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卡文了,丢下笔和舒老师讨论策划去了,下次更新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的故事发展没有任何头绪。

想起一件事。

以前跟我爸妈看《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女孩,可能我这个年龄上下吧,说她想唱一辈子歌。

我爸当时就说:“只有年轻人才会说一辈子。”

当时我想为了梦想多正常啊,我也想一辈子为了梦想呢。

不过现在会觉得,一辈子真的太漫长了,只有经历了风霜和未经打磨的人才会说“我干了/想干一辈子”。

好多人都和生活妥协了。

评论(5)
热度(2)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