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林敬言&张佳乐】苦巧

熬夜写完的一篇,OOC

全职同人归档】 



 
  1. 
 
  林敬言和张佳乐熟络起来是第三赛季。 
 
  当时荣耀的名气在逐渐增大,但也不至于像后来那样出门都需要简易伪装,林敬言也就在B市的某个酒店大厅看见了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张佳乐。 
 
  那时候张佳乐的头发蓄了有一段时间,正值夏日也就顺手扎成了一个小辫。张佳乐靠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巧克力,他自己也在那里慢悠悠地吃着,见到林敬言时自来熟的本性就招呼他过来。 
 
  林敬言约的车还没到,正巧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就自然而然地走到张佳乐旁边坐了下来。他低头扫视了一眼张佳乐那里的巧克力盒,除了唯一的数字100以外,其他的都看不懂。 
 
  “来一块。”张佳乐没等林敬言拒绝就将盒子推了过去,目光诚恳地说,“不苦。” 
 
  林敬言哪里对巧克力做过研究,平常吃过的也不过只是普通的牌子,因此也就没有拒绝张佳乐伸手拿了一块送到嘴里。结果下一秒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张佳乐还不知觉,非常不给面子地大笑出声。 
 
  “太苦了,又酸又苦。”林敬言克制自己吐出来的欲望,将那块巧克力咽了下去后说道。他性情温和,倒不至于因此而生气。 
 
  “所有人都觉得苦,我们队里的人都这么说,”张佳乐笑得异常灿烂,“上次骗大孙吃了之后,我差点就被加训到吐。” 
 
  林敬言想了想孙哲平吃下去之后的模样,倒是觉得张佳乐真是大胆,随即又觉得张佳乐和孙哲平关系真的很好。 
 
  “不过我很喜欢啊,巧克力就应该吃苦的,甜的话吃鲜花饼就好了。”张佳乐说道,然后将剩下的巧克力装好塞进包里。 
 
  “鲜花饼太甜了。”林敬言无力地说,“上次去K市比赛尝了下,不是很能接受那种甜度的食物。” 
 
  “下次你放假来K市,来之前跟我说一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张佳乐拍拍自己的包,笑得很开心地对林敬言说道。 
 
  “那你来N市也跟我说一声,我倒是带你去转转。” 
 
  “好说好说,”张佳乐非常自来熟地搭上林敬言的肩,“老林你来B市有什么打算?” 
 
  林敬言没有介意张佳乐对他的称呼直接从林队变成了老林,但听到张佳乐的问话还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来参加远房亲戚的婚礼,我爸妈看我放假还宅在家里打游戏不顺眼就买了张机票让我代替他们两个出席。” 
 
  “那可真惨!”张佳乐故作悲痛地说,为了表达内心的同情还用力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 
 
  吃痛的林敬言选择默不作声地将张佳乐的手放下去。 
 
  “张副你的打算呢?” 
 
  “叫我张佳乐就好了,”被甩开手的张佳乐继续厚脸皮靠过去,“我来随便转转,过几天就回去,来年一定要干翻叶秋!” 
 
  林敬言显然没想到张佳乐的思路会这么跳脱,便礼貌地问了句:“和叶秋什么关系?” 
 
  反倒是张佳乐特别严肃地问道:“干翻叶秋需要理由吗?” 
 
  林敬言觉得这很有道理无法反驳。他想开口再说点什么,一个号码就打到他手机上。 
 
  “我约的车到了,先走了。” 
 
  张佳乐点点头,想了想又从包里将放好的巧克力拿出几块塞到林敬言手里,“苦归苦,也比婚宴里的东西好吃。” 
 
  林敬言的嘴角抽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掉张佳乐的好意。 
 
  “说好了,你下次来K市跟我说一声。”张佳乐说道,但随即补充了句,“比赛的话你就不用通知我了。” 
 
  林敬言最后笑了笑,点头说好。 
 
  不过张佳乐塞给林敬言的巧克力林敬言终究还是没有吃掉。那些巧克力被他送给了同来参加婚礼的亲戚,在看到他们也被苦到皱眉之后难得坏心眼地心情大好了一次。 
 
  后来林敬言回想起那次意外的偶遇,才觉得张佳乐的职业生涯如他的喜好那样,大甜大苦。 
 
  2. 
 
  张佳乐偏甜口,知道这件事让林敬言吃了一惊。当时是第五赛季比赛总决赛结束,两个人跑去咖啡馆,张佳乐往咖啡里狠命加糖。 
 
  那年孙哲平手伤,最后还是黯淡退役了,张佳乐一个人撑着百花打进了总决赛,却最终败给了微草。那年呼啸出现了犯罪组合,林敬言带着方锐在联盟里混得风生水起,但还是止步于四强。 
 
  “你的糖加的太多了。”林敬言最后叹了一声,阻止了张佳乐继续加糖的动作。 
 
  “我喜欢甜的。”张佳乐闷闷地说了句,最后撇撇嘴放下了准备加糖的手。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苦的。” 
 
  “那只局限于巧克力,”张佳乐说道,只是末了叹了一声继续说,“我确实也喜欢黑咖啡。” 
 
  张佳乐漫不经心地搅拌着咖啡,用手托着下巴向窗外看去,眼神里带了些忧郁以及快要满溢出来的不甘心。林敬言却也跟着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张佳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马上放下来骂了一句:“我靠,谁加这么多糖这么甜!” 
 
  林敬言抬眼看着张佳乐,慢悠悠地回答:“你自己啊。” 
 
  张佳乐却是撇撇嘴,狠狠地灌了一口,随即呛了一下,眼泪就瞬间飙了出来。 
 
  “咳咳,人老了,喝个咖啡都能被呛到,这咖啡太甜了,甜到我都受不了。”张佳乐一边咳着说话,一边用自己的衣袖抹着眼角,到最后就整个人无力地趴在桌子上面。 
 
  “是啊,人老了。”林敬言也不拆穿也不递纸巾,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样喝着自己点的咖啡。 
 
  张佳乐在桌子上闭眼趴着,林敬言则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刷着微博,偶尔还会将目光放到张佳乐身上,也不说话,就是看着微博不靠谱推送给他的财经新闻。
  
  “G市的房价又涨了不少。”林敬言随便找了一个话题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张佳乐抽了一张纸擤鼻涕,然后嗯嗯啊啊了好久也没有一个所以然出来。
  
  “我上次看到喻文州和别人探讨G市的房价,顺便过去听了听。”林敬言继续说道。
  
  “我觉得N市也是潜力股,老林你不打算投资一下?”张佳乐将纸巾丢到垃圾桶里,灌了自己几口甜到发腻的咖啡。
  
  他这会儿想起了小时候缠着家长在游乐场买的棉花糖,入口即化,但抓到手里就会粘在一起,这和他现在的状态有那么些像,外表看来轻松自在,轻轻一碰就能看到他努力隐藏的苦涩。
  
  “暂时还没那个闲钱做投资。”林敬言放下手机,看着无精打采的张佳乐,“考虑来旅游不?”
  
  张佳乐摆摆手,打了一个哈欠,他的黑眼圈挂在脸上使他看起来有些憔悴。
  
  “热,你们N市的夏天是人待的吗,温度高不说好歹也是一个旅游热点城市,我不想赶着去人山人海!”张佳乐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强迫自己看起来好一些,“再说了,我还要忙一个夏天呢,大孙退役了战队要进行调整,还要培养新人,来年还要干翻微草……”
  
  张佳乐在那里絮叨他这个假期需要做的事情,掰着手指一个一个记录着。林敬言看破不说破,他知道张佳乐需要一个情绪的发泄口,也需要其他的东西转移注意力,作为朋友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反而只是陪伴。
  
  “林敬言!”说到最后,张佳乐一拍桌子,叫了一声林敬言,“下赛季我们总决赛见!”
  
  林敬言看着似乎恢复活力的张佳乐,点了点头。
  
  3.
  
  张佳乐外表看起来柔软得很,但林敬言知道他内在有一颗火热滚烫又坚硬的心。每次呼啸和百花对战时,他总能看见方锐和张佳乐在一起互喷垃圾话,但当时间足够晚周围足够安静时,林敬言总能从张佳乐身上看到一点莫名的忧郁感。
  
  第六赛季季后赛呼啸和百花第一轮就对上了,但他们都没有留到最后,隔年百花再进总决赛又一次对上微草,最后落败。
  
  林敬言没有去现场看总决赛,他那段时间忙着家长里短的事情,忙着应付长辈对他过分的关爱。总决赛最后一场他甚至连直播都没赶上,知道结果后打给张佳乐的电话提示关机。
  
  连续两次的失败从来不是一件容易消化的事情,林敬言有预感这件事对张佳乐的打击远比败在嘉世手里还大。虽然外界说轮回是一人战队,但林敬言却觉得同样是一个人扛着的还有百花。
  
  百花,百花,本应该是百花齐放的,而如今却靠着一个弹药专家拉扯着坚持到最后。
  
  直到比赛结束一周林敬言都没能联系上张佳乐,如果不是百花战队的人跟他说没事的话,他可能就会抽时间看看这个老朋友了。
  
  一周后林敬言接到了方士谦的电话,是张佳乐打过来的。
  
  张佳乐在那头没心没肺地笑着,随便扯了几句就想挂掉,挂掉之前又跟林敬言说:“老林我前几天逼着谦儿给我买了100%的巧克力,你不知道我多久没吃了,第一口下去把我酸苦得整个脸都皱起来了。”
  
  林敬言心说那本来就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嘴里却说:“你是太久没吃不喜欢了?”
  
  “哪能啊,只是我觉得应该尝试些新的东西了。”张佳乐这话说得有些委屈,到林敬言耳朵里就完全变成了别的意思。
  
  张佳乐不太藏得住小事,但大事却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放在肚子里不告诉别人,如果哪一天他无意间说出了曾经对他影响很重要的事情时他可能才是真的放下。所以林敬言联系他讲的几句话就知道他什么都没放下,以前做出的种种事情都像是掩饰。
  
  “张佳乐,你不会想退役了吧?”
  
  张佳乐在那边嘻嘻哈哈,偶尔还会听到方士谦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但他终究是没有正面回应林敬言这个问题。他又打了一个哈哈,就此挂了。
  
  有的人心里苦就爱吃甜,但苦到一定程度就算吃苦也不会有什么发的反应,可是他怕别人担心啊,所以总会皱着眉头说“好苦好苦”。张佳乐就是这么一种人,心里的酸楚苦涩都快溢出来了,他还能跟你聊着甜品能在下一秒跳起来皮一下。但林敬言也知道,有些事情只能一个人扛,别人的安慰反倒像是讽刺,所以他也不说,只能等,等到对方想说时再听着。
  
  于是这一等就等到了张佳乐退役的消息,只是林敬言还没等到张佳乐跟他讲几句话就面临自己状态下滑的事实。
  
  被唐昊挑战的晚上他接到在深山老林里度假的张佳乐的电话,电话带有刺拉刺拉的电流声,偶尔会有失真的效果。
  
  张佳乐说:“老林我跟你讲一个故事,有一天牙签在路上看到了刺猬,然后大叫了一声'公交车',哈哈哈哈很有趣吧。”
  
  林敬言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想了想说:“你知道皮卡丘站起来是什么吗?”
  
  “大皮卡丘?”
  
  “是皮卡兵。”
  
  张佳乐在那边笑出了声,林敬言也跟着笑了起来。
  
  冬天的天气很冷,随着林敬言的笑声逐渐进入身体里,这种感觉有些不舒服,但他又觉得身体松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退役时想的是什么吗?”
  
  “没有拿下冠军的遗憾?”
  
  “不是,是我居然和方士谦同年出道同年退役,说出去就觉得丢人!”张佳乐恨恨地说道。
  
  林敬言嗯啊了几秒没有评论,张佳乐又继续说道:“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敬言想起张佳乐上次寄给他的鲜花饼和茶叶,甜点有点甜但茶叶又有点涩,中和到一起就很合适。他其实有点想问一句“你不后悔吗”但又觉得这话没有意义,于是他到了谢,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那一份该承受的苦涩藏起来。
  
  论难过,谁也比不过张佳乐。
  
  4.
  
  张佳乐结束采访后林敬言正好结束和技术部的聊天探讨,两个人微信上联系了一下就在霸图出门右拐走三百米左右就能到的小店里碰面。
  
  林敬言到得早,和老板打了一声招呼坐到最里面,没等几分钟就看到戴着帽子出现在店里的张佳乐。
  
  “做贼呢?”
  
  “比不过方锐。”张佳乐坐到林敬言对面,把帽子摘下来,他的头发比去年林敬言见他又长了很多,还染了浅色。
  
  “采访感觉怎么样?”
  
  “就'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感觉吧。”
  
  “对暗号?”
  
  张佳乐咧嘴笑了下说:“差不多吧。”
  
  现在林敬言看张佳乐觉得他身上那种忧郁感少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阳光有朝气,这让他想到精力看起来永远不会用完的黄少天。
  
  “回来的话就一定要拿个冠军啊。”林敬言说了句,随后又笑起来,“给那些诋毁你看不起你的人一个绝地反击。”
  
  “乐哥我肯定是要拿冠军的。”
  
  张佳乐目光闪烁,说话这句话后就开始看菜单,他一边问早他几天到霸图的林敬言有什么推荐,一边就菜名做出随性的点评。
  
  他的身上看上去卸了什么重担,虽然还有更为珍贵更为重要的东西在,但那似乎都不是什么会影响他决策的事情。也许还有很多东西他还没有做出取舍,但那似乎无法阻止他的脚步。
  
  林敬言推荐这几天尝过的菜,他和张佳乐的口味还是有不大不小的差异,推荐的也都是一些保守的菜品。张佳乐在那里应和时,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巧克力丢给林敬言。
  
  “不是100%的,所以你可以尝尝。”
  
  林敬言接过来看着上面写的88%就觉得脑袋疼。
  
  “不苦,我发誓不苦。”张佳乐真诚地看着林敬言,就差在眼睛里写上这两个字了。
  
  林敬言面不改色地把巧克力装起来,准备拿给韩文清尝尝。
  
  5.
  
  第九赛季总决赛之前,林敬言做了一个决定,他把张佳乐在这整个赛季塞给他的苦巧和甜得过分的糖果全部收集起来堆放到一个粉丝送给他的盒子里。
  
  他的味蕾一直都属于正常人的范畴,对苦味的最大接受程度是苦瓜,对甜味的最大接受程度是本帮菜,除此之外他即不喜欢巧克力也不喜欢糖果。但张佳乐偏偏两个都爱,仿佛是走在两个极端的综合体。
  
  林敬言当时想的是等到比赛结束后就把这些东西都还给张佳乐,只是没等他这么做的时候新的冠军就诞生了,可惜不是霸图。
  
  走出比赛场后,张佳乐潇洒地对着他们全部人说:“习惯了习惯了,来年再战!”
  
  他们一行人回了战队,张佳乐和林敬言住对门,晚上洗完澡后张佳乐过去坐着。林敬言的宿舍窗口能看到富丽堂皇的夜巷,张佳乐喜欢趴在窗边吹风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仿佛自己也跟着融入到这种市井生活里。
  
  这次也是一样,只不过心情不似刚结束比赛那样。
  
  “我之前退役的时候就想,我的职业生涯就到此结束了,方士谦劝我的时候我没听,退役后孙哲平打电话给我时我也没有解释,我其他朋友都来询问我发生了什么要不然就是提前知道了劝我不要轻举妄动,只有林敬言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张佳乐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有点困倦。
  
  林敬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没有说话。
  
  张佳乐就又继续说着:“其实我当时最想要的就是清净,一个人跑去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什么也不想地过一段日子,但无论去哪里总会遇见认出我的粉丝来,于是我又想我是不是真的离得开荣耀。”
  
  “答案是否定的,我发现我自己非常不甘心,不只是为了冠军,还为了年轻的梦想。我一开始没想过要打职业比赛的,但偏偏遇到了一个拉我进来的朋友,后来我和他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打法准备冲击冠军后,他就黯然退场了,你说命运玩弄我是不是很过分!”张佳乐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堆,最后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命运的不公。
  
  “你们当年烧坏了多少显卡。”
  
  “不多不多,几卡车而已。”张佳乐谦虚地说道,“大孙退役后我就想着为了他也要拿一个冠军,可夺冠道路上一直都没成功,不是这边来一个敌人就是那边来一个敌人,然后我就想那干脆退役吧,结果不安的心又被老韩挑动了起来。我这才发现,我是真的想要一个冠军,想要一个青春冲动的答案。”
  
  张佳乐停了下来,从窗边走了几步,轻车熟路地从老林的柜子里拿出一罐可乐来给自己解渴。
  
  “别人嘲笑我都是四亚了,不过今天比赛完我才彻底想通。以前不论为了什么都有一些别人的期待在,就连选择霸图付出我都觉得自己的身上承担着别人的东西,但就在几个小时前,出了一个我最不想要面对的结果,但我却意外地接受了。这个赛季打下来,我才知道自己所要的东西是什么。”
  
  林敬言站在一旁安静地听他说,这些话他肯说出来就真的放下了,不会再堆积在心里发酵致郁。
  
  “我现在很轻松,虽然差点夺冠也令我很难过,但没有我以为的那么难过,我终于发现剩下的几个赛季,我可以为了自己去战斗。”张佳乐举起可乐,“所以去他妈的舆论,老子还能奋战一百年,不拿个十个八个冠军才不会退役。”
  
  林敬言压着笑意,拍手鼓掌。
  
  至于被他整理收集起来的那些苦巧和糖果就先放在盒子里好了。
  
  6.
  
  林敬言偶尔会回顾一下自己的职业生涯,呼啸出道,成为核心,游说方锐从蓝雨训练营转来呼啸,然后状态下滑被后辈下克上,转会霸图,得到一个亚军,然后用力发狠拼了最后一年退役。
  
  整个职业选手的生涯他似乎过得也很跌宕起伏,跟别人讲起这其中故事时也会意外感到曲折复杂。他不是一个完全被上天眷顾的人,但又比普通人的命还好上那么一些,所以他说出退役时内心是不可思议的平静。
  
  对他的退役,除却各种祝福外,还有一个难过。
  
  张佳乐就是难过的一员。他重视朋友之间的感情,尤其对这种一起奋战过的老将之间的情感尤为看重。林敬言跟他讲自己退役打算的时候,他还为此闷闷不乐很久,倒是林敬言看得开,说完这个话就顺手拿了一块苦巧放到嘴里。
  
  在张佳乐的熏陶之下,从第三赛季吃到第十赛季的黑巧克力终于被林敬言接受了,但总归还是不得他心的,不过偶尔也会吃上几个。
  
  张佳乐对此心情复杂。他众多朋友里面最终只有林敬言接受了他这个小众的爱好,并且还会在他进行新产品选购时给出几句建议,这让他有成就感的同时还带有一种失落感。
  
  林敬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霸图回家前一天,他翻出了第九赛季总决赛前他放进盒子里的巧克力和糖果,他当时没把这个盒子给张佳乐后就被他遗忘在了角落里,等想起来他已经准备离开了。
  
  他把其他东西收好,把盒子郑重地交到了张佳乐手里,语气严肃又带有点诚恳:“送给你的珍贵礼物。”
  
  张佳乐心里还有点感动,经过主人同意后打开了盒子,看着里面的过期食品无语凝噎。最后他用力握着林敬言的手,声情并茂地说:“我谢谢你啊!”
  
  想过来帮忙的宋奇英看着这玄幻的一幕硬生生停住了敲门的手。
  
  林敬言回到N市后先是感慨了几句“终于回家了”这样的话,也没收拾自己在公寓反而回去和父母住了一段时间。
  
  他的日子过得很悠闲,吃饭聊天遛狗荣耀,和他往常的夏休期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以后再也不用准时准点去俱乐部报道,也不用再和那些老朋友在比赛场上相遇了。
  
  说是不寂寞,那都是骗人的,但说寂寞,却也是骗人的。
  
  张佳乐在霸图跟着一起调试银武,收到世邀赛的邀请函时得瑟地拍了一张照片给林敬言,又跟他讲了韩文清为了霸图放弃参加的事情。
  
  林敬言想,他们终究还是服老了,为了冠军不断让自己去适应慢节奏,韩文清更是直接放弃了这个机会。
  
  张佳乐打来电话:“老林你有没有后悔提前退役!”
  
  “没有,我觉得每天养花遛狗的生活很合适我。”
  
  “老干部老干部。”张佳乐在电话那头发出了啧啧声,“你现在办护照还赶得上出国看现场比赛。”
  
  “我只打算去现场看决赛。”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要打到总决赛然后拿下冠军。
  
  “有我在,那肯定夺冠,你就等着在现场为了你的前队友飙泪吧!”
  
  林敬言笑了几声,他是真的很高兴,没有值得遗憾的地方。
  
  一周之后官方正式公布国家队的名单,同时还放出了领队和队长的采访,林敬言跟父母一起坐在电视前看完全程,他还解释很多专有名词。
  
  节目结束后,有一个快递送到了林敬言的手里,是网上直接购买的东西,他一看就知道那是张佳乐的淘宝号。
  
  他拆开后发现是一箱100%的巧克力。
  
  他头疼地按着太阳穴,拨通了张佳乐的电话。张佳乐正和黄少天吵吵闹闹,接了电话还能听到他们那边的声音。
  
  林敬言问:“你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这一箱巧克力是怎么回事?”
  
  张佳乐答:“我们小学时不是学过一篇课文嘛,就是一篇关于井水喝起来甜的那个故事,文章讲的不是喝前吃苦才会甜,所以我送一箱巧克力寓意苦尽甘来。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哲学道理。”
  
  林敬言挂了电话,看着这箱食物突然想起那次去参加婚礼时别人吃下苦巧时皱起来的眉头。

评论(5)
热度(165)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