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黄少天2018生贺】心之所向(上)

黄少生日快乐!!恭喜成人!成人了就可以干各种事情了www

卡文有点严重所以没能写完抱歉……




  1.

  

  黄少天在荣耀里满天抢BOSS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喜欢学校附近甜品店的双皮奶的普通中学生。

  

  他的学校位处繁华地带,出了校门再往外走个几十步就能看到各种吃的店,而且味道都很不错。学校食堂里饭菜总是不合他的心意,因此他往外跑的几率总是特别大。后来学校做了限制,他就要了店家的电话号码,总是趁着保安不留意的时候让对方将东西送过来。

  

  那个时候他就每周末回家会沉迷荣耀,有时候还要和同学约出去打球,时间就更少了。除了和同学一起下副本外,他更多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见机行事,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论坛里有不少人发了与夜雨声烦相关的贴子,里面在控诉他的这些行为。

  

  取名叫夜雨声烦,是因为那段时间台风来袭,外面风雨大作,他赶着雨停的间隙,注册了账号。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想到未来的自己会带着这张账号卡进入职业联盟,更没想过会成为“剑圣”。

  

  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只是发现了野图BOSS是很有趣的一个玩法,他藏身人群里,然后看准时机将BOSS抢走杀掉。

  

  当时比较出名的玩家公会都有留意过这个角色,但当时能和他说上几句话的人是没有的。黄少天也不怎么看好友申请,他只能在学习空闲时接触电脑,所以除了同学他也不会去加。

  

  他的水平放在普通玩家里太过突出,但当时还是一个充满草莽气息的网游时代,不少高手都在里面不去打职业比赛,他混迹在其中,倒也不显得特别突兀。多数时候他开着语音在那里一边喊着招数名字一边杀怪。

  

  会抢到蓝溪阁的BOSS也就不是什么意外事情了。意外事情是那次带队的刚好是魏琛。

  

  魏琛当时用的还不是索克萨尔,因为太容易暴露,他是随便抓的一张骑士账号卡,在大部队的掩护下,指挥着大家处理这个只被蓝溪阁发现的野图BOSS。

  

  黄少天也操控着夜雨声烦混迹在其中,看准了时机,挑准了时候,就将BOSS带走了。

  

  那时候蓝溪阁也是荣耀圈内比较有名的公会之一,除却本身具有的较高的实力,还因为顶着索克萨尔那张英俊帅气的脸的魏琛总是会做一些没有下限的操作。有段时间荣耀论坛还飘着《索克萨尔的十个骚操作的瞬间》的贴子。

  

  因此魏琛不会放任抢了他BOSS的人苟且,于是他记住了夜雨声烦这个名字,还让公会成员多多留意,见到一次就杀一次,不用犹豫。魏琛只觉得那是一个操作不错的玩家,却没想夜雨声烦还反杀了几个公会里的高手,他心下琢磨着,就自己带队去围堵了。

  

  也是魏琛运气好,一堵就堵到了独自在野外杀小怪的黄少天。他带着队潜伏在四周,然后一声令下,大家蜂拥而上。

  

  夜雨声烦的手速高,技术也不错,但比起一群常年混迹网游的老油条来说,还是不够看。黄少天一边吼着“一群人欺负一个不合适啊,有本事出来单挑啊,野外竞技场都可以啊……我靠,刚刚谁放的混乱之雨,你们等着我肯定会……”一边送了三四个人回城,最后自己也被人戳死在了野外,话没说完就消失了。

  

  魏琛一直躲在暗处看着,期间还把去接水的方世镜拦下来跟他一起看夜雨声烦的操作。

  

  “可塑之才啊,听声音还挺小,也就是学生吧。”方世镜最后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因此魏琛就更让人留意这个小鬼了。

  

  那边被杀回城的黄少天倒是不服气,记住了那些人顶着蓝溪阁的头衔,从此记住了蓝溪阁的名字。

  

  隔天他去上课,脸还是黑的,同桌惊讶于话少的黄少天,问了一句,结果黄少天从头到尾,巨事无细地跟同桌一讲,从最初的事情是如何发生到变到他是如何在重重包围里面拉着几个人垫背一起回城,最后黄少天总结道:“我真的是特别强!”

  

  “是是是,我觉得你可以去打职业比赛了。”同桌听困了,打了个哈欠,略带敷衍地回答。

  

  职业比赛!黄少天只记住了这四个字。

  

  后来黄少天出道了,还给他那个同桌发了很长很长一段的话,总结起来就是“缘,妙不可言”。

  

  不过那时候的他还被蓝溪阁记挂在心里,他也时常想找到幕后黑手去报仇雪恨。

  

  没有太多次,黄少天被围堵第二次的时候,在临挂之前吼了一句“谁他妈在找老子茬!”,这句话非常气足,以至于魏琛以为夜雨声烦的操作者在遥远的北方,他甚至还担心会不会被其他战队先一步抢到他。

  

  这次操作着索克萨尔的魏琛冒了出来,看着躺在地上没有动的夜雨声烦的尸体,隔着屏幕嘿嘿笑了两声,在对话框里打着“你爷爷我”,然后又敲了一句“小子通过一下好友申请”。

  

  黄少天是打算装死装到底的,看着申请表,即不点通过也不点拒绝,然后他又看到魏琛的文字泡:“老夫可是蓝雨战队的队长,有没有兴趣过来打职业比赛?”

  

  电脑后面的黄少天沉思了下,虽然他不是那么清楚职业比赛是什么,而且邀请他的人看起来无比猥琐没有下限他甚至想拒绝,但他最后还是点了通过。

  

  两个人聊天的第一句话是黄少天发过去的:PK

  

  然后就是魏琛发了一个房间号和密码过来。

  

  黄少天最开始的两盘异常安静,输了之后开始的第三盘开始变得吵闹了起来,他说几句魏琛只能接上一句,到最后魏琛烦了,耳机一摘丢到旁边,此后无论黄少天说什么都不会传到魏琛的耳朵里。

  

  黄少天连续问一个问题问了三次,对面一点回应都没有。他随即意识到对方丢下了耳机没有听他说话。

  

  “老鬼你是不是没有戴耳机?!说好的要带我打职业比赛你却连听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这还能成为队友吗?你再这样下去是会失去我的!”

  

  巨大的文字泡出现在了夜雨声烦的头顶。

  

  魏琛觉得这小子比想象的要烦,也比想象的有趣。他随手打了句“你话怎么这么多,说话还不带喘的,我老了,我需要休息。”没脸没皮,很符合黄少天对他最初的设想。

  

  黄少天在屏幕后面小声地“切”了声,母亲赶他下线,他抓紧时间问魏琛怎么联系他,结果对方丢了一个蓝雨训练营的地址过来。黄少天念了那段地址三遍,发现离他家的距离不是很远,哪天抽空就能过去看一看。

  

  这就是最初魏琛坑蒙拐骗未来剑圣的故事,这个故事开始得让黄少天一点也不想被人提起,但又不得不说这又是他极为重要的经历。他接触到了职业比赛,接触到了职业选手(哪怕这位选手看起来是如此的没下限),之后还跟着魏琛一起在网游里坑蒙拐骗其他公会/战队的人。

  

  2.

  

  说服黄少天的家长同意他去训练营做全日制的学员那天,魏琛难得人魔狗样紧张了一把,方世镜那几天正好家里有事回去了,一个看起来靠谱的人都没有,所以身为队长的魏琛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黄少天倒是没有什么压力。那天下了游戏后隔天他一个跑去蓝雨参观后,觉得还不错,赶着魏琛在兴头上,两个人在训练营的电脑前打了几把,其他学员也凑过去看着,纷纷惊叹黄少天的手速和意识。

  

  魏琛最后全赢,很是满意地将手放到少年的肩膀上。黄少天倒是心情不好地把放在他肩膀上的手用力地拍了下去。

  

  “你的路还长着呢。”那次结束,魏琛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

  

  回到家中,黄少天试探性地在晚饭时候跟他父母提了提这件事。他打游戏好家里其实也知道,他的同学跑到家里来玩的时候都会吹嘘一番,他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打游戏,因此家庭环境从一开始就是宽松的。

  

  母亲最后同意了,同意他周末的时候去训练营。但手续没办多久,黄少天就在第一次考核脱颖而出,成绩甩了第一名不少分,魏琛就是那个时候动了让他转全职的心。

  

  其实黄少天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想法了,训练并没有魏琛跟他说的那么枯燥,可能他的天赋太突出,所以并不觉得这些训练软件的难度有那么高,有空的时候还会去跟着魏琛他们去网游里厮混。蓝雨的职业选手早就和这个小话痨混熟了,他们虽然没有明面上讨论过,但心里都知道魏琛打算黄少天往起码二把手的位置培养。

  

  所以魏琛跟黄少天说出想让他全天来的时候,黄少天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话题转到了蓝雨什么时候能搬到美食街附近。

  

  黄少天埋了几天的伏笔,最后终于把这件事跟家长讲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既没有反对也没有答应,只说给他们时间好好思考。

  

  说起学习,黄少天一直兴趣怏怏。他的成绩一直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好在他家一直比较重视他的多面发展,对成绩也没有硬性要求,他也乐得如此。虽然脑子很灵光,但总是很容易跑偏,他父母也不拉他回来,美名其曰是培养想象力。

  

  后来第二天早上,父亲跟他说,他想和战队负责人见一面。

  

  于是就有了魏琛时隔多年翻出一套能见人的服装,拎着在黄少天家附近的水果店买的苹果上门的场景。

  

  黄少天的父母在客厅和魏琛谈话,他被赶到卧室写作业。但他的心完全不在作业上,他写了两道数学题便开始在草稿纸上画画,随便画了花草树木后,他就无意识开始画蓝雨的LOGO。

  

  明明他才去了几次训练营几次,但蓝雨的LOGO他却记住了,连细节都很清晰。他想,他和蓝雨应该是很搭的,不然不会抢了那么多公会的BOSS最后被蓝雨找到,就更加不会连LOGO都记得一清二楚。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的时候,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喜欢荣耀这个游戏的——不是那种同学之间随口提到的喜欢,而是更深层次的,是那种可以拿去做职业的喜欢。

  

  房间的门隔音效果太好,按捺不住的黄少天在门后试图去听他们在聊什么,但什么都听不清。

  

  他想着要是他不能去参加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话,那他就只能拼命读书然后在以后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跟大学同学说“我当时为了学习放弃了成为职业选手”,那样子似乎会让现在的他好受一些。

  

  他靠在门上,独自思考,还忍不住头往门上撞了一下,他倒吸一口凉气,门就被打开了。

  

  “你不会是想我想得忍不住撞墙了吧?”魏琛在门外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黄少天白眼一翻,但突然反应过来,过来开门的魏琛一身轻松,估计是谈妥了。

  

  “我过几天来接你。”魏琛说了这么一句话,还在黄少天的头上揉了揉,少年头发的手感还不错。魏琛想,比他的头发柔顺多了。

  

  黄少天的脑子卡顿了几分钟,直到魏琛都离开了他才反应过来,忍不住欢呼雀跃。父亲倒是让他冷静了下来,给他提了一个去可以,但高中还要读完的要求。

  

  黄少天忍不住地点头,表示这个会尽力完成。他的学校宽松,上够三分之一的课时就能升级毕业,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事情。不过后来他跟老师说了这个情况,老师给他附加了一条“重要考试都要及格”的条件。

  

  从那之后,黄少天基本就搬到训练营的宿舍住了。

  

  训练营的宿舍是四人间,卫浴独立。蓝雨彼时的日子也紧巴巴的,宿舍条件说不上好但也不差,意识到自己对荣耀热爱的黄少天一点也不挑宿舍氛围,反而很兴奋。

  

  他在训练营里的成绩突出,性格上又开朗活泼,一时之间其他人倒是服气他的水平,常年有人约他pk,他也不拒绝,且乐于参与。

  

  他记人快,还爱搭话,没几天就跟训练营里的大半少年混熟了,和他聊得来的都是经过一轮又一轮淘汰留下来的,有一些假期才来,还有一些也是全日制的。

  

  除了这些朋友外,他还关注到有一个同龄人,每次考核都是踩线过。没有人看好他,不少人都在猜他能坚持到哪一轮放弃,黄少天也是。

  

  但这种猜测没有持续太久,所有人都觉得喻文州肯定不可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他用术士打败了魏琛,三次。

  

  别人都在惊讶他的实力,黄少天却提前想到了别的事情。魏琛会不会就不等他出道就退役了?

  

  这个结果黄少天不想接受,他对魏琛一直都是亦师亦友的态度。在网游里能一起浪一起坑别人,现实生活里也会一起吃饭,黄少天曾偷偷吐槽过蓝雨食堂每周一次的秋葵,结果发现下周连续几天都见到这个食物,后来一打听,是队长魏琛嘱咐的。

  

  两个人互坑的事情也不少,魏琛平常打比赛忙,闲下来也会去逗逗黄少天,偶尔还会踩到黄少天挖的坑里,气急了会骂几句小兔崽子。

  

  但黄少天一直打心里尊重魏琛,他甚至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技术好早日出道和魏琛一起打比赛。

  

  只是现在,经常虐他的魏琛(偶尔他也会赢几把)输给了他们训练营里的吊车尾,那个吊车尾叫喻文州。

  

  黄少天多看了喻文州几眼,终于记住了这个总是一个人研究荣耀,把笔记做满一本的年轻人。

  

  他还看了看魏琛,想追过去跟他说几句话,倒是魏琛没好气地赶他回去:“你是不是之前也不了解他,得了,去打几把。”

  

  黄少天又看了魏琛几眼。

  

  魏琛对他笑了笑:“和文州多多交流一下,没准你们两个就成搭档了。”

  

  这是黄少天最后一次看到还是蓝雨队长的魏琛。

  

tbc

评论
热度(17)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