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唐林】前路坎坷

  *估计没有后文的一个偶像唐昊×音乐人林敬言的故事,七期是一个团,团名比较干脆粗暴叫Glory。

  *就写了4K,人物非常OOC
  
  

  

  “人的认知受困于自己的过去。”刘小别放下手机后突然说道。

  本来安静的休息室因为他的这句话而吵闹了起来,坐在他袁柏清毫无心理负担地凑过去看他的屏幕,上面是关于王杰希新拍的电影预告片。

  “你发什么神经?”打着游戏的孙翔出于对队友的关爱头也不抬地问道,他的心思还放在游戏上,听到刘小别那句话纯粹是游戏在加载。

  给他们拿水的邹远适时推门进来,休息室里突然有了一个诡异的寂静。他抱着水,疑惑地问:“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刘小别把手机屏幕熄灭,从善如流地说道。

  邹远点点头,没有纠结他们刚刚说了什么,把话题转了一个弯:“导演让我们准备一下,等会儿就到我们了。”

  听到这话,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唐昊坐了起来,他的黑眼圈有些重,即使化了妆也能隐约看见,毕竟他是整个团里唯一一个快连轴转了接近三十六个小时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大家都是为什么想出道的?”袁柏清应了邹远一声后突然问道,然后自己先说了自己答案,“我的话是因为我师傅说我潜力无限。”

  刘小别将手机揣到口袋里,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想成为王杰希电影的男主角。”

  “草!”孙翔的游戏输了,他心情不大好地把手机丢到一旁,随意地加入队友的话题里,“我是被星探看上了就来的。”

  “我的话,应该是追星吧,毕竟张佳乐当年迷倒多少人。”邹远笑着说,随意地接话。

  “我懂!”刘小别故作深沉地点点头,他年少时也看过《繁花血景》这部电影,第一眼看到张佳乐的时候也是深吸一口气。

  “我们过去吧?”唐昊低气压地说道。

  孙翔毫不在意唐昊因为睡眠不足而散发出“生人勿扰”的气场,走过去勾肩搭背,“昊昊呢?”

  唐昊拍掉孙翔的手:“没什么原因。”

  袁柏清“哦——”了一声,仿佛知道了什么,不过他没说出来,倒是提到了另外两个目前在其他地方跑通告的成员:“徐景熙和李华等他们回来再问问看吧。”

  唐昊打断了他们的话题:“我们过去吧。”

  唐昊不是没有原因,他只是没想到自己出道是以男子偶像团体的一员出道而已。

  

  
  
  唐昊的十六岁,是荒芜且无趣的十六岁。彼时卡在高二,不上不下的年龄也是不上不下的成绩,前路渺茫没有指引方向,唐昊还不想继续读上去,高考于他不过是滋养噩梦的温床,随便以青春为养料肆意侵蚀着他的精神,腐蚀着本来坦荡的道路。

  他逃过课也去过网吧,和同级生因为微不足道的事情大打出手,然后被教导主任叫到老师办公室门口罚站,他黑着脸听里面老师讨论着哪个学生参加了什么比赛获得了什么奖。本来和他打架的同学对他挤眉弄眼暗示和好,唐昊索性眼睛一闭靠着墙壁睡觉。

  那并不是一个安稳的年龄,唐昊迟来的叛逆期在那一年爆发。他痛恨过于平淡的人生,痛恨总是有争吵声音的家庭,痛恨身边所有人都告诉他要好好学习才有改变未来的机会,但他更痛恨自己,那个时候无能为力的自己。

  打架的结果是下周一的升旗仪式上点名批评一下他们两个人,事情不会记录到档案里,老师们都只把这个当做是同学之间无伤大雅的打闹。

  不过唐昊觉得,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周围的人似乎都太仁慈,给予了他过分的宽容,就连无辜卷入他怒火和他大打出手的同学也在事情解决后送给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这让唐昊没由来地生气。他回教室收拾书包的时候,用力地踢了地上的矿泉水瓶,瓶子轻易地飞到了讲台旁边的墙上,碰撞之后发出巨响,值日的女同学拿着刚冲洗的拖把回来,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唐昊“啧”了一声,从教室后门离开。

  家庭问题并不是他能解决的问题,从小到大无数的小事堆积到一起,最终爆发了,而他连导火索都不清楚,父母在这方面意见相当统一的不打算跟他讲述,而他又困在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中,当自己世界里叛逆的孤独王者。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

  唐昊生气周围的人总为他着想,生气自己的无能为力,生气轻易一件小事就能让他怒火中烧。

  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

  而他不知究竟想要何物。

  漫无目的地在外乱逛,周围都是汽车行驶带来的糟心,行人道上都是行色匆忙的路人,没有人关心一个高个子的同学为何面色凝重地踢着小石子。

  天气好得过分,白天晴朗无云的天空到了黄昏时候染上霞光,自然所创造的颜色映入唐昊的眼睛里,那是常人不配拥有和使用的颜色,是黄昏时刻所独有的,世界上仅有这天才拥有的,错过了便无法再看见的美丽。

  唐昊七拐八拐地进了写有“拆”的巷子里,这里因为城建原因而不得不拆除,听老师闲聊时他得知这里未来会变成商业街,灯红酒绿,就像这个城市里其他繁华的地方一样,别无二致。这就像多数人的人生一样,不外乎是在模仿谁而匆忙度过一生;又像是冬天飞往南方的鸟群,是不可避免的生理活动。

  这里早以没有人居住,居民早拿了拆迁款而匆忙离开,地面上也许久无人清扫,肉眼可见别人离开的痕迹。

  唐昊面无表情地往里走,过了一个拐角隐约听到了歌声,他顺着声音寻找,在一个台阶那里找到了一个抱着吉他弹唱的年轻人。

  ——说是年轻人,唐昊也知道对方年长他好几岁。

  对方背对着唐昊,没有听到唐昊走来的脚步声,他看着前方有些荒芜的路,手指拨动吉他弦,认真地对着马路歌唱。

  那是什么天籁之音?!

  只是一瞬间,唐昊就被对方温柔声音所击中,从耳朵传到心脏,音符随着血液的流动而传遍全身,继而融入细胞,从此每次细胞分裂都会带着这份独特的声音。这歌声带走了一直藏在唐昊心中的阴霾,随着夏日黄昏时特有的微风融入了天空上方的云。

  那个年轻人在霞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天似乎赠予了他足够惊艳的声音,又给了他面对终生平等的权力,就算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也认真弹唱,路与人都是平等的听众——万物是平等的。

  歌曲结束的时候,年轻人感受到了唐昊的存在,他似乎准备转头看一眼来人是谁。意识到这点的唐昊匆忙转身跑开,他狼狈地、慌张地离开,却还伴随心脏跳动的隐隐欢喜,就像即将渴死的旅人遇到了一眼清泉。

  那个不知名的人给唐昊带来了春风和希望,他跑去人流量大的地方,避开了他人的耳目,轻轻喘着气,脑子里却异常清晰地分析着:他学过三年的Breaking,还被同龄人夸赞过歌声,他可以走一条不大众的路,他可以去寻找自己的灵魂。

  

  
  
  Glory男团的七人来了五人,过来之前他们已经对即将要录制的节目的舞蹈做了调整,被安以舞担名号的唐昊在录制前和众人正式跳了一次,确认没有问题后跟导演确认开机。

  这是一个他们并没有什么分量的节目,和他们一起来录制的都是影帝歌后级别的人,他们出道两年虽然闯出了点名气,但和这些人比起来还是不够看,实际上他们只是暖场角色之一。

  舞蹈的录制异常顺利,这是他们最近发的单曲,来参加这个节目也是为了宣传,若不是另外两个人实在回不来,肯定是整个团体一起上的。

  下来之后,有人不小心和唐昊撞了一下,对方看起来似乎是刚来的,他跟唐昊小声道个歉,然后匆忙找到导演,好像在说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后看到导演摇头后叹息了离开。

  唐昊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人。

  比起他来,那个人低他一些,还戴着并没有什么特色的黑框眼镜,笑的时候倒是温和,但唐昊在对方脸上看到了同样的疲倦之意,穿着也很大众,几乎没有任何的记忆点。

  “唐昊?”走在他前面的邹远叫了一声,把唐昊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唐昊把目光收回来,随口应了一声,跟上去之后问道:“刚刚那是什么人?”

  “可能是工作人员?”

  唐昊摇摇头:“不太像。”

  刘小别转头看了那个人一眼,说:“娱乐圈这么大,不出名的人太多了。”

  “别哥一看就是体会颇深啊。”袁柏清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说了一句,对方翻了个白眼没有反对。

  唐昊难得笑了下,附和了句。

  回到休息室后,经纪人跟他们安排了后续工作,作为男团里的Center,孙翔后面的工作排到了一个月后,唐昊幸灾乐祸地说了句“加油”,确认自己之后有一周的假期后出去透透风。

  唐昊着实是不喜欢娱乐圈的,这个染缸复杂而难以预测,人性的肮脏遍地都是,但他实在幸运(虽然平常玩游戏都是他垫底),签约公司脚踏实地不走歪门邪道,给他们的路是一点一点铺垫的,那些外面带有邪恶的风雨会被挡在门外,留下那些微弱的善意。

  唐昊避开人多的地方,带好口罩墨镜后独自从后门溜了出去,等下他还要回去,毕竟还有粉丝在前门等他们录制结束。他只想出来透透风,换换心情。

  他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看着前面车来车往,想着差不多该回去了就听到了熟悉的歌声。

  这歌声仿佛给他下了定身咒,令他躲避不及。那天后悔离开的自己突然苏醒,有意无意寻找的那个人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附近,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十六岁融入血液的记忆缓慢苏醒,未能得到足够休息的身体一扫疲倦。

  这回他没有落荒而逃,他站定在那里,等待这首歌曲结束后去寻找那个人。

  只是一首未完便被电话铃声打断,对方接了电话。

  唐昊转头看过去,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正走过来,拿着手机和对面确认之后的事项,他经过唐昊旁边的时候对他笑了一下,紧接着他停在了那里——唐昊身体先于大脑抓住了他的手臂。

  对方诧异地站在那里,挂了电话,咳了一声,将手臂抽出来。

  “不好意思。”唐昊意识到自己的举止诡异,马上低头道歉,他本不是这样的人,奈何在外必须要考虑团队的形象。

  “啊,没事。有什么事吗?”

  唐昊摘掉口罩和墨镜,眼睛看着对方的脸,似乎要把对方揉碎融进血肉里。

  “刚刚是你在唱歌吗?”唐昊开口问道,眼神用力过猛反而带了些凶狠。

  “是我,怎么了?”对方点头,并没有被唐昊看起来凶狠的眼神吓到,反而安抚地对他笑着说。

  唐昊设想过很多场景,比如在一个节目遇到,或者哪天合作的时候遇见,那时他可以说他选择这条路是因为在即将拆除的地方听到了对方在唱歌;他还想过也许再也不会遇到,毕竟世界这么大,人海之中再次与同一个陌生人相遇的概率几乎为零。只是唐昊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子的相遇,尴尬而又不知所措。

  唐昊认真地看着对方:“我是Glory男团的唐昊。”

  “我知道你们,最近很有名。”对方说道,然后自我介绍说,“我是林敬言,姑且算一个音乐人。”

  事后很多年,唐昊在慵懒的午后回忆起他们这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才发现那是心动的最开始,不同于十六岁带他找到未来的歌声,那是一个困于生活而有些落寞的普通人,一个普通但依旧很自信优秀的人,是在那个瞬间还不属于唐昊的林敬言。

         TBC  OR  END?

评论(4)
热度(18)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