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蓝雨】不畏风雨(2)

*算是半个喻中心,主要是喻+黄+郑的友情故事,郑轩出场还有一段时间,中间会有我们的方锐大大出场加退场,不过写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是我流蓝雨,我流喻文州,私设如山且人物OOC

*请各位谨慎阅读,欢迎评论一起探讨bug,人物偏差太大欢迎指出!

*感谢 @溪珏 太太提供的黄少偏科设定,版权费没有爱的么么哒可以给一个!

*前文:(1)  

  蓝雨在建食堂,就在训练室的下方。起因是方世镜觉得小孩子也不少,要营养均衡搭配,不能跟他们这些混迹社会的不良青年一起随便吃喝。老板觉得很有道理,省吃俭用缩衣少食凑出了一笔钱来。 
   
  学员的训练室和职业选手的训练室隔了一个走廊,平常并不会相互打扰,不过空闲时间,黄少天总会跟魏琛一起在网游里蹲着。喻文州偶尔离开训练室晚了,还会听到职业选手那边传来魏琛对黄少天的教导。 
   
  喻文州无意间听到后还原了下网游里的场景,心里做了一个判断:唔,猥琐流。 
   
  喻文州常常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室的人,因此工作人员还给了他一把钥匙,让他准点离开前检查下机器设备再锁门。他的努力倒是有人一直看到,不过也没人觉得他能留到最后。实际上,留到最后也不一定能成职业选手,毕竟战队的组成需要考量的不止是成绩。 
   
  食堂没建立之前,往外走个不远还有一个大食堂,是离蓝雨有段距离的工业区的食堂。老板最初谈妥了让大家去那里吃,但奈何一群宅男对这几百米的路总是不愿多走,还是以外卖居多。 
   
  喻文州最初来的时候去吃过一次,对那个食堂的评价是四个字:自行体会。 
   
  后来他也不怎么去,早期考核前几天他一般靠泡面度过,后来想对自己好点,就会去外面的小店解决。 
   
  蓝雨的食堂完工后,请的是退休在家的酒店掌厨,对方好像是老板的熟人,说是过来帮忙一段时间,等招到合适的人再走。 
   
  食堂在训练室的楼下,通风口避开了训练室的窗户,快到饭点就会听到下面传来抽风机运作的声音。下面的位置不是特别大,勉强能容纳三四十人,喻文州通常会晚点去,这样子人会少一些。 
   
  每次给他打饭的人记住了这个看起来温吞的少年,有时候还跟他聊几句,谦和有礼,给人的感觉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他不像是打游戏的,更像是来学习的。 
   
  久而久之,对方还记住了他对白斩鸡的偏爱。偶尔会给他留一份,喻文州看到时眼睛会比往常更有神。 
   
  喻文州并不只是喜欢白斩鸡,但他确实有些偏爱。粤菜出身的厨师总是能将口味做得正宗,以至于后来他真的不再来了,喻文州还遗憾了一段时间。 
   
  但有时候他也会早点过去,赶上人多的时候。喻文州这时候一般拼桌吃个饭。训练营里的学员他都认识,但都不太熟,再加上他有一个人住,总会有那么点距离感。 
   
  有次工作人员跟他们说下午魏队会过来指导,喻文州提早了过去,旁边坐了黄少天。他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听他们说了很多系统的bug。 
   
  喻文州不怎么插话,他们偶尔问他的时候,他才接一两句。他偶尔会观察一下他身边的人,会注意到谁喜好什么还有一般挑食什么。他不喜欢吃香菇,但考虑到营养均衡所以也会默不作声地吃点。 
   
  “我先走了。”结束午饭的喻文州和其他人说了一句,端起自己的餐盘就离开了。 
   
  黄少天咬着筷子看了眼喻文州,觉得那个人总给人一种距离感。他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和喻文州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基本都是最简单的见面问好,荣耀上的话题更是没有聊过。 
   
   
   
  来蓝雨之前,黄少天跟父母说他要去打游戏。那时候魏琛还没登门拜访,是他自己挑明了自己的意图,父母显然很吃惊。 
   
  黄少天虽然爱热闹也会搞活动,偶尔还会搞出一些令父母头疼的事情,但总体来说他还是比较听话的。学习上虽然偏科严重,但努力一下考上一个好大学也不是什么难事。 
   
  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父母奉行素质教育,对他管的向来宽松,也会带他去见识一些新奇的事物,他们本来想着自家儿子话这么多,未来可以往谈判类职业发展,唯独没想到他会说他想去打游戏。 
   
  游戏在他家还不是洪水猛兽,所以纵使父母心里不能接受,也决定先让他来谈谈这个游戏。 
   
  讲述荣耀的黄少天是真的手舞足蹈。养了他十多年的母亲忍不住小声和他的父亲说:“真没见过他这么兴奋的时候,看来是真的喜欢这个游戏。” 
   
  沉迷在讲述里的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父母之间的小对话,等他说了很多感到口渴后才看到父亲看起了报纸母亲看起了下属交上来的策划书。 
   
  黄少天一激动,大声问道:“所以我可以去打游戏吧!” 
   
  “我想和负责人见一面。”母亲冷静而淡然地说道。但实际上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打算阻止他了,如果他所说的那个蓝什么战队的队长靠谱的话,那让他去也不是什么不行的事情。 
   
  于是被赶鸭子上架的魏琛翻出了很早以前去面试的西装穿上,带着买好的水果,去黄少天家里拜访之后把他带回了蓝雨,还带回了未来的一张神级帐号卡。 
   
  虽然黄少天和魏琛总是没个正经,“魏老大”和“老鬼”总是混着叫,但黄少天偏偏特别敬重他,虽然对他的风格并不能完全接受。所以当他看到喻文州连赢三把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 
   
   
   
  蓝雨战队的成绩说不上好,这赛季在整个联盟里只能算是中游水平。微草这赛季换了治疗打得还有点凶,呼啸又有新人上来素质很不错,还有就是那突然杀进联盟的百花,繁花血景的出现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混在其中的蓝雨显得不是很抢眼。 
   
  喻文州每次看比赛的时候都会意识到时间是不等人的。他又会想,他还有多久的时间可以去努力,如果哪天被淘汰了,是不是就一切前功尽弃?虽然和父母兄长说得很好,但他能成为职业选手也确实不是一件容易事。 
   
  魏琛的状态在下滑,虽然这样也依旧可以轻松指导他们这些训练营的小鬼头。 
   
  职业选手来做指导的时候,喻文州一般都在旁边看着,很少会实际跟他们打比赛。一来是他的战术还没完全成体系,二来他的手速确实不够看的。 
   
  不过这次魏琛过来,他倒是握紧了手里的术士账号卡,主动提了一次邀请。 
   
  魏琛对这个年轻人有着模糊的印象,但具体来说并不鲜明,除了勉强记得名字和成绩外,对他的荣耀水平是真的不甚了解,看到他玩术士的时候还微微惊讶了下,但马上进入了比赛状态。 
 
  喻文州一开始有点紧张,手心出了汗,但到了刷卡上机后反而冷静了下来。魏琛让他选图,他就选了自己熟悉的地图,两个术士出现在地图里,比赛开始了。 
 
  结果出乎了魏琛的意外,他又和这个年轻人打了两把,并没有太大的变动。魏琛心下叹了口气,说了句“运气不错”,还顺便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便出了这边的门,到走廊尽头抽烟。 
 
  喻文州的这三把倒是让整个训练营都骚动了起来。他们没想到平常看起来成绩很差的人居然也有这么强的实力,虽然魏琛只是随便拿了术士卡过来对决,但那也不是普通学员能连赢三把的弱者。不少人嚷着要和喻文州pk,他应了下来,来者不拒。 
 
  黄少天倒是没有急着参与,而是一直站在跟喻文州pk的人后面看着,陷入了思索。黄少天看了几把,终于按捺不住,像喻文州发起了邀请。这一把倒没有太出乎意料的结局,黄少天赢了。 
 
  喻文州在和黄少天对战结束后,摘下了耳机,跟黄少天客套了几句话,就让了位置,一一解答周围其他人的问题。 
 
  黄少天观察了下喻文州,发现他额头上出了不少汗,衣服后背也完全湿透。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让他不爽,虽然他赢了喻文州,但这种感觉并没消散。 
 
  跟他关系不错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黄少怎么了?难得见你话这么少。” 
 
  “我是话多的人吗!显然不是。我说的每句话都有它的含义,并不只是单纯的话多。”黄少天反驳了一句,然后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想和喻文州打一架。” 
 
  “黄少你冷静!”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他很冷静。 
 
  喻文州感觉有人看他,回头时黄少天正笑着跟他打招呼。喻文州觉得这个视线里似乎有什么危险的潜伏着,但他只是礼貌地点点头。 
 
   
   
 
  晚饭时间,黄少天拒绝了其他人的邀请,难得留在了训练室。喻文州还是一个人,在角落里写写画画。 
 
  整个训练室就他们两个人,黄少天想凑过去,但又觉得直接偷看别人的东西不太好,于是站在那里清了清嗓子。 
 
  喻文州抬头看到是他,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黄少天,玩的职业是剑客,ID是夜雨声烦。” 
 
  喻文州点点头表示知道。 
 
  黄少天又说:“可以跟我再打几把吗?” 
 
  喻文州摇摇头说:“我可以拒绝吗?”
  

评论(11)
热度(37)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