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岩及岩】酒后

*别被标题骗了这只是一个很单纯的故事,我想不到题目就随便糊弄了一个。
*手机码字没有手感没有排版望见谅。只是想写非常规告白和一方向另一方出柜并告白的故事,于是有了这个小短篇。打双tag抱歉。
*马上开学马上军训……祝我安全渡过三周的军训TvT


岩泉接到及川电话的时候正准备睡觉。
电话那头的及川大叫着“阿一”,岩泉听到他久违地叫了自己的名字便知道那个人喝醉了。
今天早上及川告诉岩泉他要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岩泉便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只不过没想到会是打电话给自己。
大学时他们都留在了宫城,只不过却不在同一所学校。话虽如此,两个人都没有断掉过联系。毕业之后,两个人都留在宫城就业,排球就成了闲暇时间的爱好罢了。
岩泉和及川的大学同学通了话,确定了聚会的地点后便认命地开车出门。
到了聚会地点后,岩泉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便扛起了还在嘟嘟囔囔张牙舞爪的及川。
店里到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及川吹着夜晚的冷风倒是安静了些。
他靠在岩泉的身上,断断续续地说些什么,说着说着还笑了出来。不过他的话语太过模糊不清,岩泉听了几句便放弃理解。倒是及川的笑声让岩泉想起了他们刚接触排球的时候。
喝醉的及川比往常聒噪的他安静许多。岩泉带着及川慢步向停车场移动,侧头看了下因醉酒而面色绯红的及川,然后他叹了一口气。
岩泉喜欢及川。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岩泉只能当着及川的面骂了他一句。当时的及川一脸茫然地装作难过地看着他。自那之后,岩泉一直装作不知道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差点连自己都骗了过去。
如果现在及川没有哭出来的话。
岩泉曾经听别人说过有些人喝醉了便会哭,但他从来不觉得及川是这类人。
喝醉的及川只是有点麻烦,但喝醉了在哭的及川却让岩泉感到特别麻烦。
“……小岩。”及川虽然突然哭了,吐词却清晰了起来,连对岩泉的称呼都变成往常那样。
“我在。”
“我跟你说件事,”及川突然抽噎了一下,“我发现、我发现我喜欢男人。”
听到及川的话的岩泉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但他随即压下了心里的骚动。
“所以呢?”
“我喜欢你啊,”及川嘟嘟囔囔地开口,岩泉却能听清他所说的每一个字,“我想和你交往啊。”
岩泉盯着及川的侧脸,看着说完这句话逐渐安静下来的及川。他知道喝醉的及川说的话总是意外坦诚和真实,这反而让毫无防备的他措手不及。
岩泉看到了自己的车,拿着钥匙开了车锁,“……那就交往吧。”
只是及川没有再说话,他倚靠着岩泉张开嘴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睡着了啊。”岩泉笑着摇摇头,然后将及川丢到后座上,给他系好安全带。他估计此时及川家的人都以入睡,而自己的父母今晚都不在家,所以他犹豫了一下就这么带及川回了自己的家。
次日早晨及川醒来的时候岩泉正在穿衣服。
“……小岩?”及川叫了岩泉一声,“我的头好痛。”
“谁让你昨天喝那么多啊,笨蛋。”
“我昨晚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及川揉揉太阳穴以缓解头疼,然后他努力回想昨天晚上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哭着向我出柜了。”岩泉将领带系好,然后看了下因为他这句话而呆住的及川,“你还说你喜欢我想和我交往。”
岩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到房间门口,“我等下去上班,你起来后把床铺收拾好。桌子上有早餐,你走后记得把钥匙放在以前的位置上。”
“还有,”岩泉笑着看了眼及川,“我答应了。”
大脑当机的及川直到岩泉将门关上才反应过来。
及川鼓起脸来,“小岩真过分,居然让及川大人这么难堪!”
只是这明明是抱怨的话语,里面却是一种藏不住的喜悦。

评论
热度(64)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