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双黑】给太宰治的回信

前文: 写给中原中也的信


混蛋太宰:

  展信好。

  你大概没有想过我会收到这封信吧,地狱信差将信送给我的时候着实让我意外了一把。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收到太宰治的来信。我难得没有想撕掉,而是认认真真地读完了。

  我的死讯是怎么传到你耳朵里的我并不关心,实际上如你所言,我并不想让你知晓。我一点也不想比你早结束生命,毕竟我之前还等着如何嘲笑你的死亡,然世事难料,战无不胜的中原中也居然会被敌人暗算而亡。

  我当然还记得你跟我说过的第一句话,我甚至已经相信你说不记得是真的,却没想到又一次被你玩弄。果然不是一方至死,你是不会说出你心里的真话的。但我现在也无心计较这些,至少这个世界很清静,没有令人讨厌的你在。

  十四岁那年我开始喝酒,拉着刚认识的你。会成为酒友纯属意外,本来是和人打赌看你会不会过来,却未曾想你真的来了。那时候你周围都是“生人勿进”的气场,同龄人之中没有一个人会跟你说超过十句的话。那真是一种悲哀啊,连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过虽说如此,但我当时打赌你并不会来。很明显,我赌输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猜到这件事,但这之后的一周我几乎是省吃俭用。

  成为搭档纯属意外,但我并不否认只有你在的时候我才能发挥出我的全部力量。“双黑”这个称呼,指你的才略与我的武力,我虽然讨厌你,但并不讨厌这个称呼。其实你也不讨厌吧,否则是不会拉拢芥川和人虎成为“新双黑”的。但你性格难以捉摸,谁知道你笑脸相迎的背后是不是谋划着杀人计划。承认吧,人是会变的,但你永远都属于黑暗。

  你离开的那天我开了瓶酒,既是庆祝也是叹息你的离开。我的内心谈不上失落也谈不上又多欢喜,但在之后第一次见你爆发出的杀意是真的,但你却又是变了许多。你能超越别人预知未来走向,也能轻而易举击中人心最脆弱的部分,但我想你看一件事是没有完全看对的——我确实喜欢着你——这件事你也能猜到七七八八,却依旧没有丝毫表示。

  我自认为比其他人能更了解你多一点,毕竟我们是做了好几年的搭档,就像我知道我合适会起跳、战斗时的呼吸一样,我也了解如何攻击能让你瞬间重伤,就像我会在需要的时刻信任你一样,相比你也是如此。不过我犯过的最大错误是我自认为我了解你。

  世界上不会有人能了解太宰治。

  后来在酒馆重逢的那次确实是意外。自从你离开黑手党后,我便再也没有去过那家我们完成任务后去的店了。那天偶然路过,便心血来潮地走了进去。老板还认识我,还问我“太宰君呢”。你看,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是相互讨厌的,起码老板他一直认为我们是关系紧切的朋友。至于备用钥匙为何依旧放在原来的位置,我只是想让你哪天快点滚过来把你塞在我家抽屉里、衣柜里的绷带清理掉。

  虽然讨厌你随便出入我家,但我就勉强原谅你一次。不过,我没想到太宰治也会犯错。哪天我虽然喝得不少但并没有完全喝醉,我知道我的酒品不行,但那次我并没有闹得特别凶。你居然没有发现这个细节,该说只有我才会让你这样吗?这么想着我是不是应该谢天谢地?

  我知道你喜欢我,哪怕你表露得并不明显。但有句话还是要反驳的,你并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喜欢我,反而是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喜欢你。这件事我也不打算再隐瞒,毕竟这封回信无论如何都无法送到你的手上。我难得在感情方面坦率一次,不告知你就是最好的结局。

  太宰治你大概知道,每次我对你动手我都有手下留情,但你大概又不知道,每次我都处于既想至你于死地又无法下毒手的纠结心情。我曾有那么多次机会对你动手——而且理由都是光明正大——但我并没有那样做。每次看见你,我都会忍不住想起一些糟糕的过往,但实际上我并不讨厌回忆,也没有憎恨我记忆中的你。

  说实话,比起你以前常穿的黑色大衣,我更喜欢你在侦探社的那套服饰。你明明适合在黑暗中生长,却偏偏合适休闲舒适的装扮。虽然你常嘲笑我的品位,但我曾经匿名送给你的手表我有看到你带过,直到你离开之前我见你都还看到你佩戴过。不过离开黑手党之后你应该就把那些物品都处理掉了吧,毕竟你将自己的背景洗白过,那些黑时的物品也自然要处理掉,免得惹人怀疑。

  我其实有在你离开过后探寻过你的踪迹,但结果一直都很不理想。我不得不说在这方面我甚至不如芥川了解的多。说到芥川,他确实改变了不少,这种变化你无法带来,应该是你们侦探社的人虎所给予的。我曾相当厌恶你的教育方式,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最为有效的。

  你说你不成为黑手党会成为什么?我想落魄的作家也许更合适你。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你会遇到外出的女性,也许有人会怜悯你,但更多的人会熟视无睹。人类就是这样,你比谁都要了解。我想我可能成为一个诗人,在这个国度里行走,或许哪一天我们会在一家小酒馆里相遇,然后又像普通人一样擦家而过,我作我的诗歌,你写你的文章。

  然而这些都离我们太遥远,无论你是如何想摆脱黑暗站在光明的一方,用你的聪明才智帮助弱小无助的人,我们都不可能真正摆脱。你太特别了,无论在哪里生活都会得到别人的注视,但你同时又太聪明了,无论是谁都无法看穿你。你能活得如鱼得水,却偏偏选择了一种艰难的生存方式。太宰,我有时候看见你都能感知到你内心的痛苦。

  我想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毕竟你现在不殉情的话大概也不会尝试自杀。我在地狱里再多呆个几年或许就能得到转世投胎的机会。我热爱横滨,希望来世也会在那里,但我又不想见到你,因为你总有办法卸掉我一切的伪装看穿我所有的想法。

  许是爱你的中原中也

评论(5)
热度(2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