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蓝雨】不畏风雨(3)

*算是半个喻中心,主要是喻+黄+郑的友情故事,我调整了一下,终于让郑轩大大登场了!三个人的故事的第三个主角终于上线!

*是我流蓝雨,我流喻文州,私设如山且人物OOC

*请各位谨慎阅读,欢迎评论一起探讨bug,人物偏差太大欢迎指出!

*前文:(1)  (2)  

  黄少天一愣,显然不在情况内。他神情一严肃,跟喻文州说:“我觉得不行。” 

  “那来两把?不过我的状态不好。”喻文州试探着问道,他把摊开的笔记本关上放到一旁,重新刷卡登陆。 

  喻文州说状态不好是真的状态不好,黄少天和他打了几把感觉像在虐菜,但他知道喻文州并没有轻视他。但这种感觉还是很不舒爽,总让黄少天感觉自己用力打出去,却打到了棉花上。 

  “喻文州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黄少天神色凝重,并不觉得跟总共没说过几句话的喻文州说这样的话有什么问题,后来黄少天反思,他可能在那个时候潜意识里已经把喻文州划到未来队友里了。 

  喻文州坐在那里,扭头看向黄少天。黄少天已经站了起来,没有说话,等待喻文州的回复。空间里寂静得有些过分,喻文州刚点头想说声好,就听见肚子饥饿时发出的声音,是黄少天发出来的。 

  “好。”喻文州低下头,显然在忍笑,然后试探性地问道:“不如我们先去吃饭?” 

  黄少天靠了一声:“想笑就笑出来!喻文州你等等我,我先退个卡。” 

  不过喻文州没有笑出来,他虽然知道黄少天自来熟并且不在意这些,但他觉得这样子目前还不合适。他又想,也许以后成为朋友就会不一样了。 

  自来熟的黄少天毫不犹豫发挥着他的特长,他把东西收拾好,正好最早吃完晚饭的人回来了,喻文州把钥匙交给他,看样子是不打算晚上再过来了。 

  “咦文州你等下不回来吗?”黄少天和回来的人打了一声招呼,自己窜到喻文州的身边,很自然地就勾肩搭背了起来。 

  “有点累,回去整理下思路就准备睡了。” 

  “这可真是……”黄少天搜肠刮肚找了一些词语,但并没有找到合适的。 

  “老年人作息。”倒是喻文州将他的话补充完整,然后他又说,“如果再不过去,估计食堂就没有什么吃的了。” 

  “不是我说,年纪轻轻就步入老年人作息,未来该怎么办!你看看我,连打十把都非常有精神……”黄少天的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对方也没有推开,两个从楼梯口那里拐了下去,还能听到黄少天的声音逐渐变小。 

   

  喻文州到了食堂,意外获得了打饭阿姨给他留的晚餐,里面多了好几块烧鸡。烧鸡在食堂也是比较抢手的存在,基本不早来都吃不到。 

  黄少天怨念地看着喻文州,在那里哭诉自己只剩下一些青菜。打饭的阿姨听到还笑了,黄少天一直都是比较准时出现在食堂的人,没想到今天那么晚才过来。 

  她说:“听到其他人说文州的操作,估计会晚点过来,就给他留了一份,没想到你也这么晚才来。怎么了,和文州pk了几场?” 

  黄少天点点头,补充了一句:“不过都是我赢了。” 

  喻文州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将餐盘放下,看着黄少天走过来坐到他对面。 

  “不喜欢吃蔬菜?”喻文州随口问了一句。 

  “蔬菜还好,不过有一个我是真的不喜欢吃,是秋葵。不能接受这个味道,味道真的太诡异了,之前我妈做了一道凉拌的,吃到口里真的不能接受。从那之后秋葵成功超越了苦瓜成为我最不喜欢的菜。你说人生只用吃肉该多好,每次我妈强迫我吃蔬菜的时候我的内心啊……苦苦挣扎着。”黄少天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还看着喻文州盘子里的烧鸡叹了一口气。 

  喻文州的筷子还没有用,他夹了一半到黄少天的碗里,在对方疑惑地看着他后说:“我以前不吃香菇,我妈每次做的时候我都会夹给我哥,不过后来我哥上大学后,我就只能痛苦地吃掉。” 

  确实不是什么有趣的回忆。喻文州想了下,还想起自己很小的时候倔强地拒绝香菇后,母亲特别淡定地收了他的碗筷,到最后反而是哥哥看不下去答应跟他用肉换香菇让他上了饭桌。 

  听了喻文州的话的黄少天显然没有多想,他震惊怎么真的会有愿意与别人分享为数不多的肉食的人。以至于他完全不记得最初和喻文州打招呼时他在心底做的判断。 

  到后来其他人问黄少天,他是什么和喻文州混熟的,他只会想起半份烧鸡的交情。 
   
  黄少天其实没有喻文州想的那么自来熟,喻文州也不像黄少天觉得的那么有距离感。倒是两个人一起吃饭,黄少天总是容易说多了而忘记继续下去,喻文州就拉长了自己的进食时间,最后和黄少天一起结束。 
   
  虽然绝大多数的疑惑在一顿饭的时间里解决了。比如喻文州的选位和战术安排,还有对于地图的利用。喻文州基本是有问必答,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对于这些东西也不在意对方会偷学去然后超过他。 
   
  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意识到,那是对自己的绝对自信才会拥有的底气。 
   
  不过黄少天最想问的两个问题一直到他们走回宿舍后才想起来。 
   
  他站在自己的宿舍门口,隔壁就是喻文州的宿舍,喻文州刚把钥匙拿过来准备开锁进去。 
   
  “喻文州我还有一个问题。” 
   
  “少天请讲。” 
   
  “我第一次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你怎么就这么无视掉了我?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内心有多么受伤,人称交际小王子的我居然被你忽略了真的太给人一种挫败感了。”黄少天夸张了他当时的心态,实际上他并没有太在意这些,但他还是强调了一遍,“所以你当时为什么会无视我?” 
   
  喻文州想了下,对他致以抱歉的笑容:“抱歉,那时候在脑海里复原和嘉世的团队赛,可能太深入了没有听到你在叫我。” 
   
  喻文州态度诚恳,并没有为此生过气的黄少天决定原谅他。 
   
  “那我先进去了。”喻文州把门打开,对着黄少天说道。 
   
  “对了,”黄少天再次叫住了他,“我看你和魏老大比赛完之后衣服都湿透了,压力很大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黄少天会观察得这么仔细,但他还是点点头说:“压力很大。” 
   
   

  喻文州多了一个新舍友,叫郑轩。是上周才刚来训练的同龄人,一个错过了魏琛过来指导的看起来有些懒散的同龄人。 

  郑轩是周一下午放学后过来的,一同过来的还有帮他拿东西的同班同学。那位同学还打趣郑轩,让他成为职业选手不要忘记同甘共苦一起逃课去网吧的同学。郑轩却直白地说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还是两码事。 

  郑轩之前是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来这边训练,到点再回学校宿舍。他的学校离蓝雨不远,但是他来来回回一周多后觉得太麻烦,周末时跟家长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搬到蓝雨这边,早上直接过去上学。 

  比较令喻文州意外的是,郑轩选择了他的上铺。 

  “我以为你会选择我的对床。”喻文州说道,但还是帮他将床铺递了上去。 

  不大的四人宿舍实际只能放两张上下铺,还有就是喻文州自己带过来的可折叠的桌子。郑轩刚刚看到的时候还说喻文州看起来像是推销人员,就是那种总是在一个地方坐着,然后发转单像传销人员的工作人员。 

  郑轩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有点困,他说:“因为在上铺的话可以上来就不下去了,而且视野不错。” 

  喻文州点点头,又问他:“还需要我帮你干点什么?” 

  郑轩把床铺铺好,整个人都瘫在了上面,看起来不是很想动弹。他侧过身,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也正看着他,目光真诚。 

  “那文州你能帮我带一份晚饭吗?我下了课直接过来,什么也没吃……”郑轩说话的声音有点飘,仿佛下一秒就会睡着。 

  “可以啊,有什么忌口吗?”喻文州训练结束直接回来帮忙,也还没来得及吃饭。 

  “都可以,我不挑。”郑轩又打了一个哈欠。 

  “没睡好?”喻文州看着眼睛快睁不开的郑轩问道。 

  “前天晚上不小心熬到三点……隔天才爆发,我觉得我再不睡我可能就要废了。”郑轩解释道,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振作,我要振作,我还要东西没收拾完!” 

  但他刚说完,又倒了下去,还发出幽幽的感慨:“压力山大啊……” 

  喻文州笑着把钥匙放在自己打开的桌子上:“那我先去买饭了,你等下吃完晚饭洗个澡再睡。” 

  结果刚开门就碰到了伸手出来准备敲门的黄少天。两个人尬在那里,一时之间,喻文州以为下一秒黄少天就会冲着自己来一拳。 

  “对了文州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你下午跟我说的那个位置的限制我想了下觉得也不是没有突破的方法……”黄少天反应过来,手马上放下,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不过他偷偷地看了眼喻文州的宿舍,问题一转,“你现在要出去?” 

  喻文州点点头:“我去买个饭。”

评论(8)
热度(34)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