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岩及岩]后来的事



  *第一次写排球同人,本来是想赶及川生贺的不过我放弃了。选择了一种自己擅长的文风,以后再写绝对是单纯的谈恋爱(?)

       *应该算是友情向,没有后文。

       *人物OOC,涉及对及川以及岩泉未来的臆测。有bug请务必指出!有点害怕所以只敢打两个cp的tag,双tag致歉。


  高三最后一场正式比赛落幕之后,及川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缓了过来。虽然平常上下学他的模样与平常无异,对于围住他的女生也总是笑脸相迎,和教练商量好下一任主将之后也会经常和岩泉到排球部露一下脸,也会张牙舞爪地说下一次绝对要把他们打败。但是岩泉总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并不如表面所表露出来的那样,他知道及川的不甘心——当然他也是如此——只是及川除了不甘心外或许还多了一份痛恨与苦涩。


  毕竟输了比赛,又输给最想打败的学弟,又拼命训练这些日子。


  倒是岩泉,想得开一些。他也痛恨自己最后一球的无能为力,却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及川对排球的执念也无法做到像他一般的努力。可岩泉没有对及川多说什么,他们一如往常的相处,在日常生活中打打闹闹,又一起在图书馆里好好复习。


  岩泉打算留在本地读大学,松川和花卷似乎也是这样的打算,唯一没有表态的只有及川。当旁人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及川总是笑笑或者说些惹岩泉生气的话而避过。倒是后来岩泉看清了,这个看起来很轻浮的二传手也许是有点舍不得他,舍不得离开他们跑去东京。


  于是岩泉在一次回家的路上对及川说:“你未来的路还很长。”


  他的话含糊不清却意有所指。熟知这位朋友的及川知道他只是想让自己去一个更有发展的地方。比起往常的吵吵闹闹,那天的及川显得特别安静,岩泉也未出声打扰友人的思考。最后他们在分别的时候,及川郑重地道了谢,只是岩泉却装作听不见一直往前走,只是面色却微红似是不习惯这样的及川。


  后来他们之间一如往常,一起吃午饭一起复习,对于未来与出路反而是闭口不提。


  毕业的时候,岩泉不出意外看见了眼眶泛红的及川。及川一直不是矫情的人,偶尔看到的眼泪反而是这个人装出来的,印象之中岩泉并没有见过除了因排球而落泪的及川,所以这个时候反而有点无所适从。


  只是岩泉如往常一样打了及川一下又骂了一声笨蛋。及川倒是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而后又被岩泉骂了一句。


  离开学校前他们又去了一次排球部,比起即将毕业的他们,排球部的后辈们反而更为伤感些。及川倒是笑着对每个人都提了些建议,又在后辈的怂恿下打了一场练习赛才离开。


  及川和岩泉与松川和花卷分开的时候,及川倒是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以后还要经常聚聚啊。”


  然而以后的事情最为难讲,每个人离别之后都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就好像有些人注定会失散而有些人会一直留在身边。


  毕业没多久及川就坐上了通往东京的新干线。早在比赛结束之后他就收到了一些东京排球强豪学校的邀请,在大学开学之前便会参加训练,所以及川几乎没有怎么在原地停留就踏上了通往远方的路。那天岩泉去送行,两个人还是像以前一样吵闹。及川依旧会刻意说一些惹他生气话,岩泉也没有因为即将分别而减轻打向及川的力度。他们还是朋友,只不过不在一个学校,不在一个地区。


  后来列车开走了,岩泉才松了一口气。岩泉留在宫城,所以当及川想要回来的时候,他都能对这个在外拼搏的人说一声“欢迎回来”。因为有岩泉在,所以及川知道他永远都不会对自己的家乡感到陌生,正因为岩泉能在背后支持自己,他才能在诸多犹豫之后去了东京。


  去了东京的及川总是会定时定点地发邮件或是打电话给岩泉,岩泉的应答总是简短和匆忙,为此及川还曾不满地抱怨过,不过岩泉总是会忽视他那些无关痛痒的话语,偶尔还会说出“我相信你”这样能让那边沉默几秒的话语。


  大一时候的及川因为正选受伤而得以上场比赛,那时候岩泉看着电视直播,脸上却是忍不住的笑。他知道及川一直都是厉害的人,也不在意当年别人说的青城除了及川彻以外实力一般,及川所欠缺的一直都只是那一点运气。正因为做了他这么多年的搭档,所以岩泉知道及川是个厉害的人,是一个绝对不会亚于那个令他讨厌后辈的人。


  那场比赛的出色表现,让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及川彻的身上。而岩泉透过电视直播所看见及川的技术再度提升,便知道那个人又在拼命的训练,只不过这次岩泉不在身边没有谁能在及川训练过度的时候进行物理性打断了。


  之后打电话聊天的时候,岩泉刻意提醒了及川,及川倒是在自己开的一堆玩笑中表达了“毕竟小岩都不在我身边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这样的思想。而挂掉电话的岩泉突然有种自家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惆怅感。


  大一即将结束的时候,及川收到了青年队的邀请。他和以前视为敌手的牛岛若利一起组队打球,这似乎是一件会令岩泉感到愤怒的事情,可当及川将这件事告诉岩泉的时候,对方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反应过于平淡,以至于让及川怀疑电话那头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紧接着的暑假让及川更为忙碌,他没有抽空会宫城,岩泉也没有去东京的打算。及川那边来电次数开始明显减少,岩泉也未曾想要主动打过去,他所在的排球部的训练已经颇为紧凑,想必及川那边也是如此。之后休息的时候,岩泉约上花卷和松川会青城跟后辈们打了几场练习赛。这几次的比赛他都未告诉及川,怕是远在东京的人会忍不住想要跑回来。


  日子如水一般流淌,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奋斗着。每个人都交上的新的朋友,和新的伙伴打成一片,年少时的事情被逐渐拉远最后被埋藏在记忆的角落里。


  从大三开始,及川与岩泉的交流就寥寥无几,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就经常可以在排球相关的杂志报刊上看见及川的影子。那个人的姿态越来越活跃,而岩泉似乎却离他越来越远。影山似乎也是从那个时候加入了青年队,与及川的见面倒是多了起来。


  偶尔通话的时候,及川还是一如以前那样抱怨和吐槽这个并不可爱的后辈,只是言词之间又带有一种微妙的寞落,而到岩泉即将挂掉电话的时候才会说出一些心里话,那些诸如“小岩也在这边就好了”的话语。也是那个瞬间,岩泉不想对这个发小施加暴力,而是如果能见面的话会选择普通朋友之间的鼓励。


  这样的想法让岩泉感到不妙,随后又只能苦笑。分开之后的三年两人几乎没怎么见面也没怎么打过球,岩泉逐渐向社会人过度,一点一点接受了身边的不合理性,而及川似乎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为了一个目标而不辞辛苦地训练。


  真是残酷啊。


  岩泉这样想到,转身就投入了大四的实习工作中。


  这一年他忙忙碌碌,所有关于及川的消息都来源于排球杂志,像是成功入选了国家队啊,在某场比赛上状态不佳啊,还有……似乎是受伤了。及川每次和岩泉通话都会对这些避而不谈,聊的反而都是些生活中琐碎的事情。岩泉知道及川的状态可能不是很好,可脱离训练的他反而只能让话语哽咽在喉咙里。


  他的立场变了,可及川不是。


  再后来,岩泉在宫城一家大企业工作,过年时及川回家两个人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起到处走走。及川因为当选国家队之后人气变得更高,出门走路总要小心被发现。岩泉倒经常是一脸嘲笑的表情看着他。他们的关系没有改变,以前是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只不过话语多了,而肢体语言变少了。他们都成熟了,哪怕并不是自己的意愿。


  之后的故事岩泉就有点印象不是特别深刻了。关于及川的事情开始慢慢变少,倒是自己经常被催着找个女朋友。


  而这之中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关于及川膝盖负伤的报道。得知这个的时候,岩泉放下了所有的工作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那边的及川支支吾吾最后还是将情况说了出来。


  那可真是糟糕。


  聊天到了末尾,及川反而带着一种哭腔问岩泉:“小岩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岩泉想说你可以回来啊反正我在这里,可他深知及川这些年的努力,便咬牙启齿地让及川再坚持下去。


  可是这并不只是坚持就能解决的事情。及川的上场减少,影山开始露出锋芒。有些东西交替太快,让人一时之间不能反应过来。


  再往后又过了几年,及川便退役了。退役之前所有关于及川训练的事情都是影山告知岩泉的,诸如及川前辈真的很不甘心、及川前辈将他的技巧教会给我……这样的信息。岩泉看了反而有种苦笑不能的感觉。


  及川退役回来的时间只告诉了岩泉,那天车到站,及川出现在站台便看见站在那里等候的岩泉。


  岩泉并没有马上开口说点什么,只是走上前给了及川一个拥抱,然后,他说:“欢迎回来。”


  及川倒是哽咽了,伴随着东北地区的冷风,说:“我回来了。”


  


评论(6)
热度(40)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