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悠佑】七夕

*迟来的七夕贺文!所以相关资料都是直接百度的!!

*OOC!OOC!OOC!

*这个脑洞很早就有了不过一直没动笔就是了别在意这些(躺

*其实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P/悠佑

文/未染

 

七夕节这天浅羽家的两位家长都出去了,家里就剩下兄弟二人。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暑假里普通的一天罢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日本的七夕节,是孩子们的节日,街道上的大商店摆上象征性的两棵柳树,然后为前来的孩子们提供免费的彩纸。孩子们会把自己的心愿写在纸上折成鸟雀的形状然后挂到树上。

对于悠太佑希而言,他们已经是过了做这件事的年龄。

只是隔壁新搬来的住户有个五六岁的孩子,小孩子的兴奋地敲开了悠太家的门,闲来无事做的悠太不想看着佑希就这么一天懒懒地待在家里,便点头答应陪着他去过七夕。

 

佑希一脸不情愿地看着悠太,大概是希望能打动他好改变主意。不过悠太并没有为此而动,换好衣服便催促着佑希。

弟弟看着自己宅在一天的愿望只能泡汤了,也只好慢吞吞地去换衣服。

到玄关的时候,小孩子和悠太正开心的聊着天,聊得东西大多都是孩子天马行空的产物,佑希有些恍惚,突然觉得他们三人出去有点一家三口出门陪着孩子开开心心地过七夕的错觉。

用力地摇头,将脑海中奇怪的想法甩出去,却是被正好抬头的悠太看见。

不着痕迹地笑笑,悠太便抬手示意佑希跟着。

 

出了门,太阳正好,夏天的炎热被微风一吹,散去了不少。

小孩子唱着新学的儿歌,中途看到了班上的同学会开心地跑过去打招呼。而被叫出来悠太则像是他的爸爸一样小心翼翼地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佑希走在最后面,跟他们两个保持了一点距离。看着通向商店的路越来越多家庭的出现,佑希想起他们小时候似乎也被拉出来做过同样的事。

明明七夕是女孩子祈祷心灵手巧的日子,为何当时作为男生的他们也会被拉出来?对于这个问题,佑希当时确实是思考了很久,只是后来看着春那快乐的笑颜终究是没有问出口。

 

等他们来到的时候,树上已经挂了很多的鸟雀,远远地看过去就像是喜鹊搭桥那般。

悠太和小孩子排着队到商店去领取免费的彩纸,回来时便看到佑希站在不远处,抬头看着上面的纸雀流露出一丝笑意。

悠太走过去把刚刚拿到的一张纸递了过去。

佑希看了一眼,嘟囔着都多大的人还写这些,但是却顺从地接过来,然后找了一支笔,一点也不像自己所说的那般流畅的写下自己的心愿。

悠太看着这样的弟弟,眼眸中流露出的是无法言喻的温柔。

 

小孩子写的速度很快,字体虽然有点歪歪扭扭的,但美好的愿望却是落在纸上。佑希跟着也写完了,两个人就面对面折着纸,悠太看着有些和谐的画面,开始动笔写下自己的愿望。

「悠太。」把纸雀挂了上去的佑希突然叫了正在折纸的悠太一声。

「嗯?怎么了?」悠太顺着佑希的声音看了过去,问道。

佑希看着挂上去的纸雀,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中国的七夕节并不是我们这样的节日呢,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

折好纸雀的悠太点点头然后挂到了柳枝上,等做完这件事后才和佑希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所以我们是在过情人节。」

说这话的时候,佑希正在和小孩子玩闹着,看起来好像没有听到悠太所说的话,只是仔细看会发觉他那有些不自然的动作。

 

把小孩子送回家,佑希便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悠太倒是去冰箱拿出冷饮放在茶几上,夏天果然还是喝冷饮最解渴。

「呐,悠太啊,」佑希艰难地爬了起来打开冷饮的盖子,「你写了什么愿望?」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悠太坐在沙发的另一边,「我想和佑希待上一辈子。」

简单的话语,直击少年那柔软的心脏。

 

佑希闷头喝着冷饮没有回答,过来很久悠太才听到他轻声地回答了一句「我也是。」

 

 

所谓愿望,大概就是说出来不灵的东西。但若那已成定局却是其他一切力量都无法撼动的存在。

 

-fin-

 

后记

七夕小短文一篇XD

果然情人节啊之类的节日贺文写双子最棒了wwww

没有文笔可言,结尾有一点点卡,一如既往的,平淡甜蜜的日常√

 

评论(1)
热度(2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