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骸云】学院风三十题

*人物OOC啦所以不要纠结那么多w

*不甜不虐吧,大概,或许最后几题有点温暖(?)

*拖好久了终于写完好开心呢,想的大概就是如果他们只是普通有些不良的少年那会不会就这么发展呢(*/ω\*)

 


1 春季入学式

 

云雀作为风纪委员一定会在入学式的时候维护现场的秩序。虽然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如果有人来问路他还是会皱着眉头将路指出来。除此之外便还要提防本校或外校的不良少年来砸场子的事件发生。

对于本校的很多学生来说,虽然他们不能和云雀正常交流但是却可以放心依靠这样的风纪委员长,他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因为这样的风纪委员长的存在他们才能安心的上学放学。

而平常负责去外校打架的六道骸则难得的在入学式的时候按时回校。路过树林,从他的角度看过去,云雀的侧脸显得异常的美丽,不是那种阴柔的像女孩子的美,反而应该属于认真负责的美。紧抿的双唇,有些略显烦躁的眼神,看到有人违反风纪一瞬间的冷漠,这一切的一切都尽收骸的眼底。

当然,骸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在那么一瞬间感到了心跳加速。


2 第一次打招呼

 

骸看了眼新学年的到来自己所在的班级,跟犬和千种打了一声招呼便独自向教室走去。

来到门口,没有听到同学们相互问好的声音,心里觉得有些奇怪,打开门才发现原来是因为云雀坐在窗边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小麻雀早啊。”骸笑眯眯地打破了这份沉默,同时抬腿准备走过去。却不曾想刚走几步,云雀的拐子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骸一脸笑容地侧身躲过拐子同时继续说着,“kufufu,小麻雀你还真是心急啊。”

没有搭理骸说的话,云雀非常迅速地抬拐向骸那不符合风纪的凤梨头砸了下去。因为出乎意料的动作,骸虽然躲过了他的一击,可旁边的桌子却硬生生地被劈成两段。骸有些冒着冷汗地看着云雀,却发现他单薄的双唇中吐出了几个字,“不准这样叫我,还有,桌子的损失你负责赔偿。”说罢,便又回到了自己刚才所坐的位置上。

骸无声地笑着,他突然发现这个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有趣。


3 成为并排邻桌

 

安排座位的时候,骸自告奋勇地向老师提议自己要坐在云雀的旁边,云雀皱着眉头却没有说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骸依旧不知悔改地叫着云雀“小麻雀”,云雀从原来的马上提拐揍人变得学会忽略六道骸的话。不过若是心情特别不好,云雀会马上找到骸打一架,毕竟骸是少数能在他双拐下存活的人类。

偶尔犬和千种来找骸的时候,云雀都会有些不爽的看一眼,然后以普通人无法觉察的速度将目光移到窗外盛开的樱花树上,只是这些却是被骸全部发现。


4 成为前后邻桌

 

期中段考后,老师调了一次座位。这次,六道骸被调到云雀的前面,老师的想法大概是看他们相处的还算融洽便不打算拆开他们两个,毕竟无论是谁单个处理起来都比较麻烦。

成为前后桌之后,骸的行为更加放肆了,偶尔也会大胆的出言调戏云雀,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都会被云雀用正在看的书砸头,虽然会感到疼痛但并不会伤及大脑。

骸知道的,云雀对他越来越不一样了,他也很高兴看到这么与众不同的云雀恭弥。


5 上课打盹

 

六道骸作为学校的另一个保护神一般的存在,对于外校来的找茬全部照单全收,有时候打架会打到凌晨四五点,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总是没什么精神,对于老师那种催眠般地讲课方式总是会不自觉的打盹。

有时候,老师走过来,云雀会用脚踹骸的凳子,骸总是会从睡梦中突然惊醒,然后和刚好走过来巡查的老师大眼瞪小眼。


6 传纸条

 

犬和千种有事没办法和骸吃中午饭,百般无赖的骸便在索然无味的国文课上写了张纸条丢到云雀的桌子上。纸条上写的都是些琐碎无趣的小问题,像在哪里吃午饭啊,午饭吃什么啊之类的。虽然知道云雀不会理他但是心中却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期待的。

从上课就丢给云雀的纸条等到快下课时才被丢了回来,骸有些雀跃地打开来看,看见云雀那清秀的字体简短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便当,风纪委员室


7 一起吃午饭

 

对于骸的厚脸皮来说,买个面包跑去风纪委员室完全不是问题。等他到达门口时发现门并没有上锁,没有敲门就进去了。刚进门便看到云雀在那里专心的看着文件,便当摆在桌子的边上,看起来他的主人还没有开动。听见开门声云雀便抬起了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骸,便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

“恭弥是在等我一起吃午餐吗?”对于两人的关系,骸早就死皮赖脸地叫上对方的名字了,而对于这样的叫法,云雀也不曾反对过。

“没有,只是刚才不饿而已。”云雀不咸不淡地回答着,同时将便当打开。

“噢噢噢噢看起来很有食欲的样子,”骸扫了一眼云雀的午餐,发出有些搞怪的声音,“看得我也好想尝尝啊。”

听到骸的话语,云雀刚吃了一口后不着痕迹地将便当盒子推了过去,嘴上什么也没说只是眼帘低垂不知在想着什么。

骸也不客气,从云雀手中拿过筷子便吃了一口,然后又还了回去,“说起来,这可以算得上间接接吻呢。”然后便继续愉悦地啃着没什么味道的面包。

云雀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微红的耳尖却是暴露了他现在心情。


8 一起打扫卫生

 

值日的女生社团临时有事,和她一起搭档的骸倒是一脸随和地说着让她快去社团打扫清洁的事交给他就可以了。

因为一个人打扫起来或多或少都有些浪费时间,骸的速度并不快。虽然他完全可以把他的“小弟”叫过来,不过出于责任心倒是没有这么做。

刚刚巡视完校园的云雀回到教室看着还在打扫的骸便没有多想地推门而入,正想开口说些什么,骸便发现了他的身影,主动地打起了招呼。云雀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同时看了一眼黑板上的值日表,刚想说话便被骸打断了。骸解释了一下那个女生的事情,然后对着云雀微笑了一下便继续着他手头上的工作。

云雀眯起眼睛看着骸,最终还是选择拿起工具帮忙。


9 一起放学

 

打扫的工作总是两个人比一个人迅速。只不过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拖了很多时间,等两个人完全搞定后已经接近黄昏。

“一起走吧。”骸潇洒地将书包背在肩上,同时向云雀提述神情。

云雀的丹凤眼一挑没有拒绝。锁了门便和骸肩并肩地走着,引得因为特殊原因还没回去的学生侧目。

“恭弥其实很温柔的啊。”骸突然开口打破两个人的沉默,“就是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

“你还挺了解的。”云雀回了一句,声音淡淡的似乎有些听不清,但骸知道他确确实实说了这样的话。

那个时候,骸觉得虽然很累但能听到云雀的这么一句话便全值了。


10 体育课

 

虽然骸是不良少年,但在女生中一直都有很高的人气。每次上体育课的时候总是会有一大批的女生在那里围观着,如果有精彩的进球便总会有尖叫声的响起。

每每这时云雀都会离得特别远,对于那群女生,他心里大概是除了不爽就是想咬杀骸了。


11 帮老师搬试卷

 

一起吃完午饭慢悠悠地准备回教室的云雀和骸突然被新来的老师叫住,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老师,据说是新来的,对于这个学校并不是特别了解。

“两位同学,可以帮忙搬一下试卷吗?”老师显得有些慌张,大概是处于对学校的不熟悉吧。

骸看了云雀一眼,开声道:“饭后运动?”

云雀显然没有理会他打趣的话语,直接走过去将卷子搬起。看着云雀的动作,骸笑着和老师说了句“交给我们吧”便将剩余的卷子全部抬起。


12 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云雀看到骸的时候他倒在了地上,头部被外校的小混混用棍子击中,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无法起来。

不知是因为小混混欺负到学校的学生,还是因为倒地的是六道骸,云雀毫不客气地冲了上去,给予每个人致命的一击。然后冷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打电话叫了草壁来处理了之后就迅速地将骸送到了医务室。

很难说清楚的,当时的那种感觉,明知道他不会有事却还是有些许害怕,打人的时候也比往常更狠了一些。

夏马尔简单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问题,会昏迷只是因为对方突然的袭击罢了。放下心的云雀坐在椅子上,夏马尔没有再说什么便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

云雀也不知道在那里坐了多久,草壁发短信告诉他处理完毕时也不知道,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喃喃自语道:“不能这么下去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突然接口的声音显示着他的主人已经清醒的这个事实。


13 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云雀巡视完学校的时候人都已经走光了。放学时下过的雨也近乎停止。

回到风纪委员室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见骸。骸静静地靠在墙上,低垂着眼帘,不符合风纪的凤梨头在那里上下晃动。云雀知道,他大概是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了。

本想不惊动骸,却不曾想在经过的那一瞬间听到骸有些温柔的声音。

“巡视完了?那一起走吧,外面在下雨。”

云雀点点头,没有提外面的雨已经要停的这件事。


14 借笔记

 

临近考试,不管是谁都会抓紧时间去补补平时上课不听的内容,这一点,骸也不例外。只不过对于借笔记这件事,骸还是有些羞于开口的。

在磨磨蹭蹭地好几次后难得鼓起勇气想开口时,却是像约定好了一样,云雀随手将笔记丢过去。拿到笔记的骸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云雀若有若无的笑容时才有些不争气的,脸红了。


15 一起写作业

 

“恭弥一起留校写作业吧。”骸如此提议道。

“上次被击伤头部的后遗症?”

“只是想找个理由和你待一阵。”


16 临考前合宿

 

世界上总是有许多死皮赖脸的人,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所以云雀一脸不要打扰我睡觉的表情看着莫名其妙就来他家的六道骸。

“一起复习啊,明天就要考试了。”骸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凤梨叶子,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次要这么认真的准备考试,明明往常都是随便应付过去就好的。

“我要睡觉。”

“一起复习嘛,一个人提不起精神的。”

“你可以去找犬和千种。”

“可我只想找你。”

骸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撒娇的意味在,本想着赶他走要去睡觉的云雀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只是最后复着复着就都睡着了。


17 暑假回校游泳

 

作为爱校的风纪委员,云雀在放暑假的时候也会回校的,不过他并不强制他手下的人和他一起回来,所以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坐在风纪委员室或是天台静静的打盹。

偶尔顺着窗户望出去会看到学校游泳部的人回来训练,对于这稀疏平常的社团活动,云雀也并不干涉。只不过今天似乎有些特别。

游泳部的人去参加关东大会了,本应该无人的游泳池却是溅起一阵阵水花,定眼一看发现了在水中漂浮的凤梨叶子。看着一点也没有违和感的画面云雀忍不住心情很好。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骸从水中冒了出来,向云雀招着手,示意他下来。

云雀迟疑了一下,但是没有拒绝。

偶尔两个人一起放送一下,似乎也不坏。


18 运动会

 

运动会的举行是新学期开学初的事情。骸在各种女生的请求下报了两个项目。而一向讨厌群聚的云雀竟然也跟着报了一个。

“难道小麻雀是为了我才参加运动会的吗?”本来是和往常一样调戏的话语,却得到对方轻轻地点头。


19 学园祭

 

学院祭的那一天骸没有回校,云雀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什么动作,依旧和往常一样做着相同的事,唯一不同的,就是少了一个有时很聒噪的人罢了。

因为有其他学校的学生过来,风纪委员的责任显得更重了一些,云雀站在天台上俯视着每个班级所做的活动确保他们不会出现意外。不过对于他们班级所搞的活动却是一点也不清楚。

直到接近傍晚了,骸才突然冒了出来,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然后对着云雀说道:“恭弥没事做的话就来帮忙演棵树吧!”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让这么冷酷的风纪委员长来演一棵树,如果真的有的话那就只可能是六道骸了。然而更神奇的事是风纪委员长竟然点头答应了。


20 见学旅行(日间)

 

虽说是见学旅行,不过骸和云雀并没有这个意识,两个人似乎是约好了一样一起翘掉,然后又心有灵犀的在同一个地方遇见。

“kufufufu小麻雀也翘掉了呢,不如我们一起?”骸靠着墙用比较轻佻的眼神看着云雀。

虽然骸看起来像是寂寞孤独没有人陪,但事实上在云雀还没看见骸的时候,骸便把犬和千种打发走了。

云雀没有回答还的问话,只是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不过相处了一段时间的骸知道,这算是云雀同意了。


21 见学旅行(夜间)

 

晚上分房间的时候,骸一脸笑意地贴上去说着“不如我们一起睡吧☆”这样的话语,云雀皱着眉头把强行来自己房间的骸赶了出去。

只是半夜被压醒时看见睡得迷迷糊糊的骸感到一阵无奈。

好不容易把架在自己身上的手脚移开,云雀起身喝了一口水,没有把他赶走的欲望,望着睡得正好的骸平常冷淡的面容也添了一丝笑意。

只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不难看见骸脸上掩饰不住的弧度。


22 欺负事件

 

从学校偏僻角落里传来破坏美感的声音。

在校园内无目的闲逛的云雀听到则是皱眉地走过去。

“去帮忙买一下东西嘛。”声音很熟悉,没猜错应该是六道骸。

云雀皱着眉头,对于骸他也知道有时会很恶趣味的欺负可爱的后辈,虽然曾经就此事说过他,不过他倒是没有要改的意思。

一脸不爽的走过去,看见一年级生靠在墙上,骸倒是一脸笑意地看着。

二话不说,云雀直接提拐冲了上去。就像是会预知一般,骸轻松闪过。

“走吧。”云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还锁定在骸的身上,不过那个少年却是很快的逃离现场。

“每次都这样,没事做吗。”明明是问句,说话的人却如此肯定。

“这样的恭弥也很有趣啊。”笑着回答了一句,然后便突然消失在云雀面前。


23 情人节(校内活动)

 

云雀早上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抽屉里面静静地摆放着包装好的巧克力,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今天是情人节,才想起之前老师有提过情人节的活动之类的。

那好像是针对情侣推出的,云雀之前也有看过相关的文件只是在同意后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直到周围几乎都是粉红色泡泡时才反应过来。

放学后,云雀打算做着和平常一样的事,只是还未开始便被骸拉着说是要去参加校内活动。

云雀心想这样其他人大概玩不了了,不过却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就这样随便被拉着走。

骸带着云雀去的是一个没什么恐怖感的鬼屋,这个的存在意义大概就是找个理由让情侣发生一些脸红心跳的事情。

云雀有些不喜这样的事情,不过却被骸的一句话收拾了心情。

“恭弥,这样我们好像情侣啊。”


24 圣诞节(校内活动)

 

圣诞节来临的时候正好赶上东京的第一场雪。

被白色点缀的校园显得更加美丽。

云雀被骸拉着去扮演圣诞老人,说是这样会让风纪委员长更加亲民。

对于这些略扯的理论云雀已经懒得搭理了,只是被骸强行换衣服时觉得一直平稳的心跳有了一定的起伏。

有些糟糕啊,云雀忍不住这样想着。


25 在学院的某处告白

 

樱花开了,云雀站在树下,想着要怎么收拾那个把他约到这里却迟迟未能出现的人。

“恭弥,”声音突然从树上传来骸的声音,云雀抬头挑眉看着露出半个身子的骸。

骸望天没有看着云雀,然后深呼一口气跳了下来,果断的抱住云雀,用比平常要颤抖多的声音说道:“恭弥我喜欢你很久了。”

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来自云雀的打击。

只是过了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疼痛,便睁眼看了看云雀,却听见他闷闷的一声“嗯”。


26 在学院的某处接吻

 

听到回答的骸很兴奋的松开抱着云雀的手,亲昵地蹭了蹭云雀,然后很小心的靠近他。

用眼神询问是否可以进行下一步,云雀一挑眉凑了过去。

唇瓣轻轻的相贴。

骸被突然传来的柔软迷得大脑一片空白。

在云雀离开时反应过来,不满地贴上去加深了这个轻柔的亲吻。


27 文化表演(准备阶段)

 

说不上到底算不算是在一起。
骸依旧是向以前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云雀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之前的告白接吻都是梦中发生的事情一般。

但经过骸之前做过的一系列事情,班级里的大家倒是不那么恐惧着云雀。

在准备文化表演时,云雀被班里一个稍稍大胆的女生请去帮忙,云雀看了那个女生一眼然后又看了骸趴在桌子上假寐的骸,“骸,去帮忙吧。”

被云雀叫着自己的名字的骸受宠若惊的站起来,对着那个女生笑道:“我们走吧。”


28 文化表演(舞台阶段)

 

云雀和骸两个人都没有登台表演,只是就算讨厌群聚的云雀也有来看。

骸是在大堂阴影角落里找到云雀的。

那时他一个靠在墙上,观看着班里同学一起努力的表演,神情很是专注。骸无法否认的,他被这样的人迷住了。

没有发出其他声音地走到云雀身边,伸手突然拉住云雀的手。云雀捏了他一下,并没有松开。

在黑暗之中,两个人就这样十指相扣的。


29 毕业典礼

 

骸时在天台上找到云雀的。翘掉毕业典礼的两个人就这么背靠背地坐在天台上。

谁也没有说话,天空中的云不时的飘动着,偶尔风吹过会发出些许的声音。

“恭弥,你说毕业以后的我们会是怎么样的呢。”骸最终打破了两个人的寂静,只是却没有听到回答。

扭头一看,发现那人已经睡着。

睡着的云雀,没有了醒时那么凌厉的感觉,一切都很柔和,挠的骸心里有些痒痒的。


30 毕业后见面

 

在大街上想再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究竟有多么的难。

所以云雀出门看到骸站在那里等着自己觉得心里有些暖暖的。

稍微成熟的人看到云雀的出现忍不住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恭弥,我们在一吧。”

“好。”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