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马踏西风中心/半呼啸中心】温水

*无料里未公开的一篇文,希望大家能喜欢。



1.

马踏西风刚到呼啸公会做全职的时候才十八岁,他怀揣着梦想和热爱加入了呼啸这个大家庭。俱乐部当时也不是很有钱,但对新加入的同事还是做了些关怀,送了一个礼物——印有当时战队全员账号卡的马克杯。

杯子的质量一般,很多人选择收藏在家,也有人选择直接用来喝水。马踏西风就是后者,他拿着这个杯子在饮水机那里兑了一杯温水,在当时会长的带领下坐到了他的位置上。

其实马踏西风自己也记不清当时为什么会答应过来。他只记得自己高中毕业就没继续读了,天天沉迷在网游里偶尔被家里人骂不务正业,后来他的水平凸显但又达不到职业选手的水平,在公会里混得如鱼得水,最终接到了这个邀请。

他到呼啸的那天带的东西很少,正值第四赛季的开始,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林敬言真人。

林敬言作为队长在比赛前跟着领队在相关部门走了一圈,和各个负责人都见面聊了聊。马踏西风在外围看了几眼林敬言,觉得呼啸在这个温和的人手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战队和公会在那个时候还不如后来分开得那么鲜明,偶尔需要帮忙的时候战队也会过来,再加上林敬言是一个亲和力极强的队长,打打闹闹之间他们的关系都说不上差。

唐三打的风格其实强硬又锐利,只是很多时候马踏西风会看到林敬言为了整个团队考虑而放弃一些他自己擅长且喜爱的打法。他在网上看到出道那一年水平优秀又没完全放开的林敬言的比赛视频时,总归是难以与呼啸队长联系起来的。

公会的事情处理起来后逐渐消磨着马踏西风最初的热情,他对呼啸最初的情感来自地域,其次才是对他们的核心兼队长的喜爱。他颠倒日夜下副本抢BOSS和不同公会的人打交道,偶尔觉得无趣厌烦,但并不会改变他过来的这个决定。

马踏西风人缘很不错,与同事及公会里的人关系处理得挺好,和偶尔溜达过来帮个忙的方锐相处也很愉快。

方锐总是嘻嘻哈哈地跟他打招呼,他除了必要的练习外也喜欢到网游里转悠,马踏西风一般负责给他公会的账号卡,一来二去熟络了很多。

当时大家都知道方锐是唐三打的接班人,对他态度都还客气,倒是方锐性格太接地气,一来二去连基本的隔阂都消去了。林敬言知道方锐会跑到公会来帮忙时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会在指导赛结束后跟着一起到网游帮个忙。

因为这件事情,马踏西风一直觉得呼啸是特别的。

第四赛季还未过半,方锐抽了一个马踏西风休息的时候过来找他,还带着上周有事回家带回来的特产。马踏西风刚刚睡醒,在宿舍门口端着那个杯子小口喝着水警惕地看着方锐。

方锐喜欢不按常理出牌,在这种不是正常的时间出现总会让马踏西风不那么安心。方锐天南海北地扯了几句,仗着年龄相仿关系不错勾肩搭背了起来,扯到最后,他向马踏西风要了一张盗贼的账号卡,还请他不要告诉其他人。

马踏西风看了方锐那么几眼,最后故作老成地答应了,他本能觉得方锐要搞事情,这个在沿海发达城市长大的人总喜欢做出令人猝不及防的事情。

事后犯罪组合名扬荣耀时,马踏西风站在窗边觉得当时自己做了一个推动历史发展的决定。

第四赛季过半一段时间,马踏西风感冒了,他跟会长请了半天假准备回宿舍休息一下,回去路上就看到林敬言和方锐站在走廊里说话。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小,马踏西风昏沉的脑袋感觉他们似乎在争吵,方锐的脸有些红,似乎是吵架吵的。马踏西风在远处看了看,看到最后林敬言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等到方锐先离开后,林敬言从口袋里摸出烟,抽出一根放在嘴里,迟迟没有点燃。

尴尬围观了全程的马踏西风想着要装作自然经过,林敬言却主动跟他打了招呼。

“队长好,”马踏西风带着严重的鼻音打招呼,“队长还抽烟?”

林敬言把烟拿下来夹着,摇了摇头说:“在戒,偶尔心烦的时候会拿出来闻闻。”

马踏西风大脑突然空白了那么一下,在他极少数见过林敬言的次数里并不知道他抽烟的事情,但这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林敬言又打了一声招呼,就先行离开了。马踏西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觉得林敬言疲倦得仿佛不是一个年轻人,可除此之外,他还看见了一些其他的东西,那似乎是改变的前兆。

2.

季后赛结束之后,时任呼啸公会会长的人递交了辞职申请,说是回家结婚过安稳日子。他与俱乐部协商了好几次,最终将那张对他意义重大的账号卡带走了。

公会上层的变动对玩家的影响不比职业选手的变动,除了一些关系交好的人对他的离开表示了祝福外,基本没有带来太大的影响。

不过对马踏西风而言,那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转折——他被推荐为会长。

成为公会会长的必要素质是什么,马踏西风没有研究过,网上搜索也得不出结论。几个人跟他谈过这个问题,身边平日一起下本处理公会事务的同事也对这个决策表示赞成。他便成为了会长,马踏西风这个账号卡也就成为了会长帐号卡。

同时呼啸和两个新人签了一年职业选手合约,一个是牧师叫阮永彬,另一个则是出道职业为盗贼的方锐。林敬言笑着说方锐的职业旅程真是一波三折,方锐则表示能拿冠军的就是好的职业生涯。他们将目标锁定在冠军,与此同时公会也异常振奋。

马踏西风按照自己的处事习惯和风格对公会进行了简单整顿,公会跟战队一起把目标定高了许多,在霸图和嘉世比赛结果出来后的网游混战里抓紧时间抢BOSS。

公会的办公区也发生了一些变动,原本放在里面的饮水机被撤了,俱乐部新买了自带过滤系统的高端饮水机放在了外面,美名其曰让他们接水时多活动活动。

马踏西风的位置在里面,每次拿着杯子往外走的时候都会看一看其他人的电脑屏幕,偶尔会提醒两句。等到他站在饮水机前的时候,总会感叹花钱与不花钱之间的差距真的不是一点半点,过滤后的水比他们买的桶装水味道能甜那么一些。

方锐确认出道后跑到公会还大半年以前借用的账号卡,马踏西风说他真是给他们找刺激,为了方锐的盗贼,这年夏天终究会是辛苦的季节。

“人生要勇于尝试嘛!”方锐这么说道。他是真的会灵活变通,这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路,他不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但该执着的时候也是八匹马拉不回来。

“得了得了,你和队长凑到一起就是犯罪组合的TOP1了。”马踏西风说这话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很多,犯罪组合这个名字还是上次听方锐说的,现在就直接拿来用了。

马踏西风一直认为,不出意外方锐就是按照第二核心培养了。这个认知分析只是从当初把他挖过来做唐三打接班人这点出发,最终落脚在转换职业后还能顺利出道上。

“犯罪组合多好啊,流氓和盗贼简直绝配。”方锐严肃正色地说道。

“那我就等着你和队长扬名四方的那一天了,不过我总觉得跟家里人说我和犯罪组合是同事会被他们打死。”

“哪能啊,我们可是要拿冠军的人!到时你应该说‘我可是冠军战队俱乐部的一员’,怎么样,是不是听起来就很酷!”

马踏西风咧嘴笑了笑,拍了拍方锐的肩膀:“那我等你们的好消息。”然后他就这么结束了他们的对话,继续回到网游里进行指挥。

后来方锐转会离开,马踏西风有几次在梦里梦见了这个场景,隔天醒来时会唏嘘一声。他们还没有拿冠军就纷纷离开了呼啸,而他还在这里做公会会长。如果说没有遗憾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的职业素养能让他把感情压下去,然后在网游里相遇时还能对他们进行围攻。

方锐的出道是呼啸的一个转折点。

流氓和盗贼的磨合恰到好处,这一年他们打了很多战队一个措手不及。与方锐早就相识的蓝雨正副队对此表示有些诧异。黄金一代在这一年开始纷纷展露头角,不少人开始作为核心成员培养,但呼啸在这之中依旧杀出了一条血路,犯罪组合则像他们开玩笑那般名扬荣耀。

作为公会会长,马踏西风是真的高兴。他高兴犯罪组合的成名,也高兴很多高手玩家的入会申请翻倍增加,但他最高兴的还是战队的发展。

虽然因为方锐的加入让硬气的呼啸的画风变得蜿蜒曲折,但马踏西风倒是很喜欢看赛后采访时方锐语出惊人不断让记者吃瘪。

有一些粉丝不能接受呼啸的这种转变,但马踏西风觉得很好,他觉得人生确实需要多方面的尝试,毕竟就连他们的队长林敬言都不反感这种变化,甚至有点乐在其中的样子。两年来的工作消磨了马踏西风很多的精气神,结果却在他看不少人打着理性分析的名目说呼啸转变是坏事时突然又苏醒过来。

他真的能接受,因为他是除了职业选手外最能理解他们辛苦付出的人。

3.

日子宛如流水一般过着,每天的生活都是平庸而无趣的。就像每个人都会审问自己的灵魂,马踏西风也会问自己坚持的意义是什么。是热爱?但他好像不如以前那般喜欢这个游戏。是生活?可他又不觉得自己向现实低了头。那又是什么?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答案,也只会在他跟各个公会会长扯皮结束后冒出来。

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深究。他觉得做个拿工资打游戏的死宅也是很不错的决定。

呼啸彻底决定走猥琐流的时候公会这边还订了不少外卖做庆祝。那天整个区域都停电进行检修,一群人打着手电筒在空出来的桌子上摆满了食物。除了各种鸭子料理外,还点了蛋糕和饮料。隔壁人事部还没下班的女生们都跑过来凑热闹。

恰巧赶上有人过生日,生日蛋糕经过寿星的允许写上了呼啸夺冠的字样,老板知道后大手一挥做了报销。寿星在点了蜡烛之后扯着嗓子吼“呼啸是冠军”,周围的人拍手叫好,一时之间仿佛进入了看比赛的状态。

倒是隔壁过来凑热闹的人小声说了一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一时之间空气有些尴尬。

马踏西风反应快,笑着圆场说:“我们要相信战队的实力,就算不许愿也会夺冠!”

因为断电而没有晚间练习过来这边看看的林敬言听到这话后融入人群外围,跟着大家一起喊叫。

呼啸的队长一直都是平和且没有什么架子的,这边看到自家大神过来更是不打算放过他,吹了蜡烛分发蛋糕时更是有人鼓足勇气将蛋糕糊在了林敬言的脸上。

林敬言平时看着稳重,内心也有长不大的一面,撸起袖子就加入到混战之中,以至于方锐刚到门口时就被林敬言丢过来的蛋糕盖住了脸。

马踏西风早早就站在最外围,他觉得大热天这么玩闹太浪费体力,蛋糕的甜腻总归不如盐水鸭来得好,因此站在桌子最边上,随时一个骚走位躲过飞来的蛋糕。正好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过来的两位当家选手身上,一时之间没有人选择理会这个公会会长。

方锐加入后局面一度陷入混乱。人事部的小姐姐趁乱掏出手机拍摄视频将这些记录了下来,在这个男多女少的地方,女孩子们处在的地方反倒成了最后一片净土,马踏西风见局势不好就干脆站到了她们这边。

寿星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衣服干净的会长,于是他沾满奶油的双手毫不犹豫地将马踏西风拉入战局。方锐则一边勾着他的脖子一边说他不厚道,然后不客气地将奶油摸到他的头发上。

大家欢乐地闹腾着。

到最后累了,电也跟着来了。

林敬言找录像的姑娘要了一份视频,温柔礼貌用词体贴,如果不是因为衣服上、头发上还有脸上沾满食物残渣,小姑娘可能分分钟就会被攻略。

最后林敬言打了一个电话给老板,老板特别批准今晚公会的人不用加班,每个人在欢呼之中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睡觉休息。

林敬言和方锐帮忙清理乱七八糟的现场,和别人一一拍照留念顺便签名,目送大家收拾东西离开,还嘱咐男生要先把女生送回去再走。到最后整个房间就剩下马踏西风和呼啸正副队三个人了。

“辛苦你们了。”林敬言将最后的食物残渣倒进垃圾袋里并打结,对马踏西风说道。

马踏西风知道他指的是这段时间为了保证他们的银武开发而做的一切工作,但最后只笑了笑说:“为战队服务。”

“队长你们先回去吧,我最后再看一下等下锁门离开。”马踏西风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检查房间里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部分。

林敬言和方锐和他打过招呼后,拎着垃圾先一步离开了。

其他人都走了之后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的,马踏西风关了灯,又自己一个人拿着杯子到外面接了一杯温水后回到自己工作位置上,伸手开了电脑。

这个时间仿佛都是静止的,如果不是电脑开机的蓝光打到他的脸上他觉得时间不会再流逝。这个瞬间他很疲惫,但又很雀跃,他点开荣耀刷卡登录后忍不住笑起来。

他是真的觉得呼啸可以拿到冠军。

4.

林敬言状态下滑的讨论开始在第八赛季初,呼啸内部偶尔也会听到这样的评论。马踏西风带队打副本时会忍不住说几句让大家少说闲话,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杜绝不了的。他冥冥之中有种预感,这个赛季可能是最后看得到犯罪组合的赛季了。

这些言论的发酵在全明星结束之后达到了一个巅峰,俱乐部迟迟没有表态也是变相证明了舆论猜测的正确性。

马踏西风在打材料的时候突然就意识到呼啸可能真的要变了。这几年俱乐部内部也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动,除却规模变大外,原来的一批人马也换了不少,绩效考核上也严了很多,他也由最初只需要上交一份简单报告变成每个月都定期向上汇报公会情况。

网游部门在上半年的时候搬了一次家,搬到了另一栋楼里,彻底和战队分离开来。马踏西风作为会长也很少会和战队里的人交流,明明应该有所关联的部门最终却完全割裂成两个团体。

年后下半个赛季开始的时候,马踏西风又一次看到林敬言抽烟。

林敬言在方锐出道之后就没有碰过烟了,说是完全戒掉了,但现在怕是因为压力买了烟。

马踏西风当时刚从便利店回来,在俱乐部门口就远远地就看到林敬言抽烟的背影。他没有上去打招呼,而是绕了一个远路回去。

马踏西风没有资格和立场说什么,只能选择尊重俱乐部的决定。说到底他们这些人除了必须追逐的东西之外还要考虑生活,他过了动不动就热血奋斗的年纪,时间残酷地把很多东西摊到他面前逼他去选择。他面对家里的催婚,还有新来的优秀后辈带来的压力,往上需要他的定期汇报,往下还要跟每个公会勾心斗角。

林敬言作为一个二期出道的老将所要承担的压力是他的几倍甚至几十倍。网络上不断发酵难以控制的评论、出道新人的不理解、选择沉默实际表明了态度的俱乐部……或许还有更多更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压在一个人的身上,难以喘气。

没有人肯率先选择放弃,谁都想光鲜地开始光鲜地离开,但似乎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能力。

马踏西风回去后,将顺手带回来的东西分下去。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东西一个没放稳,陪伴了他好几年的杯子被他碰倒在地上,碎了,里面还有些水也撒到了地上。他直愣愣地看着碎片发呆,直到身边响起了其他人的惊呼声他才反应过来。

这个瞬间他想起了那个要好好回家过安稳日子的前任会长,又想到第一次见到林敬言时对方礼貌而谦和的表情,还有方锐偷偷摸摸找他拿盗贼账号卡的样子……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口气涌了上来,最后随着碎掉的杯子一起被打包装好丢进垃圾箱里了。

至此,马踏西风不再去想那些事情了,他现在想的只有这周的百人副本好像还没有打。

5.

林敬言离开呼啸的那一天,整个俱乐部和他有关系的人都来送行。人事部的小姑娘换了一批,但还是忍不住红了眼,新开的行政部只有经理过来看看,网游部门和技术部门一起花钱送了林敬言一份礼物。整个离别看起来一点也不伤感,反倒是其乐融融,其中看起来最没心没肺的就是方锐。

马踏西风对这位变成前任队长的人说了几句发自肺腑的感谢的话,然后和大家一起目送着他离开。等林敬言真的离开后,他转头就看见面对阮永彬整个人都黯淡了的方锐,但他来不及说点什么就赶着回网游里为技术部新开出来的材料清单进行核算。

新的队长、唐三打的继承人唐昊即将要到了。

他们没有休息整顿的时间,对于这种职业选手之间常见的转会也没有空闲去伤感去感慨。他们需要工作,需要去完成俱乐部给的绩效硬指标,需要去处理复杂而繁琐的人际关系,还要去尝试接受改变。

呼啸的饮水机又换了一次新,新的饮水机依旧是可以直接过滤饮用的,这次网游部门的没有放得太远,但离马踏西风依旧是最远的。自从他的杯子碎了之后他就定期换矿泉水瓶来过活。

呼啸趁着新队长的到来而趁热打铁出了新的周边,市场反响还不错,公会部门则每人都收到了一份作为职工福利。马踏西风看着这堆抱枕手办,心里想的却是已经碎掉的绝版唐三打的杯子。

自从联盟走上正轨,公会与战队之间似乎就越走越远,会长就成了双方进行沟通的桥梁。

唐昊到呼啸的那天老板搞了一顿接风宴,公会这边由马踏西风做代表过去。

年轻人带着一种朝气,身体还未完全长开,但带着一种势如破竹的锐气。

是真的很有冲劲。马踏西风跟唐昊握手之后在心里悄悄发出感慨。

唐昊几乎是林敬言的反面,他为人既不温和,比赛方式也不猥琐,是一个能不绕弯就不绕的主,还连带看不上所有的弯弯道道。他和呼啸的前队长完全不一样,和呼啸的现副队长也不太一样。

马踏西风喝着雪碧,听老板和其他人在那里勾画呼啸的未来。唐昊似乎对这些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刚走完青春期的年轻人吃不惯这里的食物,吃了点就放下筷子将目光定格在杯口上。

这就是呼啸战队未来的队长吗?马踏西风夹了一块咸水鸭偷偷看了看唐昊。

这种聚餐难免令年轻人感觉无趣,方锐倒是反应快,和唐昊搭话聊了起来。他们聊了一些很普通的话题,方锐照顾到唐昊,但唐昊的回复总是很简洁,听起来像是话题终结者。

这顿饭结束后,马踏西风一个人走在后面,他无意之间看到了唐昊黑着脸,看起来像是被逼迫一样在老板旁边听他讲话。

老板这个职业似乎有个通病就是真的很能说,他可以连续几个小时跟你聊天话题还不带重样的。以前马踏西风和老板谈天说地的时候就已经有很深的体会,现在看到这样的唐昊,内心深处升起丝丝同情来。

公会成员在他们的群里叫马踏西风带冰镇可乐回去,马踏西风和老板说了一声,一个人转了方向去了便利店。

他抱了各种冰镇饮料到前台,收银员扫码算账的时候他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唐昊。

看起来似乎找了一个理由摆脱了老板的唐昊神清气爽,他好像没留意到正在结账的马踏西风,自己一个人在冰柜里拿了酸梅汤走了过去。

马踏西风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唐昊看着对方那一堆冰镇饮料愣神了下,让马踏西风等他结账一起帮他拿过去。

饮料装了有两袋,唐昊帮忙拎了一袋。

去公会的路上,两个人的对话都不多,基本就是马踏西风说一句,唐昊象征性回答一句。

唐昊说他想去网游部门看一看,马踏西风不拦着也不推却,他总要来熟悉这个部门,他们之间总会有点什么联系与合作的。

马踏西风带着唐昊过去的路上,顺便把其他部门也简单介绍了下,唐昊就听着,时不时应答一句。

年轻人看起来有点酷酷的拽拽的,装得满不在乎的表情,但目光却会时不时落到别处。

马踏西风觉得这就像好几年前的自己,初入社会什么也不懂,然后整天觉得自己厉害得不行。

回到自己的部门,马踏西风推开门第一件事就是给大家介绍这位队长,然后再把饮料放在空桌子上让大家来取。

一群人没理他,倒是围到唐昊身边求大神签名。马踏西风觉得自己应该也抽空去要一个。

好歹在呼啸干了几年,也算是老员工了,马踏西风收集了所有在呼啸打过职业比赛的选手的签名,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他给他自己的福利。

马踏西风在外围看着大家想要签名的愿望差不多得到满足,话题一转让大家去干活,然后又带着唐昊出了门说要送他。

他们两个在外面走了几步,唐昊让马踏西风给他指个路打算自己一个人回去。身为公会会长自然不可能让一个还不熟悉俱乐部的战队队长一个人走。

但唐昊强势地拒绝了马踏西风的好意:“我就想自己随便转转,别人带着感觉太拘束了。”

好吧,希望老板不会来骂他。马踏西风在心里槽了一句,给唐昊简单介绍了下就看着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有点装酷地离开了。

发自内心的,马踏西风还挺喜欢这个新队长的。

6.

第九赛季结束后的百鬼夜行活动让马踏西风变得很忙碌,除了和各大公会进行交流防止被坑,还要时刻注意下赛季回到联盟的兴欣——不得不说这是马踏西风接触荣耀以来觉得最接地气的战队,同时也是最令他们这些会长头疼的战队。

百鬼夜行最后的活动结束后,马踏西风终于放松了点,他安排人整理这次活动的奖励,然后将连轴转了三十多个小时的自己放回宿舍休息。

他其实也没有怎么休息,通宵熬夜对他来说也是常态,如果不是胸口偶尔会燃起一点热血他可能也乖乖听家里人的话就此离开这里回归到大众口中的“普通人生活”里。

早上起来往公会部门走的路上,马踏西风遇到了刚从外面买了早餐回来的方锐。他们偶尔会在路上遇见,时间充裕的话还会停下来聊上几句。

“吃早饭了没?”方锐主动跟马踏西风打了声招呼,然后停在那里似乎想和他聊上几句。

“还没,我先去公会看看,等下再去买点吃的。”

“那正好,这份给你。”方锐说着将他手里的早餐递给马踏西风,解释说:“今天没什么胃口,买多了,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吧。”

马踏西风和方锐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不如战队队友关系那么亲密,但平常随口扯几句帮忙买个东西的交情还是有的,因此他也没有推拒方锐的好意。

“那我回头把钱转给你。”

方锐却摆摆手,表示不用。他眼珠子转了转,看起来有点疲倦,像是没太睡好,和马踏西风平常所熟知的方副队不太一样。

下意识的,马踏西风觉得方锐这个赛季可能也要离开呼啸。战队内部人员变动实在太常见,自从林敬言转会霸图,唐昊从百花转到呼啸后,马踏西风面对这些就像是在面对部门有点远的同事工作调动,心里或许会有点波澜但不会太大。

“那我先走了。”方锐最后笑嘻嘻地跟马踏西风说,然后一个人走远了。

马踏西风看着方锐给他的早餐,突然无奈苦笑了下。

回到自己工作位置后,旁边的人给他递了张纸,说是俱乐部看看大家想要什么内部周边。马踏西风看着自己桌子上的矿泉水瓶,毫不犹豫地在上面写了杯子。

倒不是说他对杯子有什么执念,而是在手办等等周边里他觉得杯子是最实用的,尤其在他靠不同矿泉水瓶度过的这一年后更凸显了杯子的重要性。

马踏西风吃早餐的时候,顺路过来拿表的财务部的人提到方锐昨晚发的微博。马踏西风一边在线上回复消息一边竖起耳朵听了大概。等到他把残骸丢进垃圾桶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早上遇见方锐时对方看起来那么没精打采。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发消息给方锐。

7.

俱乐部最后敲定的内部周边福利里含有马踏西风想要的杯子,不过不同于最初他入职时送的,这次是战队每个角色分别印一个在杯子上。马踏西风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他甚至准备好了先从唐三打那个用起。

这份内部周边内容和方锐转会兴欣的消息一起传到了马踏西风的耳朵里。

方锐的送别会上,大家闹得很高兴,虽然有些人对于他转会加转型流露出些许担忧,但方锐整个人看起来并不特别在意。

周边做好送到员工手里的时候正好是第十赛季开始前一天。马踏西风看着送到他手里的马克杯感叹了一下。

随着等级上限的提升和根据唐昊自身习惯的改动,唐三打已经和当初相去甚远了,除此之外转会过来的刘皓和他的暗无天日也令马踏西风很陌生,以至于他拿到杯子的时候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

他把暂时不会使用的周边都收放好,还把以前的战队周边收了起来。现在的呼啸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呼啸,不只是粉丝陌生,作为俱乐部人员的他偶尔也会有一些生疏感。

从十八岁进入呼啸到现在马踏西风已经二十四岁了,流逝了的六年可以勉强算作他后青春时期,比起普通人在学业和初入社会苦苦挣扎,他稳稳地当了好几年会长,练就了一副平和的心态。

要说人不念旧那是不可能的。马踏西风偶尔,非常偶尔会想起他刚接触荣耀的日子,除此之外他还会想到第一次来呼啸的时候。

那个时候呼啸还不像如今这么看着大气,只是一栋小楼,职业选手和公会全职人员隔得不远,再加上两边相互都有来往的氛围很好。如今一切走上正轨后,反而增加了不少疏离感。马踏西风知道这是必定的结果,但还是会想起那次停电过来跟他们一起打闹过生日的林敬言和方锐,他们两个没有大神架子,那一刻大家都是二十上下的年轻人。

但这些确实都过去了。

如今的呼啸核心换了,风格也换了,还有转会过来其他优秀的职业选手。公会也是人来了又走,空了又满,如此循环往复好似人生。

马踏西风将印有唐三打的杯子冲洗干净,又拿开水烫了好几次,最后走到饮水机旁边接水。他一边想着上个月刚换了新的过滤网一边没看清按键导致他装满了整杯热水。

路过的公会成员故作惊讶地说:“会长你不会是要进行食道挑战吧?一百度热水一口气闷?”

“去去去,技术部要的材料都送过去了吗,快去干活。”马踏西风将人赶回去,捏着握柄都有些发热的杯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心想夏天还是喝凉白开比较有益身心健康。

新赛季开始他们公会也忙碌得很,战队那边一直在磨合。战队比往年都早集合开始训练,但依旧有些不尽人意。常规赛前几轮的成绩虽好,但依旧能看出磨合上的问题。

毕竟是近乎全新的战队,磨合时间长也很正常。

马踏西风对于新呼啸还是充满信心的——但剔除那些热血的成分在,他考虑的东西更多更细致。兴欣回到联盟后,网游里他的压力一下子减少了很多,没有这种级别的大神来凑热闹后,大家就又恢复了以前的相处方式。

作息时常颠倒的马踏西风会在半夜跑到走廊上。他有时候会隔着大楼的窗户看到战队成员三三两两地往回走,看起来是吃完宵夜。天气降温后,他很少会半夜在外面待着,也基本看不到打比赛的年轻人跑出去吃宵夜,后来天气转热,他起身活动僵硬的身体的时候也基本看不到那群年轻人了。

常规赛最后一场结束后,从上到下整体的气氛都有些低迷,公会里有人失望也有人觉得这个成绩不错,还有一些人觉得战队能没战术散到这个程度真是无法接受。马踏西风在公会的内部频道里一条一条看过来,没有说话。

半夜的时候马踏西风到外面活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夏天的燥热只有到晚上才会清爽几分。他伸展完身体后往外看了去,正好看到唐昊翻墙出去。

俱乐部的正门虽然关了,但还有安保人员在那里,说一声也是能出去的,因此马踏西风有些诧异唐昊的举动。在他看来,唐昊身手敏捷一看就是有多次经验了。

只是他也没多想,或者说,他想了也只能什么话都不说。

比起他们这些幕后人员,这个作为队长的年轻人才是要顶住所有压力往前走的。不管漂亮话说得多么好听,路还是那样泥泞又艰辛。作为一个公会会长看到网上对呼啸的质疑时心脏都忍不住多跳几下,何况作为核心兼队长的唐昊呢。

后来几天马踏西风会在差不多的时间到走廊上,总能看见唐昊翻墙出去的身影。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泄压的方式比较特别,想了想还是没有跟战队经理提。

季后赛开始后马踏西风就不怎么会在半夜看到唐昊翻墙出去了,倒是唐昊专门过来找他拿了几张公会的账号卡过去。

马踏西风随口问道:“唐队你晚上一般会去干些什么?”

唐昊淡定地说:“跑步。”然后拿了账号卡就走。

马踏西风放了一些新买的茶叶到杯子里,又用热水冲泡开来。茶叶在水中逐渐舒展,他看着,肩膀稍微松了一些。

8.

公会会长其实也是一个压力不小的职位,除了每天在网游里处理各种事项外,还要和外部做好联系沟通的桥梁。

马踏西风有几次从梦中惊醒,总觉得自己要重新考虑一下未来的出路。他喜欢这里,暂时也没有想离去的欲望,虽然他偶尔会梦到一些奇奇怪怪提醒他养生的故事,但他醒来怀疑一下人生就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从上一任会长那里接过呼啸山庄到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是合格的。他也是俱乐部的一个老人了,看着战队起起落落了好几次,最后陪着走到了现在。他熟知各家会长的习惯还有每次扯皮时的惯用伎俩,自己也被他们熟知。

呼啸这一年的起落他都看在眼里,网游里遇见有天赋的新手他也会告诉训练营那边让他们多留意,有的时候还能和战队成员打招呼说几句话,俱乐部新推出的手办放了一套在他们部门显眼的位置,他转动一下脖子就能看到。

很多东西也在今年换了新,之前有两台运作略慢的电脑搬到了财务部,换了两台新的,还有他们整体分布也移了下,马踏西风换到靠近门口的位置,上次滤网换新他还过去帮了下忙。

马踏西风每天过得既平淡又普通,不过偶尔会起一些波澜,像是小石子不小心跌入水中激起浪花,虽然很小但还是存在,有的时候是在网游里,有的时候则是生活中。

他的人生总体如温水一般没太多滋味,却是冷与热的结合体。他总会在需要的时候出现,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虽然他也知道总有一天他会被别人代替,但起码现在,他依旧是独一无二的呼啸山庄的会长。

评论(12)
热度(170)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