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林敬言中心】慢行

01.

 

林敬言退役后在霸图多待了一段时间才收拾东西回N市,这个决定不令人意外。进入夏休期的霸图并没有哪位职业选手先行回家,他们都在等林敬言,每个人都想送送这位转会来霸图并在此退役的老将。

 

临走之前收拾行李,张佳乐给他塞了不少当地特产,还特别豪爽地说等他有空回K市了寄一箱吃的过去。林敬言也没有拦着他。他们同期出道,又做过很多类似的艰难决定,很多话不用说彼此就都意会了。

 

林敬言买的是最早的航班,临走前的晚上,张佳乐拉着所有人跑出去吃宵夜,说是最后的饯别饭。

 

大家吃得尽兴,晚上回去直接走了俱乐部正门。

 

霸图的队徽悬挂在正门口,规矩中带了点严肃,有点像这个战队,路灯和月光照在上面还闪闪发光。

 

张佳乐走在最前面,和白言飞他们几个人闲聊,林敬言和韩文清张新杰并排走在最后,聊的东西也多是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谈及未来。

 

走近门口,张佳乐突然转过身来对着后面大喊:“老韩,我们是不是没拍过集体照?不如趁着现在来一张吧!”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轻声说道:“现在光线不好,拍出来效果不会太好。”但这话只有走在他旁边的林敬言听到了,林敬言笑了下却没说什么。

 

倒是韩文清回了句:“好!”

 

得到韩文清同意之后,张佳乐带头跑到俱乐部门前,不过跑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身对林敬言喊道:“老林快过来,让别人看看你每天锻炼的效果!”

 

林敬言应了一声,跟旁边的两个人说了句话就跑了过去。

 

张新杰走在最后,无声地笑笑。路过门卫处的时候,他过去和值班的人说了一声,请人把俱乐部大堂和外面的灯打开。值班的人听了张新杰的话乐呵着答应了,随后就打开了外面的灯。

 

先走到门口的张佳乐站好,然后挥手让大家快点过来,林敬言站在他旁边,其他年轻人站在外围,中间留了两个位置给韩文清和张新杰。

 

半夜拍集体照的感觉真奇妙。林敬言在心里想。以往呼啸拍照总是会挑天气晴朗的日子,一群人嘻嘻哈哈拥簇在一起,但现在不一样,天气晴朗只是满天星辰。虽然还没拍,但他觉得这会是他来霸图,成为霸图战队一员而奋战的一个私人证明。这很好,他很喜欢。

 

“老韩记得笑一下!”张佳乐在后面说道,张新杰站在前面抿嘴笑着,其他人倒也大胆附和张佳乐,叫着“队长笑一下”。

 

韩文清扭头看着张佳乐,张佳乐被看得有些怂,打着“哈哈”的态度说:“没事,没事,老韩随意!”

 

“乐哥不要怂啊!”周围的人起哄。

 

林敬言站在张佳乐旁边装作推眼镜,将所有的笑意压下去,张佳乐侧目,看到了快被憋坏的林敬言。

 

“老林不厚道啊,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不帮我一下!”

 

林敬言正色,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也认识队长很久了。”语气陈恳,态度严肃。

 

周围的人又忍不住笑作一团。

 

张佳乐还想说点什么,就听到张新杰装模作样咳了一声,及时打断可能满嘴跑火车的张佳乐。“大家先拍照吧,等下再聊。”

 

值班的人拿着张佳乐的手机——他的手机像素最高——对着大家说:“三二一——”

 

 

 

02.

 

隔天天还没亮林敬言就爬了起来,同个宿舍的张佳乐看起来睡得还很死。林敬言轻手轻脚地去洗漱,将声音尽量压低,但他洗漱出来还是看到张佳乐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

 

“抱歉,吵醒你了?”林敬言看人也起来了也就顺手把灯打开了。

 

“没有没有,我自己逼着自己起来的。”张佳乐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强逼着自己下床。

 

“你可以再睡一下,反正现在还早。”林敬言笑着说,他知道张佳乐平时总是踩着点起来踩着点进训练室,今天这么早倒是难为他了。

 

“别别别,新杰知道了会念叨我的。”张佳乐进了洗手间,用凉水洗了把脸,感觉整个人清醒了很多,回复林敬言的声音也更有力气了。

 

林敬言在外面笑着,然后把最后的一些东西塞到包里。他的东西不多,刚到霸图时就带了一个包,里面是换洗的衣物,后来回N市过年时又带了一些常用的东西,但这样加加减减整理下来需要带走的东西依旧不多。

 

张佳乐洗漱出来之后林敬言收拾得差不多了,两个人前后出了宿舍门,正好看到刚出来的韩文清和张新杰。

 

“奇英他们已经到大厅了。”张新杰对林敬言说。

 

他们离开宿舍下了楼,正好看到白言飞和秦牧云在那里说话,宋奇英低头看着手机,就连战队经理也过来了,除此之外还有食堂掌勺的大妈。

 

 “小林啊,听说你是早上六点多的班机,我估计这么早你也吃不下,所以做了点东西你可以带到飞机上吃。”

 

林敬言有些颤抖地接过来,然后认真地道了谢。

 

他突然觉得很感动。他来霸图不到两年的时间,但每个人对他都很不错。他年轻时想他退役的情况大概就是真的打不动了,找到唐三打合适的继承人之后就在阳光中和大家挥手离开呼啸;但他从来没想过他会来到霸图,换了一个视角换了一个心态和他们一起做出改变,跟着他们一起为了冠军而奋斗,直到离开他所挂念的赛场。

 

张新杰看出他的情绪变动,说道:“不说点什么吗?”

 

林敬言点点头,他将目光放到霸图的队员上,用尽全身的气力说:“好好打,未来是你们的!”

 

韩文清在一旁点头,然后对林敬言说:“准备走吧。”

 

林敬言拉着行李箱对大家挥挥手。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想再谈一谈每个人的优缺点,想再说一说感谢的话语,可是他又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无法代表他此刻的心绪,所有的情绪就化为最简单的话语。

 

韩文清开车送林敬言去机场,张佳乐和张新杰也顺道跟着送送。

 

早上的机场颇为安静,人也不多,他们一路送林敬言到安检口才停下脚步。林敬言觉得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盛大的送别了,毕竟以前离开都只是自己一人去个新地方。

 

张新杰带着笑意:“一路平安。”

 

张佳乐过去拥抱:“一往无前。”

 

韩文清伸出拳头:“一如既往。”

 

林敬言点点头,伸出拳头和韩文清碰了一下:“一如既往!”

 

 

 

03.

 

林敬言的家在离呼啸俱乐部不远的一个小区里,里面多是孩童和老人,偶有年轻人也是形色匆忙。他的年龄在电竞选手中算是大龄,但放在普通人中他的年龄又正好处于事业上升期。家附近的人总是形色匆忙,只有他经常在外面闲逛。

 

退役之后林敬言保持了每天晨跑一小时的习惯。以前在呼啸的时候他倒没有这种习惯,当时作为队长特别忙碌又仗着自己年轻便也没有考虑锻炼这件事,后来去了霸图,早上起早了会看见韩文清在下面晨跑,偶尔也会看见张新杰。

 

他专门抽了一周的时间去观察:韩文清每周都会跑一段时间,张新杰一般周一周三和周五定时跑半个小时,遇到天气不好则会转为室内运动。后来张新杰邀请他和张佳乐,张佳乐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倒是林敬言跟着跑了下来。

 

林敬言回N市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每天晨练之后都会跑到小区外围的早点铺子买上一些吃的,他性格好,老板娘和他也熟络得快。

 

“小林早啊,刚锻炼完吗?”

 

“早上好,刚刚跑完。”

 

“和往常一样?”

 

“嗯,麻烦了。”林敬言点点头,习惯性想推一下眼镜,才想起跑步时他会把他的平光眼镜放在家里。

 

林敬言来的这个时间点正好和上班高峰错开了,老板娘将早餐递到林敬言手里时无意地随口问了句:“有女朋友吗?”

 

老板娘看着林敬言的身体僵了一下,又说道,“大概有不少小姑娘喜欢你吧?”

 

林敬言摇头,他倒是真的没考虑过这件事。

 

老板娘显然有点惊讶:“需要我介绍吗?我知道……”

 

林敬言一听这是要相亲的节奏——他倒不是说全然不在意,但起码还要等一段时间,他对于感情这件事的看法是顺其自然的——便想着找这个理由离开,正巧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林敬言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也没看是谁就接了。

 

“嘿老林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对面传来张佳乐的声音,即使隔着手机,林敬言也能听出对方有些激动。

 

“什么好消息?”林敬言一边结账一边问道。

 

“荣耀要举行世界联赛了!”张佳乐兴奋地说,“我现在在机场准备去B市。”

 

“恭喜!”林敬言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激动。虽然对方没有说都有哪些职业选手被选入国家队,但他现在去B市就说明张佳乐肯定是其中一员。

 

“这是内部消息,官方消息还要过几天才会公布!老林你可别先告诉别人了!”张佳乐在那边说着,背景音有些嘈杂。

 

“你在Q市还是K市?”林敬言随口问了一句。

 

“K市,我回了趟家取点东西,新杰他下午的飞机,估计我会比他先到B市。”张佳乐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不过老韩拒绝了邀请。”

 

林敬言心下了然,毕竟在霸图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韩文清的改变都是有目共睹的。林敬言想韩文清拒绝了比赛也是想把剩余不多的精力全放在霸图上,这倒是韩文清的风格。

 

“对了老林,”张佳乐转了一个话题,“我给你寄了堆吃的,这边一家老字号的鲜花饼,我早上去发的,快的话估计你今天就能收到。”

 

“成,谢谢了。”

 

“咱俩谁跟谁啊,我要登机了先挂了。”

 

“好,到B市了发个消息给我。”

 

两个人又胡扯了一点东西就结束了这通短暂的通话。林敬言和老板娘挥手示意,向自己家里走去。

 

他和张佳乐认识很久了,他们同是二期生,是见证联盟发展的人。不说张佳乐对林敬言的研究有多深,单是当年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繁花血景就让林敬言伤透了脑筋,现在二期的人都退役得差不多了,还奋战一线的也就剩张佳乐了。

 

 

 

04.

 

林敬言当天下午就收到了张佳乐寄的东西,满满一箱子。他顺手拍照发了微博@了张佳乐,然后便专心地把箱子里的东西移到桌子上。

 

张佳乐买的特产用心地包好,林敬言打开的时候里面几乎没有碎渣,除此之外对方还寄了不少其他的小东西,还有就是带了相框的一张照片,是林敬言离开霸图前一晚的合照。

 

因为是夜晚拍的,照片的效果谈不上特别好,但张佳乐还是细心地放到相框里,相框的周边还夹了一张小纸条,林敬言拿下来,是张新杰的笔迹。

 

照片背后有惊喜。

 

林敬言看着虽然连笔但依旧写得一丝不苟的字迹笑了出来,他将纸条放到一旁,然后打开了相框。

 

照片背后是大家的签名。韩文清的字最霸气,张佳乐的字体有些圆,张新杰的一丝不苟,白言飞签的有些放飞自我,秦牧云的连笔写得很好看,宋奇英的字中规中矩,除此之外还留有一个空白的地方。

 

林敬言知道那是留给他的位置。他找了只笔,将“林敬言”三个字签了上去,他的字看起来很温和,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完了他才再次打开手机。微博上一堆职业选手在下面说也要张佳乐寄吃的,还有一群人说要来N市让老林请客,林敬言快速简单地看了一遍也没有在意。除了认识的职业选手的调侃打趣外,还有粉丝在那里说“要给林大大寄地方特产”。

 

QQ这边收到了好几条方锐发的消息。林敬言扫过去,大意就是说H市的东西好吃但在N市待了很久特别想念N市的食物,问他什么时候请客吃饭。

 

林敬言笑,随便回了句“想吃就来N市啊,呼啸斜对门那家店的老板还问你怎么这么久不来了”。

 

林敬言刚回复,准备弄点吃的当晚饭,方锐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老林老林,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方锐那边发出了“嘿嘿”的笑声,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猥琐,但林敬言知道他现在很兴奋。

 

林敬言一听就乐了,随口问了一句:“入选国家队了?”

 

“老林你怎么知道的?”

 

“早上张佳乐打电话告诉我了,”按照林敬言对方锐的了解,他入选国家队也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你转型成功,邀请你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是当然!”

 

“我现在特别想吃……”方锐在电话那头报菜名,不等林敬言答应就接着说,“我下赛季去N市打比赛你记得请我吃。”

 

“不用等下赛季,你成了世界冠军回来我请你去吃。”林敬言笑着说。

 

“那不成你还不请了么?”方锐笑嘻嘻地说。

 

林敬言沉默了一下,问道:“你对自己没信心吗?”

 

方锐显然没有想到林敬言会问他这句话,他停顿了下,语气异常认真地说:“等我拿个世界冠军回来!”

 

“好!”

 

方锐听到林敬言的应答后,笑了笑突然将声音压低,说:“据小道消息,唐昊也入选了。”

 

“什么小道消息,永彬和你说的吧?”林敬言一听,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咳咳,”方锐那边装模作样咳了几声,“毕竟不是官方消息,不可靠不可靠,只能算小道消息。”

 

“那好我这个普通人就等官方消息发布好了。”

 

“啧啧,退役生活怎么样?”方锐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就转移了话题。

 

“挺好的,每天出去跑跑步,闲在家里就看看书打打荣耀。最近的话我打算养只猫作伴。”

 

“林敬言,”方锐那边正色道,“你这不是退役是退休吧?提前步入老年生活。”

 

林敬言只是微笑并不组织语言反驳。

 

 

 

05.

 

林敬言退役的生活过得悠闲自在,他并不后悔成为职业选手,也不惋惜他的职业生涯。于他而言,有些路走过就好,有些事认真做过就好,冠军只有一个,更多的人还是在拼搏奋斗的路上。

 

早年的林敬言也曾意气风发过,他人虽好但年少时也带着棱角,有时候做事也靠一口气,但他又能清楚地认知自己的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发清晰地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天资稍微出众的平凡人,他不可能像叶修那样退役一年半后组着新战队又杀回联盟还拿个冠军,也无法像韩文清那样坚持十年不放弃,他只是个普通人。所有的苦涩与不甘反而随着他宣布退役之后溶化在水里最后流入了大海。

 

临近傍晚,林敬言带上钱包和手机就出去了。如他对方锐所说的那样,他现在打算养只猫陪他。他喜欢猫,还没认识方锐的时候就想养,当时想养在战队里但又怕没什么时间便一直将这个想法搁置了,如今有空了,自是忍不住想养一只。

 

小区里晚上的人不少,林敬言想了想还是带了帽子出门。他虽然已经退役,但粉丝对他的关注度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冷却下来。

 

林敬言戴着帽子在外面溜达着,傍晚的霞光映在白云上带着不一样的韵味。他停下来拍了拍照,手机将景色停留在最美的那一刻,他对自己的拍照技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放下了的时候发现离呼啸挺近。

 

他打算去的宠物店在呼啸不远处,刚刚出门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现在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呼啸俱乐部的看门大爷倒是眼尖看到了不远处的林敬言,他开口招呼了一声,林敬言也微笑回了一声。

 

呼啸俱乐部正门往前走一百米,第一个路口左转然后一直走到最里面就是林敬言想去的宠物店。宠物店开了十多年了,算算日子比呼啸存在的时间都久,林敬言以前动养猫的心思时还去问过。

 

林敬言想着先去吃点东西,转过街角就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林敬言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叫了对方。

 

“唐队。”

 

现在正是饭点,附近的人也谈不上少,夏休开始呼啸的食堂就差不多停了,林敬言在呼啸待了这么多年这点事情还是了解的,现在唐昊出来估计也是买吃的。他看着唐昊手里拎着的袋子便想起那家店不做外卖,需要的话就自己过来吃,就算是不远处的呼啸战队的队员也没有特权。

 

唐昊显然很意外,他本是低着头走路,现在听到有人叫他便抬头看看有没有更多的粉丝留意到他。结果他抬头就看到了穿着休闲服的林敬言。

 

“林敬言!”唐昊忍不住叫了对方一声,但随后又觉得这个时间叫这么大声不太合适,便低头不再看他。

 

林敬言倒是乐了,看着不是很想理他但还是站在那里等他下一句话的唐昊觉得很有趣。

 

“是我,唐队夏休期不回家吗?”林敬言笑眯眯地问了一句,同时还留意附近有没有人发现了他们两个。

 

唐昊显然还有些别扭,有点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最后还是言简意赅地说:“加练。”

 

“什么时候去B市?”林敬言又问道。

 

“明天上午的飞机。”唐昊顺口回答了一句,然后才意识到林敬言问了什么问题,“你怎么知道我要去B市?”

 

林敬言只是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唐昊在那里想了下,马上就意识到是认识的人告诉林敬言。

 

“好好打,唐三打会在你的手里大放光彩的!”

 

唐昊扭头不想看林敬言,但最后还是带着骄傲的口吻说:“当然!”

 

 

 

06.

 

林敬言和宠物店的店员商量好过几天再来,出去后在以往喜欢的店买了些吃的就回去了。

 

天色渐晚,林敬言回到小区门口时天彻底黑了,道路两旁的路灯也不知什么时候亮了。林敬言离开这的时间其实也不长,但夜里的小区模样他却也无法觉得熟悉,若不是道路还是原来的道路,他可能都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林大大?”

 

林敬言独自往前走着,对于别人认不出自己还是有几分信心,结果他就听到了别人叫住了他。礼貌如林敬言只好停下来说了一声“是我”。

 

叫住他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穿着汗衫,似乎刚跑完步。林敬言借着路灯看清了他穿的衣服,上面有霸图的标志,这让他有些意外。

 

年轻人倒是不拘束,说:“没想到林大大和我住在一个小区。”

 

“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林敬言笑着说。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敬言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穿的衣服,确认是霸图训练营的装束。

 

“你去过霸图训练营?”林敬言问,他虽然去训练营的次数不多,但也跟着张新杰去看过几次打过几次指导赛。

 

年轻人点点头:“去年和家里闹矛盾不想读书,就休学一年去了Q市,说如果能成为职业选手的话就不读书了,不过最后也没成,在那里待了一年就回家了,今年刚高考完。”

 

林敬言也不意外这个解释,毕竟能成为职业选手的终究还是少数人,更多的人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走一遭然后再回去,这些人有的回到了校园有的就此步入社会。

 

“什么职业?”

 

“流氓。”年轻人一笑,看向林敬言的眼睛里多了很多尊敬。

 

林敬言感到有些意外,倒不是说霸图训练营里没有流氓——毕竟霸图为他专门打造了冷暗雷——不过他没想过眼前的年轻人会选择在霸图训练营待上一年。

 

“喜欢霸图,”年轻人挠挠头,自顾自地解释了起来,“我性格算不上特别刚强,玩荣耀之后看职业比赛喜欢韩队那种硬汉风格,继而喜欢霸图整体的战斗风格。不过最喜欢的职业选手还是您!”

 

林敬言知道很多粉丝最喜欢的选手和战队不一定是一家的,对他说的话也并不意外,只不过他最后的话倒是令林敬言有些措手不及。

 

“谢谢。”林敬言说。

 

“说实在的,冲动跑出去的一年反而给我上了一课,”年轻人对林敬言的道谢突然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便开口继续说道,“以前不知天高地厚总觉得自己能成大事,后来真赌气跑出去了才觉得生活不易,最后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希望就重回学校好好学习了。”

 

林敬言听他的话反倒想起他刚出道的日子。他的父母还算开明,知道林敬言合适电竞,所以当年彻夜长谈一次之后便也没再阻拦过林敬言。成为呼啸的一员之后,他也曾满怀战意觉得总有一天能打败一叶之秋打败嘉世拿到冠军。不过现实倒是给他上了一课,用无数次的失败磨掉了棱角,带来了不甘。

 

“重回学校也好,电竞这条路不好走。”

 

年轻人听了林敬言的话倒是笑了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说:“可能我更适合读书吧,高考自我感觉考得还不错。”

 

林敬言又和他聊了几句,自从离开呼啸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和粉丝聊天,以往总是忙碌,现在闲下来才惊觉自己真的过了匆忙的几年。

 

临分别时,年轻人不好意思地问能不能要个拥抱,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刚跑完步,衣服上都是汗渍。林敬言倒是没有嫌弃,给了他实打实的一个拥抱。

 

“虽然林大大退役了,但你一直都是我们粉丝心里的第一流氓。”

 

林敬言说:“谢谢你们。”

 

 

 

07.

 

日子倒是如流水一天一天地过。

 

荣耀联盟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国家队队员的名单,当时林敬言正好抱着笔记本在客厅里打副本,听到临时组队的人在谈论这件事,他也就开了电视看直播。

 

叶修作为领队正好在发言,林敬言听他的语气倒是严肃,但镜头给他的时候林敬言发现这个人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估计他的发言应该是主席强迫的。叶修讲话的时候镜头扫过所有国家队队员,林敬言都不陌生,都是他曾经研究过很久的对手或队员。

 

他一边打副本和组队的人聊天,一边听着官方的内容。他的水平倒不至于被副本里的BOSS打死,一心二用也没有任何问题。打通整个副本后,新闻发布会也接近尾声,他和队里的人说了一声就下线了,等下他要去将他的猫接回家来。

 

这几天在家,林敬言学了不少养猫的知识,还买了不少宠物可能需要的东西回来。

 

才走出家不久,林敬言就收到方锐发来的短信。

 

“老林你来不来苏黎世看我们打比赛!”

 

林敬言想起之前方锐调侃他的话,回了一条:“毕竟是退休的老年人了,腿脚不方便不适合出远门。”

 

“靠你还记得这个!”

 

“老年人的记忆力偶尔还是很不错的。”

 

“……”

 

林敬言看着对方沉默不再发短信过来,倒也乐呵着准备将手机收回去,结果张佳乐的短信就进来了。

 

“新杰真不愧是战术大师啊,这几天和三个心脏一直在琢磨战术。过段时间集训完了你和老韩过来送机不?”

 

林敬言想了想,回了句“好啊”。紧接着他又再一次收到方锐的短信,强烈谴责他这种不厚道忘了前队友爱的行为。林敬言扫了眼就知道这两个人估计打什么赌,赌他的回复。他也没有再回方锐的短信,倒是给韩文清发了一条。

 

“老韩你到时候去B市送行么?”

 

林敬言知道韩文清这个点一般都在训练,估计对方不会太快回复,但韩文清的消息马上就回到他的手机上了。

 

“B市见。”一如既往地简单明了。

 

 

 

08.

 

林敬言将猫咪带回家之后就窝在沙发上不动弹。猫咪幼崽倒也不怕他,就是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睡觉,偶尔醒了就舔舔他的手指。林敬言空出来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抚摸怀里的猫,他的思绪有些放空。

 

他想起他刚退役的时候电竞之家找他做了一次专访,那个记者问了不少他之后的打算,问了他很多对过去未来的看法,还在最后问他是否后悔走上电竞这条路。

 

林敬言记得当时听到这些问题他都很平静,回答也很配合,他们想知道的他能说的都说了出来,唯有最后这个问题他的心情起伏了一下。

 

他说:“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当然有后悔的时候,毕竟这是人生的常态。我会后悔战术上拟定的错误、会后悔自己没有早些发现敌情,但我不会后悔接触了荣耀并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我甚至觉得,这可能是我目前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或许最后我没能和大家拿下冠军,但走过的这九年职业生涯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珍贵的、无法替代的东西。”

 

林敬言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别人的天赋却又带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运气让他留到了现在。过去所有遇见的人、经历的事最后都交融在一起影响着名为“林敬言”的人,这个过程中有苦涩也有欢喜,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他的过去,并影响着他的未来。

 

林敬言想,总有一天他会彻底地被人遗忘,被人想不起来,别人在说第一流氓的时候也不会再提起他。他没有带领呼啸拿到冠军,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孤注一掷而在职业生涯末年成功,但他依旧感激呼啸、感激霸图,前者将他带到了这个赛场上,后者赋予他一个自由而广阔的天地。呼啸教给他责任,而霸图则让他活得更自我。林敬言知道的,哪怕有一天他老去,哪怕有一天荣耀停服,他都会记得他所经历过的,那是他人生中烨烨生辉的组成。

 


评论(26)
热度(19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