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敦芥敦/微太中]末世的love

  *背景为伊坂幸太郎的《末日的愚者》中小行星即将撞地球的世界末日的设定。不过关于研究的设定是我自己加的,一切有关研究的内容都是胡扯,有bug请指出。

       *人物OOC严重,性格严重变形以及错字语病请指出。

       *全文流水账,没能写出坂神的风格深感抱歉。(我发现我一写感情戏我就完蛋,最后芥川的话我觉得一点也没有他的风格我很抱歉




  末世的love


  


  1.


  中岛敦在回家路上的超市买了些菜。拿着枪的店长情绪有些激昂,并推荐了新进的山葵。中岛顺着店长的意思买了一些,又挑了些其他蛋白质含量较高的食物,才付账离开。


  这时离世界末日到来还有五年。三年前电视台不断重复播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小行星即将毁灭地球的消息,普通民众从嗤之以鼻到深信不疑,社会上不断发生抢购和暴乱的情况,每个人都在为即将结束的地球寿命而恐慌着。


  敦所在的学校也因这个消息而停课,继而学校荒废。不过身为物理系的高材生,敦在一年半以前重新被他的导师——太宰治——叫了回去,继续进行天文物理的研究,寻找改变小行星轨道的方法。而越是频繁的观察和深入的研究,中岛敦就越觉得无力。不过好在,从老师到学生,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每个人都为了那百万分之一的几率而努力着。


  回到家中,敦看着黑暗的屋子,便知道他现在的同居人——芥川龙之介——出门去了。他将买回来的食物放在厨房里,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便开始了晚餐的准备。


  最近这段时间,芥川总会挑傍晚的时间出门散步。一年前到处都可以看见因为抢夺食物资源的殴打致死的尸体,整个社会动荡不安;而如今却是鲜少见到这样的事件,急剧减少的人口以及可以满足的粮食让活下来的人都处于一种平和的状态中。这许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又或是认命的悲哀。而无论何种,敦都知道这个时候出门基本不会遭受到袭击,所以他便没有对独自在外散步的芥川感到担忧。


  一般而言,等敦做好晚餐之后,芥川便会回来。有的时候他会和住在隔壁的中原中也先生一起回来,两个人通常边走边聊,但敦对他们聊些什么不得而知,芥川也从来不会讲这些告诉给敦听。不过敦一点也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和自己同居的男人,唯一知道的一件事——芥川曾是极具物理天赋的人——这一点还是他老师的同事国木田独步告诉他的。


  等敦将碗筷全部摆好,开门声便响了起来。敦带着一种爽朗的笑容对正在脱鞋的芥川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芥川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不太习惯,不过还是用冷清的声音回了一句:“我回来了。”


  听到芥川回答之后,敦才稍稍安心了些。


  “研究进展怎么样?”芥川吃完之后这样问道。他最感兴趣的还是研究。敦曾经在他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邀请过芥川到研究室,在询问老师意见的时候太宰也点头答应了,不过芥川却是拒绝了。那个时候芥川曾对敦说了一句:“我已经无法回到那里了。”这句话说得过分哀痛,以至于那个声音一直徘徊在敦的脑海里久久未能散去。


  “还是原来的样子。太宰先生说,再过几天就放个假休息一下。”


  芥川听到回复点了点头,然后回到房间,继续阅读看了很久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这本书敦曾简单翻阅过,不过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将书还给了芥川。


  看着芥川的背影,敦张嘴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能想到的寒暄的言语到了嘴边却悉数咽下。


  这样子的相处模式已经很久了。


  


  2.


  一年前的街头总能见到乱斗,不少人因为地球寿命即将结束而肆无忌惮,打劫杀人等恶行穷出不断,每个小心翼翼活着的人都尽可能地避免被卷入这些斗争之中。


  敦就是这样的情况下遇见芥川的。


  那时正值傍晚,敦与太宰在街上的行人道上散步。街边的阴暗的窄巷子里充斥着鲜血的腥味。敦觉得不妙,想着快些离开这里,却看见太宰对着巷子沉思了一下,然后对敦露出了太宰的标准笑容。


  “我们过去看看吧,敦君。”说罢,太宰便带头走了过去。敦的头皮有些发麻,他对他的老师行为总是摸不清楚,虽然感激与太宰的赏识,但他有时候还是会在背后吐槽太宰的一些行为,比如这有些不要命的行为。


  巷子里躺着几个人,他们的身上都有伤口,浓稠的血腥味便是从这些人的身上发出来。再往里走,便看到一个人站在那里。


  “谁?”那个人的声音过于冷漠,敦凭借夕阳的余晖无法辨认出这个人的模样,倒是太宰的眼神沉了几分。


  “哟。”太宰打了声招呼,却没有继续说话。


  站在那里的人在一瞬间辨认出了太宰,用一种带着欣喜却不确定的声调问了一句:“老师?”


  身为局外人的敦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他只是看着那个模样不清的人,看见他用右手捂着嘴,然后咳了几声。敦看见有液体顺着指缝流了下来,那应该是血,他猜。


  而站在那里的人似乎因为来者而放下了戒备,呼吸变得沉重,在太宰开口说话之前便昏厥了过去。太宰将敦推了过去,正好在那人倒下之前扶助了他。


  “敦君,他就交给你了。”太宰笑眯眯地说了这句话,便转身离开了巷子。


  敦在背后默念着太宰先生你怎么不管下你的学生啊,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啊。不过这些话都没有说出口,敦知道他的老师性情有些无常,所以只好将注意力放到这个人身上。


  “伤得真重啊。”敦如此感慨着。


  敦就这样将这个他还不认识的人带回了家中。他放好热水为他清洗了身体,并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等一切处理完之后,门铃便响了。


  门外是与谢野晶子,她带着医药箱站在门口,等着敦来给她开门。与谢野与太宰是旧识,两个人之间是一种极为坦诚的普通朋友。与谢野曾经嘲讽过太宰私生活的乱,却又在那人喝醉之后倾诉时低声安慰。与谢野知道不少关于太宰的事情,但她也从来不会说自己了解过那个男人。她会说她了解中岛敦,但不会说她了解太宰治。


  “太宰让我来的,说是有病患。”走进客厅,与谢野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人呢?”


  敦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与谢野点点头,又冲着敦说了一句:“等下让你进来再进来。”


  敦应了一声,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挺想知道这个前辈的名字与经历,也想知道为何身为老师的太宰能这样不犹豫地将这个人丢给自己。敦并不介意照顾人这件事,毕竟太宰也不是会照顾别人的人,自己来反而对伤患更有益处。


  约摸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与谢野才从房间里出来。她神色有些凝重,喝了一口敦递过去的水之后才慢悠悠地开口:“伤成那样能活下来也是一个奇迹。”


  “很严重吗?”


  “就外伤而言已经非常严重了,而他肺部还感染了病菌,他根本就是在机体稳态失调的情况下跟那些人战斗的。”与谢野早就从太宰口中了解了事情的发生,“其实我也挺佩服他的。”


  然后与谢野便将药品拿了出来,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她嘱咐敦要定时帮他换药,还要吃些抗病毒的药品,过几天等他能行动了要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敦将与谢野的嘱咐一一记下,最后送这位医生出门时正好看见隔壁的中原中也站在门口。


  中也说他是受人之托将这位医生送回去。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后才眨眨眼想到了是太宰委托了中也。


  中原中也是他们学校数学系的老师,最近应太宰之邀而回去一起进行研究。敦经常会看见他们两个人吵起来,有的时候还会动手,不过晚上他们总会一起跑到还在营业的居酒屋喝上两杯。敦曾经想探究他们的关系,却被国木田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敦又在门口待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家。


  他去房间看了一下,然后便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睁开眼。


  “这是哪里?”他的声音过分沙哑,看着敦的目光仿佛要将少年看穿。


  “我家,太宰先生让我带你回来的。”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着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岛敦。”


  躺在床上的那人看着敦,末了说了一句:“芥川,芥川龙之介。”


  


  3.


  晚饭过后,芥川会看两个小时的书,从科学研究到文学哲学都会有所涉及。他会用空余的时间写读书笔记,或是整理一下敦的屋子。敦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再做些其他事情,芥川只是回了一句无事可做。


  每次敦都会试图找些话题让两个人的相处看起来没那么尴尬,但芥川通常只会简单地应一声。这一年的相处几乎没有拉近过两个人的关系,每次敦觉得终于可以让芥川说下去的时候,芥川都会停下话题,转而做些其他的事情。敦能感受到芥川对他的疏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两个人这样相处。


  期间太宰来过几次,但和芥川也只是打了声招呼。他没有过多地询问芥川的事情,芥川也没有对此感到不满。他们两个人总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敦每每想询问,便会被两个人用不同的话题岔开。


  敦对芥川的照顾总是小心翼翼,芥川也总是礼貌相待。敦通常会睡得比芥川晚,临睡之前会看一眼芥川,这个习惯从一年前就有了。实际上芥川知道,但他也不会在意。敦总会在一些小细节上给予芥川适当的关心,就好像知道芥川喜欢读书之后,敦总会从学校里带几本书回来。这样的行为让芥川并不讨厌敦。


  这晚芥川咳得很厉害,自从上次痊愈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咳过了。敦去看他的时候顺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很烫。敦连忙在自家的医药箱中翻出体温计,然后慌张地给与谢野去了一个电话。他记得芥川痊愈时,与谢野说过要小心肺部病症的复发,虽然之后的大半年没一点事情,但这次芥川生病反而令敦感到担忧。


  在等与谢野到来之前,敦将毛巾湿水为芥川降温。与谢野到了之后做了简单的检查,对敦露出一副凝重的表情。


  敦的心倒是一下子被提了起来:“是复发了吗?很严重吗?”


  与谢野沉默不说话,敦倒是越来越觉得焦虑。最后,与谢野没绷住,笑了出来。


  她说:“只是染了风寒,吃药休息就可以了,没什么大碍。”


  敦这次松了一口气。


  “你真是在意他呢。”与谢野眨眨眼,用一种挪揄的笑容看着敦。敦被看得有些窘促,脸庞微红,他低下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半晌,敦才说了一句:“是太宰先生委托的,我就全心全意地照顾了。”


  结果与谢野倒是笑了出来,拍拍敦的肩就这么离开了。之后敦给太宰打了一个电话,请明天上午的假。


  太宰答应之后,又远离手机对他旁边的人喊了一句:“中也,明天去你家吃饭。”


  “死混蛋,上次你过来将我家厨房糟蹋得不成样子,这……”


  然后敦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他其实很想知道这两位大学老师接下来会聊些什么。


  结束和太宰的通话之后,敦又进了芥川的房间。吃过药的芥川闭着眼,呼吸平稳。知道没什么大碍的敦算是安了心,而想起与谢野说的话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芥川,敦反而自暴自弃地就地坐了下来。


  “芥川先生,”敦犹犹豫豫地开了口,“我觉得与谢野小姐说的没有错,我似乎是太在意你了。自从上次你说你不会再自杀之后,我就安心了。和你相处的这一年其实并不能说是愉快,但我却越来越想和你一起待到世界末日。自从上一次你说要和我一起度过剩下的时光之后,我一直想表达什么。”


  敦停了一下,想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我想和你到世界末日。”


  “我喜欢你。”


  


  4.


  芥川在敦这里养伤的时候起过无数次自杀的念头。而每次有付诸行动的前兆时,敦总能发现并予以制止。后来敦干脆请假待在家中,以防止芥川真的会自杀。


  敦其实不明白,为何那个拼死在人群之中活下来的人会在之后的日子里想到自杀这件事。芥川知道敦的疑惑,也简单的解释过。


  芥川说:“那个时候是人的生存本能在战斗,而我现在所做的却是带有自我意识的决断。”


  得知答案的敦沉默了很长一段的时间,从夕阳将屋外影子拉长到月亮高挂天空,然后敦听见自己对芥川说。他说:“反正只剩下五年多的时间,不如看到世界毁灭再死。如果世界寿命的前一天你还想自杀,那我会陪着你。这算是一个请求,请陪我到世界末日。”


  话脱出口后,敦觉得有点窘迫。他觉得他说的话太像是告白,而对面的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澜。这件事一点也不妙,反而还带着丝丝愧疚。敦在想他的话会不会束缚住芥川自己的意志,可随后又觉得芥川那样的人是不可能会被束缚住的。敦觉得,他应该尽力做了他能做的事了。


  不过芥川并没回答。他既没有点头应许也不曾摇头否认。


  次日,敦被太宰叫了回去。敦想对芥川说,不要再想着自杀了,好好享受下生活吧。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话到嘴边都变成了“我出门了”。敦当然还有些担心,不过这种担心更多是一种“事已至此我已无力回天”的感觉。


  晚上回家之后,芥川倒是做好了晚餐。看着简单的食物,敦反而觉得白天自己的担心过分多余。他觉得芥川似乎是想通了,可他又不敢问。


  “今天有诺亚方舟的人来推销。”芥川说道。


  敦虽然听着,眼睛却轻轻地扫视了一下芥川。敦发现,芥川的头发有些长,脸庞在黑发的映衬下苍白得过分。


  “他们说,上了诺亚方舟便等于活了下去。”


  敦知道诺亚方舟的事情,那些推销人员曾到学校里面推销,不过都被国木田赶跑了。他们这些科研人员知道地球寿命结束基本是一件不可改变的事情,而诺亚方舟的出现不过是一个应大众所需的骗局罢了。


  敦眨眨眼,问了一句:“芥川先生会去吗?”


  芥川抬眼看了下敦,眼神过于深邃,又有些复杂的感情混于其中。“一看便可知那是骗局。”芥川顿了一下,斟酌了下用词,“跟你度过剩下的五年已经足够了。”


  敦在那一瞬间觉得那是这个人的告白,一如昨天晚上的自己那样。只是这个人的语调过于真诚与坦率,没有一次不安混在其中。


  然后敦感觉自己笑了,又看见芥川露出耳尖有些泛红。


  


  5.


  敦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了眼芥川,又用手触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感觉到他的体温变得正常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敦就去做了点病人能吃的东西。


  敦猜测许是昨晚芥川在外面散步的时候着了凉,回来时可能身体不适但并没有说出。敦其实觉得有点来气,却又想起自己曾经问过芥川为何会在傍晚出去散步而感到无奈。当时芥川回答他的是一句:“因为觉得自己还活着。”这句话似乎有点悲怆,但敦又不知说些什么能去回应这个人。


  整个早上,芥川就起来吃了点东西,然后又回去睡了一觉。敦坐在客厅里面看着最近的观测数据,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午饭过后,敦特别嘱咐芥川今天不要再出门了,芥川淡淡地应了一声。


  回到研究所时,敦正好看见太宰和中也在探讨着什么。两个人的面色都很凝重,敦很少见到太宰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也许从来没有——所以反而对他们的谈话在意了起来。


  “改变小行星的轨道基本是不可能的,”敦听到中也这么说,“就算找到了方法,也不够时间去改变。现代的技术虽然相比过去提高了很多,但说实话研发出成功品的几率一点也不比改变小行星轨道的几率高。”


  “世界末日看来是不可能改变了。”太宰回答了一句,然后突然改变了本来严肃的表情,“那就一起喝酒看世界消失吧,虽然我觉得殉情听起来更浪漫。”


  “嘁。”中也嫌弃地看了太宰一眼,不过没有反对。


  敦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


  “对了敦,”中也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敦,“北海道的朋友寄了些特产过来,我晚上拿给你。”


  “谢谢中原先生。”


  晚上太宰比敦先走了一步,留下敦调试机器。等到敦离开学校的时候星月已经挂满了天空。敦觉得芥川应该会等他等得不耐烦,应该已经吃了晚餐,但他回家的脚步还是飞快。


  事实出乎敦的意料,芥川一直在等他。电视上播放了还在坚持的主持人主持的节目,翻来覆去也就剩下那几个台。


  “我回来了。”敦开口打破了宁静。


  芥川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倒是去厨房将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敦眨眨眼,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听见了。”芥川走出来,看着站在门口迟迟不进来的敦这样说道。


  “诶?”


  “昨天晚上,我并没有睡着。”


  敦后知后觉地想起昨晚干了些什么,潮红逐渐席卷了他的脸庞。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到有点羞愧,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欣喜。


  “敦君,我们进来了。”这时门外响起了太宰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中也跟着太宰走了进来。


  看着凝住的气氛,中也将特产放在一旁,然后问了一句:“两个人吵架了?”


  太宰眯眼看了一下,然后推着中也走了出去。边走边说:“是恋爱了吧。”


  中也:“???!”


  倒是芥川“嗯”了一声。


  敦一直到太宰重新将门关上才反应过来,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用放在心上,”芥川斟酌着开口,“像以前一样相处就好。”


  敦在心里说这似乎是恋爱诶恋爱诶,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相处啊?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他很高兴,同样也能发现芥川可以隐藏起来的喜悦。


  这一点也不糟糕,这简直是太幸运了。


  


  6.


  “芥川先生。”


  “嗯?”


  “你觉得世界末日会是怎么样的?”


  “为什么会这么问?”


  “今天听见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在聊这个话题。”


  “洪水席卷一切,而能与心爱的人永存。”


  


  


  FIN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