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楚夏】以后

楚夏《以后》
他几乎以为他死了,但他还活着。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投进病房里,楚子航感觉到光线而张开眼睛。虽然是混血种身体恢复能力比普通人强但身上的剧痛却无法忽略。
不过习惯了。
楚子航看了看花白的天花板,然后扭头看到了睡得很死的路明非。这个简单的动作好像用尽他的力气,疼痛虽然拉扯着他的神经不过却不是无法忍受。
他的思绪顺着光线中的尘埃飘动着,他似乎是做了一件非常不想却必须要做的事,心口有点发疼,似乎是代替他无法流出的眼泪一般。
本来做好死亡的准备,但活着出现在病房里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楚子航妄图去想起当时的事,可那只是徒劳,于是他猜测这可能和他隔壁病床的废才有关。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楚子航的直觉全部都指向这个未知的事实。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觉得活着并不是一件坏事,哪怕自己喜欢的姑娘已经不在了。
啊…想起来了……她被自己杀了。
那个会对自己笑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人不在了,唯一留下的只有那把有些发锈的钥匙,那大概是自己与她剩下唯一的联系。
“夏弥。”楚子航轻声念出那个女孩的名字,只是脸上因为疼痛而没有表情。那一刻他所想的不过是龙族和混血种真是悲哀,那些无知的人类才是最幸福的。
路明非不小心响起的呼噜声让楚子航稍微安心了一些,他闭上眼睛,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可是并不安稳。夏弥的容颜不断浮现在他的梦里,有笑着的也有悲伤的,已经经历过的画面像电视连续剧一样不断播放,最后定格在她死亡的画面。
撕心裂肺地感觉一下子袭来, 冒着冷汗睁眼却看到了在记录的护士。路明非已经坐起来吃着苹果,看到自己醒过来还咧嘴笑了笑,不过看起来却有些难过而没有说话。
昂热站在床边看着楼下在嬉闹的小孩子和乘凉的老人。楚子航懒得开口叫一声“校长”,看着护士记录完离开想再睡一下,可梦中无法避免的画面却涌上心头。 他发了很久的呆,直到路明非送走昂热和他开始扯皮才意识到。路明非在那边说着,但楚子航脑海里只想着最后的那把钥匙,他要去,如果身体允许的话他想现在就去。
“诶……师兄你也不要太悲伤……毕竟……”路明非也能猜到楚子航的心情,想说着劝慰的话却又止住。他或许,也没什么资格安慰人。
路明非也很喜欢夏弥,当然只是介于朋友中的那种,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龙王的话,或许路明非还能救她。可惜她是,所以路明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和楚子航的相爱相杀。
虽然是隐隐约约,但是他确实感觉到了她渐生了人类的情绪,那大概是爱吧。
路明非摇摇头,想把这些东西甩出脑外,他已经给了小魔鬼半条命,剩下的一半能不给就不给啊。他又看了看楚子航,想着以后要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怎么办啊,可随即又觉得自己喜欢的人都不属于自己,这种事或许到死都感觉不到。
身体愈合能力比楚子航想的慢了一点,但得知可以出院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的 去夏弥的家。临走前,路明非还摇手告诉他要早点回来,那副模样有些像嘱咐丈夫不要迟归的妻子。
只是楚子航都没有去留意这些,他的脑海,他的心脏,现在都只装着名为“夏弥”的人。
穿过大街小巷,因为急切的心情而不时走错道路,等来到那里的时候,身体还有些颤抖。
那是她的家,在她观察人类时的家。
钥匙插入锁孔抖落了些许灰尘,主人长时间不在家中,锁有点生锈,打开门花了些时间。
打开门,长期无人居住而有种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但这总算让楚子航冷静了下来。
走进她居住过的房子里,里面的摆设还停留在她离开之前富有生气的样子,如果不是上面满是灰尘的话楚子航都要认为夏弥还活着。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也没有理会干净与否。也许他只是想缅怀一下未能说出口的喜欢。
一生之中除了母亲也许就只有夏弥能让他 这么牵挂了,然而没有办法的,他们是注定没有以后可言的。
因为责任,所以必须要杀死自己心爱的人,这样的做法是不是会连自己的未来都想舍弃。
空气里弥漫着夏弥的气息,但只剩下楚子航一个人在那里安静地呼吸。
FIN

评论
热度(4)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