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唐林】溺水的人没有救命稻草(中)

拖了这么久,因为整篇文章都是写点写点慢慢磨出来的……上也是磨了半个多月的,我觉得我写得越来越不靠谱了,已经不是ooc和bug可以形容的了,总之慎入

前文: 

  4.

  房间里是适宜的温度,家政机器人正在打扫卫生。唐昊随意地将衣服丢到地上,机器人马上就过去收起。唐昊不觉得温暖,倒不如说还有些冰冷。这种冰冷来自他内心深处——对于当局的态度无所谓的冷漠。

  呼啸解散了,唐昊也可以说是变相失业。上面给他安排了一个闲职,不过他没打算就职。今天和方锐的见面其实也是逼着他做出决定——但他知道自己不会犹豫。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随即传来物品放进门口储物箱的声音。

  唐昊差使家政机器人将东西取出来。那是一个非常小的物件——比方锐刚给他的黑色正方体大那么一点点。唐昊从机器人手里接过来拿在手里把玩,他看着机器人那人性化的设计——他看着那双眼睛,他估计后面的监视器正聚焦到那个东西。

  盯着那个小东西久了,唐昊随手丢到一旁,自己打了一个哈欠,随意地躺在客厅专门根据他的人体信息设计的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家政机器人绕着沙发转了几圈,用自身的软硬件对那个小物品进行扫描识别,但无论如何它分析得出的结论都是普通的东西,无半点古怪。

  机器人背后站着的人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镜,抿住双唇犹豫了那么几秒,最后让机器人进入休眠状态。

  唐昊休息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等他爬起来时外面已经黑了。

  当局总是把时间调控得刚刚好——巨型机器运作背后总带着点无情意味,每天都是同一个时间黑下又是同一个时间亮起所有的路边灯。如今的唐昊看着这样精准的时间运作,竟然是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他偏头想,若是林敬言知道了他的变化会怎么样。

  那个被唐昊丢到一旁的小东西逐渐发光,唐昊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那东西越来越亮、越来越柔和,然后听到房间里警报响起的声音。这个时间持续很短,等那个小东西完全打开之后,唐昊家中所有的电子产品都陷入了失效的状态中。

  这个时候的唐昊才是局外人。

  小物件内里是非常小的芯片,唐昊认识那个东西——可以破坏终端的病毒载体。这个东西早在二十年前就被发明了出来,但由于这个东西所带来的社会动荡,当局派人销毁了所有可能制成它的原材料。而如今,这个只在书本上看到过的东西静静地待在唐昊的手心里。

  “唐昊!唐昊!”一个声音蓦地在空中响起,唐昊警惕地握住了芯片,耳朵敏锐地抓住了声音的来源——他的家政机器人。

  “你快走,当局已经派人过来了!”对方的声音突然焦急了起来,“我这边帮你拖延几分钟,你去‘老街区’的十四号巷子拐角,那里有屏蔽当局的信号器!”

  “孙翔你就不能冷静地说完吗?”唐昊听出那个人是谁,自己冷静地翻出了放在家里的匕首,因为电子产品不能使用,因此选择了最原始的酒精消毒。他用匕首划破自己左手小手臂上的皮肤,又将芯片放到里面。这种芯片只有放在人类体内才能躲过扫描。

  “靠!我这边还控制人呢,不然怎么跟你交流!”孙翔的声音越发急促了起来,“来人了,我先撤了!”

  唐昊带上匕首,用手臂敲碎了自己家里的玻璃窗。窗外有狭窄的落脚处,唐昊踩上去后毫不犹豫地向地面撤去。匕首是三年前林敬言送给他的礼物,唐昊觉得那些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中,林敬言的赠予就快占据了一半。

  不少机器人即将到达唐昊家楼下,唐昊到地后一个侧身就躲到阴影里,然后向目的地奔跑过去。唐昊的体能数一数二,但如果不是怕被轻易发现行踪他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最古老的方式前行。

  不断有机器人发出声响,机械的声音统一地说着一句话:“原呼啸首席执行官唐昊确认叛逃。”

  唐昊忍着爆了机器人的冲动一边小心翼翼地往目的地移动。他的方向感不是那么优秀,但托林敬言的福,他对“老街区”还是颇为熟悉的。

  “老街区”是中心与外围地交界处,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有消息灵通的小贩,也有叛逃的犯人,但更多的是准备跑出“墙”的赌徒。

  这个晚上,除了机器人在街区移动的声音外,唐昊没有听见一个人的声音。他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身体神经却越发敏感——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到令人感觉处处都是危机。

  唐昊转一个弯就到了十四号巷,一个战斗型机器人站在巷子中央,看到唐昊进入它视线之后开启了战斗模式。它举起自己的右臂,右臂逐渐变成了机枪。唐昊看着机器人手臂的光越来越甚,自己皱眉从正中央方位向机器人跑去。

  孙翔告诉他的东西放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只要绕过这个机器人就能得到。

  机器人的蓄力提醒唐昊他无法在激光发射之前到达那个角落,唐昊心下算出了时间和距离,又加快了几步跑到机器人面前。机器人随着唐昊的路线而转换右臂的方向。

  这种机器人有一个最大的弱点是移动缓慢,但战斗力却是数一数二。唐昊以前很少接触到机械方面的东西,多数时候是运用抗辐射机器人和他一起去外面。但他的直觉却不是别人所能替代的——那是在生死判断之间锻炼出来的。

  机器人右臂的光越发耀眼,唐昊知道第一发攻击要来了。机器人在发射前三秒会有一个僵直时间,唐昊唯一能躲过这次攻击的只有那三秒机会。

  唐昊的行为是危险的,但他的判断却是准确的。他把握住攻击发射前三秒,转换了身子靠墙贴身继续向前。那道攻击的光束离唐昊不到几十厘米的距离擦着而过,虽然避开了主要,但攻击发射的余威却依旧差点伤到他。

  唐昊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快要移位,他连咳了几声,以目前最快的速度跑到那个角落里,打开了那原本装垃圾用的箱子。箱子里面装有一把激光枪和小型耳麦,唐昊感受到攻击机器人移动了笨重的身躯准备第二发攻击,他没有犹豫拿起激光枪向正在蓄力的机器人的攻击口射去。激光与正在蓄力的武器发生碰撞,毫不意外地得出了毁灭性的结论。唐昊丢掉了激光枪,拿着小型耳麦就整个人蜷缩到角落里,堪堪躲过了机器人爆炸的余波。

  他在浑浊的空气中勉强呼吸了几口,才把耳麦戴上。

  “辛苦了。”耳麦接触到他耳朵瞬间那边便已知晓,跟唐昊对话的声音异常温和,这让唐昊在那瞬间反应不过来。

  “你现在会看到你面前的墙,不要相信眼睛所看到的,继续往前走,你会看到一个地道入口,那是连接中央主机的通道。”

  唐昊张了张口,按压住心里的异样波动,声音沙哑地说:“林敬言。”

  那边停顿了下,才说:“是我。”

  唐昊曾经想过他再次见到林敬言大概会在“墙”外,或者通过方锐能和林敬言说上几句话,他本以为自己能说上几句难得肉麻的句子,可当听到林敬言声音的瞬间,他的大脑却只剩下一片空白。

  “等下再跟你解释,你要先把芯片放到中央终端上,这个病毒只能维持一分钟,你做完这个之后直接往外跑不要等结果。我到时候会指挥你离开。”林敬言冷静地说道,他很想和唐昊说些属于他们的话,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去完成。

  唐昊听了没说话,却是按照林敬言的指示穿过了用来伪装的墙。

  5.

  穿过那面墙的时候唐昊感觉自己身体从里到外被扫描一遍,他对这种一切都被看透的感觉甚是厌恶。他穿过那瞬间,耳麦那头就主动和他切断联系。

  唐昊走在漆黑的道路上,过了一分钟后才有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但那不是林敬言。

  “这里是五十年前留下的密道,上面的人以为这里彻底损坏了,我花了十年的时间修复了这里。这条路往前走会连接到中央控制室的外围。”那边说话的声音懒洋洋地,嘴里好像叼着什么东西跟唐昊说话,“等下老林会把地图和机器人巡逻表发给你。”

  “你是谁?”

  但那边没有回复,那人好像跟唐昊说完这话之后就走了,过了几秒后继续跟唐昊说话的人变成了林敬言。

  “我现在发数据传送给你。”

  唐昊沉默了一下,联想了方锐今天跟他提到的人,边等待接收数据的时候边问林敬言:“刚刚那个人是叶秋?”

  “是他。”

  “十年前的围剿行动是怎么回事?你这几年去哪里了?还有……”唐昊第一次不像自己一口气问出了几个问题。但他又想当年自己见到林敬言想打赢他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

  “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但现在显然时机不对。”林敬言用语言安抚着唐昊,“数据都传过去了,这一年来中央控制室的变化很多,当局似乎在打算清洗一批人。”

  唐昊冷静地把林敬言传给他的数据打开,一言不发地看着里面的信息。他上学时专门学习过对重要信息的提取和记忆,现在他仔细地看了一遍下来,林敬言重点标注的地方都被他记到脑海里。

  “有几个出口你重点记一下,我也不能保证到时候百分百能避开守卫军。”林敬言提醒,又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后悔做出这个决定吗?”

  听到林敬言这个问题的唐昊身体突然僵直,但随即他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老男人你以为你是谁啊?”唐昊的语气一如当年说要挑战林敬言那样,有些狂傲却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

  林敬言在那边低低地笑出声来,声音落到唐昊的耳朵里让他安心。林敬言突然意识到唐昊在他离开这几年羽翼彻底丰满,他又想起他们第一次上床结束后,唐昊憋了半天才在林敬言耳边憋出了一句不算情话的情话。

  “我会在出口处等着你。路上如果不是必要我应该不会跟你说太多话免得被发现。”

  “把芯片放到中央终端上,然后马上逃离。”唐昊重复了一遍任务内容。他现在站定在最后一扇门前,他知道只要他踏过那扇门他就彻底变成了通缉犯。

  林敬言隔着耳麦问他,声音在那一瞬间有些失真:“走过去就无路可退了。”

  唐昊装酷地说:“爱上你那一刻便无路可退了。”

  6.

  算好时间,唐昊将匕首贴身放着。刚刚扫描检查时唐昊所带任何东西都没有被发现是因为缠绕在他手上的黑线阻挡住了,这个他刚刚在林敬言传来的资料里看到。

  这扇门接通的是三十一号通道,唐昊看见周围的灯具全部换新。他上次来中央控制室还是三年前,是林敬言带着他来的,那次是为了举荐唐昊。

  他们的信息输入到中央终端里,最后变成数据。过来之前唐昊提议顺便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改为伴侣,只是林敬言没答应。拒绝他时林敬言也没看他,双眼放在了自己动手擦拭着的物件上——他的家政机器人出了故障返厂修理了。

  结束举荐之后,林敬言好好地带着唐昊在整个中央控制中心转了转。林敬言的权限高得让唐昊意外,基本除了特殊几个监管地带,林敬言都能随意穿梭。他带着唐昊在这里随意转悠,经过休息区时顺带吃了午餐——这里的味道能比外面卖的好上那么点,更像是食物的味道——之后又跟唐昊讲述了这里的定期变化。

  唐昊记得自己大概是生气不想理林敬言的,原因无外乎他的拒绝以及没有解释。他已经不是那个只知道教科书上的少年了,但林敬言似乎总把他当做小孩子一样,说话总是会保留那么一点。唐昊心里自知他其实对多数人都是这样,但奈何总有那么一口气堵在胸口——证明着他爱那个人,证明着他还活着。

  这个时代不需要过多的感情,书本上对爱情的描述停留在几个世纪前,生育是人类发展的必然产物而不再是爱情的结晶。多数人选择伴侣更多是为了需要搭档的双人任务罢了。而当文字描述的症状出现在唐昊身体上时,医用机器人却只开了药,而林敬言则告诉他那是为人的必要情感。

  他们之间差了好几年,唐昊几乎是被林敬言看着成长起来的,但他却错过了林敬言整个少年期。所谓爱情,来临之后才会觉得彼此之间是那么得遥远。每次亲吻拥抱有肌肤相亲时,明明人就在那里,却总会有点缥缈的距离隔在他们之中——那似是恐惧。

  那次离开中央控制区之后,唐昊难得问了林敬言为什么会答应他,那是他刻意躲避多年的问题,却在那天轻而易举地从口中说出来,平淡得就像在写任务总结。

  林敬言说了什么?唐昊想起他说了很多无谓的话语,对着这个问题避重就轻的回答,那些东西似乎快要点燃唐昊的怒火,唐昊甚至觉得他们随时可能大吵一架。但所有的怒火却在最后被一盆水浇灭,只剩下丝丝缕缕的烟飘荡在唐昊的心里。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人露出了懦弱的表情,第一次听到他说:“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害怕啊。”

  唐昊顺着记忆的线想起了那些碎片的话语,还有说那些话的人。他贴着墙壁前行,一边估摸着快被发现了一边又想起林敬言当时告诉他的那些东西。

  原来这个人从那个时候就做好不辞而别的打算了,明明也在害怕这份感情是否会有流失,却又坚定地相信唐昊一定会随他愿地做到这个地步。

  事成之后,唐昊一定要逼着林敬言把这些年不跟他讲清楚的话说出来,温柔也好暴力也好,就餐时的体贴也好床上的翻云覆雨也好,他好想亲自听他说出那一切。

  一只脚踏入中央终端的可感知区域,警报声在那一瞬间响起,而唐昊只听到林敬言对他说的:“我在A51出口等你。”

评论(4)
热度(17)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