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一伊]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边

*题目来自广东高考题,还有什么题目想看的跟我说一下我抽时间写写。选择广东高考题只是因为明年我就要面对全国卷了略心塞。本想一千字以内但写到了一千三,出乎意料(。

*许久未这样写文,手略微生疏,人物性格也很偏差,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qwqqqq

*人物OOC,OOC,OOC!可能虐,总之不甜,慎。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一色在有意无意地关注伊武崎后这样问着自己。他素来不是在意这些感情事的人,在远月学习并没有什么时间能分心到去谈恋爱,或许有,只是他一直拿这样的借口逃避。

 

说到底,无非是没有遇见合适的人。

 

那为什么是伊武崎呢?

 

一色又这样问着自己。在这个懒洋洋的午后,一切事务都暂时结束的空闲时间,他忍不住去考虑这些事。关于喜欢,关于伊武崎峻。

 

一色于伊武崎的感情,或许用“喜欢”来定义并不准确,那是一种混杂了欣赏、感兴趣以及喜爱的感觉,也许这之中还带着一色自身的恶趣味。他自认为看人算准,认识久了也能看透,观察这个有些沉默的少年时也能得到一些意料之中答案,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隐隐约约、模模糊糊。

 

一色知道他的家庭背景、知道他的读书喜好、也知道他的课程和作息时间,还发现了他隐藏在底处不曾说出口的嫉妒与羡慕。这些就像是普通的前辈关心后辈一般,无什么特别。但一色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底等待着阳光,随时准备破土而出。

 

这当然不是因为一色看到伊武崎的努力而有所触动。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大概是最不值钱的。想在远月学园生存,单凭天赋是无法立足的,努力的人一抓一大把,只是奈何能像幸平创真那样站在顶点的人少之又少。金字塔尖永远只有少数几个人。

 

回顾自己的行为,一色觉得自己有什么太明显,例如偏爱。他会或有意或无意的关注伊武崎,会用自己特殊的方式对那个少年好,就像对极星寮的其他人一样。谁也没有发现,有些东西就被烂在一色的肚子里,不说也不谈,像保守一个不能交流的秘密一般。

 

印象之中,一色几乎没见过伊武崎笑的样子。他们两个的休息时间总是意外的合拍,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比其他人稍多一些。只是大概每次都是一色在找话题,伊武崎并不是健谈的人,但总会附和,然后隔着刘海看着一色也不多言。

 

“一色前辈。”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一色的思考,一色回头就看到伊武崎站在他的后面。

 

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了。一色突然这样感觉到,然后一如往常地笑着应了一声。这次一色没有再多说什么,倒是安安静静地大量站在自己眼前的青葱少年,带着一种见多不怪的温柔。

 

“感觉很久没看见前辈这么休闲了。”这次倒是伊武崎先开口搭话,扯的也不过是眼前的事,点到为止。

 

一色有些讶异少年的话语,但并没有着急回话。伊武崎站的地方离他很近,伸手就能碰触到,一色有些想那么做,但还是克制心里的念头。

 

果然是喜欢呢。

 

一色在心里这样肯定着,然后应了伊武崎的话:“事情忙完了,总要好好休息一下。”

 

伊武崎默不作声地点点头。一色突然对这种沉默的气氛感到有些尴尬,但他这次并不想打破这样的氛围,略带糟糕的氛围。

 

“那我先回房了。”少年开口说道,一色点点头算是听到,同时还笑着挥了挥手。

 

“如果感到累的话,前辈可以小睡一下消除疲惫。”伊武崎转头对一色说了这么一句,便只留背影在一色的眼眸里。

 

似乎自己也被看透了?

 

留在原地的一色突然笑了笑,想说什么挽留的话语但还是梗塞在喉咙里。他觉得伊武崎离他并不遥远,甚至可以说近在咫尺,但这种感觉却让他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漂浮而微妙,风一吹就什么都散去了。

 

那个时候的一色慧,心里所念叨的,或许只是在当时的他看来——无法得到的伊武崎峻。

 

少年近在咫尺却让人感觉远在天边。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