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蓝雨】不畏风雨(4)

*算是半个喻中心,主要是喻+黄+郑的友情故事

*是我流蓝雨,我流喻文州,私设如山且人物OOC

*请各位谨慎阅读,欢迎评论一起探讨bug,人物偏差太大欢迎指出!

*前文:(1)  (2)  (3)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食堂已经关了,现在过去肯定没有了,虽然外面的店铺还开着,但我觉得没有我们食堂好吃。我这里还有泡面,要不然先凑活吃了,我们等下溜出去吃个宵夜怎么样?我跟你说有家砂锅粥特别好吃。”

  听到宵夜两个字时,郑轩从床上探出头来,语气难得坚定了一些,他对文州说道:“我觉得可以。”

  黄少天听到还有一个人声音吃了一惊:“喻文州你怎么回事,你还金屋藏娇!”

  “是郑轩,今天刚搬过来。”喻文州忍着笑意说道,他口齿清楚,但不妨碍黄少天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到一点强压制住的笑意。

  “不是我说,”黄少天苦口婆心地劝道,“想笑的时候就要笑出来,老是憋着对身体不好。”

  喻文州嘴角向上提了提,不做压制地笑了出来。

  郑轩硬撑着从床上爬下来,走到门边。

  “黄少好啊。”他打了一个招呼,紧接着问道,“泡面怎么卖?”

  “你等等我,我回去拿。文州你是不是也没吃?正好我那里还剩下最后两包,你们等我拿过来。”黄少天说完就回了自己宿舍,喻文州和郑轩站在门口都能听到他翻箱倒柜的声音。

  “那我们先进去?”郑轩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难得我爬下来了,我决定先把东西收拾好。”

  喻文州点点头,没有把门关上,开着准备直接让黄少天过来。

  黄少天丢了两包泡面过来后就被人叫走了,喻文州翻出被他冷落一段时间的碗筷出来,又要了郑轩的,给两个人泡好了后放在被郑轩吐槽的桌子上。

  郑轩的东西不多,但收拾的时候他确实是龟速收拾。喻文州坐在床上,手机上放着霸图和百花的比赛。他正在看擂台赛第一场,边看边打了一个哈欠。

  “你不会是被我传染了吧?”郑轩将最后一点衣服丢到衣柜里,看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拿开充当盖子的泡面袋子,整个房间里瞬间充满的泡面味道。

  “我这个时间点容易犯困,过了这个时间就好了。”喻文州把视频按了暂停,下床走到郑轩旁边,把自己的那份一打开。

  “嗯……”郑轩发出意义不明的音节,“像我爷爷,总是到点犯困。”

  喻文州毫不在意地笑笑:“老年人作息对吧,之前少天也这么说过。”

  “老年人一般都不吃泡面,”郑轩纠正,“没想到我和新舍友第一顿一起吃的饭是泡面,这是什么,泡面爱情?”

  黄少天正好从门后探出头来,一脸震惊:“为什么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发展到了爱情?”

  喻文州笑着没有说话。

  不过最后他们并没有去吃宵夜,原因是郑轩吃完泡面后洗了澡,然后就整个人瘫在床上没再下来。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看了霸图和百花的比赛,两个人蹲在走廊上做了讨论。喻文州后来蹲麻了站起来去洗了碗,顺便帮郑轩也洗了。

  那晚黄少天遗憾地说:“没能让他们品尝到心头白月光真的太悲伤了。”那个时候他刚学到了这个词,用起来异常顺手,并没有探究“白月光”本身含义。

  

  郑轩一开始其实没想过来参加训练营的。

  但他偶尔会翘课出去跟人去网吧里打游戏,有几次被班主任抓到了,要那几个同学到台上做检讨发言。他写的检讨总是东拼西凑出来的,不太认真,读的时候也是声调没有一点起伏,平淡如水。他在讲台上看下去,不少同学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他的成绩不是特别好,但也说不上差,只是看班级排名的时候,总是从后面往前找比从前往后找要快得多。他父母还总说他“胸无大志”,没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人生目标。

  他会跑到训练营来,纯粹是他同学说他水平挺高的,弹药专家玩得溜溜的,虽然比不过张佳乐,不过一看也是有职业选手的潜质,就拉着他来了蓝雨训练营。

  一般来说,训练营有专门的招生时间,但这些规章制度虽然写在纸面上,实际执行时离落实还差很大一段距离。于是郑轩遇到了方世镜,蓝雨的副队长,还和他打了一场比赛。

  郑轩不怎么关注职业比赛,他更喜欢自己在网游里厮杀的感觉,对于联赛的关注度止于同学拿百花的比赛视频给他看。他看了眼张佳乐的操作,冷静地“哦”了一声,便又去做自己的事情。

  以至于方世镜留下他的时候,他还有点精神恍惚的感觉。

  纵使留了下来,郑轩也就跟父母提了一句。他的家长对他打游戏这件事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觉得还谈不上是网瘾或玩物丧志,而且能去训练营精进一下自己的实力也不是坏事,反正他们的儿子不喜欢读书他们也知道。

  郑轩就这么两头跑待在了训练营里。他看起来有点与世无争,晚上和他搭档的学员都是随机的,没有人陪他他就自己用训练软件,看起来枯燥乏味,但他全然接受。

  因此他从别人口中知道喻文州的事迹时,想的只有“原来真的有人会为了打游戏拼命到这种地步”,他觉得自己不是这类人,虽然也会努力去做,但一直无法发挥百分百的实力。再加上他才来这里一周时间,和喻文州还没正面见一次,对于喻文州的脑内形象不知拐到了什么奇怪的“奋斗者”上。结果他搬宿舍时只剩下喻文州那间还空着,他才第一次见到了本人。

  和郑轩的脑内形象完全不同,喻文州显然是一个温和的人,而且也不像他学校里认识到的学霸那样起早贪黑,恨不得下年就能高考考上清华北大。喻文州虽然也早出晚归,但为人灵活,郑轩偶尔会看到为了吃什么苦恼的舍友。

  于是喻文州在他心中的形象又转了一个弯,变成了“喜欢吃东西但总在纠结吃什么只好努力打荣耀走向人生巅峰”的形象。而且他并不觉得这样的喻文州有什么问题。

  他有时候晚上训练回来,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有另外几个人凑到一起对他们自己的pk进行复盘,喻文州会提出很多郑轩想不到的观点,郑轩偶尔会凑过去听一下,但更多时候会去赶那些不得不做的作业。

  比如现在,他看着自己的作业发出了一声叹息。白天老师讲课的时候他睡过去了,现在再看,完全看不懂。

  洗完澡擦头的喻文州闻声看了过来,问他怎么了。

  “看不懂,一点也看不懂,人类为什么要做数学题!”郑轩抓了下头发,把笔一丢,自己仰起脖子看宿舍的风扇。那个时候没钱买空调,每天都依靠老旧的风扇带来一丝凉意,但临近夏天,风扇的风也总是热的。

  喻文州走过去看了两眼,拿起郑轩的笔,在他的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公式,然后不确定地说:“我记得应该是这样做的,你看看这样能不能解出来。”

  郑轩看向喻文州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对劲。他拿起笔按照喻文州给的公式算了起来,解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正确的答案。

  “文州你怎么会做!”

  喻文州把毛巾搭到衣架上:“我参加过数学竞赛,讲过这些知识点,不过我很久没看了,记得也不是很清楚,能帮到你就好。”

  于是喻文州在郑轩的心中标签又多了一个:学霸。

  郑轩转着笔,看了眼坐到自己床上的喻文州,对方把笔记本摊开,上面是一些郑轩认为的鬼画符,喻文州专门跟他讲过,那是他在研究地图。

  “文州,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郑轩思索了下,还是决定不压制内心的疑惑。

  “嗯?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想做职业选手?”

  “想打游戏就来了,大概就是这样的理由吧。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荣耀这个游戏的设计太有趣了。”喻文州看向郑轩,“阿轩怎么想来训练营的?”

  阿轩这个称呼是从黄少天那里流传开来的,喻文州也就跟着这么叫了。郑轩本人对于称呼是毫不在意的,只要叫他的时候能让他知道是在叫自己就行。

  郑轩盯着自己面前的数学题,答非所问地说道:“我突然也想以成为职业选手为目标了。”

  “因为不想做数学题吗?”喻文州开了一个玩笑,却没想到郑轩真的点点头。

  “也不全是,我只是想起了之前我同学给我看的张佳乐的单人赛,我有点想和他交手。”

  “我比较想跟叶秋交手,不过应该会被打得很惨。未来团队赛的话,应该有机会能赢。”

  “对了文州,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可别动手打我。”郑轩感到空气有些闷热,一瞬间他想起之前班主任对他的说教,劝他少打游戏,但只是一瞬间,他又回到了这里,喻文州正在那里等他的后文,“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你没有成为职业选手会怎么样?”

  喻文州却是笑了,他说:“如果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要求回报,那么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本身的意义。”

  那一瞬间,郑轩觉得喻文州肯定能出道,并且他的名字会留在电竞发展史上,没准还能获得什么不一样的称号,不是“手残”这类玩笑话,而是实打实的,充满荣誉的称谓。
  

评论(8)
热度(38)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