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吴雪峰】烟火

不知所云的一个东西,有东西想表达但抓耳挠腮写不出。

第二赛季的春节瞩目。叶神统一用叶秋来写瞩目。

全职同人归档




  春节刚过两天,吴雪峰就接到陶轩打过来的电话,打电话给他的人是叶秋,问他有没有空上线打几把。吴雪峰还没回答呢,陶轩就把手机抽走问他要不要出来转转。
  
  碰巧住在H市本地的吴雪峰想了想,和家里人说了一声,穿上厚重的外套就出了门向嘉世网吧走去。
  
  今年才是联盟开始的第二年,嘉世战队虽然成立并拿了第一届冠军,但日子过得依旧是紧巴巴的,陶轩的网吧还在经营打理着,不过据说再过一年情况好转后可能就转手了。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常规赛中途打着打着因为战队内部人员纠纷或是金钱问题不得已放弃比赛的战队也有,相比之下还留着旧业的嘉世也没有多特别。
  
  纵使拿过冠军,但吴雪峰依旧不觉得他们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是要为生计忙碌,还是要经常上线跟其他战队在网游里扯皮。但他还是很喜欢嘉世的,从老板到他们这些选手。
  
  过年这段时间网吧没什么人,倒是有一些拿了压岁钱的小孩子想偷偷跑过来上网。叶秋被陶轩强迫着坐在前台,故作成熟板着脸拒绝掉这些小孩子想进来的意愿,苏沐橙坐在叶秋旁边有些困乏地趴在桌子上。
  
  吴雪峰到的时候,碰不了电脑的叶秋在桌子拿着笔纸写写画画,陶轩则清了场准备关门。吴雪峰凑到叶秋那里,看着上面叶秋对于银武的新思路。他一路看下来,不得不对叶秋的天赋称奇。
  
  “老吴你看这个思路怎么样?”叶秋抬头看了眼吴雪峰,用铅笔将他的重点圈出来然后递到吴雪峰面前。苏沐橙向外移动了下,给吴雪峰留出了一个空位。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不过材料好像不够。”
  
  叶秋蔫蔫地点了点头,他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整个人的状态不像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
  
  吴雪峰拍了一下叶秋,打趣道:“叶队长这是几天没睡了吗?”
  
  “没有几天,就两天吧。”叶秋打了个哈欠,将笔记本收好,“等材料刷出来后再试试看吧。”
  
  陶轩在自己的网吧里转了转,确定每台电脑都关机后向前台走过来。吴雪峰看了眼他们的老板,又看了眼旁边正在卷自己发梢的小姑娘,不确定地问叶秋:“你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还以为你要再过几天才会回来。是放心不下沐橙吗?”
  
  “都有吧。”叶秋含糊地回答了一句,显然不太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
  
  这年春节叶秋回了趟家,他把苏沐橙拜托了隔壁的老奶奶照看后,自己一个人买了火车票回去。不过结果是一拍两散,他在家待了几个小时最终还是又跑回来了。临回来前,刚上大学的弟弟还送他到火车站。
  
  不过这些事情叶秋倒不想跟谁多说几句。
  
  吴雪峰也就没多问。
  
  陶轩走过来把主电脑的电也断掉,然后催促着大家往外走。叶秋今天就回来这件事他也没想到,苏沐橙知道后就直接跑到网吧里陪着叶秋。
  
  “听说今天有放烟花,我们过去看看吧。”陶轩给自己的双手哈了一口气,然后又搓了搓,在叶秋不情愿的表情下将他推了出去。他走在最后,把网吧的电彻底断掉,然后把门上锁。
  
  苏沐橙听到有烟花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她拽着叶秋的衣袖,眼睛亮闪闪地望着他。叶秋无奈地笑了笑,向陶轩提议:“要不然我们也买点什么放吧?”
  
  “好啊!”苏沐橙笑了起来,首先应和了一句。
  
  “那我们等下过去在路上的商店里买点吧。”陶轩说道,如果不是有苏沐橙在,他可能拉不动叶秋出来走一走。刚刚见到叶秋的时候,他是果断地没让对方碰电脑。
  
  沿路的小店开的不多,等到四个人快走到放烟花的地点时,他们才找到一家卖烟花的店铺。叶秋带着苏沐橙进去挑选,他们最后买了一捆仙女棒,结账前叶秋还买了烟和打火机。
  
  放烟花的时间还没到,叶秋点了一根烟递给苏沐橙然后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她在那里玩耍。陶轩到了才想着给他们几个买点喝的,打了一声招呼就往刚刚他们进去的那家店走去。
  
  叶秋有些疲倦地点起一根烟,然后他将烟盒递给了吴雪峰,吴雪峰摇头拒绝了。
  
  “出门前我妈叮嘱我少抽。”
  
  吴雪峰借着微弱的路灯扫视了下站在他旁边的少年,忍不住提醒:“少抽点,你才十九。”
  
  “泄压。”叶秋压着声音说了一句,“老陶年前还问我要不要露面,我说再看,不过这次估计是要让他失望了。”
  
  “不露面也没什么关系,毕竟我们是打比赛又不是去拍电影。”
  
  吴雪峰倒是理解叶秋,不过他同时也理解陶轩。
  
  嘉世拿下第一届冠军后,外界对于这个战队的队长一直抱有好奇心,不少赞助商都抱着想看看叶秋的态度来联络,结果叶秋拒绝出面,最后弄得大家都不欢而散。陶轩和叶秋谈过几次,有几次吴雪峰都无意间听到了,不过事情都不是很大所以最后叶秋不露面就不露面了。
  
  “回家后心情不好?”吴雪峰又问了句。
  
  “还成,回来的时候还有人送我到车站。”
  
  远处苏沐橙和其他一起过来放烟花的女生玩到了一起,两个女孩子拿着仙女棒在空中画着图案,她偶尔会向叶秋挥手,还会在空中画一个转瞬即逝的爱心给他们两个看。
  
  吴雪峰想,叶秋看起来才刚成年,明明整个人都没长开,看起来却异常沉稳,是了,有时候比陶轩看起来还要沉稳些。
  
  在叶秋这么大的时候,吴雪峰才刚上大学,那时候他还忙着学生活动,忙着应付结课考试,忙着处理同学间的矛盾关系,还忙着寻找自己的人生出路。反观叶秋,一句话不抱怨做起了队长,嘴上还飙着垃圾话手上就操控一叶之秋将敌人的血条清零。
  
  这种反差对比让吴雪峰在最初见到叶秋的时候很不适应,但后来又渐渐释怀。在这个联盟未来发展不可知的情况下,叶秋倒是最合适的年龄。等到再过几年,他们这些初入者会被淘汰,如果联盟发展得好,那叶秋能待上好几年,没准还能赶上一个巅峰。
  
  吴雪峰咂咂嘴,将自己的心绪收了回来。他觉得晚上吃的东西有点淡,这个时候想来点什么,但他又不想去抽烟。正好这个时候陶轩回来了,除了买了水还带了两根雪糕。
  
  “大冬天吃雪糕真是别样爱好啊。”叶秋看了陶轩一眼,接过他买的水,然后说了一句。苏沐橙和一起放烟花的女生道了别就回到叶秋旁边。
  
  “沐橙来之前说想吃雪糕,我就买了两根回来。雪峰你吃不吃?”陶轩将一根雪糕递给了苏沐橙,又举着另一根问吴雪峰。
  
  “谢谢轩哥。”苏沐橙笑着接过来。叶秋在她旁边说让她在冬天少吃点冷的东西,免得之后又难受,结果小姑娘嘟着嘴说冬天就是要吃冰的。
  
  吴雪峰接过陶轩的雪糕,想张嘴说点什么,话还没出口就听到远处有人说要放烟花了。
  
  烟花一个接一个冲向天空,然后在空中炸裂成花朵。不同颜色的烟花交替出现在夜空之中,在空中绽放的时候照得下面围看的人群的面部五光十色。
  
  吴雪峰在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了人生的缩影。他们也是努力向上赶去,然后在一个巅峰炸裂开来,最后黯然落下。他本不是太易伤感的人,但这种欢庆的氛围下却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他的学习生涯、和父母发生的数次争吵、还有因为他要来打游戏而分手的前女友……还有很多很多,包括一起打比赛的队友,包括现在和他一起在这里看烟花的其他人。
  
  他呼出一口气,在烟花之下看到了苏沐橙兴奋的表情,又看到叶秋抬头时没有变化的样子,还有陶轩乐呵的神情。
  
  人生百态吗?也许是吧。
  
  第一部分的烟花结束后,叶秋揉搓了下自己的耳朵,同时还扭头跟吴雪峰说:“我十五岁后就没看过这么大的烟花了,震得脑袋有点疼。”
  
  “分明是你两天没睡导致的。”陶轩在旁边补刀,“年轻人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不然到老了就会吃亏的。”
  
  “算了吧,我昨天还看到你在线上待到两点半才下线。”吴雪峰说了句,毫不留情地拆穿了陶轩也常熬夜的事实。
  
  “大家都彼此彼此。”陶轩笑了下,看起来心情是真的很好。
  
  熬夜似乎是当代年轻人的恶习,吴雪峰从高三开始就养成了这个坏习惯,后来接触荣耀后有段时间作息颠倒得有点严重,等打职业比赛后稍微好了点,但也是野图boss刷新就会赶起来去抢。
  
  叶秋抽完一根烟,在脚下踩灭后捡起来丢到了远处的垃圾桶里。
  
  陶轩动了动因为一直抬头而有些发酸的脖子,不经意间又把话题引到荣耀上:“今年我们还要拿个冠军回来啊!”
  
  第二部分的烟花适时绽放,周围的人比之前多了不少,吴雪峰没有说话,叶秋也没有说话,倒是苏沐橙偏头对陶轩笑了一下。
  
  吴雪峰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下,他还能再打几年呢?也许明年他就会退役离开,虽然他也想拿上十个八个冠军再走了,不过这好像有点不可能。他又有点担心叶秋,虽然叶秋实力没得说,但平常处理队内关系时太冷静了反而失去人情味。
  
  都是年轻人啊。
  
  吴雪峰看着这次在空中绽放成动物头像的烟花在心里感慨了下。
  
  不过年轻也好啊,毕竟一辈子这么长,也就能年轻那么几年啊,等到时间过了就什么都不剩了,这些烟花绽放了也是,落下来什么都没了。

评论(4)
热度(66)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