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叶修&叶秋生贺】少年时

      

  说起叶修,我想的不是他带领嘉世夺得三冠意气风发的表情,也不是离开嘉世在网吧里因熬夜而虚胖的脸,而是他当年偷摸拉着我准备的行李箱,就这么不管不顾离开家的背影。

  我们两个打娘胎里就爱争——这话是母亲讲给我听的——从小到大打打闹闹的时刻居多,偶尔干上几次坏事,也总会将罪名推到对方身上,然后总会被拆穿,一人挨一顿训。我们两个性格口味相差不大,家里管教得严,我们又叛逆得很,上树爬墙偶尔欺负欺负别人也是常有的事。许是知道有彼此撑腰,干起这些事情来一点恐惧都没有。家里人打骂我们的次数也不少,后来我们学乖巧了,在家长面前总是一副乖孩子的表情。

  离家出走这件事我们两个确实都想过,不过真的有准备的其实只是我一个人,叶修估计是看我有所行动了才在我行李都收拾好之后带着我的行李远走高飞的。我虽常念叨他这件事情,但心里早就放下了。我们之中可能注定只有一个人能得到自由,而另一个人则要面对现实的束缚做外人眼里的精英。

  叶修离家前我们两个也爱打游戏,体内相同的血液让我们的水平不分高下,胜负基本都是靠运气。我知道我游戏水平不差,叶修也是如此,所以父母在得知他不会回家而又靠游戏为生时,便将电脑里网游桌游以及系统自带的游戏统统删除——我也在那之后对游戏彻底没了念想。

  现在想来,叶修离家出走这件事便是我们开始不同人生的转折点。他开始一步一步在他的世界里成神,而我则按部就班地前行,照着既定轨迹成为一个社会栋梁。

  他离开之后我半被压迫半是自觉地学了不少东西。我们之前就有学钢琴,两个人的天赋也是不相上下,叶修离开后我独自一人练琴考级,外人口里的叶家兄弟也逐渐变成了叶秋,大家都不再提起叶修,他在家里的存在感也越来越稀薄。

  我曾经觉得我恨过他,但后来长大了才觉得那只是兄弟之间的小性子,我不恨他也不讨厌他,整个家里可能只有我是希望他能在游戏世界里坚持到最后的那个人,哪怕我总是让他抽空回家。

  他离家之前我们两个是睡上下铺的,他离家之后并确定不回来了,父亲就让人把床拆了,重新放了一个床进来给我睡,叶修的很多东西也让我收拾规整放到箱子里最后封上搬到角落里。叶修的很多东西都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父母虽然总是说他,但他的东西却都收拾好摆放在杂物室等他哪天回来。他们爱我们两个,哪怕我们之中有人做了杵逆他们的事,但他们依旧爱我们。血浓于水的亲情莫过于此。

  荣耀开服的时候我在认真学习,期间叶修离家所带来的影响也逐渐减少。我依旧会到学校报到,身边一直和我同校的同学早就由习惯我们两个上下学到习惯只有我一个人上下学。几乎没有谁会提起叶修,但身边有很多人在讨论荣耀。

  我曾经被好友问过要不要去玩,他甚至还买了卡给我,但我最后还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对游戏早就没了执念,尤其得知叶修去打游戏后我就更加没有玩得欲望,这么讲可能过于矫情,但我大概是想带着他的份在父母面前努力下去。

  职业联赛准备开始前一段时间,叶修发消息给我,说他要去打职业比赛了,说他的战队叫嘉世。我当时问他北京本土战队有哪些,他回了句皇风和微草。我盯着他给我发来的两个名字,最后赌气地说,那我支持微草吧。

  不是我说,你不支持我就算了,王不留行虽然也是少数有银武的角色但操作者相对平庸些,皇风倒是更厉害点。

  我看着叶修发来的消息,脸上冷笑一下内心却毫无波澜,倒是吓到了和我一起吃饭的同学。我对此回以抱歉地微笑,我并不打算轻易原谅叶修——噢,那时他对外是叶秋——他瞒着我回家还顺走了我的身份证,虽然他用完之后快递了回来,但大家马上都会知道嘉世的年轻队长叫叶秋。

  我承认,比起叶修这个名字,叶秋确实是大众很多。这件事我直接告诉了父亲,他得知后倒是有些气着了,抬手的时候还颤抖着,母亲倒是一反常态地叹了一声,最后说了句,不管了,随他去吧。

  叶修看得没错,第一赛季的微草确实不是很出彩,反倒是皇风杀进总决赛和嘉世硬碰硬。叶修拿下第一个冠军的时候我听见教学楼里多出地方发出打砸的声音,我没看比赛,但我听到这些声音而不是欢呼声的时候我就知道叶修赢了。大家都习惯性地会支持本土战队,毕竟那时荣耀才刚开始第一届职业联赛。

  叶秋这个名字随着嘉世拿下冠军而被更多的人知晓。周围谈论荣耀的人变多了,与我关系好的同学还过来开玩笑说,叶秋你不会瞒着我们去打职业比赛了吧。对此我总是选择闭上两眼,暗中翻一个白眼。这些都是玩笑话,但当我在学校里被同学叫住的时候,总会有人带着奇异的眼光看过来。

  嘉世夺冠这件事我也和父母讲了,但他们的神色并没有缓和多少。叶修在我努力劝说下也是答应我出国前回一趟家。回家这次相当于一次冷战,他不在家的这几年,家里布局变化了不少,因为叶秋这个名字的普遍性,周围没有人会知道去打游戏的是叶家人,但这并不妨碍父亲对他摆脸色。

  叶修那天晚上是和我睡一张床的,我也没和他说太多其他的,就是特别严肃地说你快回来代替我,我好离家出走。不过我当时心里早就放下了,话到嘴边也不过只是玩笑而已。

  他说,不行,我还要带着嘉世夺得三连冠呢。

  得了吧,来年皇风肯定会干翻你们。

  有你这样的吗,不支持哥哥的战队反倒是支持别的战队。

  我在黑暗中微笑,最后推了推他,说,睡觉,我明天的飞机。

  不过我最后走的时候叶修还是没有送机。我知道他在家里也待不下去,就那么早早地跑回杭州。后来还是母亲心软,托了关系给叶修弄了张身份证寄过去。

  其实我也没想过叶修的话成了真。嘉世三连冠那天我难得看了直播,虽然看不太懂比赛内容,但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叶修他成功了,而且做得很完美!

  虽然远在美国,但体内相同的血液却也在沸腾。双胞胎之间特殊的心灵感应让我知道他在激动着,而我也是。上次见他觉得他老神在在了很多,而这个时候又觉得他也不过二十岁,正好的年华。

  我依旧是不支持嘉世的,倒是当时随口一说提到的微草反倒在这个赛季大显光彩。我跟叶修提起的时候,他只是回了句手下败将。我问他打电话不,他倒是没有反对。

  跨国电话没有打很久,我也就问了下他最近的情况,并且如例行公事般催促他快些回家,他也一如既往地说了我几句。我们这通电话打到最后,他问了我个问题,所有人都觉得是对的时候他该怎么做。我愣神了下,还没回答,他就又说了句,当我没问。便就此挂掉电话。

  我后知后觉地查了些关于荣耀联盟的资料,又在荣耀论坛上逛了很久,突然就明白了叶修的意思。

  虽然当初因为没有身份证的缘故而使用了我的登上职业比赛场上,但他依旧在顾虑会不会给家里带来不好的影响。他一直都在愧疚着,只是骨子里的倔强又让我们不轻易低头——实际上我也是这样——但他终究也是年轻人,而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可能还不如我,所以也难得将心里的困惑说了出来。

  联盟开始商业化了,而他拒绝露面怕是给嘉世带来不小的麻烦。

  我想了很久,最后发给他一句话,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叶修除了我怕过谁。

  滚吧,明明是你一直在怕我。

  我看到他的回复时心情也好了不少,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怕他,毕竟这只是兄弟之间的玩笑话。

  这之后我也很少和他联络,就是每年过节放假的时候催促他回回家。很多时候我回不去,那父母的念想就只有他能完成,但他也深知回去总会闹得不愉快,便鲜少露面,几乎每年都留在嘉世过年。我忙学业忙毕业论文和答辩,等到我最后拿到毕业证书回到北京时,第五赛季早就结束了。

  微草拿了冠军,我瞬间就觉得我以前的眼光不错,没想到随便看上的队伍后来成了冠军。反倒是嘉世,这两年来打得说不上顺利。我和叶修不怎么谈论荣耀,毕竟他太专业而我连业余都算不上。我们总是几个月才联系一次,联系的内容还总是我催促他回家而他发不耐烦的表情。我对我们之间的交流早就习以为常,这样的交流成为缓解我工作压力的方式之一。

  我没有在国外继续深造,反倒是回国一边读研一边接手父母的工作。我上手快,用别人的话来讲就是天分十足,但很多时候我又疲于应对工作和学习之间的事情,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给自己放上几首纯音乐或是自己弹上几首钢琴曲以舒缓内心的苦闷。

  我依旧是不打游戏的。但越来越完善的荣耀职业联盟体系却有益于我这个外行人更理解比赛,解说虽然年轻但讲的东西倒是很贴近大众思维,我也不至于像以前那样看比赛看到想去睡觉。

  第六、七赛季嘉世也就不见起色,倒是其他战队越发强劲。荣耀新区的广告打到我都能常看见的地方,我这才发觉这个游戏越来越受人们欢迎,只不过职业病让我忍不住分析了下游戏运营方的策略,同时分析了下荣耀联盟的运作。

  嘉世岌岌可危。这几个字是我刷新闻时无意间刷出来的。我不关注比赛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毕竟有叶修在,无论嘉世有多么糟糕都不会出局,顶多就是成绩差一些,我也不那么担心。这个新闻写得其实挺不负责任的,评论里喷的人不少,新闻里分析了很多队员之间的恩怨情仇,我一看就知大部分都刻意渲染了,但我又想起偶尔看嘉世比赛时的解说,这些话里怕也有些许真实的部分。

  但我没问叶修。我觉得这不需要我去问,他自己就会做出决定,虽然他的决定不一定会是最好、最正确的。

  这个决定来得不算太晚,他退役了,以叶秋的名义。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因为新来的实习秘书状态特别糟糕,而我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之后才知晓的。

  嘉世官方给出的解释在我看来太过牵强,毕竟就算所有人都不了解叶修,我还是了解他的。这一次,没有了叶修的嘉世,我再也不能肯定不会出局了。

  我在叶修退役一个多月后才发消息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倒是发了个无语的表情,说,回什么家。

  你不是退役了么,退役了还不回家?

  我现在在一个网吧里当网管当得好好的,不回不回。

  你不会是还打算再回去当职业选手吧,等你能回去了你还有那个精力吗?

  再说吧,我现在过得还行。

  那你给我个地址,免得找不到你。

  兴欣,嘉世正门斜对门的网吧,很好找。

  那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聊过天,我依旧在忙碌我的工作,还有父母那边似乎有意向让我相亲的事。学校那边的学业我勉强能跟上,日子过得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很滋润。不过不知道叶修过得怎么样。

  这些年在外他没有和家里服过软,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赚来的,我也调查过职业选手的收入,知道他这样的大神的大概身价,不过后来又得知早期网游的人混得都不好时,我想叶修该是接济他们不少次。叶修既倔又犟,但他人一直都很好,虽然我们以前偷摸着使坏,但本质却又是能帮就帮的人。

  第八赛季全明星上的龙抬头,我知道他确实是打算再回职业圈的。当时看了下新闻报道,我扫了眼余票数目,就订了年前往返杭州的票。

  找到兴欣的时候觉得这个网吧氛围不错。此前因为叶修怕他身份被识破都不让我去嘉世找他,但现在不一样了,我说过去看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老板娘人还不错,倒是他一直都是一副懒散的样子,让我不忍直视。听到他说我衣服不错的时候,我几乎是花费所有的力气才忍住没和他打上一架——就像小时候那样。

  晚饭期间我愉悦地看到叶修被老板娘差遣去跑腿买东西,也跟老板娘讲了不少他小时候的糗事,当然我刻意略过了自己的部分。饭我没怎么吃,倒是心情大好喝了点酒。我知道自己的酒量但还是没忍住。看到叶修现在这样我感觉还不错,起码他自己感觉应该是开心的,退役这件事并没有太影响他的心情。

  早上起来得早,我爬起啦看着周围的摆设,估计是叶修睡的地方。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窝在沙发上的叶修,我估摸着宅男不会太重,也就顺手将他弄到床上去了。看他入睡情况,估计在我醉了之后也喝了点酒。

  不得不说这个体质有一个很好的好处,那就是应酬时可以作为借口滴酒不沾。

  下到楼下,我出去溜达了一圈,年前很多摊铺都收了,我转了一阵儿才找到卖早点的店。我买了些吃的就折返回兴欣网吧,路过嘉世的时候我看了他们队徽几眼,然后就回到兴欣。

  老板娘起来之后我和她打声招呼,就跑到叶修常待的电脑前,顺势点开了荣耀。这是我第一次自己点击这个游戏,此前看别人玩过几次但都没自己主动点过。好吧,我不懂这个游戏,或者说,我内心还是抗拒自己去接触。

  我在这里摆弄的时候有人敲门,随即听到自制礼花的声音。我想扭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就被纸花糊了一脸。

  站在我面前的是苏沐橙。我知道她,毕竟她也是嘉世的一员,而且叶修很早很早以前也和我提过苏家兄妹的事。她似乎遗憾又喷错人,我顺势接过她手作的礼花,确定不能挽回后看到她略有些遗憾的表情。叶修也就是这个时候下来了。

  我看了眼时间,准备离开。老板娘挽留了下我,不过叶修倒是一副让我快走的模样,如果不是赶着回家过年,我大概真的会留在兴欣。

  我和他们说了再见,就一个人独自离开了。

  回到家后,我把叶修的情况跟父母讲了讲,他们显然从“既然退役了怎么还不回来”到“算了算了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再过几年也没所谓”了。还算是件好事,我觉得这些年来叶修的坚持也算让二老对电竞发生了些许改观。

  远房亲戚来的时候难得问了一句,叶修呢?

  父母的脸色都不是特别好,倒是我对答如流般应了句,忙工作呢。

  年后我回公司上班,日子也一如往常那样过着。我不觉得生活有多大改变,怕是叶修也这么觉得。然后就在平淡的日子里,我知道了嘉世出局的事情。

  联盟发展到现在,粉丝自然是不少。我没有刻意去了解过网游和职业比赛,但周围确确实实有不少荣耀的粉丝,所以我总是听他们聊天就能听到不少东西。比如嘉世出局,比如挑战赛的规则。

  网络上传君莫笑就是叶秋,我也跟着瞟了几眼。转正了的秘书会在休息时特别焦虑地问我是不是。我想说虽然对外名字一样但这点我真不知道啊,不过看着她期待的目光,我还是说,他是。

  兴欣挑战嘉世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虽然远在北京,但我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当然是老板娘讲给我听的——小秘书倒是担忧,我也不好说我其实认识当事人,好在她公私情感分得开,工作效率倒是没有下降。

  我不担忧叶修,就算对手是嘉世也一样。就像我以前认为嘉世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是因为叶修在,现在我认为叶修在兴欣那兴欣就可以创造奇迹。他是特别的,兴欣那一群人也是特别的。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们的队员,但我知道他看人的眼光从来都没出过什么差错——我也是如此——所以他既然选择成立新的战队那他也一定还是有信心的。

  叶修正式露面的时候我还处于什么都不清楚的状态。直到被公司里一群人逼到角落里我才坦白叶修是我哥这件事。我们两个虽然气质不一样,但面相确实相似的,所以被他们发现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我三言两语地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讲了出来,然后掐着点赶他们去上班,最后就剩秘书用特别哀怨的眼神看着我。

  咳咳。我只好装作没看见。

  挑战赛的时候公司里一群人问我要不要去看比赛,我一一用微笑拒绝了。他们之中有人喜欢嘉世,但貌似因为我的缘故都选择支持叶修,支持兴欣。

  我一直都觉得叶修在不断完成小几率的事件,这点令人称奇。我和好友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响,反倒是说,叶秋你不也经常这样吗?我刚想反驳,却又觉得他点出了问题的实质。

  我们两个人都将别人认为的难以完成的事情当成人生中的一份理所应当。

  所以兴欣赢下挑战赛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感觉惊讶,反而是一种意料之中的平静。甚至之后听到兴欣目标是总冠军的时候我也不觉得意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气,每个人都想做到最好,每个人都想成为最厉害的那个人。

  何况是叶修。

  因为是叶修。

  挑战赛之后我想找他吃个饭,但最后谁也没联系上,我只好收回自己的小心思,拒绝了一干人等求我拿叶修签名的事情。长得一模样比他还一表人才的人的签名不要,偏偏要找那个离家出走还没点自觉地家伙的签名!拒绝!拒绝!

  因为叶总的签名我们都看习惯了啊!

  对啊!

  我的脸上挂着微笑,然后推门进了我的办公室,把他们全部关在了外面。

  嘉世挂牌出售这件事令我感到意外,叶修接受采访倒是在意料之中。我看完那篇报道之后反倒是对嘉世的老板颇感兴趣。实际上这件事怪不了谁,尤其是我这几年边读书边工作的经验让我知道这真的只是理念不合的事情罢了,丢开一切而言,他们之中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合适与不合适。

  知道叶修和我是双胞胎之后,公司里的人倒是闹腾起来了,如果周六晚上有加班的话,不少人会强烈要求打开投影仪播放比赛。虽然大家都喜欢叶修,并称他为叶神,但这里也有不少是粉微草的——或者说绝大多数——偶尔会在播放哪场比赛上发生小的争执。通常这个时候都是由我来做决定的,一般我是两边都不播放的,专门选择公司里没什么人粉的队伍的比赛。

  为此他们怨念了我很久。

  第十赛季的兴欣到后面越大越好。过年之前我知道叶修不可能回家,但我还是习惯性地问了一句,这回他连回都懒得回,我只好转去问老板娘具体的情况。他还不错,但我想他也在透支他最后的职业生涯。

  兴欣打入总决赛的时候我总算是答应请大家去看最后一场比赛,为此大家都尽心尽力地加班加点赶工。公司也留下不少对此不感兴趣的人,总体运作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之后我才订票。

  我买的只是普通区的票,三场都是。当然,我知道他们在背后有嫌弃我居然不动用关系买点VIP的票,我对此不置可否。

  比赛很精彩,这几年来虽然不打游戏但也在断断续续地接触着,有些东西也总是是可以不听解说知道点——虽然很少。最后一场比赛开始前,同事问我,如果你当时也去玩荣耀的话会怎么样?

  我爸妈大概真的会打死我们两个。你以为叶修是为什么能在场上那么放飞自我?还不是因为我替他顶着。

  放飞自我?

  一个夸张的比喻。

  然后比赛就开始了。

  叶修最后的爆发夺人眼球,我知道他对于一个队伍的重要性,却未曾想他是这么的重要。我想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了,在看着他的队友和他一起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我突然就明白了他这些年来的坚持。

  从少年到青年,从父母的反对到默许,叶修他一直都未曾放弃。

  世界上没有如果的事,就像叶修问过我如果当时离开的那个人是我话现在会怎么样而我回答不出来。我会遇见游戏吗?不知道。人和人的缘分是很微妙的,因为那一刻带着行李走的人是叶修,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个被无数人视为神的的冠军选手。

  真好。我第一次心生这样的念头。

  之后叶修的退役也在我意料范围之内,但我没想过他会这么快到家。母亲打电话催促我的时候我刚开完会,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往家赶。

  哟。他叼着棒棒糖和我打招呼。

  你终于回来了,那该我走了。我习惯性地说了句,然后就感受到父母两个人看向我的沉重的视线。

  然后你有什么打算?

  先看看吧,没准哪天我又回到荣耀里呢。

  听到叶修这句话的时候我看了下父母的脸色,还很正常,估计也算是认可他的话了。对此我没有什么异议,毕竟荣耀比其他更合适叶修。

  我有的时候觉得叶修这个人确实有点神,比如他说他能行他就行了,他说他是冠军他就带着兴欣拿下了总冠军,所以他说他回到荣耀里他也就真回去了。

  接到他打电话让我帮他找美国队资料的时候我有些精神恍惚。在国外有留学经验的我比他们找起来更方便一些,也知道从何找起。我本想义正言辞地拒绝掉他的,但不知为何到最后还是厚着脸皮去问我的那些美国朋友。叶修大概就是个混蛋。

  我看比赛看不出什么门道,最后只是把资料来源发给了叶修。电竞总局那边有专人来协助,听说国家队的名单也已经定下来了。叶修又是忙碌了起来。

  加油啊,拿不下世界冠军你就别回来了。我在线上敲下了这些字发过去,自他回家之后我只有当天见过他一面,之后他便去了电竞总局。

  那是自然。他倒是很快地回了我,自信满满。

  对啊,这就是叶修,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能带一种自信和波澜不惊的语气跟我说话。

  后来我在思考,如果某一天我们身份互换了,我能做到他那个地步吗?这个问题还没有深思我就知道我做不到。哪怕我们是双胞胎,哪怕我们的DNA几乎完全相同,我都做不到他那个地步。有些事情,只有叶修才能完成,因为是他,所以才不会让人觉得意外。不过啊,他同样也做不到我现在做的地步,因为有些事情,只有叶秋才能完成啊。

评论(2)
热度(64)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