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蓝雨】不畏风雨(7)

*算是半个喻中心,主要是喻+黄+郑的友情故事,这章我又写了很多无意义的东西,所以锐锐只能下章上了嗷_(:з」∠)_

*是我流蓝雨,我流喻文州,私设如山且人物OOC

*请各位谨慎阅读,欢迎评论一起探讨bug,人物偏差太大欢迎指出!

*前文:(1)  (2)  (3) (4) (5) (6)

  “我请你们吃宵夜。”喻文州躺在床上跟郑轩说道。

  被说教一中午的郑轩被迫上了下午的课,教导主任还和他父母打了通电话,聊了半个多小时的孩子教育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他这次的期末考。这次的期末成绩郑轩倒是全部及格,所以还算可以。

  不过被迫在学校发了一个下午呆的郑轩回来后,坐在训练室里倒是兴致勃勃,以至于喻文州以为他都脱胎换骨了一次。

  “……们?”郑轩刚洗完澡出来,头发湿哒哒的还滴着水,他听到喻文州跟他说话后鼻腔里发出了疑问,不过很快就想到了,“黄少?”

  喻文州在床上点了点头,也不知道郑轩能不能看到,他正在看着上床板放空自我,郑轩总说他这个行为像打坐。

  “我看这几天黄少心情不好……”郑轩站着把自己床上的毛巾拉扯了下来,“不过我记得前几天你跟我说给你哥买了订婚礼物后没钱了,还是AA吧。”

  喻文州在床上打了个滚,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困,他打了一个哈欠:“我哥打了笔钱给我……说是等我成为职业选手后再送他贵重礼物。”

  “那你跟黄少说了没?我刚刚回来看他们宿舍都空了。说起来,今天很多人都回去了。”

  “还没。”

  郑轩擦着头发:“那我过去找他。”

  “我跟你一起过去。”喻文州说完起来,穿上鞋跟在郑轩后面。

  黄少天的宿舍是黑的,郑轩看门也没有从外面锁上,忍不住扭头问他身后的喻文州:“黄少睡了?”

  喻文州摇摇头,他走上前去,轻轻地敲了敲门,声音不大,如果睡着了的话应该不会被影响到。

  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等了一小会儿,几乎要认为黄少天确实睡了的时候,黄少天把门打开了。黄少天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个,似乎刚从床上爬起来,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喻文州先道了歉,一脸歉意地问道。

  黄少天摇摇头:“没有,就是躺在床上想事情,关灯让我能冷静些,不然我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总会有种失落感。”

  “文州请我们去吃宵夜。”

  “不了,今天就……”

  喻文州难得抢在黄少天说完话之前开口:“全包任你挑选。”

  “不……”

  “上次我路过那家店的时候,老板还问我你怎么好久没去了。”喻文州继续说道。

  倒是郑轩吃惊地看着喻文州:“你怎么认识那家店的老板,我记得等下才是我们的第一次宵夜。”

  “对啊,”黄少天也点头附和郑轩,“为什么文州你会认识。”

  “可能因为……我比较引人注目吧。”喻文州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他不太开玩笑话,此时却是起了讲笑话的心思。

  黄少天跟着笑了下,转身进了宿舍:“走!你们等我一下我去锁个门!”

  郑轩则跟着喻文州回去,他小声地问道:“为什么老板会认识你和黄少?”

  “因为我在你们之中比较突出吧,就是那个,王者之质?”

  “文州你居然真的会开玩笑了……我觉得有点可怕。”

  “偶尔会吧,毕竟我虽然老年人作息,但我还拥有一颗年轻人的心。”

  

  宿舍规定上是有晚归时间的限制,是十点半。他们现在出门的时间已经十点过五分,怕被抓到所以三个人下楼的声音都几乎没有。

  考核结束当天,蓝雨确实比往常冷清了点。职业选手也有出去吃宵夜的习惯,不过最近因为天气太热都没怎么出去。

  前几天蓝雨的训练室装了两台空调,但宿舍依旧是一个挂顶的电风扇转悠,带来的风依旧是热的。

  喻文州似乎对天气并无不适应,训练营里的位置他没有调整还是原来的角落,热起来的时候确实很要命,但他并没什么抱怨;宿舍里也是,郑轩偶尔会被热醒,但探头下去的时候,喻文州还在睡梦中。

  相比之下,黄少天和郑轩的抗热水平并没有那么高,以至于他们站在烧烤大排档前,非常犹豫地对视了一眼。

  “为什么文州你不热。”黄少天忍不住发出声音来,“我们真的要来这里吗,我现在感觉我的澡偶都白洗了,已经是浑身汗了。为什么都十点多了夜晚还如此炎热。”

  郑轩在一旁点头:“我觉得我本来湿的头发干了然后又湿了。”

  “夏天不就是应该吃一些有烟火气息的食物吗?”喻文州问道,还说了一句,“秋天这里就没有了,在整治这边,以后连大排档都吃不到了。”

  “那冬天是不是就应该看着雪景吃雪糕了?”郑轩在一旁吐槽。

  结果喻文州没有回答,反而是黄少天积极响应:“冬天不在雪里吃雪糕还有什么意义,那还能叫冬天吗!当然不能了!阿轩我跟你说以后我们冬天去北方打比赛一定要这么尝试一下!”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对以前去哈尔滨看冰雕却没吃雪糕的行为忏悔。”

  “什么?!阿轩你是叛徒,你居然背着我们去北方看雪,这种行为是不厚道的!”

  喻文州没有参与他们两个的对话,在里面找了一个风扇能对着吹的位置招呼他们两个进来点单。

  店铺面积不大,不过现在还早,夜市才刚开始不久,人还不多。喻文州挑着点了一些,剩下的选择权就交到黄少天和郑轩手里。他拿了三罐冰可乐放在桌上,然后就安静地坐在位置上。

  郑轩先回来,把剩下的交涉交给黄少天。他坐到位置上,扯了扯出了汗的衣服,忍不住摇了摇头,摇完头又忍不住问喻文州:“你真的不怕热吗?你真的是本地人吗?”

  “热啊,不过习惯了就好。”

  “所以我才觉得你变态啊,”郑轩发出感慨,想起之前他和黄少天对喻文州的评价,“足够冷静和理智,对于该忍的事情总能忍耐,然后在机会到来的时候发起攻击。我是绝对不想碰到你这样的对手的。”

  “所以我们是队友啊。”

  刚过来的黄少天听到队友两个字,目光放到郑轩身上:“阿轩你准备转全日制吗!努力一下我们三个就能一起出道了!”

  “不知道啊,我还没回家跟家里人谈这个事情,而且我也不觉得我的水平能成为职业选手。”郑轩摇摇头,虽然训练营的成绩很不错,但郑轩确实不觉得自己能适应职业比赛,然后他主动把这个话题带过,“我昨天听副队说,下周他从挑战赛找到的人会来训练营。”

  “我也听说了,好像叫方锐,我之前还看了他的比赛,手速和意识确实比很多人都要出众。”喻文州将话题接了过来,“单手操作的有效手速应该比少天还高一些。”

  “那一定是一个厉害的选手,毕竟能被副队和文州同时看中,一定不简单。”黄少天故作深沉地接了一句,但紧接着就破功了,“我有点想和他pk,毕竟单手操作的手速虽然比我高,但我协调性太好了,要赢肯定也不是什么问题。”

  “他是不是暑假过来这边住?副队说他学校在白云区,离这边也不是很远。”郑轩将话题扯开,“我记得七月初会有一次训练营的招生,并且还是持续招生,考核好像也会变多,到时候我们空着的床位应该也会有人来吧。”

  “那我下周回趟家把一些书本拿回去吧,不然到时候就没地方放了。”喻文州想到他平常买的书会习惯性丢到空着的下铺那里,郑轩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黄少天打了一个哈欠,没有加入他们的这个谈话,反而移动了一下位置让人将东西端上来。

  “少天现在一个人住?”喻文州问道。

  “是啊,他们都走了……还跟我说可能以后都不会打游戏了……我就要享受一个人的宿舍时光了,虽然我觉得这个年龄段就应该体验一下群体生活。不过以后每天叫醒我的就只有闹钟了,不,不是闹钟,是梦想!”

  郑轩看着突然讲起励志话语的黄少天停顿了一下,他趁机说道:“黄少你可以搬过来,文州的作息时间可标准了,还附带叫床业务。”

  “叫床业务?”

  “叫你们起床,以免你们训练迟到。”喻文州面不改色地说,抗压能力一流,“我们还可以培养一下默契。”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和郑轩,笑了起来。

  那天他们吃完宵夜回去已经将近十一点,轻手轻脚地上楼之后看到了靠在两个宿舍门间的墙上的方世镜。他和他们三个打了一个招呼,让他们隔天交份检讨上来。

  郑轩小声地说:“为什么我到这里了还有继续写检讨。”

  喻文州想的则是:人生第一次,应该上网看看检讨该怎么写吗?

  只有黄少天蹭了过去,笑着说:“副队你知道吗,我们这边的夜市好像要整顿,就是之前大家一起去的那家烧烤摊过段时间就要搬走了,好像说是不允许非店面的摊位,似乎是上面要大力清查卫生安全问题。你看我们今天也是去了解消息的,不如就这么翻过去吧。”

  “这确实是个问题。”方世镜点点头,然后用手敲了敲黄少天的头,“少天的检讨字数加倍。”

  说完这话的方世镜让他们赶紧睡觉,自己就先上了楼。郑轩低着头没敢笑出声来。

  喻文州安慰道:“我们相信少天的写作水平。”

  黄少天白眼一翻:“你们就是嫌我话多。”

评论(9)
热度(51)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