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填完坑再撤。

欢迎扩列深交:1482883759

[山口生贺单人无cp]waiting for you


*人物OOC瞩目!





山口无意之间拨打了手机上的未接来电。电话打通的声音与往常电话接通的声音不同,从手机里传出来“叮咚叮咚”的声音,像是按响了陌生人房门的铃声。
打通之后的山口心里有些打鼓,他不知这样做是否妥当,只是在黑暗之中总会突然做出冲动的决定。山口想着如果那边有人接了的话,应该道歉这么晚打扰,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可能是别人的一次误播大概也不会有人理会。
从打通开始过了约摸二十秒,那边的人接了起来。
“啊啊打了回来,”接通电话后山口听到的就是这一句话,紧接着又听到对方的道歉,“抱歉,想必我打电话过去让你很困扰吧。”
对面声音干净的男音让山口觉得有些熟悉,但他也确实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不,我才是抱歉,这么晚还打过去。”
对面的人远离了话筒似乎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山口耐心地等了半分钟又听见那人清晰的声音。
他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我是八年后的你。”

山口上学的时候精神有些恍惚,昨晚无意间打通的电话动摇了他的认知。比起八年后的自己这样的话,他更乐意认为这是熟人的恶作剧。不过对方确实准确无误地说出了很多只有山口自己才知道的事情,有些羞耻有些尴尬还有些雀跃。
这直接导致了作息规律的三好少年山口难得的失眠了。
失眠的结果是他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眼圈黑了一些,练习的时候被球砸到的次数多了点,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休息的时候山口走向了月岛。平时抓紧时间练习发球的山口难得中断一次自己的日常加练。
“阿月,”山口犹豫了一下,抱着可能会被嘲笑的心理开了口,“如果有一天你无意间回拨了一个不认识的未接来电,对方说他是未来的你,你会怎么办?”
月岛喝了水,看了山口一眼,冷淡地回了一句:“报警吧。”
真是无懈可击的答案,不愧是阿月!
山口在心里感叹了一下也没有说出来,这确实像是月岛所做的事情,不过山口大概是做不到。他并不觉得那是恶意行为,他心里也不排斥,许是那个人讲话的语气过于真诚,而声音又与自己如此相似。
如果今晚还能打通的话再说吧。山口在心里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然后在休息时间结束后走回了球场,站在他身后的月岛看着山口拿起了排球。
月岛没由来地想起了友人第一次在赛场上凭借自己的意志而发球成功的事情。山口有时缺的大概就是一点信念与一点信心,然而这些问题都被他自己一一克服。

结束一天的训练之后,山口写作业期间忍不住看着手机。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桌面上,没有一丝声响。山口不禁怀疑昨天晚上的事情大概是睡梦中发生的。
正打算收起手机安心完成作业的时候,铃声就响了起来。山口的身体僵了一下,手心冒出细薄的汗珠。他有些紧张。
接通之后,那边传来与昨晚相同的声音。
“你好。”那边有礼貌地问候了一句,不过随即又笑了出来。
这边山口回了一句问好之后听见了笑声。“怎么了?”
“只是感觉和自己对话真不可思议。”
山口应了一声:“是的,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能缓过来。”
“今天的训练还好吗?”
山口回想了下今天他被球砸到的次数,有些窘迫地回了句,“还……还好吧。”
“啊,那个,”山口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呃……以后的我……还在打排球吗?”
对方沉默了一下,再开口声音低了一些:“没有再打正规的比赛了,不过平常还是有打的。最近忙着毕业的事情,已经很久没去球场了。”
山口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提起这个话题,虽然他知道很多事情终究会发展得与自己所期待的背道而驰,只不过听到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过。
“不过没关系,”那边倒是温柔地开口安慰,“不会后悔的。以前所做的决定与努力,以后会做的决定与努力都不会后悔。”
山口抿嘴思索了一下,最后避开了这个话题,他大概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偷听未来的事情,“为什么电话能打过来呢?”
对面稍微沉默了一下,大概是在想怎么解释。过了极短的时间,那边才重新说了起来。“我无意之间拨通了以前的号码,后来用朋友的手机拨打却不行,我猜大概打给了以前的自己。当然这个事情本身不是特别合理,我也不知道还能打通几次。”
“感觉……很意外。”
“我也感觉不可思议,就连拨通的原因也不清楚。”
山口想着能通过时间的电话真的不可思议。跨越时间的通话的故事他也曾经读到过,但是这些故事通常都带着一种悲情的色彩,而且两个人是独立的个体。自己给自己打电话这件事情,实在令人惊讶。
“这听起来好像是科幻小说一样。”山口在这边小声感叹了一下,声音太小以至于对方没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那边的人好像说了些什么,却因为突然出现了嘈杂的声音而是山口没有听清,而且紧接着通话就断了。山口呆呆地盯了手机几分钟,才叹气写起了作业。

隔天晚上他们又闲聊了一些。大概出于说太多可能会改变未来的顾虑,来自未来的电话说的东西总是不多,而山口也不觉得无趣。虽然时间将他改变,但有很多本质的东西却保留了下来。他们聊天的时候更多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自我剖析反省又像是一次重新认识自己的旅行。
“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做的是否真的能带来改变,”山口在一次聊天中无意说起,那天他练习的状态不能谈得上好,“看到日向的时候总觉得这么想的自己真的是无能。”
那边倒是没有马上说什么,大概等到山口想道歉说了这样的话才开了口:“我很想说我不记得那些事情,但事实上我记得很清楚,所有的细节和情绪都还记得--这样有点夸张,但我只想说,你,也就是以前的我,你做得很好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确实是未知的,就像你不会知道你将要做什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做的选择与初衷背道而驰,但这也不错。
“你会遇见更多的人,会见到很多比你痛苦的人,会陷入没有人能帮助你的恶劣环境,你也会变得更坚强,变得不输给任何人的人。你再多努力多坚持,自然能看见只有你才能看到的风景。发球是你唯一的武器,却不是你唯一要做的事情。
“抱歉,我可能有些说教。”
说完这些话后,对面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山口无意去猜测之后的八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会让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只是那个对着他说教的人确实是自己不熟悉的部分。
“谢谢。”
那边却没有说什么,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那个从少年成长为大人的山口才叫了一句,“忠。”
被叫到名字的山口愣了一下。
“果然自己叫自己的名字感觉很奇怪,”山口听着这样的语气猜测对方可能在笑,那边说完这句话之后没忍住也是笑了出来。
“谢谢你选择了排球。”
“谢谢你的努力坚持。”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看看以前那个看似弱懦却意外倔强的人。”

从上次的通话结束后,山口就再也没有联系上那个人了。拨打电话的时候提示号码不存在,山口觉得这好像是之前出现的时间偏差得到了修正。
而后他再次失眠了。
隔天和月岛上学的时候,月岛难得问了他一句。
“和八年后的自己失去了联络。”
“……”月岛看着山口,推了下眼镜不知道在想什么。

后记

山口君生日快乐!
其实我一开始想写的不是这样的故事,而是山口在路上偶然遇到了一个看着有点眼熟的大学生,也就是从未来过来的自己,然后两个人谈心的故事。不过我控制不住,没有足够的剧情撑起来,当然这篇也没有。
喜欢山口,喜欢这个少年。原作里的刻画真的很棒,喜欢排少很大程度是因为老师的人物塑造,有很多相似却不尽相同的人。
我很抱歉无法描写真正的山口,也很抱歉写了这样的东西作为生贺。但我希望小天使以后的路能顺,不只是排球,更是人生。我最近总觉得山口很合适做老师,而且因为他英语不是非常好总觉得他适合教数学。
我想过写cp向,却更想挑战无cp单人的文章,但显然,很抱歉,令大家失望了。同人的手感一直再往下降,我为此苦恼了很长时间,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先写着吧以后的事情再说吧。很抱歉,对不起。
最后再说一次,山口天使生日快乐,请包容我!

评论
热度(6)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