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最遥远的风景

*人物OOC而且烂尾了不要报什么期待唷

*虽然是短篇但写的时间分开的挺久所以可能有什么BUG也说不定哦

*结尾是循环着喰种OP写出来的,所以个人觉得有点怪

 


CP/叶蓝
文/未染

 

世界上总有一些遥不可及的风景。
看着电视转播的蓝河一边吃着pocky一边这样想着。
Pocky是上次笔言飞来他家的时候顺手塞给他的,虽然笔言飞说什么吃的时候心情会慢慢变好,但蓝河还是觉得这是他吃不了才带给他的。
电视里转播的,正是君莫笑最后六点五秒的回顾,帅气的动作太容易让人着迷。蓝河看着电视屏幕,没有太过激动的情绪,对于他而言,无论叶修做了多么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那都是属于情理之中。


我大概这辈子……都无法靠近他了吧。
吃掉最后一根pocky,蓝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茶几上的垃圾丢进垃圾桶里,最后看了一眼电视里的角色,苦笑着用遥控器关掉了。
拉开阳台的门,蓝河顺势走了出去。

因为最近天气不错的原因,夜空中繁星点点。蓝河抬起手,遮住了夜空中最亮的启明星,他觉得自己有点难过,没由来的。
“真让人讨厌啊,”蓝河喃喃道,“明明那么的耀眼,明明给人一种很接近的感觉,但为何就是穷尽一生也无法触摸到。”
就像是,就像是他对叶修那样。


蓝河喜欢叶修。
这是一次在蓝溪阁的群里闲聊时发现的。当时群里的女孩子们聊着恋爱的话题,闲的无事的蓝河就顺便跟着看了几眼,一看便发现她们所说的恋爱征兆和自己太像。受到惊吓的蓝河马上退了游戏退了QQ关了电脑,然后,对着空气发了很久的呆,最终还是说服自己,喜欢叶修的这个事实。

其实也没什么困难的,认识到自己是弯的,反正自己喜欢上的是一个永永远远都无法真实碰触到的人。就像是暗恋一般,只不过比暗恋要稍稍那么残酷一些,因为自己就算喜欢着却连见一面也做不到,自己唯一能做的不过就是像个粉丝喜欢偶像一样坐在电视机前默默地看着。

 

外面的风有点点大,吹得蓝河许久未减的刘海刮得眼睛有些痒。

房间里亮着的灯,被关掉的电视,垃圾筒里堆放的垃圾,一切的一切都显得特别的安静,似乎是为了衬托出屋外少年单薄的寂寞的身影。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好想和他并肩前行。

蓝河望着外面的灯火通明,从灯光中不难看到别人家里面热闹的情景或者孤家寡人的剪影。

有那么一瞬间,蓝河觉得他仿佛可以从灯光下看到人生百态,可转瞬却又觉得自己看到的不过只是人生的那么一个片面。

 

回到房间,打开电脑,随手翻了翻抽屉发现了之前说是要去兴欣做卧底时的账号卡。看着绝色的账号卡,蓝河忍不住笑出来,那时叶修还在网游里面,让每个公会都鸡犬不宁,自己却瞒着蓝溪阁在那里做了一段时间的保姆。

现在想来,当时叶修虽然很让人不喜欢但是却那么的真实,仿佛触手可及一般,就像普通的游戏里面的好友那样。

不知在想着什么,等蓝河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登录了绝色。

因为叶修最后的精彩发挥,兴欣公会里上上下下的都是欢乐的一片,和轮回公会的战斗早在一开始就进行着,现在更是到白热化的地步。

以前被蓝河带过的人看见他的上线,想着过去招呼一起来,结果却被蓝河婉转的拒绝了。对于这么欢乐的场景,他更想找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待一下,没有人打扰,没有人知道,只是想怀念一下自己那遥远的感情。

 

 

得知叶修退役是几天后的事情。

决心要忘记这位大神的蓝河可以说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在网游之中,抢BOSS和各个公会打交道,做着现在的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要不是无意间和公会的人聊天时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过去了,可能就不会脑子一冲动做出那样的事了。

听到消息的一瞬间蓝河就打开了网页,随便打了关键词便找到叶修退役的新闻。一眼扫下去,最后只能苦笑了一下。

 

真是符合他的风格,蓝河这样想着顺便活动了一下脖子,到最后都不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看完新闻便关掉网页回到游戏中,打开好友列表,君莫笑的头像就那样灰着。

也是,大神退役,账号卡总要留下来的。

“真是糟糕啊,”蓝河揉揉自己有些乱的头发,自言自语着,“连最后可以交流的桥梁也崩塌了吗?不过也没所谓了,反正再也不能在网游中看见他的身影了。”

这样子说着,一边打开和君莫笑的聊天框,聊天的记录止于很久之前。蓝河就那么看着,没有下一步动作。

只是过了很久,等蓝河反应过来时,输在对话框中的文字已经被发送出去。

 

“叶神,我发现我喜欢到无法轻易忘记你。”

简单的话语,却将自己最近的心情全部发送出去。明知道对方再也不会上线,心里却是期望与失落杂交着,点点滴滴地难过围绕着,无法逃脱。

 

“蓝桥,蓝桥,听到请回答。”

发呆了许久,直到耳机里传来其他人叫自己的声音,蓝河才总算是有些恢复过来,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心情不好就去休息吧。”春易老的声音传到蓝河的耳朵里,通过这么久地相处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能猜到一二的。

蓝河没有回答,不过却是退出了荣耀,放下耳机,关掉电脑。看了一眼窗外,G市夏天的炎热似乎是要将人给吞没,热浪滚滚仿佛要将马路燃烧起来。

 

蓝河向春易老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给的理由只有两个字——散心。春易老也没有多问,就那样批假了。

拿到假期的蓝河果断地报了一个两千多元的旅行团,华东六天游,在H市过夜的一条线。

蓝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拿钱砸到这上面又有什么意义,想去H市却又无法找到借口说服这样的自己。

 

 

到达H市已经经过了几天的疲劳了,蓝河跟和他睡一间房的人打个招呼便匆忙地跑了出去。

在路边伸手拦下出租车,蓝河坐了进去,将写有地址的一张纸条递了过去,上面写的是以前嘉世俱乐部所在的地址。

车里收音机播放的是关于荣耀的新闻,这让蓝河感到有些意外。

“小伙子也是荣耀粉丝吗?去的是以前嘉世的地址啊,”司机先开口搭话,给蓝河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我家那小子也是啊还说什么要去训练营要做职业选手,啊我记得好像是兴欣。”

听到嘉世,兴欣等字眼让蓝河感到挺不可思议的,大概是没想到大叔也会关注这些。

“您并不排斥电子竞技呢……”蓝河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便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年轻的时候也很喜欢打游戏啊,”司机的语气很轻松,“不过家里人并不同意就是啦,不过现在电子竞技的发展也挺有前景的,说起来荣耀也要有世界赛了呢。”

“嗯。”蓝河点点头没有继续接话。他现在心里想的,是对于叶修退役的遗憾,如果没有宣布退役的话是不是还有可能拿一个世界冠军回来?

 

和司机一路聊着天便达到了蓝河的目的地,下了车还和司机到了别才慢悠悠地走着。

以前嘉世的风光已经不在了,原本的俱乐部大楼已经被其他公司收购了做其他用途。不知为何,蓝河突然觉得有些难过,他有点害怕蓝雨是否也会有一天变成这样。

沿着道路走,不多时便看到兴欣网吧亮着的灯光。

蓝河没有走进去,就是在站在不远处看着。虽然知道叶修回家了但还是想抱着一点点希望地站在那里,希望能见到叶修的影子,哪怕只能远远的观望。

只可惜,那都是徒劳的。

直到导游打电话过来,蓝河才意识到自己站在那里发了多久的呆。

 

回到G市后蓝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散架了,睡了一天恢复了精神之后便挨家挨户的去送手信,同时稍稍抱怨一下旅游团的不靠谱程度,对于自己跑去兴欣网吧门口的事却是只字未提。而对于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只是感觉原来那个正常的少年又回来了,仅此而已。

 

其实没什么放不下的。

蓝河倒是终于想明白了,本来就是没什么指望的感情,自己也就该放手就放手了。

这一趟短暂的旅行,蓝河倒是明白了。跑去兴欣虽然是一时冲动但终究是让自己烦躁的心冷却下来了。

他们不一样。一点共同点也没有。

一个不算特别透明的小粉丝,一个是荣耀的顶尖大神。

现实又不是小说,怎么才能让他们在一起呢,况且……两个人都是男的。就算自己不在意大神也会在意的吧。

蓝河最后苦笑了一下,对于这种事,死心的越彻底,对自己越好。

 

 

叶修一直都是一个给人意外惊喜的存在。

所以当蓝河看到世界赛出场名单上的领队是叶修时有点想骂娘。

不过在最初的激动过后,蓝河的注意力就全部放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大神不好,只不过自己毕竟是蓝雨的脑残粉。

世界赛蓝河每场必看,虽然只是电视转播,但无论是什么时候蓝河都会选择看完再做其他的事。

虽然不想承认,但除了精彩的比赛外他确实也在期待着镜头偶尔转到的中国领队嘲讽却又显得帅气的面容。 

依旧还是有些心动。依旧觉得自己还很喜欢他。

不过这些,大概都会变成记忆深处的东西。

 

比赛一如既往的精彩。

有时中国队陷入逆境蓝河的心也会被提起来,突围之后也会松一口气。对于象征着国家的荣耀,没有人会半点马虎。选手是,粉丝也是。

空闲时,蓝河也会和朋友一起吐槽这个队队服不好啦那个队美女很多啦这样的话题,当然,谈论的最多的永远是国家队。

对于他们这类无法达到职业水平的玩家,听着电视转播时的解说便足够了,哪怕解说有时候竟是误导别人。

偶尔上线帮忙抢BOSS的职业选手也会和玩家们聊聊,当然这里的玩家更多的都是工会精英,都是那些战队工资的人。

总之,要形容世界赛期间网游之间的关系的话,那大概只有一个词可以概括了--和谐。

对于此,蓝河倒是挺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他能抽出更多的时间犯花痴。

 

中国队夺下冠军的时候,蓝河激动的语无伦次。不只是他,所以观看比赛的粉丝们都是这样。

第一次的世界级比赛,不负众望拿下冠军的选手们,当奖杯被大家捧起的时候,奏响国歌的那个瞬间,蓝河摸了一下脸,凉凉的。

“真的是,”蓝河用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将所有的光线都遮挡住,“果然永远只能站在观众的角度上……”

绝对无法碰触到的,绝对实力的差距。

明明应该很开心的啊,因为是世界冠军了啊,可是真的又觉得好痛苦好不甘心。

 

回归日常的生活,参加比赛的选手们也踏上回国的班机。

蓝河每天依旧为公会出着力,看着赢得比赛之后的新闻,日子平淡如水,似乎有什么改变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当一个人决定放弃之后,生活终归会被拉回原来的轨道,不过前提是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接到喻文州打来的电话时蓝河正在睡觉。时间大概是比赛结束后的过几天。

当时一脸睡意的蓝河看到来点显示的时候马上惊得坐起来,有些颤抖地接通电话。

“喂,蓝河吗?”电话那头是很温柔的蓝雨队长的声音,“叶神要了你家地址说要去看看你,我打个电话就是提前告诉你一下。”

“嗯…嗯……”有些许紧张的蓝河没有反应喻文州说了什么,等到挂掉电话后才忽然意识到——叶修要来!

门铃很应景地响了起来,蓝河有些跌跌撞撞地跑去开门。门外,嘴里叼着烟的人站在那里,看见蓝河出来,耍帅地对着他笑了一下。

“叶叶叶叶叶叶叶修!”

“小蓝有没有被哥帅气的英姿迷倒啊?”叶修笑着,顺手把烟熄灭掉。

“一点也没有。”蓝河面瘫着脸回着话,但转身打开鞋柜的手却明显地颤抖着无法停止。

叶修看着,在蓝河站起身的一瞬间过去抱住,头枕在蓝河的肩上,小声地对他说道:“无法忘记就不要忘记,反正…我也喜欢你。”

对于突如其来的告白,蓝河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轻轻点一下头。

 

对于蓝河而言,叶修确实是遥不可及的风景,无法追逐不知通向那里的道路,但是呢,那个人却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所付出的,然后再最需要的那一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轻声地告诉他——

 

 

End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