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王乔]钟表

☆那天脑洞一开就写了结果稍微写多了点,人物ooc了我果然不适合写同人请见谅_(:з」∠)_不是很了解大学所以应该会有很多bug请指出!


  1.


  乔一帆看了眼放在自己手边已经停掉的手表,又看了眼黑屏的电脑,走出房间在客厅看到因电池耗尽而停止工作的钟,不小心落水时好时坏的手机,心里小声地叹了口气。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他失去了所有可以看时间的工具。


  大一的暑假回家的第二天就很不好运的发生了这件事,虽说假期可以稍微放松若真看不了时间不看也罢,但偏偏乔一帆晚上有一个高中同学聚会,而家里能让他翻的地方都已经翻过,无奈之下他只能寄托希望到楼下的店铺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说来也有一件巧事,乔一帆刚下楼就看到不远处的开了一家钟表店,今天新开张的,做完他到家时都没有留意到。这家店的发现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拿着自己已经坏掉的手表向那里走去。


  他所居住的是有些年代的民居楼,墙体上刷的油漆已经掉落的差不多了,年轻人早已离开这里,还在这边居住的只剩下老人与孩子还有一些外来的务工人员。父母住在这里习惯,有钱换地方也不乐意,过年放假乔一帆图个清静也会选择回来这里,除了陪陪二老之外还会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


  钟表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师傅坐在柜台后面的在修表。


  乔一帆不敢开口打破这种安静,但又对自己的事有点着急。好在对方感到有人的脚步声而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一下,然后将戴在左眼的放大镜取了下来向乔一帆走去。


  乔一帆谨慎地看了一下这个人,眼睛一大一小很有特点,从面容上看来非常的年轻,走路的时候会在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很有修养的感觉。


  “有什么能帮得上吗?”声音也很好听。


  “那个……手表不走了能帮我看看吗?”乔一帆这么说着,然后将已经不肯工作的手表递了过去。


  那人从他手中接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对着他说道:“这表有些年头了。”


  乔一帆点点头,“刚上高中时买的,现在是大一……四年了。那个,呃……”


  “我姓王,”王杰希看着他内心觉得有点可爱,然后重新走回他工作的地方,同时和对方闲聊了起来,“在哪所大学读书?”


  “荣耀大学生物系。”乔一帆一边回答道一边看着摆在柜台里面各式各样的表,为情侣设计的、为年轻人设计的、为孩子设计的……等等很多种类。店铺的墙上还挂着不同种类的钟,连老式的摆钟也能见到。


  “好巧,”王杰希坐在椅子上,重新将放大镜带上,将乔一帆的表拆下,“我是荣耀大学毕业的,正好也读生物系。”


  他这么一说,让乔一帆很是讶异——出来修个表还能遇到同校同系的前辈真的是不可思议。


  “前辈,”乔一帆恭敬地叫了一声便不打扰对方专注工作了。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十多分钟王杰希便把表还给了乔一帆,然后建议他还是换一只比较好,那块表的表链已经被磨损的不像样子,表盘也逐渐变得有些花,影响着主人读取时间。


  “谢谢前辈。”乔一帆向对方道过谢后,将表带到手上才开心地回答道:“不碍事的,我就回家住的时间用一下。”


  王杰希点点头,也没有收钱,就这么看着这个同校同系的后辈离开,然后忍不住上扬了嘴角。他觉得他们或许还能见面,在这种偏僻的地方遇到校友大概就是一种微妙的缘分吧。


  


  


  2.


  第二次来钟表店的时候客人有点多,王杰希忙着跟别人讲解不同表的优点,乔一帆就默默地站在那里,觉得对方的声音因讲太久而有些沙哑就跑去隔壁的便利店买了一支水,在会店时客人都已经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王杰希有些疲倦地坐在椅子上,看到乔一帆进来抬手打了一个招呼。乔一帆走过去把水递了过去,“前辈,喝水。”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接过来,手指还刻意戳了乔一帆一下。


  喝了水滋润了干涸的喉咙,王杰希看着乔一帆说道:“暖心小天使呢。”


  听到这样的话乔一帆忍不住红了下脸,虽然学校里偶尔也有女生会这么说但换了一个人而且还是自己前辈实在是让他不好意思。


  “这次需要什么?”王杰希站了起来,“给熟人打七折。”


  “嗯……家里的钟坏了,所以我就被赶出来买钟了。”


  王杰希在自家店铺的墙上扫视了几眼,推荐了一个圆形的适合挂在墙上的钟。乔一帆点头接受了对方的建议,只是付钱的时候坚决不同意对方给的折扣,无奈之下只能收下,不过提出了晚上一起去吃东西的建议,乔一帆不好推脱便同意了。


  回到家里就听见母亲在那里念叨着“楼下钟表店的小王人真的挺好的,隔壁的……诶就是那谁家都想去说媒了,小王人温柔就眼睛上有点缺陷不过那不能影响什么。”


  本来不想说话的乔一帆忍不住说了一句——“那不是缺陷,是个性。”


  


  让乔一帆下楼的信号是王杰希关店的时候。他每天只营业到八点,不过担心有什么人会找他所以细心地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写在了店铺显眼位置,以防别人有不时之需。


  从乔一帆的房间刚好能看到王杰希的钟表店,吃完饭在屋里打游戏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地像窗外扫去希望能看到王杰希,游戏里的音效与现实中的期待混杂在一起,让同队的好友发现了倪端。


  “一帆你怎么了,今天这么心不在焉的?”


  打完副本之后,乔一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退出了游戏结果就在QQ上收到好友高英杰的关心。


  “没什么,就是等下和人约了一起吃东西。”


  乔一帆回了一句,然后就看着王杰希关了门正对自己招手,便下了QQ关了电脑拿了钱和父母说了一声就下楼了,因此他那时并没有看见好友发来的“不会是女朋友吧?”这句话。不过就算看到也只会连忙否决点,只是不知为何他有点不愿意告诉对方这位前辈的事。


  


  


  3.


  乔一帆对王杰希这个名字感觉大概是“好听”其次是“熟悉”,但他在脑海里搜寻了很久也未能想起曾在哪里听过或见过。他每天都会上线和高英杰打副本但从来没有想提过突然出现在自己楼下不远处钟表店的老板。


  高英杰是学生会的,乔一帆当时也去面试了只是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众所周知的是学生会总能提前知道很多东西,高英杰有时会和好友谈谈无关要紧的事情,比如说——


  “听说我们下学期开始要来一个非常厉害的讲师。”


  “嗯?”


  “听说是以前系里的天才,在其他系里也非常有名。”


  乔一帆在屏幕后面笑了笑,顺手杀了一个小怪没有回答他。大概是自己的成绩平庸,就连考进荣耀大学里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也没有突出的特长和天分因而从未引起谁的特别关注。


  乔一帆带着耳机听到了母亲喊他吃饭的声音,打完副本就和高英杰说了再见,关了电脑出现在了饭桌上。父母在那里扯着家常,乔一帆用水洗了把脸就坐在了桌子旁。他一直都不算特别吵闹的人,能参加的活动会去参加,别人不过分的请求也会去尽力完成,虽然在努力地做着每一件事但依旧没什么目标。


  做个钟表师傅也不错。


  这个念头突然在脑海里冒了出来,笑声一下子没忍住结果吓到了父母,他们停下口里闲聊的事都看了过去确定儿子没有出现问题就开饭了。


  乔一帆一边安静地吃着一边想着王杰希,之所以会笑是因为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很有特色的双眼。他有点想见那个前辈,哪怕只是安静地看几眼都好。


  电视里放着新闻联播,乔一帆吃完饭看了眼时间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就下了楼。


  这个时间表店没有什么人,王杰希通常坐在后面修别人送来的坏掉的表或者钟,乔一帆走了进来就听到王杰希对他说:“来柜台后面坐吧。”


  乔一帆愣了一下,有些犹豫地思考了一下最后没有拒绝,通过过道走到了王杰希的身边。


  “晚上出来散步吗?”王杰希把工具放好,把放大镜拿了下来,从桌子下面拿出来杯子,里面泡着外面廉价的茶叶,因为用保温杯装着所以打开盖子还有热气冒出来。


  乔一帆点点头,然后把头凑过去看那些修表用的工具。


  “想学吗?”王杰希充满笑意地问着。


  “有点想学,”乔一帆这么答着却又马上摇摇头,“感觉自己做不了这么精巧的事。”


  王杰希笑着,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揉了揉这个后辈的头发,没有对此点评什么转而说起了表行的其他事情:“修表前应该先辨别表的真假。”


  乔一帆因为对方的举动有点激动,等对方的手收回去后他直起身子将目光放在了王杰希身上,“为什么?”


  “不良商人太多了,名牌也会有翻新表和假货的,”王杰希把杯子放回原位,“假表也不好和买表的主人说,免了伤他们的心。”


  听了他说的话,乔一帆想开口说些什么,只是对方看到有客人来了马上起身走了过去,只剩下他在那里索然无味地看着桌面上摆放的东西。过了十分钟王杰希还在和那个客人说着,乔一帆觉得再待下去不太好便起身准备离开,快走出店门口的时候听到王杰希叫住了他的名字,“一帆。”


  乔一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个人笑着看着他,客人总算挑选到喜爱的正在试戴。王杰希站在哪里,用有些低沉的嗓音对着他说:“明天来我教你一些简单的技巧。”


  乔一帆应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表店,心里的一种微妙的期待感落空,感觉心里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4.


  第二天晚上乔一帆准时来到,王杰希正站在外面打着电话,看到他来了招手示意他先进去坐。乔一帆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特别无奈的声音:“就三天!不能再拖了这边还有很多事等着你来接手呢。”


  “知道了。”


  王杰希答完这句就挂了电话,乔一帆正对着自己那台进过水的手机戳阿戳,一看就知道不灵了,王杰希看着对方有些孩子气的举动走到他身边。


  “前辈,你修手机吗?”乔一帆感受着对方的目光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可不会那种事情,”王杰希笑着摇摇头,“现在开始?”


  乔一帆点点头,“拜托了!”


  


  王杰希先跟他讲了一下修表所需的工具,然后将表类比较常见的故障跟他提了一下,手里有例子的就着重讲了一下,乔一帆在一旁听着,把重要的地方记在心里。他们没有什么正式的师徒关系,王杰希试了个例子然后就找一块已经不能再运作的表递给乔一帆让他跟着来做一下,遇到不会的或者不知如何下去的时候王杰希就手把手教着。


  时间在他们的指尖下不断流逝着,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店里用作看时间的钟最后停下了他的教学。


  “今天先这样吧,”王杰希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看着乔一帆长舒了一口气,“很辛苦吗?”


  乔一帆摇摇头:“还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王杰希走到里屋倒了杯水给乔一帆然后继续着他们的话题:“修表,学会容易学精难。现在表行里的年轻人越来越沉不住气做这件有耐心的手艺活儿了。”


  “那前辈学精了吗?”


  “我也不过只是个稍稍入门的初学者而已,”王杰希停下手里收拾东西的动作,坐到另一边和乔一帆闲聊了起来,“教我的师傅才是真正的手艺人,只可惜我还是辜负了他的期望。”


  乔一帆沉默地喝着水听着对方的话。


  “一帆,”王杰希突然叫了他的名字,“你说如果一门手艺没人继承了会变得怎么样?”


  “大概……这门技术从此就消失了。”


  “对啊,好多好多珍贵的东西就这样被现代人一点一点地舍弃掉了啊,这一切行走的时钟、钟表都记录着最后湮没在红尘中。”王杰希小小地感叹了一下,还未等乔一帆反应过来就不在这上面深究下去,“明天去买手机吧?”


  “嗯。”乔一帆点头,他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考虑其他的事,他只是觉得这个人今天晚上有一点沉重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选择一般。


  


  


  5.


  钟表行的王师傅难得的休假在不同商店里穿梭,身边还有一个同校的校友,暂时可以称为“徒弟”的后辈。


  销售小姐不断推销着新款手机的功能,乔一帆本来打算趁此机会将自己偶尔罢工的手机换掉因此在很详细地询问着,而提出来的王杰希则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选中了自己需要的手机后,乔一帆看了眼旁边的王杰希。


  “前辈……?”


  “嗯?”王杰希听到对方在叫着自己,有点迷惘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了然,对销售人员说了句,“他选中的那款,两部。”


  对方堆满笑容的脸上笑意又浓了些,或许是觉得又成了一笔生意,又或许只是觉得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王杰希付了钱将手机递给了乔一帆,“把卡插进去试一下?”


  乔一帆把自己之前那部已经接近报废的手机拆卸下来,把卡安装上去正常开机。王杰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试了下新机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从他手里拿了过来,划开联系人那里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加了进去,当然这并没有告诉乔一帆。


  “那个……钱……”


  “送你了。”王杰希大手一挥,颇有一种土豪的气质。


  “不行!”乔一帆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对于这个不明不白的礼物很是抗拒,哪怕是这个人送的。


  王杰希也知道改变不了对方的主意,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打了一个圈说了其他事情:“暑假结束后,我希望你能听我说一件事,这个就算是提前送给你的礼物,要是到时不同意的话再把钱给我吧。”


  乔一帆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用行动答应了王杰希的话。


  


  晚上的学习也比较沉闷,但乔一帆能感觉到王杰希的用心,而他也在努力回应着这位老师所付出的辛勤。结束之后是一如既往地闲聊,只是两个人都有点无精打采的,一句一句接得很慢。


  “前辈是哪年的毕业生?”乔一帆吐出有些浑浊的空气,开口问道。虽然认识有一段时间但两人并没有在这方面深入的聊过。


  “记不清了……大概是好几年前的事情,”王杰希歪头想了一阵也没有想起具体时间,就模糊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想来前辈一定很厉害。”乔一帆这么说着,然后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成绩心中不免苦笑起来。


  “一般,”王杰希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太确定地说:“物理系的叶修更厉害,堪称百年一遇的天才。”


  叶修这个人乔一帆还是知道的,是物理系的老师,据说之前和学校的老师闹了矛盾结果差点被解雇,然后就被派去做一项无关痛痒的工作,后来换了校长就又重新让他回到职位上并开展一项研究。这个人有多厉害,乔一帆跟着物理系的人去听了一节课就了然了,能丢开书本讲得生动易懂的人并不多。


  “以后表坏了你就能自己修了,”王杰希突然有些感叹地对着面前的人说着。乔一帆知道他所说的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事情。


  “外面的师傅很多时候会把没事的表修坏的。”


  “其实我只是一个爱表的人然后突发奇想跑来了这边开店。”


  “一帆你知道吗,钟表不过是时间的记录者,而真正能把握时间的是人类的心。”


  王杰希的语调平缓,他每说一句还未等到回应就又说了下去。乔一帆握着水杯沉默地听着,他总觉得这些话虽然是说给他听的但似乎又是告诉王杰希自己一般。


  


  


  6.


  后来又过了一天,那天晚上王杰希将一套工具送给了乔一帆,他没有拒绝,想问为什么但堵在喉咙口没能问出。


  从那之后,钟表店换了一个师傅,他前去询问得到答复是那原本是店的老板不过又有什么事要做就走了。乔一帆突然觉得暑假变得索然无味了,做什么事情都带有一点恍惚。


  开学前半个月突然接到学校座机打来的电话,对方有些懒洋洋地问着他愿不愿意转系,说手续不是问题,详细问了一下才发现对方是叶修,乔一帆想了一下自己高中时参加物理竞赛拿过全国的一等奖就点头。


  那边挂掉电话后,叶修将正在吸的烟熄灭在烟灰缸里,看了眼坐在他对面的人然后依旧用懒散地语调说着话,“大眼你有必要亲自跑来,就算你不说我也在找合适这个研究的人选。”


  “稍微留意了一下,我还是觉得一帆合适你带着。”王杰希坐在那里笑着回答叶修的话。


  “啧啧,追个师弟还要我来帮忙你也是厚脸皮。”


  “呵呵,彼此彼此。”


  王杰希嘲讽了一下叶修就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刚回来不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熟悉。


  开学后乔一帆和高英杰说了一声,然后调换了宿舍,将东西都整顿好之后正好看见王杰希站在他宿舍的门口,阳光照在他身上正好,乔一帆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不知所措。


  “还记得之前答应我的事吗?”王杰希的声音听着冷静且柔和,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手心正冒着汗,“能和我在一起吗?”


  其他宿舍吵闹的声音掩盖了乔一帆的回答,但他握住了王杰希伸出来的那只手。


  


  手表的秒针在“嘀嘀嘀”地行走着,时间记录着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若能陪伴至永远,哪怕钟表无法再运转也值得。


  


  FIN


  


评论(25)
热度(53)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