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此去经年



并不是更新,只是很早以前小连载时写的。我把之前的删了,存个完整版。

我的第二篇喻黄,ooc什么的也就那样了。我似乎再也写不出这种感觉了。





此去经年

 

CP/喻黄

 

 

喻文州是在黄少天退役两年后离开了职业赛场的。在蓝雨在季后赛总决赛失败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的。
那一天,在简单总结完不足和期望之后就那样的随口一说——“下赛季就见不到大家了。”语气平淡到仿佛再说今天晚上换换口味去饭店吃一般。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离开了座位从通道离开了,就像当年林敬言没有回霸图的休息室一样,他也没有回蓝雨的休息室,只是从后门离开了,离开了这个他奋斗了好多年的地方。
记者招待会上的卢瀚文没有动,早在两年前黄少天将夜雨声烦托付给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身为蓝雨的队长喻文州也终有一天要离开,然后将蓝雨的希望留给他,坐在观众中看着蓝雨一次又一次的奋斗。
如果说以前的卢瀚文不懂得职业选手退役的苦涩与不甘的话,那么面临了两次对他影响重大的人的退役却是让这位超新星变得少言而沉稳。从现在开始,从下赛季开始,他就是蓝雨的队长了,他会接替喻文州带着蓝雨好好的走下去,然后,缔造一个属于他们的王朝!

被突如其来的退役吓到的记者都没有反应过来,喻文州能比黄少天多打两年的原因反而还是因为他的手速,没有透支也没有天分的手速让他在职业生涯后期一直都稳定发挥,稳定到大家都以为他不会这么早退役。

离开了赛场的喻文州并没有着急回去,反而是在四周转了转。
这场总决赛的最后一场是蓝雨的主场,比赛的地方也自然是在这边。喻文州绕着体育馆外围走了走,心情倒是比想象中的平静,甚至乎可以说是有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黄少天退役后的这两年来喻文州的上场次数越来越少,有的时候团队赛也交给了卢瀚文去打。他在无形之中将队伍托付给了卢瀚文,不像当年黄少天那样聒噪的说出来而是直接用行动说话。除此之外,索克萨尔也找到了继承他的人,那是一个很优秀很有天分的少年,他拥有喻文州永远都得不到的手速以及和他当初一样的努力。
他们大概会是一对很好的组合。喻文州这样想着。只不过当初的剑与诅咒已经不复存在了。
回到基地的大家心情都很低落,或许是因为比赛输了,又或许是蓝雨的又一位老将退役了。
相对于这种沉闷的气氛,喻文州倒是很轻松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虽然他也想想将这种气氛变得欢乐些——就像当年黄少天那样欢喜的离开。可是无奈于并没有这样的能力,说多了反而会让大家更舍不得。这个时候,喻文州倒是无比想念曾经一起奋战的队友,虽然聒噪但是却也说的上可靠。当年一起奋战的画面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他觉得他有点想黄少天了。明明一开始觉得他很烦,可是到最后却变得无比习惯。甚至于当别人无法忍受他的垃圾话时却是处于一种享受的状态之中。
可是,黄少天已经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两年。除了偶尔会在qq上聊几句话有需要时打个电话外,两个人竟然再也没有什么消息。明明当年于锋离开蓝雨去了百花时少天是那样难过,可是退役后却从来没有找过自己,也没有回战队来看一眼,绝情的好像整个人被重新塑造过一般。
想到于锋,喻文州想起几年之前百花终于拿到了一次总冠军。他到现在都还记得百花夺冠时张佳乐在职业选手群里的恭喜和自嘲。可是张佳乐难过的连个普通人都看的出来,喻文州大概也能理解当时他的心情,那种明明在自己带领时在亚军止步而换了核心之后却是一鼓作气的拿下总冠军的难过。
然后,他又想起了第八赛季和轮回的最后一场,他们在擂台赛就就打败时所有人不甘的神情。喻文州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个时候黄少天对于媒体所说的那句“我什么也不想说。”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喻文州的脑海里就充满了这个看似毛毛躁躁话多好像长不大的人,他不知道也不在意这些。他唯一想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黄少天心中他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喻文州从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一件事是黄少天曾经有一段很讨厌他的时间,那是魏琛宣布退役然后失去联系的刚开始的日子。那段时间,对于他这个或直接或间接逼魏老大退役的人,黄少天可以说是烦躁了极点,同时也可以说是倔强到了极点。
早期的蓝雨并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说是气氛最好的战队,喻文州刚入战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坐冷板凳的,直到接过了索克萨尔。成为索克萨尔第三任的使用者后,他的天分开始在团队赛上展现,就算是手残也依旧可以带领队伍将比赛引向胜利,优秀的战术和冷静的头脑最终让他成为蓝雨的又一支柱。不过在最开始,黄少天也确实不怎么搭理他,直到他们两个交手之后黄少天连败了十几场后才心服口服地用略带欢喜的音调叫了一声“队长”。这一声一叫就是很多年。
对于外界来说没有几个人知道当初的剑圣也曾输给过手残。然后,他们就这样子杀了个微草措手不及顺利地拿下第六赛季的总冠军,而蓝雨的风格也是从那时开始确立下来的。
这些年下来,虽然被很多人说过手残但从来没有人会轻视喻文州,喻文州被重视的地位一直都和黄少天一样。而这对“剑与诅咒”的感情也在慢慢变好,不再只是一起打比赛的队友而是可以一起出去游玩的朋友。

两个人的关系这样子慢慢变好,喻文州变成了除了黄少天父母之外第一个这么了解他的人。
“这真是一种莫名的缘分。”想到了这些东西的喻文州轻笑着说道,只不过下一秒笑容变消失了,声音也染上了一丝苦涩,“距离上次见到他已经一年多了啊…”
喻文州发现自己太想念那个话多的人,这种思念无法用简单的普通的朋友关系去解释,可是他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情况。

轻轻摇摇头,最后是收拾自己的东西。这个晚上,将会是他在蓝雨度过的最后一晚。
并不是没有人提起要举办一个欢送会,只是喻文州担心闹腾过后的大家只会更添别离的伤感,他觉得,时间会帮助那些后辈们渐渐习惯没有他的比赛和生活。


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本想在没有惊醒任何人的情况下悄然离开,只是刚出宿舍便看到了卢瀚文和继承索克萨尔的那个少年站在楼梯口。
“队长你果然想一声不吭的离开,真是太狡猾了!”卢瀚文一脸不满地说道,站在他旁边的少年也用眼神表达着他的不满。

被两个年轻人戳破自己的意图,喻文州倒也不觉得尴尬,反而是心头一热——他们果然都是重情重义的人,蓝雨交给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怕到时候大家又难免伤感。”
“那队长最起码也要告诉我们两个啊!”卢瀚文说道,然后走到喻文州身边将他的行李拿了过来。
喻文州也没有拦着,他知道这个后辈想最后帮他一下,哪怕只有一点点。
像往常一样,一边聊着些日常的话题,一边向蓝雨大门走去。没有人去提喻文州未来有什么打算,这一幕和谐的简直就像是喻文州只是出差几天就会回来一样。
走到大堂的时候,喻文州看到了两个人正在那里对话,一个是蓝雨的老板,另一个则是黄少天。
看到喻文州他们过来,老板先是走过来说了几句对喻文州这么多年对战队的付出然后又说了几句对于他的祝福,到最后就不知应说着什么好了,只是从他眼神中却是不难看出对于一位老将的不舍。
而跟在喻文州一旁的卢瀚文和那个少年却是拉着黄少天扯着扯那,一向烦人的黄少天却并没有多说。那么一瞬间,喻文州有一种不认识眼前这个人的错觉。
等到大家都聊的差不多了,黄少天才走到喻文州面前,说出了两年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第一句话。
“队长,我来接你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话语出现在耳边尽然会有些不知所措。

喻文州看了黄少天几秒,最后才艰难的开口回了一句“谢谢”。
黄少天从卢瀚文手里接过喻文州的行李然后率先走了出去,喻文州在进行短暂的告别后也离开了。这一走,就基本不会再怎么回来了。
出了大门就看见黄少天倚靠在车上,行李在刚刚就放入了后备箱里,黄少天站在那里没有像以前那样会玩手机,只是低头玩弄着车钥匙。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黄少天抬头,对着喻文州笑了笑。那么一瞬间,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而喻文州也还是那个喻文州,就像是最开始追逐荣耀一般不曾老去。
等到喻文州走到黄少天面前并停下了脚步,黄少天才慢慢开口。
“喻文州,恭喜退役。”紧接着,就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队长要去哪里不如我们先去吃早餐吧,虽然退役了但饭还是要吃的啊,不用太伤感的,不过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子的。其实坐在台下当一个粉丝看比赛也是很不错的,感觉真的不一样,不过不能听李艺博瞎说会生气的。对了队长你知道吗我这两年过得超级辛苦的不过总算是小有成就,这两年我开了一个网店生意还不错的……”
还未等喻文州从黄少天给的拥抱中反应过来就马上被他的垃圾话给轰炸了。
“少天,”喻文州不得不及时选择打断,“我们先离开基地再说吧。”

虽然喻文州觉得能听到黄少天的话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不过他觉得要是继续站在这里那他一定走不了。
“对哦,队长要吃什么吗?不如去我们以前吃早餐的地方吧,我刚刚经过那里人还不是很多。”
“好啊,就去那里吧。”
得到喻文州同意的黄少天将车开到了离蓝雨不远处的停车场,然后一路小跑的回到喻文州身边。
“队长我们走吧,等一下人多了就麻烦了。”说着,便拉着喻文州的袖子往前走。
“少天,”没有摆脱黄少天的动作,喻文州就这样被他拉扯着,“我已经不是队长了,已经不是职业选手了…”
“队长!”大概是听了不高兴的话,未等喻文州的话说完,黄少天便站住转身打断了他的话,“队长就是队长,我黄少天这辈子就只认喻文州这一个队长。”
黄少天坚持的话语让喻文州把刚才剩下未说的话吞回肚子里。而黄少天却是用很认真的神情和喻文州对视着,等待着他的回答。一时间,两人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末了,喻文州轻叹一声,开了口,“那魏队呢?”
“魏老大和你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人,一个带我来了蓝雨,一个在我身边一起战斗。”黄少天回答的很认真,“可是,我只叫了喻文州这么多年的队长啊。”没有多余的废话,黄少天说的,都是他心中最真实的不加任何修饰的话语。

虽然现在时间尚早,不过太阳却是早已高高挂在天空上。
黄少天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看着喻文州,一副“你不给我满意的答案我就不走了”的神情。
或许是被这样倔强的人打动了,又或者是下意识的动作,总之等喻文州想要回答黄少天的话时,手已经不自觉触摸了他柔软的发梢然后就这样揉了揉。
“啊啊啊啊啊啊队长你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刚刚什么也没有说对了我们快去吃早餐吧我觉得我有些饿了队长你也一定饿了吧我们快走吧!”似乎是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黄少天马上转身大步走起来,只不过喻文州却还是细心地发现那有些发红的耳尖。
这样子似乎也不错嘛。喻文州这样想着,然后跟上了黄少天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走着。原本应该名为“伤感”的情绪环绕心头,现在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打乱了当初的所有计划。黄少天,就是这样一个有着特殊魔力的人。


早餐店开在蓝雨大门出门左拐的第一条巷子里的尽头。以前在蓝雨时黄少天和喻文州就经常溜去那里吃早餐。一回生二回熟,再加上店主也是一个荣耀粉,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店主没有因为他们两个是大神而对他们太过与众不同,反而对他们比普通人更普通,这样子间接保护了他们来的时候身份不会被识破。

两个人过来很低调,点了和以前一样的东西后便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来。
刚坐下来,冷却刚过的话唠技能就又被黄少天使用了。
“队长队长为什么不留在战队里,战队肯定需要队长一样的幕后黑手…啊不对是高端人才。”
听了黄少天的喻文州却笑着摇摇头,“现在的蓝雨也很好,就算我不再指导他们也依旧是季后赛的常客。”
对于现在的蓝雨,黄少天远没有喻文州了解的清楚。当时告诉大家要退役的时候,老板也找过他希望他能留下来继续帮助战队发展,不过最后却是被喻文州婉拒了。并不是说不喜欢战队,反而就是因为太喜欢这里所以才无法就在这里做技术人员,所以才无法从容的面对无法再上场比赛的自己。
“少天,”喻文州回答完问题后又开了口,“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队长你说,什么问题?”
“当初战队让你留下来的时候,为什么一口回绝了?”
听到问题的黄少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张口就说,反而愣了一下才回答道:“不舍…还有不甘心…”
似乎是和自己猜想的一样,喻文州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下去,随即便问了一下黄少天的近况,这一问便无法阻止黄少天。
从刚退役扯到最近在做的网店,然后又一下子蹦到那些在身边深藏不露的好店。

喻文州就这样听着,偶尔也说几句表示他听的很认真,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
现在的他们,不再是赛场上的大神,他们只不过是要被时光遗忘的普通人,一个开着一家小网店,一个人刚刚才失业。
时间很快,在黄少天还没能说完闭嘴之前餐点便被端了上来,喻文州接过来道了声谢谢发现来人竟然是店主。
“喻队早,黄少早,”店主也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现在哪里想说着什么,“这餐算我请,算是给喻队离开的一顿饭。”
没有去吐槽为什么早餐会成为离别之餐,喻文州只能道谢,心里倒是不难受反而有些暖洋洋的。
这些年来的打拼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虽然总有一天他留在蓝雨的痕迹会被抹去,可那些从心底爱着荣耀的玩家却会记住这些刻入联盟历史的人。
“有时候我真的很庆幸,”送走了店主的喻文州对着黄少天说道,“我的努力得到了相应的回报,可是大多数职业选手却是穷尽他们的职业生涯都无法被人记住。”
听了这话的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吃着早餐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过了一分多钟才小声地说了句,“队长你也是天才啊,努力型的天才啊。”
“这说的我好像是热血运动漫的与主角成鲜明对比的配角之一。”

黄少天心说队长这你就错了,在我的人生中你也是主角之一啊,绝不是什么擦肩而过的路人啊。不过这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一来是因为之前已经说出够矫情的话,二来是他不想把这个心思告诉喻文州。
就像喻文州无论是场上场下都很了解黄少天知道什么时候该打断他说话什么时候要保护他一样,黄少天也是很懂喻文州的。虽然他经常会闯祸让他们的队长收拾烂摊子;虽然他也会偶尔在队长不知道的情况下说一下手残,但是他却非常尊敬重视这个人。
黄少天和喻文州从训练营就认识了,那时候被魏琛拉到训练营的黄少天因为无人可比的天赋在训练营占据了一席之地,而那个时候的喻文州却和大多数来这里的少年一样只是拥有平庸的才能,手速也只是刚刚能达到职业选手的最低线,没有突出的亮点也没有过人的能耐一直都在淘汰线那里摇动,只要稍稍不努力就会被这里淘汰掉。
本来这样的两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可黄少天却还是注意到了他,就像冥冥中注定了一样,他们的相遇只是迟早的事。
最开始的时候,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不过只是“待人和善但是天分一般”所以并没有刻意地留意过这个人,直到一天晚上吃完晚饭后想起有东西忘在训练室要回去取时看到训练室亮光。

那时训练室的大门虚掩着,黄少天站在门口看见了一个戴着耳机还在训练的少年。因为没有开灯,唯一的光线来自电脑屏幕发出的光。
或许是因为长久坐在电脑前,正在训练的少年脸上流露出疲倦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来去休息反而一直在坚持着,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有的只有认真,以及不甘心。
从黄少天站的角度可以明显地看到少年正在做一个手速测试,只不过结果并不理想反而更糟糕。面对这样成绩的少年却只是苦笑了一下便继续着他的训练根本不打算选择放弃。那一刻,十几岁的黄少天鼻子有点酸酸的,一种无法言说的难过涌了上来,可是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轻手轻脚的拿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虽然很想上前去打声招呼可最后却还是没有那么做。
从那天起,黄少天知道了一件事:训练营里最努力最勤奋最刻苦的并不是他们这些有天分的人,而是那个不被所有人看好总是面带微笑却和每个人都保持一小段距离的“普通人”。后来,黄少天知道了那个少年叫做喻文州;再后来,他知道了每天开关训练室门的人都是喻文州。
对于那个气候的黄少天而言,第一个敬重的人魏琛,第二个就是喻文州。可是在当时他并没有发挥自己的话唠去和喻文州搭话,可发自内心的,他希望喻文州可以到战队,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

那是魏琛来训练营的最后一次,和他关系特别好的黄少天一如既往的吵吵闹闹。相对于黄少天,绝大部分的人倒是显得很沉默,在人群之中的喻文州亦是如此,如果没有在最后提出要与魏琛来一场比赛的话那么他会一直沉默下去。
对于喻文州的申请,魏琛先是惊愕了一下,然后还是同意了。
魏琛对喻文州还是有一点印象的,手速慢成绩比较悬但却是最努力的人。所以他当时只是觉得不过是一场指导赛罢了。不单单是他,甚至其他人也这么觉得,除了黄少天。
作为看过喻文州付出的努力的人,黄少天内心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安感,他本能的想阻止比赛的开始只是在他还未说话之前角色便载入成功了。
因为心中的轻敌成分,魏琛并没有特别认真对待这件事,直到第一次比赛输了为止。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几乎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少年竟然可以打败他,于是,第二次第三次比赛的失败终于让他清醒了,他意识到自己状态下滑严重并且有一个一直不被他发现的“天才”打败了他。
看着这三场比赛的黄少天变得异常沉默,他知道喻文州 一定可以去战队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人,这个可能逼退魏老大的人。
随着第三场比赛的结束,魏琛摘下耳机,手摸到衣服口袋里想拿根烟抽却突然想起这里是训练营不允许抽烟便没有带过来。

魏琛无奈的自嘲般笑着,然后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少年,看见了他并没有太欣喜的神情反而还带了点单单的内疚。那一刻,魏琛想自己是真的老了,连那个脸上稚气还未全脱的少年都比他要冷静。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直到魏琛叫了一下坐在对面少年的名字,“喻文州是吧?”
“嗯。”对面的人点了点头。
“不必愧疚,这就是电子竞技的残酷,不再状态的人就会被淘汰掉,这是一个事实。你赢了就说明你厉害,是一件很正常的事。”魏琛不像平常那般猥琐没有下限,反而用一种冷静却又残酷无奈的语调说着,顺便用眼神阻止了想要开口的喻文州,“没看出你的才能是我的失职,真亏你能坚持这么久都不放弃,呵呵。”
然后,不再看着喻文州,魏琛转向了黄少天,“少天。”
被叫到名字明显不在状态的黄少天直视着魏琛,眼神之中倒是满满的担忧显得非常干净。
看着这样的黄少天,魏琛倒是小声说了句“这样子以后你要怎么混啊”便继续着他刚才的话,“夜雨声烦的银武再过不久就全部研制成功了,再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你就要扛起蓝雨的未来了,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用你的夜雨声烦带着蓝雨走向冠军吧。”而后,魏琛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和文州一起。”
说罢,便不再说着什么便独自一人离开了。黄少天想要追出去,可脚却像灌了铅一种沉重。第一次,他这么讨厌喻文州的努力,第一次,他强忍着眼泪没有去追从他视线中慢慢消失的人。

自那之后,黄少天就刻意的和喻文州保持着距离,不太疏远也不太接近。黄少天想,他大概是无法面对喻文州,也许其中掺杂着更复杂的情感或许还有讨厌。
喻文州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黄少天的情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只能苦笑地面对着,那时心还不算脏的他还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最后打破尴尬的是黄少天。虽然他平常给人一种话多不靠谱的感觉但事实上在一些细微的东西上却也很敏感,他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说服了自己魏老大的离开和喻文州没有关系。
对于他而言,最直接的方法就是pk,他也想知道这个打败魏琛的人有多强,于是他便在QQ上给了喻文州一个地址,时间和网吧名字。
喻文州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没有多问,拿上自己平常在网游玩的账号卡就准时赴约了。
到网吧的时候很轻易就找到了人堆的黄少天,虽然有伪装但喻文州还是很轻易地就认出来。将身份证和现金递给吧台小妹,便像黄少天对面的那个位置走去。
没有任何的交流,喻文州便出现在加了密码的房间里。然后两个人便马上开始了pk,蓝雨的众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了影响他们一生的比赛。
第一场比赛打的时间漫长,直到未来的剑圣输掉。当时黄少天看着只比他血多一点的喻文州有些不相信地说了一句,再来一盘!

喻文州也没有多说,只是回答了一句好。
比赛打的很沉默,两个人没有一个人主动说话,话唠如黄少天这次倒是沉稳的很。一连十几场,黄少天都没有赢过,虽然喻文州每次打得都很艰辛但最后都会打败黄少天。
最后一场打完,黄少天扯下耳机,退了游戏将账号卡拿在手里,向喻文州那边走去。
似乎是猜到了他会这么做,喻文州也下了游戏然后打开了网页等黄少天走过来。
“喻文州…”黄少天走到了他的背后,开口叫了他的名字却不知接下来要说着什么。
听到声音的喻文州顿了顿,然后选择站起来直视着黄少天,轻声开了口:“对不起。”
因为莫名其妙的道歉,黄少天反而更不知道要说着什么好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是这么的幼稚,退役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自己却会偏执地将过错怪在别人的头上。
想通了的黄少天对喻文州笑了,然后说了一声,“队长。”
这声“队长”代表了黄少天认可了喻文州这个人,也认可了这个人所拥有的实力。
而听了黄少天的喻文州也算是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同样笑着回了一句,“嗯,少天。”
然后,两个人便你一句我一句的聊来了,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是在网吧,直到被荣耀玩家发现了黄少天的身份,两个人才匆忙的离开了那里。那时候,虽然黄少天没有得到“剑圣”这个称呼却也拥有不小的人气了。

 

想起过去的事情,黄少天忍不住笑了出来,一直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少天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队长我想起了以前自己做的蠢事,那真的是黑历史啊,不过队长你真的很厉害十几场下来我都没有赢过。”
从黄少天的话语中知道了他说的是他们第一次pk时的情景。看着现在坐在他对面唠家常的黄少天,喻文州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连同黄少天直率的目光也想了起来,原本平静的心却意外的泛起了涟漪。
“黑历史么,”喻文州莞尔,“我还记得当时少天很沉默,完全没有想过你居然那么能说。”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啊啊不说这个,队长退役以后打算做什么,不如…”黄少天话题转变的很快,可是突然就停下来,似乎不知道是否应该说下去。
“暂时还没什么打算,想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去找找事做。”没有过分在意黄少天停顿的话,然后简单地说了一下不算打算的打算。
“那队长来和我一起经营网店吧…啊我只是随便说说队长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就是一个人无聊想着队长也没什么事做就所以就随口说了队长不要多想我没有其他什么的想法啊啊啊”似乎是感到自己越说越乱,黄少天有点抓狂,反观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倒是笑的很开心。
“真的没有其他的想法?”喻文州笑着,语音语调都轻微上扬,彰显着他现在的好心情。
而黄少天听了喻文州的话后,有些不自然的底下了头,看起来似乎是有些脸红。
“那…少天既然不介意收留我这个无业游民,我自然是不敢提什么意见了。”言下之意就是同意了。
“诶诶诶队长你说真的吗真的愿意来帮我吗?”
“嗯,”喻文州点点头,“以前在赛场上都是你帮我,那私下里我总要做些什么。正好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就麻烦黄少收留我啦。”

吃过早餐,两人又和店主闲聊了一阵道过谢,看着多起来的人便告辞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去往停车场上的路,黄少天一路上说着有些有点无趣的事情,但听的人却是在微笑着,不过很多时候只是听着,偶尔会说几句表示他在听而且听得很认真。
路不远,不多时便到了,黄少天将车开出来,喻文州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行驶出来,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声道:“队长是要回家吗?”
“唔…”喻文州思考着迟疑了一下,却向黄少天问了个问题,“少天还是一个人住吗?”
“嗯?是啊,我还是一个人住在原来的房子里。”
“那我能不能暂时寄宿在你那里?”喻文州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说出这话的问题时自己的心跳变得有多快。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听到出乎意料的话,黄少天没有向以前那样很正常的答应下来反而有些惊讶的升了语调。
看着黄少天这种反应的喻文州意识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突兀,两年的空白两个人的距离或多或少都有些疏远,于是喻文州开口解释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之前虽然决定要退役但因为要安排一下战队,我便没有回家收拾过,现在大概很脏乱吧,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事要处理回家大概也收拾不了吧。所以,少天你应该不介意曾经的队长寄宿在曾经的队员家里吧?有必要的话我会付房租的。”

“不队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激动大脑差点当机了房租什么的自动忽略就好了队长你要是真给我了那纯粹是让我难受呢,那我们现在直接去我家吧然后再去买些日常用品。说起来队长的私服也不是很多要不然也顺便去买几件衣服吧。”
听着他话渐多语速明显加快,喻文州点头答应着,只是散发出来的气场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一口气说完话的黄少天便专心于路况不再多说。
喻文州扭头,眼眸中倒映着黄少天认真的侧脸。虽然还是新手,但黄少天的技术已经不差的,已经丝毫没有新手该有的紧张感。

或许自己应该也去考驾照。喻文州这样想着,然后将头转了回来。

 

因为刚开车说好的原因,黄少天直接回了自己的家。从后备箱里将喻文州的行李拿出来,然后招呼了一声便先上去。

喻文州没有马上跟过去,他在黄少天楼下站了一阵。对于黄少天的家,喻文州说不上陌生但也说不上熟悉,以前放假的时候黄少天有时会去喻文州那边住一下,喻文州有时也会来这里,虽然没有熟悉到一草一木,但周围的路却是不曾忘记的。

扫视了四周,喻文州发现并没有大的变化,只是有一些细小的改动,比如说停车位的重新规划。

大概是觉得这样会让黄少天等得有点久,喻文州再看了一眼便上了楼。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有退役的悲伤,有的大概就是那种无法言语的悸动和些微紧张。

 

上了楼,喻文州发现房门打开着,但黄少天并没有在客厅了。

想着他或许是去收拾客房,喻文州也没有说什么,熟悉地将鞋子换下。因为以前会来这边住,渐渐地黄少天这边自己的日常用品就多起来。看着自己的东西都还在,喻文州本来就很好的心情便得更好了。因为蓝雨没有女生,所以知道他们两个这样的相处模式后被他们打趣过一段时间。

丢失两年相处的时间,但总有一些微小的细节被留了下来不曾被时间抹去。

“队长!”黄少天从房间里面出来,“因为很久没有打扫所以有点乱不过我知道队长你不会介意的冰箱里有喝的队长想喝什么就随便拿吧,我先去收拾一下你住的房间然后等一下我们去买东西吧。”

听着黄少天的话,喻文州却是摇摇头,“少天我去收拾吧,你坐着休息一下吧。”说罢,却是不等黄少天的回答,然后熟车轻路地将抹布之类的东西找到。

黄少天也没有客气,不过并没有乖乖的听话坐在沙发上,反而跟着喻文州,然后靠在房间的墙上。

晨间的微光洒落在喻文州身上,从黄少天的那个角度看过去有些刺眼。黄少天眯起眼看着喻文州忙碌的身影,突然说了一句,“不知道以后谁会这么幸福的嫁给队长。”

喻文州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继续着手中的工作,“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或许会单身一辈子的。”

黄少天撇撇嘴,他觉得阳光有那么一点点刺眼,又或许是因为早上开车有点累,他觉得眼睛有些难受。突然他有些后悔自己所说的话。

“……嗯。”最后,只是回应了这么一个音节。

 

收拾完房间,两个人又出去买了些东西,在外面吃了午饭后就又回来了。忙活了一个上午,两个人或多或少都感到有些疲倦。

下午两点,门铃突兀的响起。午觉快醒了的喻文州就这样起来了,出了房间便看到黄少天已经去门口开门了。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子,梳着利落的短发,前面的刘海略长被少女用夹子夹到了一边,笑的时候会出现很可爱的酒窝。

“黄少下午好,”声音也很好听,“我的电脑死掉了,之前整理好的数据在U盘里有所以就直接拿过来了。”

“谢谢小舟这么远过来天气又很热要不要进来喝点东西我上午出去采购了,啊对了……”黄少天一脸随和的和少女说着话,然后突然意识到喻文州的存在,然后转过身来介绍,“这是喻文州,我以前战队的队长哦,跟你说他可是非常厉害的虽然因为手速在团队赛上是被集火的对象但是小瞧他的话一定会吃大亏的……”

看着一开口就停不下来的黄少天,喻文州轻笑着及时打断了,“你好,我是喻文州。”这样说着,对门外面的少女笑笑。

“喻队好,”少女并没有太过吃惊,“叫我小舟就好了。”

听到这样的称呼,喻文州反而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噗队长是不是周泽楷的周,是船舟的舟。”面对有些意外的队长,黄少天有些想笑不敢笑的表情,然后侧身让小舟进了来,顺手将她手中的U盘拿走,“我先把数据拷过去,小舟你随便喝点东西和队长聊聊天。”说着,便向书房走去。

 

等到黄少天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和小舟都坐着做自己的事情没有说话。将手中的U盘还给了小舟,便看到她起身准备离开。

“不再待一下了么现在出去太阳正毒的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的啊。”黄少天对于小舟做出来的动作感到有些疑惑,往常她过来两个人或多或少都会聊一下天的,虽然绝大部分都是黄少天的废话。

“和朋友有约我只是顺道过来一下而已的,谢谢黄少。”这样说着,少女便快步离开了,留下想说些什么的黄少天呆在那里。

“队长我怎么有种被嫌弃了的感觉平时她不会这么急忙走的难道是工资少了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抗议吗?”黄少天看了眼喻文州,忍不住小小抱怨了一下。

看着这样子的黄少天,喻文州笑了笑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虽然他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莫名的并不想告诉黄少天知道。

“说起来小舟和少天是什么关系?”

“小舟是名校的大学生啦平常在我这里帮工因为货物都不在这边所以一般都是由她负责的我在网上处理订单然后小舟负责发货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各种手忙脚乱不过到现在是比较好能抽出时间来做其他的事啊对了她也玩荣耀的但并不关注职业联赛的所以见到我时什么反应都没有……”一开口就停不下来的黄少天把有的没的都说了出来,大概是因为平常最多在网上说话导致现实中难得有一个能聊天的人就一下子收不住,虽然平常也收不住。

喻文州没有说话,从黄少天的话中迅速理出了关键的几点,然后有些阴沉不定的安静着。

 

经过这突然出现又迅速消失的少女的事情后,黄少天把他这两年来的情况说了一下,虽然他也想简单说明但无奈于习惯让他无法做到。喻文州一边听着一边自己做总结然后在他说累了的时候递一杯水过去。

两个人相处时时间过得总是很快,等到喻文州可以闲下来休息的时候已经接近四点了,想着以前两个人独处很多时候都是与荣耀相伴,现在突然发生了改变有些不习惯。

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打算了。喻文州想到。从中考后就进入战队到现在退役,文凭只是到初中就没了。他还记得当时自己下定决心要去职业赛场上一展身手时家人有多么的反对,那时候电子竞技还是非常陌生的,网游也如毒瘤一般让普通家长们忌惮着,而且他当时的成绩也说不上特别差,好好努力大概就能去重高的然后再在高中努努力就能读一个名牌大学,然后出来做着年薪不低于自己所得而且能更加轻松不必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

但是呢,喻文州并不会觉得后悔,或许退役后才能感受职业生涯的短暂,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给了更新速度非常快的职业,可是他有时也会感谢当初这样的抉择,虽然最开始很辛苦,虽然有因为失败哭出来的时候,虽然难以被人理解,但他遇见了那么好的队友,他找到了那么优秀的朋友。

“……少天。”突然之间,黄少天聒噪的模样冒出在喻文州眼前,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将对方的名字叫出口,“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种喜欢呢……呵呵。”

感受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喻文州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人才,说的大概就是喻文州这种人。从黄少天那里简单了解了工作流程便着手开始,论效率大概是比黄少天一个人做来的更高,以至于他只能在旁边说话而无需多做事。

趁着空闲时间,喻文州会回到他家收拾该收拾的东西然后再去投投自己的简历,虽然他觉得按照他的学历大概是找不到合适靠谱的工作了。

帮助黄少天的的那个女孩子大概是临近考试看起来很忙,总之自从那天之后喻文州是没有再和她打过照面。有时会想问问黄少天对于那个少女的看法和感想,自从那天自己想明白之后大概就是想知道对方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意思大概自己会选择保持一定的距离了吧。

与相对有点焦急的喻文州不同,黄少天倒是轻轻松松看起来是纯粹的快乐。今天看着不忙还拉着喻文州去了一趟广州塔,两个人从白天一直待到晚上九点看了很长时间的夜景才回家。两个人一起照了一张合照近乎同时发了微博,引得一堆职业选手和无关群众围观。

荣耀职业选手群里活跃的都是那些新人,向他们这些老一辈已经退役的人基本都是潜水一般的存在。他们当年英勇的表现大多都成为历史,再不断有天才出现的地方,奇迹也只是不断地再被刷新。

挺难受的。各种意义上。

晚上两个人凑在电脑前戳开屏蔽已久的群,里面的年轻人倒是在讨论着要怎么利用夏休假期。有人说去旅游有人说帮公会抢BOSS。

“队长队长我们上竞技场打两把呗!其他早退役的都找不到人了搞得我想玩一下都找不到人只能去虐菜虐着虐着就觉得过意不去了。”

黄少天看着有人说要抢boss便想起了之前兴欣刚建队在网游里抢boss的事,那时各大战队都有职业选手去搀和有种回到荣耀刚开服的那段时间。越是回想手就越痒。

“不如我们换职业试试?”喻文州点头同意了黄少天的话,不过紧接着又提出新的东西,“我玩剑客你玩术士。”

“好好好我们快开始吧也许刚打完就能收到野图BOSS更新的消息如果来得及还能帮蓝溪阁抢一个BOSS呢!”

喻文州笑着走到另一个房间里打开了里面的电脑。电脑的款式有点旧,开机速度没有那么快。喻文州就和黄少天隔着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队长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还准备喝喜酒呢,向队长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当年收到粉丝来信都有挺多女生表达了爱慕之情呢哈哈哈哈说起来去年王杰希退役后不久就遇到了喜欢的人虽然不在B市。”

“少天呢?比我先走两年了,有没有看上谁家的呢?”喻文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回去。

墙那边沉默了一下,“啊呀我还年轻呢才没有这么早考虑这些呢队长电脑应该已经开了吧我们去竞技场PKPKPK!”

喻文州当然注意到黄少天停顿的不自然,心中也悄悄泛喜。

 

过了两天,喻文州被家里的一通电话叫了回去,黄少天一个人待在家里觉得有些无聊。独自玩着手机就突然收到了来自小舟的短信。短信大意是说出去一起喝冷饮然后要好好聊聊。

黄少天显然有点意外。在他印象中这个姑娘不是会轻易约人的存在,约人的话大概也就是为了聊一些正事。

所以没有多做停留,黄少天随手抓了点零钱拿着手机就去了她约的地方。

那是他家小区附近新开的甜品店,上次和喻文州一起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过因为时间不对那家店并没有开门。

推开门就看到少女在窗边的位置向他招手。黄少天快步走了过去,G市夏天的炎热让人走几步路就容易汗流浃背。

“天气一热就不想出去啊要不是有冷饮我是坚决不会出门的!”

小舟点点头,然后看着黄少天坐下来再重新坐下,“给黄少点了一份冰淇淋和柠檬茶应该可以吧?”

“嗯没问题的,说起来你难得会约我出来一开始收到短信我还以为眼睛花了,自从队长来帮忙后我整个人都懒散了昨天队长回去了搞得我找不到人说话了好无聊,找谁都不搭理我真没趣。”

“黄少真的很喜欢喻队呢。”小舟笑着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显然是被坐在对面的人的话惊到,黄少天没有马上回答反而沉默了一下才点点头,“嗯。要是队长也喜欢我就好了。”

“喻队也很喜欢你的啊,”小舟向端着东西过来的服务员道了一声谢便继续他的话题继续下去,“……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这么感觉了,后来回去找了很多你们一起并肩奋战的比赛来看就更加这么觉得了。”

好像是在谈心。黄少忍不住这么想着。

“对了,我是来辞职的。”小舟这么说着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辞呈,“我决定要专心考研了,况且黄少也不需要我的帮助了,队长真是非常厉害的人呢!”

“考研加油,要是队长能一直和我一起做下去就好了。”想起喻文州,黄少天的心情有点难以描述。有点开心又有点难过。

“黄少也要加油,争取告白。”

“等等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的啊我应该谁都没有告诉过的才对,刚才的话不是……”

“因为黄少也是很容易被看懂的人。”

“……”

难得的不知怎么接话,过了一段时间才“嗯”了一下。

 

喻文州从家里再过来时经过小区不远处的甜品店,想着要不要带一份吃的回去结果就看见坐在窗边的黄少天和小舟有说有笑的,心里无奈般叹了口气,最终默默地路过。

因为有黄少天家里的钥匙所以便先进门了。房间里还有刚关上的空调冷气,喻文州轻手轻脚地走进客房,看了眼属于自己东西便开始着手收拾。

没过多久蹭吃蹭喝完了的黄少天也回来了,看着没锁的门和摆放在玄关的鞋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把行李收拾好了的喻文州正好从里面出来。

“队长你这是要走吗?”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行李箱忍不住猜测到。

“嗯。”喻文州点头表示正解,“给你填了几天麻烦,我那边也处理地差不多了现在回去也可以了。”

“……别啊。”黄少天开口想要挽留,却第一次发现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才好。

深吸一口气,一脸“爷豁出去了”的表情,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抢过行李箱然后放到一边。做完这事后便直视喻文州的眼睛,可是并未说话。从喻文州那里看过去,黄少天的眼睛大而明亮,而且……只有自己。

“文州,”黄少天认真地叫着对方名字,“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我喜欢你很久了。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是如此了,第一次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你吸引了,明明成绩不理想却一点也不在意般地努力,虽然当初魏老大离开时我赌气地生你的气可我还是讨厌不了你,团队赛上能包容我那种战斗方式,日常生活中又会监督我吃不喜欢的东西,想吃什么的时候就会带我去,周围的人嫌我烦你也不会讨厌我……这么些年来这么体贴入微,就算我不断催眠自己那只是队友爱也没有用,那只会让我更喜欢你……就算被讨厌也好我觉得也必须要说出来不然会遗憾终身的,要是你结婚了我一定不会去……”

“你不去我怎么结婚啊。”喻文州及时打断了他的话,眸子深处慢慢都是温柔和喜欢,“我也喜欢少天啊,我想和你在一起。”

肯定的话语丝丝渗入剑圣的心房,让人抵抗不住。眼眸里的人越来越近,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红,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喻文州也很紧张,能听到这些话纯属意料之外,走路时有点轻微的颤抖暴露了他现在欣喜的心情。越接近黄少天脸上的笑容便越发明显。

黄少天僵在哪里没有动,刚才说出那番话大概都用尽了他的力气,现在想做的大概就是瘫坐在地上好好清醒一下。正有这样做的倾向结果下一秒便被拥入温暖的怀抱之中。

“……队长?”

喻文州用一个柔和的吻回答了黄少天的呼唤。简单轻柔,甚至连深入都没有,只是简单的唇与唇的相贴。

“连告白也能被抢先呢,”喻文州把头枕在黄少天的肩膀上轻声说道,“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呢。”

“那是因为看到队长要走了总觉得必须要把心意表达出来,后果什么的大脑一下子就没有考虑了……”黄少天说话不像之前语速那么快,到后面也就慢慢没声了。

 

许久,喻文州才打破这份沉默。

“和我在一起吧,少天。”

“嗯。”

 

 

END

 

“队长你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呢?不是在我这里住的好好的吗?在一起了是不是就不用回去了?能不能继续和我开网店呢一个人忙不过来?”

“把没用的东西拿回家然后收拾收拾把我那屋子正式租出去,之后我就过来陪着你^_^。”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