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蓝雨】不畏风雨(6)

*算是半个喻中心,主要是喻+黄+郑的友情故事,剧情大概过多半了,下章方锐上,还不知道我该怎么继续写下去。

*是我流蓝雨,我流喻文州,私设如山且人物OOC

*请各位谨慎阅读,欢迎评论一起探讨bug,人物偏差太大欢迎指出!

*前文:(1)  (2)  (3) (4) (5)

  蓝雨进入了季后赛,郑轩也开始多抽些时间准备期末考试。他们学校不同于其他高中,期末考的时间比其他学校的时间安排还会再早一些,考完还有再上一周多的课。

  季后赛的蓝雨发挥不是很好,第一场就被淘汰出局。

  看完比赛出来的黄少天心情不是很好,那天天也阴着,没有下雨,整个空气又闷又潮湿。黄少天难得没有像以前那样骂骂咧咧说很多话,只是一直往前走着,等待比赛结束的战队出来。

  喻文州比赛时和黄少天坐在一起,出来后也就一起走了,此时倒是有点不太习惯。

  方世镜带领队员出来了,神色也有点凝重。黄少天看了几眼,没找到魏琛,他凑过去问了一句:“魏老大呢?”

  方世镜揉了揉太阳穴说:“他说去买烟,让我们先回去。”

  “哦。”黄少天点点头,不再询问。

  回去的路上都很安静,往常会兴奋地讨论比赛的学员此时也没有说一句话,倒是蓝雨的队员状态看起来还好一些,不过喻文州知道,那也只是看起来。

  黄少天走在最后,眼神飘忽不定,偶尔会停留在路人身上,偶尔会将目光放到远处的广告牌上。

  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走在最后,他偶尔会抬头看眼过分阴沉的天气。

  “文州,我有一种要发生很糟糕的事情的预感。”黄少天突然开口说道,还急忙补充了一句,“比输了比赛还糟糕的事情。”

  黄少天又说:“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在这方面总是预感惊人。我以前家里养过一条狗,大概还在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放学我也是类似的感觉,等到回家后就再也没有找到它了,有邻居说在别的地方见过它,但我一直没找到,后来就再也没养了。”

  黄少天的预感确实准得惊人。

  他们回到酒店之后天开始下暴雨,本来就很阴沉的天气又阴沉了几分。方世镜想打电话给魏琛提醒他让他快点回来,却怎么打都不通,开始还只是无人接听的提示,到了后面就成了空号。

  “营业厅这么晚还开着?”方世镜问了周围其他队员,他们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

  方世镜得不到答案,皱着眉头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将现在的情况转述给他。

  老板并不意外,他跟方世镜说:“老魏前段时间确实跟我提过退役,可能他想就这么走了吧。”

  挂了电话的方世镜神色低沉,最终没忍住骂起了魏琛。

  方世镜想到之前魏琛和他的畅谈,他当时只想魏琛可能会退役,却没想过他一声不响就离开就走了,他太了解魏琛了,也知道他做到这种程度肯定是不想被人找到。

  方世镜想,他不能走,他还要把蓝雨的框架搭出来。

  

  外面下着暴雨,雨声砸落到汽车上惊醒了报警器,酒店里的声音渐渐被雨声侵蚀,什么也听不清。

  

  

  接近六月底,青训营有一次考核。

  结束了这赛季的蓝雨恢复到了往常作息时间,每天训练或者上网游里厮杀一下,有些人回家处理自己的事情,更多的人留在了俱乐部,还有的职业选手抽时间来青训营这边指导。

  郑轩的期末考差不多就是考核前后,他每天下了课过来训练,训练结束后回宿舍写写题,喻文州偶尔都觉得他这样辛苦。

  郑轩只是打哈欠说:“我妹说我这次考试要是再下滑,那我家的电脑以后就被她霸占了。虽然我觉得这话是我爸妈教她说的,但要是真的电脑被霸占了我回家连荣耀都打不了就太惨了。”

  喻文州觉得这听起来确实很惨。

  自从魏琛一声不响地离开后,黄少天变得比以前沉默了些,虽然平常训练依旧是名列前茅,不过休息时总会和人聊着聊着就注意力转移。喻文州观察了好几次,发现黄少天的状况并没有太大改变,除此之外就是团队赛上他越发有些和其他队友脱节,成为突破点。

  喻文州的手速还是老样子,每次训练的成绩依旧是从后往前数,他还是不紧不慢地按照自己节奏来,每天花很多时间研究地图研究比赛,再比别人多花一些时间在训练软件上。

  他感慨郑轩辛苦的同时,郑轩也在心里感慨喻文州的可怕。

  考核前几天郑轩总算结束期末考,连后面的课一起都翘了,整天都在训练营里待着。

  黄少天问他:“你跟你爸妈说了?”

  郑轩摆摆手:“没有,我怕说了他们就直接不让我来了,好歹先让我过了这次考核再说后面的事。”

  喻文州凑了过来:“我以前都不敢翘课,只要晚几分钟去教室,就会有老师问‘喻文州去哪里了’。”

  “好学生好学生。”郑轩敷衍地应答。在他心里,喻文州确实是好学生,无论是待人还是谈吐,他有时候总觉得和他们很不同,看起来像是天生被注意的那种人。

  “你是怎么做到之前在训练营这么默默无闻的?”听了郑轩的话,黄少天看向喻文州问道,“不会是你之前一直在憋着一口气准备一飞冲天吧?”

  “之前压力大,注意力都放在训练上了。”喻文州耸耸肩:“我在你们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形象?”

  “大魔王啊!还是那种在前期可能潜伏在主角团身旁,给他们提供线索和帮助,让他们认为是超级好的人,结果没想到最后是要打倒的反派大BOSS!”黄少天脱口而出,“或者是那种看起来是无名小卒,结果发动必杀技将敌人一波带走的角色。”

  “……少天你最近是不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哈哈哈没有没有,我就是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爬起来看一些实况解说换换脑子,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喻文州敏锐地抓住了其他重点:“这几天睡不好?”

  黄少天含糊着应了句,但没有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究下去,他将手臂搭到郑轩肩膀上,打断了还在思考的郑轩:“阿轩你觉得文州是个什么形象?”

  “变态……吧?”郑轩不确定地说道,说完之后还不敢看向喻文州,生怕这个回答出现后他会被生剥。

  “天啊文州你平常在宿舍都对我们的阿轩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导致他居然对你做出如此描述!这简直就是蓝雨宿舍不可描述的十大疑难问题啊!”

  郑轩只好补充道:“不是黄少你理解的那个变态。”

  喻文州脾气很好地笑着说:“但还是变态对吧?”

  郑轩决定闭上他的嘴巴。

  

  

  青训营的考核在上午,结束后吃过饭郑轩就直接奔回了学校,说是教导主任经常在学校看不到他,想趁着午休和他好好聊聊。

  喻文州回到宿舍准备午睡时看到黄少天盘腿坐在墙角发呆,他在远处挥了挥手,但黄少天显然没有看见他。

  喻文州想了想,还是没有过去打声招呼,他又看了黄少天一眼,发现由原来单手拖着下巴的动作变成了低头。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还有点难过。

  黄少天的舍友下午都会离开,还有一个考核成绩出来后就搬东西走了。

  最开始跟他混熟的朋友考核结束后跟他说要离开了,他的成绩不差,黄少天甚至觉得他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成为职业选手,那样子他们还能一起在赛场上并肩奋斗。

  但他确实跟黄少天说,说他以后都不会打游戏了。

  黄少天还问了几句为什么和发生了什么,最后对方才丧气地跟他说:“我爸回国了,知道我打游戏后跟我妈吵了一架,然后逼着我回家读书。他说打游戏哪里有前途,让我快点滚回学校上课,我拖了很久才拖到考核。我想我以后就算不打游戏了,我还能说我在蓝雨青训营待过,成绩名列前茅,只是家长不准我继续了才没能成为职业选手。从明天开始,我就去上补习班,说是准备让我出国。”

  黄少天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黄少天在那天中午突然惊醒,突然意识到自己能在这里训练父母是多么开明。他又想,想魏琛也想多打几年的,想他的朋友是抱着想成为职业选手的态度来参加比赛的,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的。

  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无奈和分别。黄少天有点难过,他本来就是性情中人,小学毕业、初中毕业时他难过极了。平常越是能闹腾的人,对身边人的感情就越容易深厚。

  魏琛一声不响地离开后,黄少天背地里骂他怂,又说他连失败都不敢面对。可这次考核结束后,黄少天才反应过来,魏琛哪里是不敢面对失败啊,他是不敢面对状态下滑的自己,更不敢面对因为他状态下滑而成绩不佳的蓝雨。

  就算事情想通顺,黄少天依旧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待在那里待了一个中午,直到他的舍友带家长上来他才起身帮忙。

评论(3)
热度(28)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