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乔/高/卢】三人行

*乔一帆&高英杰&卢瀚文三人友情向

*复健且OOC


  乔一帆挂了电话,推开去便利店的门买了三根雪糕就又出来了。G市的夏天燥热,他觉得他的身体都快在烈日之下融化成泥,但为了不被人看见他还是带了帽子,贴近额头那里他能感觉到出了很多汉。

  雪糕在高温下迅速融化,乔一帆咬着一根拎着两根,心想他们要是再不来他就全部吃掉。

  他心里刚有这个念头时高英杰就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英杰啊……”乔一帆转身,将两根雪糕贴着对方的脸递过去,“好热,完全不想出来。”

  “瀚文作为东道主还没过来吗?”高英杰拆开雪糕袋子的同时还打了一个哈欠。他几乎没怎么睡着,一闭眼就能看见卢瀚文操作着夜雨声烦冲向王不留行。这种体会太糟糕了以至于他失眠了整夜。

  乔一帆摘了自己的帽子扣到高英杰头上,嘴上念叨着:“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就直接出来,要是被蓝雨的粉丝发现的话你就麻烦了。”

  高英杰调整了帽子位置,和乔一帆并肩站在一起看向远方,吃了口雪糕没有心情回答。

  “嘿!哪里麻烦了!”卢瀚文从远处跑过来勾住他们两个的肩膀,兴奋地问道。

  乔一帆直接把最后一根雪糕拍到卢瀚文脸上,因为太热心情不是很好地说道:“雪糕快化了。”

  卢瀚文笑了两声也不解释。

  高英杰看着卢瀚文明显的黑眼圈,有些意外地问道:“昨晚没睡好?”

  “没睡。”卢瀚文含糊地回答,但精神倒是很好,“昨天跟黄少打了几小时跨太平洋的电话。”

  “黄少天前辈最近怎么样?”乔一帆带头走到阴凉的地方,“我们要去哪里?”

  “去游乐场吧,我现在想去坐过山车!”卢瀚文兴奋地说,“黄少他跟我讲了很多国外有趣的东西,还跟我说了很多微草的黑历史。”

  高英杰适时地掰断了雪糕棍,然后腼腆地对他们两个笑着:“不好意思太用力了,瀚文你刚刚说了什么。”

  “咳,去游乐场吗?”

  乔一帆在旁边笑出了声。

  昨天是十四赛季最后的决赛,蓝雨主场迎战微草并获取冠军。兴欣最终止步半决赛,乔一帆从方锐那里接过兴欣队长的位置后就直接到现场来看比赛了。

  上个赛季苏沐橙退役,把队长的位置交给了方锐,同时把乔一帆提上来做副队长,这个赛季方锐退役,队长就成了乔一帆。

  黄少天和苏沐橙同年退役,王杰希则更早一年,喻文州在昨天的记者发布会上顺势宣布退役,卢瀚文将是下一赛季的蓝雨队长。

  黄金一代前后的那些前辈或圆满或遗憾地离开了这个赛场,留下这些新生的希望。

  而现在,他们三个会凑到一起纯粹是因为决赛前三人在外同时遇到,并留下了无论结果如何比赛完都出来转转的话。

  乔一帆一开始还想叫上邱非,结果对方淡定接通后说要补觉不见客。嘉世今年排名第九,差一点进季后赛,邱非也不着急平常该做什么做什么,就是单纯不想见这群拿过冠军的人。

  决赛开始前黄少天在职业选手群里嚷嚷大家来下注啊赌谁会赢,还炸出了退役后就没出现过的王杰希。

  乔一帆混在大众里面押了微草赢,倒不是因为他和高英杰是好友,而是因为半决赛狙击他们的是蓝雨。

  从第八赛季到现在,乔一帆越发成熟,他的特殊经历让他不会轻易否定哪个为梦想战斗的孩子,而叶修所带给他的不止是实现梦想的机会,还有交给他让不同人融入团队的方法。

  不过论压力最大的倒是高英杰,但不可否认的是,微草经过了王杰希退役后新老交替的那一年势如破竹,直接打进总决赛。只不过对于现任微草高英杰这还远远不够,他想要的也只是冠军。

  卢瀚文是他们三个中最具有天赋的人,结果夜雨声烦连磨合都没有就在赛场上发光发热,喻文州在这个赛季已经减少上场次数,战队核心也逐渐往卢瀚文身上转移,这非但没有降低蓝雨的排名,反而使蓝雨长时间挂在榜首。

  无论是谁得到冠军,乔一帆都不会觉得意外。

  三个人出现在游乐场的时候还是遇见了粉丝。他们一路上相互嫌弃又相互提醒免得坐过站,没有掩饰的打打闹闹能不被人认出也是一种奇迹。

  认出他们的小姑娘是微草粉,看见高英杰的瞬间眼泪就出来了。高英杰一紧张连基本的安慰都说得断断续续的。

  乔一帆压了下上扬的嘴角,让他轻轻地抱抱那位粉丝。卢瀚文觉得这个现场他的存在有点尴尬,就跑去买了瓶冰水回来给那个小姑娘。

  卢瀚文递过的时候对方还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显然对蓝雨拿了冠军耿耿于怀,对于这位新晋蓝雨队长也没有什么好感。

  “我让他帮忙买的,谢谢你的支持。”高英杰开口说道,脸上还有些笑容,“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下赛季会赢回来的。”

  抽泣的女孩子在听到了他的话后终于停止了哭泣,用乔一帆递来的纸巾擦干了眼泪求了签名和合照,离开前还加油打气了一翻。

  等她离开后,乔一帆连忙开口说道:“下赛季冠军会是兴欣!”

  “不不不一定是我们蝉联冠军,冠军一定是蓝雨的!”卢瀚文连忙说道。

  高英杰轻咳一声:“卢队刚刚好像有点尴尬。”

  “英杰你黑了。”卢瀚文装作委屈地看着他,还试图拉乔一帆站在他这边。

  不过乔一帆却在低头摆弄手机,等到他再次抬起头时,卢瀚文正在试图抢高英杰头上的帽子。

  卢瀚文这几年疯一样的长,每次见到他都能觉得他又高了几厘米,原来那个还矮他们很多偶尔会叫前辈的人已经长得跟他们差不多高了。

  乔一帆现在经常会忘记卢瀚文比他们两个还小几岁,如果不是偶尔会看到他闹腾的样子大概他就直接摆到同龄人的位置了。三个人里,卢瀚文的起点最好,未来可能也会走得更远。

  都说勤能补拙,但乔一帆也知道天赋会让很多东西更胜一筹,不过这不代表他觉得打不赢他的这两个朋友,毕竟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一帆快过来!”高英杰在远处叫正在发呆的乔一帆,卢瀚文靠在高英杰的身上头上戴着刚抢过来的帽子。

  乔一帆突然想起自己刚进微草训练营的那一天也是差不多热的,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想过自己会去H市也没想过会和这些人成为朋友。

  “你们这么打打闹闹的不热吗?”乔一帆应了一句,向他们走过去。

  “我想去坐大摆锤啊,走吧走吧!”卢瀚文答非所问,拉着他们两个去排队,“你们两个不害怕吧?”

  “我没事,就怕你们两个没睡觉的下来会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一帆我们多久没见你的垃圾话又进步了。”

  “比不过瀚文,他得黄少亲传。”乔一帆谦虚地说道,笑起来还有些狡黠。

  走在前面的卢瀚文回头扯了个笑,直接开了群嘲:“拿了冠军我心情好啊!”

  三个人打打闹闹往前走,无论荣耀还是人生都不会停下脚步。

评论(4)
热度(14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