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青蓉】Merry Christmas

*应景地写个小甜饼,但写得太ooc了对不起各位看官,有那里觉得不对他们的性格请务必告知我qaqqqqq
*非常想为青蓉tag添砖加瓦但我还需要磨练
*日常ooc预警,无意义流水账


  诸葛青找到傅蓉的时候,对方正在打折促销的大卖场里跟人讲价。诸葛青没有过去打扰她,就找了一个能看见她的位置待着,然后让暖气抚慰被寒风伤害的身体。

  北方的空气更冷了,只在夏天来旅过游的诸葛青下了飞机整个人都是在寒风中发抖的状态。傅蓉早来了一天,在一些著名的景点逛了逛,知道诸葛青到了也不去接就给他发了一个地址让他自己过来。

  他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谈恋爱后这是他们分隔最久的时间。前段时间傅蓉说想来西安逛逛,诸葛青便把圣诞到元旦这个时间段划为陪女朋友的专用时间。

  傅蓉那边笑嘻嘻地谈妥付了款,连袋子都没要就直接抱着刚买下的羽绒服跑到诸葛青面前。傅蓉穿得很暖和,再加上商场里的暖气让她的脸看起来非常红润。

  “给你买的,五折上我还砍了五十。”傅蓉坏笑地将衣服递给诸葛青,然后催促他快点穿上。

  诸葛青将那件不知是多少年以前流行过的老款羽绒服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心里也知这存粹是傅蓉一时兴起的恶趣味,因此便认命地穿上。

  见诸葛青穿好后,傅蓉捂嘴把头别到一边偷笑。过了几秒她自觉不会在脸上露出马脚,才说话,只是语气里的调笑意味太过明显:“很合适,非常合适你,看起来就像是退休的老人家。”

  诸葛青靠到傅蓉旁边,笑着说:“那你和我一起慢慢变老。”

  这话落到傅蓉耳根子里她马上推开了诸葛青往外走,诸葛青在后面笑出声马上跟上她。

  

  外面的空气吸入口腔里是那么的冰冷刺骨,但整条购物街都是圣诞的氛围。一棵大圣诞树被摆放在显眼的地方,上面挂满了铃铛和礼盒,树下也堆满了小礼品。附近的店铺做着促销活动放着圣诞歌曲,入眼便能见到不少年轻的情侣一起逛街。

  诸葛青和傅蓉以前谈过的男朋友看起来明明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绝对不是在说见到他第一眼觉得这个人看起来渣——但偏偏又那么不一样。

  诸葛青两步追上了先走到外面的傅蓉,穿在身上的衣服虽然看起来老土但奈何穿的人颜值太高,不协调感并不重,衣服抗住了外面的寒气。诸葛青又多走了几步和傅蓉并肩行走。

  暴露在空气里的手逐渐变凉,傅蓉兴奋地指着前方穿着驯鹿玩偶装的人,前面不知哪个店正在搞活动,吸引了不少人围在那里,驯鹿在那里蹦蹦跳跳的非常显眼。

  诸葛青对着自己的手哈了一口气,然后拉过傅蓉指过去的那支手握住,不等她说什么就把手塞到了衣服口袋里。

  “我们过去看看吧。”诸葛青顺着傅蓉的想法说道。

  音响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嘈杂声里,傅蓉踮起脚尖也没能看清里面到底在搞什么活动。她挣开了诸葛青握住她的手往上蹦了蹦但依旧看不见。

  失去温软的温度倒令诸葛青分了下神,但看傅蓉兴奋的表情显然没注意到她可能在无意间伤害了一个国手的心。

  “完全看不到嘛。”最后,傅蓉放弃地说道。

  天空却在这个时候飘了雪花,起先是几片零散的白色花瓣,而后逐渐变大,地面上肉眼可见地覆盖了薄薄的一层。

  周围的人群稍微散了点,但本地人显然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该做什么就迎着雪花继续做。

  偶尔傅蓉能听见周围的人说:“今年的第一场雪下在了圣诞倒是很应景。”

  傅蓉对着诸葛青眨眨眼,眉眼弯弯都是笑意。

  诸葛青抬手借住了飘落下来的雪花,嘴角是笑着的。

  “你不会没看过雪吧?”傅蓉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个眯眯眼到底能不能看得见。

  “以前冬天想去北方被全家族的人劝阻了。”诸葛青抓住傅蓉在他面前晃动的手,拉到嘴边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一阵电流混着寒冷的空气直接窜到了傅蓉心上。虽然她渴望美好的爱情,但也是不习惯在公共场合做过分亲密的动作。

  “大庭广众之下……”傅蓉嘟囔了句,却没有抽回手。

  “圣诞快乐。”诸葛青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手链给傅蓉带上,“很适合你。”

  “啧啧,你藏在哪里了我居然没看清你从哪里拿出来的?”

  诸葛青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找了一个假的女朋友,但他偏偏又很喜欢偶尔思维跑偏的傅蓉。

  所以他没有回答,倒是很不要脸地凑过去索要了一个亲吻。

  唇齿相碰驱散了冬天里应有的温度,属于情侣的热度逐渐在空间里被点燃,连带着那些所谓的爱情一起融入到血肉之中。

  

  “你说元旦能不能看到烟花?”傅蓉避重就轻地问了一句。

  “你想看的话我可以承包烟花厂专门给你放。”

  这么霸道总裁肯定不是我男朋友。傅蓉在心里做下了判断。

评论(8)
热度(6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