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总会来,不急。

转蹲三国坑,喜看文人八卦

魏粉丕粉,其他都爱一些

想装中二:普世皆看轻鲁子敬。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蒲桃

© 蒲桃 | Powered by LOFTER

【牛日友情向】无题

对不起,复健失败的产物。给你们看这么糟糕的东西真是对不起。
还会写他们两个的故事的,请不要轻易对我失去信心!
原创第一人称视角的描述,失败之作,我可能快离开第一人称的描述了。
人物ooc严重,错字语病bug请务必告诉我!只敢打一个大tag不敢打cp和人物tag的我【哭唧唧




无题

一模结束后的那个周末,我应了日向的邀请回家跟他打球,这算是自我调节。我们约在下午两点在球场见面,为了避免发生迟到的情况,我提前半小时出门,但到了那里之后日向正在练习扣球,满身大汗看起来已经练了很久。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1.
我是森和也,白鸟泽再读的高三生。家住雪之丘,上学时住在白鸟泽的宿舍。
我从小学开始打排球,并一直作为爱好坚持了下来。白鸟泽是强豪,我一直处于中等的位置,谈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正式比赛基本没有出场的机会,但我并不因此而觉得排球失去了魅力,因而我一直待到高三才退部。
自我顺利升上高中部后,回家的时间便大大减少,多数时间我都住在宿舍,在学校里学习或训练。
和日向的相识是在高一时春高后的合宿。好吧,说是合宿,但只是有潜力的一年级生以及被鹫匠老师赏识的初三生来参加,当然我不在其中,我只是作为后勤人员出现。
日向也不是。但他突然地出现又在鹫匠老师的允许之下做了球童,做着和我们这些一年级差不多的事情。
他确实厉害,虽然当时的排球技术可能还不如我(但他在后来的两年中却是甩了我不知多少),但他清醒地认识自己的不足也知道自己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单单是这点就让人觉得可怕却钦佩。
日向活泼好动的个性让他自然而然地和大家打成一片。发自内心的,我喜欢这个人,当然是普通朋友的喜欢,所以会不自觉地跟他搭话和他聊天。
我本身就有点话多,容易说三句没有一句重点(当然国文考试的时候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和日向认识的第二天我们就交换了联系方式,又因为我家也住在雪之丘,第三天就得知他家离我家并不远这件事,并在之后一直保持联络。
这其实是一件奇妙的事情,日向有着匹敌我们白鸟泽正选的实力却和我这个中等水平的人成了朋友,我还经常在他无聊的时候被叫去打球。

2.
今天日向没有约其他人,也没有叫上影山。而帮他托球的是家住附近的街道排球队的二传手。
今天是街道队里的练习赛,我和日向还有其他人组成一队。我做了下热身,舒展了下许久未进行剧烈活动的身体,便加入大家。
第一局打完之后我们坐在旁边休息。不知早我多久过来的日向看起来一点也不累,我在内心感叹了一句体能怪物。
“日向。”我叫了他一句,“你是不是拿到体育保送生的名额了?”
“是有学校来找过我,不过对文化成绩也有要求。”日向喝了口水,“对了,我还叫了一个前辈过来。”
我刚想问他叫了谁,就看见他蹦起来挥手,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让人意外,来的人是牛岛前辈。

3.
说起牛岛若利,在白鸟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好吧,这个说法夸张了些,但在白鸟泽的这几年大家确实都对这位前辈有所耳闻。
我从初一开始认识牛岛前辈,但直到他毕业我和他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有超过十句。
大家都说牛岛前辈不好接近,尤其是我们这些后辈。大家都很敬佩牛岛前辈但也确实不敢像和濑见前辈那样可以放下心来闲聊,不,别说闲聊了,单单是和牛岛前辈谈排球都会让我胆战心惊(实在对不起我就是某种意义上的胆小鬼)。
我对牛岛前辈的印象更多是来自于比赛。赛场的牛岛前辈永远都尽全力去打球,每次站在观众席上加油的时候看到球弹飞的轨迹总会庆幸自己在白鸟泽。
牛岛前辈对排球的认真与执着在我看来简直不可思议。我打排球单纯源于热爱,也正因为我只将之当作爱好我才无法做到百分百地付出。在我看来,如果对喜欢的事情过于执着的话那带来的往往是痛苦大于快乐。但牛岛前辈却不一样,我感受不到痛苦也感受不到什么喜悦,他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曾就此和五色聊过,但我后来发现我们两个的思路并不在一条线上。会去找一心想超过牛岛前辈的心思易猜的五色的我大概是个笨蛋。

4.
我从来没有和日向聊过牛岛前辈,但我认为他无论和谁相识都无法让我意外。话说如此,当我看到牛岛前辈走过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
我有些紧张地向前辈问好,日向反倒是一副和他特别熟识的样子,并邀请他也来打。
一场不是特别高水准的练习赛结果请到了现任的国家队队员……别说我了,正常点的人都不敢想像。
我在想牛岛前辈会不会拒绝,结果就看到他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身旁的队友们和我一样一脸不可思议。
不过最令我吃惊的并不是这件事情,而是日向和牛岛前辈的关系已经好到了牛岛前辈难得回宫城却还会答应日向。

5.
也许只是之前我无意识地忽视了。
能和日向成为朋友的因素有很多,他其实是个看起来放得开但也有很多事情不太对外人讲,当然这并不是他有意为之,这确实只是无意之举。因此我猜测,如果没有像我这样亲眼看到,大多数人大概也不会知道日向和牛岛前辈关系不错。
高一的时候,我无意间听到了牛岛前辈说他并不喜欢日向这样的人。我对他们两人如此吃惊很大程度是因为前辈的这句话。灵活如我并没有反应到人是会变的。
两个人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朋友的?
本来不该深究别人的关系,我却无法遏制住自己思维的发散。
我和牛岛前辈接触的次数较少,和日向见面的时候大多都是乌野和白鸟泽打练习赛的时候。
我将为数不多的练习赛的记忆调取出来。
每次见到日向都觉得他在给我惊喜,每一次他都会有很大的进步。有几次我们去乌野,我有事没能及时和大家一起回去,准备离开乌野的时候去体育馆看了一眼,那时日向和影山还在自主练习。
就是我看过去的那一瞬间,日向稳稳地起跳将球打到一个刁钻的位置上。而后他的视线扫了过来,集中注意力的目光让我心惊了一下。
影山倒是兴奋起来,问他那是跟谁学的,被夸奖了的日向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是和前辈学的。
当时的我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因此漏掉了他所说的那位前辈的名字。那次他的动作给我一种熟悉感,现在想来,日向口中的前辈应该就是牛岛前辈。

6.
我这次没能发挥出正常水平,我觉得除了牛岛前辈加入我们以外,更重要的是我还和牛岛前辈一组。日向站在对面,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比赛要接近尾声,分数已经不是重要的了。牛岛前辈的扣球比在电视上看到的更有力,而日向一直是不服输的模样。
结束这场比赛之后,日向嚷嚷着还要再来一局。牛岛前辈摇头拒绝了。
“等下和天童约好了要回一趟白鸟泽。”
“好吧,”日向咬牙将这个词说了出来,“我下次一定会赢你的!”
牛岛前辈轻呵了一声,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情很好,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情绪表露。
“我听说影山已经是青年队的正式队员了,等你成为正式队员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吧。”
真是耿直啊,牛岛前辈。
我又看向日向,他一副不甘心的表情却也没有否认。
离开之前,牛岛前辈将排球捡起来抛向日向:“我在国家队等你。”

牛岛前辈离开后,日向又跳了几下才安静下来。
“不可思议。”我对着日向感慨了一句。
“森?你说了什么吗?”倒是日向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不,没什么。我准备回去了,一起走吗?我请你吃拉面。”
“噢噢森请客吃拉面,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啊!”
我听见了每个人附和的声音,又听见钱包即将瘪下去的声音。
“我说日向,你有打算了吗?”
“有啊,”他扯了一个特别阳光的笑容,“我会继续打排球会进入青年队然后成为国家队队员。”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