过来接他们。

  他们在周围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了几罐可乐雪碧坐在路边等喻文州开车过来。

  人称交际小王子的黄少天和自认为自己沉默寡言的李轩自然能成为侃天侃地的朋友,以至于最后喻文州按着喇叭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那里抱头痛哭分享彼此过去失败的感情史。喻文州表示看不懂那两个即将称兄道弟的男人之间的故事。

  感情史意外很空白的喻文州先生表示:他不太懂李轩是如何对着黄少天声情并茂地叫出一声“阿黄”的。

  但喻文州还是好心地提醒黄少天那是他乡下大黄犬的名字。

  于是黄少天勾着李轩脖子逼着他叫了好几声“黄少”后才松了手。

  李轩最后坐到喻文州的车上,非常担忧地说:“玩战术的心都脏。”

  关心爱护自家队长的黄少天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论心脏谁也比不过肖时钦。”

  无故躺枪的肖时钦表示自己很无辜,而坐在后排的李轩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不过后来黄少天在李轩下车后也跟着下了车,神秘兮兮地告诉李轩,当年他们没出道时他和喻文州遇见张新杰、肖时钦,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三个密谋毁灭世界。

  

  肖时钦这个人看起来斯文腼腆又安静,在同样戴眼镜的人中,李轩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特别之处——他的头发剪得特别短。

  电竞少年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些青春叛逆的色彩,而肖时钦整个人看起来却是最有书卷气息,仿佛刚上大学的青涩学生。作为一个曾经的伪学霸,老师口中努力一把没准能冲上西工大的人,李轩表示他对肖时钦印象深刻。

  阵鬼是需要想得多的职业——李轩自从认识了三位大心脏后他只觉得平常战术安排上自己只是单纯想得多,所以李轩要是带朋友出来玩还是会做比较详细的攻略。

  肖时钦夏休期独自一个人来西安的时候说想去看兵马俑,李轩在家被家长嫌弃每天都让他出门,于是在群里得知肖时钦过来旅游的李轩自告奋勇说要做导游。

  他们顶着太阳在旅游出发地碰了面。李轩一直拖着没去学开车——毕竟西安是一个热起来能碾压广州的城市——所以在外面晒上一个多月还是很不划算的,所以他们这次出行完全依靠公交。

  去兵马俑的车不少,李轩因为自己家住这里反而对这个十六朝古都的著名景点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去过的地方都是学生时代学校强迫的。由于肖时钦来得来突然,李轩没能做足攻略,简单线路都是现查的,但他对自家景点有着迷之自信。

  肖时钦来之前做足了攻略,但看着李轩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想说的话都安静地放回了肚子里。

  李轩远远听到有人在招呼别人上车,他看了看那几辆巴士觉得应该就是可以去往兵马俑的车。他兴奋地指向肖时钦,然后自己先走了上去付了钱。李轩挤在人群里,一回头却看见肖时钦还站在那里。

  站在车里的李轩艰难地把手机拿出来给肖时钦打电话问他怎么不上来。

  肖时钦找了一个树下阴凉的地方,心里感慨西安怎么比武汉还热,用手当扇子扇风同时接通了李轩的电话。

  “李队,”肖时钦咳了一声,“我建议你还是赶快下来,那辆车好像是带你去假的兵马俑。”

  已经上车了的李轩突然凌乱,那边司机却准备发车了。李轩气运丹田叫了一声,不管已经交了的钱让司机开门,自己从人群中挤着跳了下去。

  等到李轩走到肖时钦旁边,肖时钦才解释说最近西安旅游骗人的事情特别多,然后还专门拿手机出来给李轩看。

  李轩心痛地说:“你平常比赛心脏就心脏吧,这个时候倒是提醒一下我啊!”

  肖时钦沉吟了下:“我以为你想要体验一把被骗的感觉。”

  肖时钦你原来是损友人设吗,我以为只有黄少天会这样坑我的。李轩在心里冷漠地想着。

  “肖队,我们商量一件事。”李轩面部表情很是严肃,“这件事你就不要跟别人说了。”毕竟本地人在本地差点陷入旅游骗局这种事情说出去大概会被人笑上一年。

  然而肖时钦没有回答他,反倒是在手机上戳戳戳。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突然冲入李轩大脑,他一打开四期群里就看见肖时钦用特别平淡特别客观的语气描述了李轩刚刚发生的事情。正因为描述的人是肖时钦,正因为肖时钦用了无比客观的语气,所以这件事的真实性百分百被确定了,不少平常潜水的人都炸出来发了几串哈哈哈。

  李轩在心底特别麻木地洗刷着对肖时钦的认知。

  喻文州就算了,毕竟那张脸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切开来时黑的;张新杰也可以理解,毕竟一个处事风格如此严谨的人去玩奶妈肯定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但肖时钦不应该是比赛场上腹黑比赛场下对人温柔的人吗?

  李轩已经放弃对黄少天的刷屏解释什么了。

  

  自从上次想着带肖时钦去旅游结果出糗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李轩都是拒绝跟别人出去的。张新杰春节放假回家过年想叫李轩出来吃个饭李轩都差点推拒了。

  然而张新杰敲开了李轩家的门。李轩在家容易失去对外的形象,家里人一看到穿得干干净净,特别礼貌的张新杰时自然是眼睛发光,二话不说不等李轩拒绝就请他进来了。

  李轩想起他小学时候家长不给买辣条吃,自己和同学放学时偷偷摸摸买了吃,结果遇见了双方家长正在不远处聊天,同学就把辣条全塞他手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次李轩回家被揍了一顿,还听到家长夸了那个同学。李轩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形和当初总有那么相似的地方。

  张新杰逐一回答李轩家里人的问话。李轩听了几句忍不住加快自己换衣服的速度,然后拿上必需品就拉着张新杰出了门。张新杰跟在后面离开前还礼貌地道了别。

  外面的空气又冷了一分,离开暖气的李轩打了一个寒颤。他是夏天不愿意离开空调冬天不愿意离开暖气的人,要不是看他妈可能想给张新杰相亲他也不会跑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的?”李轩搓搓手稍微发热后揣进羽绒服的口袋里。

  “问了吴副你家地址,然后发现离我要去的那家店挺近的就直接过来了。”张新杰在前面带路,左拐右拐地把李轩带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请我吃饭?”李轩跟着张新杰停在门店面前。

  “之前帮我带肉夹馍擀面皮的回礼。”

  他们进门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坐下。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刚出道时谁都不认识的选手了,黄金一代的名号早就打了出来,虽然这附近李轩估摸也没什么人能认出他来但还是选择了角落。

  “我还以为你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来着。”李轩说,“我高中后街有一家鸡公煲特别好吃,到现在都没有吃到超过它的店。”

  “高中时有人带我过来吃过一次,因为老板的分量加得总是刚刚好所以就记住了。”张新杰解释道。

  李轩点头,他看着张新杰发现他好像换了新眼镜,看起来似乎比以前狂野了不少,有那么点不符合张新杰的性格。张新杰解释到自己原来那副坏掉,这幅是粉丝们推荐符合霸图风格的。李轩突然发现张新杰在这些小细节上意外很体贴粉丝。

  四期群里大家在声情并茂地讲述自己的学生时代。

  李轩翻开手机时看到喻文州用特别简洁的语言讲述着黄少天与蓝雨创始人魏琛相遇的故事,他觉得今天黄少天太安静了,翻了翻记录发现喻文州有先见之明地把黄少天禁言了。

  哦,蓝雨内部的相爱相杀啊。

  李轩看着话题往大家当初的成绩上偏,他也手快地打起了自己过去的故事,如果配有BGM他觉得一定能感动一干人等。

  李轩提到他当时老师说他努力学习有机会冲西工大的时候,张新杰在他下面接了一句“那是他刚上高一时老师鼓励他的话”。喻文州表示没关系,毕竟他是中考考到区前一百的男人,虽然后来沉迷荣耀不可自拔彻底拉不回普通学生的路。

  张新杰又突然圈了一直没说话的肖时钦。坐在他对面的李轩猛然抬起头,倒吸一口凉气问:“肖时钦他真的放弃了武大来打电竞?”

  “他跟我说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就这个方面我还是比较佩服他的。”

  那边肖时钦被不同的人圈了想要一个答案,过了几分钟后他才回复了一个擦汗黄豆的表情说他在陪他妈看宫斗剧,又忍不住感慨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苏沐橙和楚云秀发了几张笑吟吟的表情。

  黄少天的禁言时间结束,忍不住跳出来刷屏:有女队员的人不要说话,你们有考虑过我们这些没有女队员的队伍的心情吗?李轩你说是吧,这种人不但学习好最主要的是他们还有女生,你这样是在嘲笑我们这群人吗?!

  喻文州在下面接了一句:我们下次想尝试一下武汉人的味道。

  李轩坐在那里憋笑,没有搭理黄少天。

  倒是张新杰慢条斯理地打了句:如此看来,肖队是人生赢家。

  肖时钦:谢谢夸奖。

  李轩在那里忍不住翻一下白眼,在自己的表情包里翻了翻最后丢上去:一条咸鱼失去了梦想.jpg


评论(15)
热度(247)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