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高桂】自你走后的第十年

*早上起来突然想到的然后就果断动手写了我好勤奋【揍不过对人物的印象其实很模糊就是了

*银土大概打个酱油,傻白没有出场这样,错别字或语法错误欢迎提出来w

*设定是高杉死后的第十年,地点上的BUG请忽略,人物全部OOC

以上,OK?

 

CP/高桂

文/阳光

 

天空有点阴沉,乌云在头顶上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桂小太郎一个人站着,面前是高杉晋助的墓碑,再走不远就能看见松阳老师的墓碑。

这里是他们当年一起读书的地方,桂知道作为师控的高杉死后一定会选择这里作为他的墓地,这个埋葬了他们敬爱的老师的地方。

桂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抚摸他的墓碑,手却在空中停住,没有伸过去也没有收回来。手的主人也定在了那里,神色显得有些恍惚。突然之间,他却是笑了,轻声说道:“真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死了。”

 

桂是在高杉离开的三个月后才知道他走了。当时告诉他消息的是银时。银时作为知道他们之前些许过去的人,难得的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把话题兜了好几个圈子才对桂说出这个事实的。

初听的时候只是觉得银时在骗他,只是看着银时的神情才知道这是真的。只不过,与想象之中会来的的悲伤不一样,桂小太郎的心平静如一潭死水,就像是意料之中的那般,到最后也只是跟银时道谢道别,在没有其他人的陪伴下转身要离去。

看着这样反常的桂,银时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喂假发——高杉他这次是真的死了!”

听到银时的呼喊,桂停了一下,回了他一句,“我知道了。”便再也没有回头的离开了。

 

那之后再过了两个月,桂一次在外行走时遇见了河上万齐。原本应该像路人一样擦肩而过,不过万齐却是叫住了桂。

“晋助是病逝的。”开口便是关于高杉的事情,也没有想过听者愿不愿意听。

听到关于高杉的话,桂终是停下了脚步。对于他的过世,说不在意是难的。

“为什么要告诉给我听?”

“晋助他…在临终之前提到了你,因为他的嘱咐我们并没有邀请你来他的葬礼。”

“因为对于他而言,我不过只是一个敌人罢了。他怎么可能会邀请一个敌人来参加他的葬礼呢?”

“他说,对于他而言,你是非常重要的。”

说罢,两个人就真像路人那样擦肩而过,沿着街道走得越来越远。

 

桂知道死亡是迟早的事,当年的攘夷战争的时候,他就经历过战友的死去,所以他一直很庆幸一直很珍惜这样活着的机会,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些死去的人们。

只是,当一个人离去这么多年后再来看,心中竟是有些钝痛。

“你知道吗?”桂将手收了回来,站在高杉的坟前,抬头看了看阴暗的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他们曾经一起战斗过的画面,“有时候我觉得你还活着,还在策划一些要毁灭世界的阴谋,可是那之后我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轻笑着,桂把视线又放回了“高杉晋助”这个名字上面,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是难得的疲倦和眷恋。

“和松阳老师葬在一起你大概也很开心吧?我走了,明年在来了,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托梦给我的啊……晋助。”

 

沿着来时的路走着,一点也不意外的遇到了曾经是鬼兵队的河上万齐、来岛又子和武市变平太。万齐点点头算是跟他打招呼了,桂也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丝毫不在意的又一次与他们擦肩而过。最后是来岛又子忍不住,冲着桂的背影喊道,“喂!高杉大人死前说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没有因她的话语而停下前进的脚步,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等到他们都再也看不见对方的身影,桂才停下脚步,深深地看了这片他们童年是曾玩耍过的地方,低声说着:“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只不过是因为我们选择了不同的路罢了。”

 

桂曾经和高杉在一起过一段时间,银时当时知道后除了震惊就还是震惊,坂本倒是一脸笑容地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知道是不是理解错了他们的意思。

那时,攘夷战争才开始不久,或许不应该谈情说爱的,但不知怎得,两个人就那样在一起了。

或许是因为战争的原因,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而在一起的很多时候也是背靠背浴血奋战。因此,对于他们的关系,就那样模糊不清的暧昧着。他们之间做过情人应该做的事,只是谁也未曾说过“我喜欢你”这样的话语。

不过有些东西,就算不曾言说却也还是心知肚明。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优秀的剑术,完美的策略以及…同伴的信任。

 

回到江户的桂漫无目的地走着,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来到了万事屋的楼下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去看看银时好了。桂这样想着,脚便抬起来走了上去。

来到门口,还未敲门,便能听到屋内传来两个人大吵大闹的声音——那是土方和银时关于草莓牛奶的对话。

“混蛋天然卷,都跟你说了不能喝那么多草莓牛奶,你不知道你是糖尿病晚期了吗?!”听起来土方的声音有点暴躁,不过桂可以听出他在生气之下的担忧。

“身为蛋黄酱控的你没资格来指责银桑我吧,银桑可是有自制力的成年人了,还是说多串你其实就是一个爱操心的老妈子?”这是银时在反驳的声音。

桂在门外思考要不要回去算了,毕竟真选组的土方十四郎也在这里。

虽然前几年的改革总算有点成效,幕府也取消了对攘夷志士的通缉,但作为曾经的死敌,就这样突然见面总归是会尴尬的。

正当这样想着,门内的声音突然消失,自己面前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土方,银时在后面似乎是要辩解什么。不过两人在看到桂的同时都愣住了。

“哈哈哈天气好我就来看看你们,现在我就先回去了。”桂突然这样说道,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然后便独自一人下了楼,逐渐在土方和银时的视线中越走越远。

被桂打岔了的土方和银时反倒是忘记了他们之前的争吵,两个人都靠在门边上,轻声谈论着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桂。

“虽然看起来和平常一样,”土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然后点上,继续说道,“但我总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啊。”

银时也难得的收起平常那份颓废的样子,靠在墙上,目光所及的是假发离开的道路。然后突然转过头对土方说了一句——“今天是高杉的忌日,假发虽然后来和高杉不和,但他们曾经也在一起过。”

 

从银时那里离开的桂并不知道他对土方说了他们的过去。

对于桂而言,和高杉在一起的日子并没有多么的美好,很多时候都伴随着战争的硝烟和两人之间不间断的争吵。

高杉并不理智。这一点桂和银时很早就知道了。松阳老师的离去,就像一条导火索一样,引燃了高杉这堆木材,然后他拼命的去斩杀天人,拼命的通过战争来发泄自己的仇恨,甚至乎为此丢掉一直眼睛。

桂看着那样的高杉回来,亲自为他的眼睛上药换药,拒绝了其他人提出的好意,他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也是自己唯一能做的。

那段时间过的并不轻松,战争的紧迫让所有人都无法松懈下来,高杉虽然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在战场上依旧是奋勇杀敌。但桂知道,他心中并不舒服,在他心中的野兽已经准备突破牢笼蓄势待发了,但桂只能给予他身体上的安慰,因为除了这样,桂想不到他还能为此做些什么。

到最后,在战争结束后,桂问过高杉一句话——“你会不会为了谁而停下这些疯狂的举动?”

高杉深深地看了桂一眼,然后坚决地回了一句“不会”。

自那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两人之间最后的关系也因为高杉的那句话而破裂,曾经疯狂过的夜晚就像年少不知轻狂一样,被轻轻地翻了过去。桂虽然想将高杉拉回来,只是到最后都没能成功。

 

豆大的雨滴打落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响声。

桂没有打伞地一个人走在路上,任由雨水从他的头发上、衣服上滑落。

雨越下越大,似乎还伴随着隐隐的雷声。但走在街道上的桂并没有就此而加快脚步,反而有些失神的停了下来。

他想起来了——河上万齐告诉过他,高杉走的那天也是下着雨,由小变大,从临近中午下到了半夜才停。

他觉得,现在这样的情景真像,像极了十年前的那一天。

虽然有些难以言说,但桂确实从来都没有讨厌过高杉,就像高杉会为了他可能的死亡而愤怒一样,他们一直都深爱着彼此,只是谁都没有说过。他们都是行动派的人,大抵上是很难讲这些话顺利地从口中说出罢。

 

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没有吃午饭的桂觉得有些疲倦,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但主人并没有要马上换下来的意思。

十年之间,江户的变化实在是太大,某种意义上也是高杉的死促进了改革的加速发展。但桂无法因此而开心。因为这样的变化,是因为他爱的人的离去而换来的,虽然他们从很早就分道扬镳了。

桂偶尔会想起他和高杉和银时上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高杉和银时总是打来打去的,桂在里面充当调和剂,虽然有时会因为太天然而忽略掉一些东西,但因为他的存在,三个人总是能在打闹之后和平欢乐地相处。

有时高杉会塞给桂一些吃的,如果被银时看见则会毫不客气地抢过去,然后两个人就会打起来,桂有时会从中插入,有时则去找松阳老师。找松阳老师的时候,高杉和银时总免不了一顿骂和抄书,过意不去的桂总是会帮懒散的银时抄一些,这让高杉非常的不爽。

这样想来,高杉和银时的梁子似乎是从很早就结下来了呢。

 

大概是因为试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桂选择去洗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出来时,天变得更暗了,雨也似乎是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桂随意的做了点东西,但吃了几口便停住了。他觉得胸口有点闷,心有点难受,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发泄出来。

突然他意识到,他有点想念高杉了。

虽然高杉看起来人没有那么好相处,但其实却是一个细心的人,他会考虑到一些别人无法想到的情况。所以,相对的,他其实知道很多桂的小习惯,比如说桂喜欢吃什么,思考时会有怎么样的小动作。有时候,高杉有时间的话也会给桂做一些他喜欢的东西,然后通常会在桂吃完之后亲一下他,这大概就是他们曾经能表现出来最大的亲密了。

 

桂坐在屋里,隔着窗听雨声打落的声音。

独自一人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闪现的画面轻轻地刺痛了他的心。

或许是难言的疼痛,桂选择了屈起双腿用双手环住,将头埋在两腿之间。

他突然发现,原来人真的很脆弱,哪怕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雨。

 

外面的月亮被雨水洗刷的很干净,屋内的人儿变得很安静,中途曾响起过一句微弱的喃喃声:

“晋助,我发现我有点想你了。”

 

-Fin-

 

后记

 

大概是又崩了呢。

其实高桂之前我还是有点把握不准呢,以及——这是我第二次写我的本命CP,总归是很担心很害怕但又有点期待的。

灵感这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稍微不留意就溜走了然后找不到了。所以我在灵感来的时候选择了马上动笔,但没能一口气写完,所以有些链接还是有点问题的吧?

其实没什么剧情,就只是想写写桂在高杉忌日一天的行程,中间再差点回忆之类的东西然后东拼西凑写一篇出来,所以就有了这篇的诞生。

虽然知道很糟糕,但如果有人看的话还是非常开心的呢,谢谢你们。

 

2014/6/6

 

评论
热度(4)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