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同好求深入交流!!!

【唐林】溺水的人没有救命稻草(下)

平坑!!设定我讲不清楚就放弃了!!大家随便看看!!

在没写下之前这篇是最满意的,写完下这篇是最不满意的!!多担待!!

解释一下为什么涉及到这么多人物,因为我一开始是想写“串起来的故事”,即通过写不同cp的文将设定和伏笔讲清楚,但我太高看我了……所以抱歉【土下座

可以当无其他cp来看。

前文:   


  

  7.

  

  中央终端的机器人快速地向唐昊这边赶来,他知道这些机器人的一个共同弱点——他们总会顺着最短的路过来。唐昊在脑海里模拟了很多机器人过来的路线,因而犹豫了十几秒马上行动往隔离区跑去。

  

  隔离区里面放着很多“墙”外的物品,都是执行官收集回来的,那些当局认为重要的东西。

  

  唐昊知道这个地方,也曾偶尔远看过,他听说那里是没有经过清洗的物品,是机器人最多的地方。因为害怕辐射会泄露,所以这边的管理一直很强——换句话说,就是很害怕辐射会外泄。

  

  唐昊没有回头路了,他甚至知道自己未来可能会去“墙”外,就算不去也没有关系,因为林敬言在外面待了很久。他不怕辐射,所以他选择了去破坏那里。

  

  隔离区多数机器人都往唐昊刚刚进入的地方跑去,他本人则因为那个黑色线圈保护并没有被热感应扫描到,他只是根据地图躲在那些机器人的盲区。耳麦并没有再传出声音,显然那边的人并没有反对他的决定。

  

  隔离区就留下了三个战斗力极强的机器人,反应灵敏攻击力强,比起唐昊进来前遇到的行动缓慢的机器人,它们更加难以对付。

  

  唐昊深吸一口气,往前踏了一步。三个机器人的视线直接就过来了,它们都举起了右手,右手迅速地变为武器,唐昊觉得眼熟,发现是呼啸之前设计的一份激光枪。他冷笑了下,嘴角咧开,然后他跑了前去。

  

  是我快一些还是机器快一些呢。唐昊在心里想。他的体能素质过人,天赋是学校毕业后才凸显的,林敬言还交了他很多东西,比如如何躲过快速攻击型的机器人。

  

  但这些并没有用到。

  

  因为它们突然停止。

  

  失真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唐昊听到林敬言的话:“帮我带一个笔记本,首页写着‘苏沐秋’。”

  

  机器人的电源关闭。这片区域也瞬间暗了下来,隔离区的灯还亮着,显然走的不是一个线路,但进入的验证区显示通过,只要唐昊走到门口就能进入。

  

  唐昊看了看四周,显然是有人在帮他。他也来不及再想什么,走向了隔离区。

  

  隔离区里是物料隔开的一个又一个区域,里面的东西被分隔,用清洗材料做透明板供来人看清里面的物品。

  

  林敬言提到的那个笔记本在唐昊进门正对着的隔间里,他走上前去,拿出他带的唯一的匕首,用柄端砸开了透明板。他清楚这种清洗材料的特性,可以隔离辐射但本身异常脆弱。

  

  他拿起那个笔记本,首页写着“苏沐秋”。他对这个名字没有一点印象,随手翻看里面的内容倒是吃了一惊。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啊。

  

  “你出来我再让老林跟你细说,”叶秋有点懒散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这个笔记本是我故友的东西,里面是证据,有些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唐昊应了一声,将笔记本贴身放好,然后又用匕首破坏了另一个放着激光枪的隔间——最早的那款攻击用激光枪,还是经过辐射后的玩意儿。

  

  他拿着激光枪扫射着这个隔离区,碰到灯管时灯光闪烁了几下,然后爆炸。他又对着大门狠狠地攻击着,直到听到“隔离区失控”的声音后才停了下来。

  

  外面的三个机器人的电源又再次闪烁起来,但并没有启动,唐昊估计他们苏醒只是时间问题。他笑了下,将激光枪扔到三个机器人中间的区域,这种机器人对辐射抗性极差,一开机就会被辐射扰乱他们与中央的联系。

  

  唐昊又看了这三个机器人一眼,想到了林敬言离开之前跟他一起看的黄昏照片。

  

  8.

  

  那不是什么特别特殊的东西,只不过是外面的黄昏。经过污染的空气有时候会显得病态的美,林敬言说这些都是他以前做执行官时留下的。

  

  灾难总会带来不一样的美感,被破坏的环境下,黄昏却显得过分美丽。从远处的天边开始,色彩不断延伸变化,最后到相机镜头之下,带来一种荒芜的唯我独尊感。

  

  唐昊不太明白他的那些情绪——也许能称为情怀——因此他不太和林敬言交流这些。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那次确实被外面的黄昏给震撼。他生活的地方总是同样的东西,黄昏也好,黎明也好,都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这个世界有一个职业,叫做风景设计师,就是将风景设计出来供人观赏。唐昊看不上这个职业,因为他觉得这太鸡肋。

  

  事实证明,风景设计师的作品比不上真正黄昏的万分之一。

  

  他被震撼了,从内到外。

  

  林敬言拿着工作文件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浏览,偶尔会抬头看着有些陷入呆滞状态的唐昊,他低头笑了笑。

  

  唐昊从震撼中苏醒过来时看了林敬言一眼。林敬言戴着眼镜,他看过去时正好看到眼镜微微滑下去而林敬言用手指推上去。

  

  他就没由来地想亲吻推着眼镜的手指。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唐昊凑过去,从上而下地环住了对方,阴影迫使林敬言抬起头来。林敬言摘掉了眼睛,将文件随手放到了地下,他拿手指点了点唐昊的额头,唐昊则将那只手抓了过来放到嘴边亲吻了下。

  

  是轻柔的吻。林敬言后知后觉地想。

  

  唐昊没有就此放过,他将自己压倒林敬言身上,额头抵着额头,眼睛对视着,一片坦诚相见的意味。

  

  林敬言抚摸了下唐昊的面颊,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问道:“不想做点什么吗?”这个声音过于有磁性,一下子吸引了唐昊的注意力。

  

  但此刻唐昊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他闭上了眼,移开了自己的额头,整个人抱住林敬言,他们两个人陷入狭小的沙发里,过分拥挤也过分暧昧。

  

  最后,唐昊闷闷地说:“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林敬言倒是凑到唐昊耳边,牙齿轻咬了下他的耳郭,然后笑了下:“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坏事。”

  

  这确实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不是林敬言离开的话。

  

  9.

  

  唐昊破坏了隔离区后七转八拐避开了赶过去的机器人。中央终端在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在最里层,几乎没有人有权限去和中央终端进行对话,但是中央终端离不开机器载体,因此会有人定时去检查。

  

  唐昊记得,那是雷霆负责的。

  

  最里层只有黑暗。唐昊根据脑海里的地图摸索着前行。这里的黑暗令他看不清任何东西,但他凭借执行者的直觉,停了下来。

  

  那里发出了“滴——”的声音。

  

  门开了,里面是幽绿色的光。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他手里没有拿着武器,但唐昊做出了戒备的姿态,因为他也不清楚那个人下一秒会不会攻击他。

  

  “唐昊是吧?”对方叹了一口气,“进来吧。”

  

  唐昊还是警惕地看着他,但人却走了进去。耳麦那边一片寂静,他想是不是这里阻断了信号的传递,但此刻他没有时间去验证自己的想法。

  

  门边上还倒着一个人,唐昊忍住自己用脚踢他两下的冲动。

  

  “我麻醉了孙翔。”对方开口解释道,“他太闹腾了,这里有些东西不能乱动。”

  

  唐昊跟着对方往中央走了走,借着绿光终于辨认出那是雷霆的负责人肖时钦。他和肖时钦没有任何联系,倒是孙翔在嘉世那段时间和他共事过一段时间。

  

  “你想做什么?”

  

  肖时钦在终端控制前停了下来,拿出权限卡在浮空中刷了一下,若不是接下来这里突然变亮,唐昊觉得这个动作未免太愚蠢和浮夸。

  

  “验证一下你们说的正确性。”肖时钦说,在浮空的键盘上按了几下,然后转头跟唐昊说道:“我即将会让主机打开权限三十秒,你可以用这个时间将病毒投放进去。”

  

  唐昊冷眼看着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选择相信我,也可以选择被我麻醉放到那边。”肖时钦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我能赢过你的,不用太怀疑。”

  

  倒是倒在门口的孙翔苏醒了,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我靠小事情你下手也太狠了,你居然说麻醉就麻醉。”孙翔骂骂咧咧地走过来,然后拍了拍唐昊的肩膀,“我觉得可以相信他。”

  

  “然后就像你刚刚那样吗?”唐昊冷漠地看了孙翔一眼,随便说一句就戳到了对方的炸点。

  

  “相信他。”倒是耳麦里传来的声音。

  

  唐昊又看了肖时钦一眼,用匕首划开自己放着芯片的地方,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我要怎么做?”

  

  肖时钦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移动着,同时对唐昊说:“你看到我这个键盘了吧,最右边有一个凹槽,特别小,我让你放下去的时候你把芯片放下去。”

  

  唐昊往肖时钦的右手边走过,孙翔也跟着走了过去,但显然麻醉效力还没过整个人都有点晕,他将左手手臂搭到唐昊的肩膀上,以此让自己清醒一下。

  

  “放。”肖时钦说道,声音有一点颤抖。唐昊抓紧这个时间,将芯片丢到那个凹槽里,凹槽马上覆盖住了芯片,进而整个空间都陷入了寂静黑暗之中。

  

  “希望叶秋说的都对。”肖时钦说道,将一个小型灯光器打开,然后丢到唐昊手里,“你们两个快走吧,现在应该是全城混乱的时间,只有一分钟,所有的通道都是开的。机器人会因为这个有五分钟混乱时间,你们抓紧出去。”

  

  孙翔看着肖时钦,对于一起工作过的人还是有点感情,他问:“那你呢?”

  

  “总要有人来善后。”肖时钦说着,耸了耸肩,看起来突然放松了下来。

  

  唐昊没有再进行谈话,他拖着孙翔往外跑,他要抓紧时间从A51出口出去,他知道林敬言在那里等着他。

  

  “孙翔我知道你恢复好了,快点跟我一起跑。”

  

  “你急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急着去见林敬言,”孙翔被唐昊甩开了一小段距离,他回头看了看肖时钦,对方正在关门,“喂唐昊你等等我!”

  

  他们两个人往约定好的出口跑去,中途经过的机器人都纷纷发出了警报的响声,没有一个理会他们。

  

  唐昊看着出口临近,撇了眼在他后面的孙翔,问:“你怎么也过来了?”

  

  “我是利用小事情以前给我的一个小东西短暂的破坏了下系统,不然我怎么跟你交流,然后我就顺便跟着他过来了。”孙翔解释道,“不过我早就被盯上了,所以东西只能你运过来。”

  

  唐昊在门前停下,标识着A51的地方是一堵墙,这里没有任何可以打开的按钮。

  

  “这样子我们出不去吧……”孙翔在墙前研究了一下,结果就看到唐昊直直地往前走去,“会撞……”

  

  后面的几个字在孙翔看到唐昊穿墙而过后咽了下去。他马上也跟了上去。

  

  这个出口对应的是城市外围的警戒口。

  

  唐昊目光扫过去就能看到林敬言的家,他想他确实很久没来过这里了,情绪一时间难以得到控制,后来他干脆就任由情绪外露——他看到了林敬言。

  

  林敬言穿着特别休闲的衣服,看起来还有点松垮,站在唐昊十米远的地方,对他挥了挥手。

  

  重逢的喜悦刺激着唐昊的大脑,让他在短时间内做不出任何反应,林敬言则向他走过来。跟在唐昊后面出来的孙翔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

  

  唐昊冲上去抱住了林敬言。

  

  “我想你了。”林敬言安抚地回抱,他在唐昊耳边说道,思念如决堤的水一般汹涌而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唐昊的手在林敬言的身体上游走了下,最后压低了声音说:“你瘦了。”

  

  10.

  

  他们出来的这个地方往外走不远就能看到兴欣接他们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类似房车的交通工具,但是唐昊知道那应该不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应该只有外表符合。

  

  孙翔率先上了去,里面的空间意外很大,他稍微惊讶了下,然后和兴欣的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坐到角落里休息。嘉世之前和兴欣意外有一些联系,孙翔和他们倒是认识,不过关系都不怎么样。

  

  唐昊和林敬言在车下待了一会儿。

  

  “这个本子里是什么?”唐昊将带出来的本子交给林敬言,对方接过去,又顺手递给了里面的乔一帆,让他转给叶秋。

  

  “一些记录,或者说,一些阴谋。”林敬言简单解释了下,“关于当局想要做什么的阴谋。”

  

  “那让中央终端失效的一分钟你们做了什么?”

  

  林敬言却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问了他一句:“你还记得我以前问过你人类即将灭亡你会怎么样的问题吗?”

  

  唐昊却突然笑了。他明白林敬言的意思了,他想问那人类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苟活,但话到嘴边只说了一句:“和你一起。”

  

  “你们将消息散播出去了吗?”唐昊跳上了车,又拉了林敬言上来,“造成民众的恐慌,然后呢?”

  

  “然后……”林敬言想了下,“各寻出路吧。”

  

  外围的风景和内区不太一样,接近交割线的地方偶尔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尤其在这种出现重大混乱的情况之下更是如此。唐昊隔着窗户向外看去,能看清外面残缺的月亮,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真实而又破碎的天空。

  

  “所以为什么孙翔比我还早知道这些事情。”唐昊略有不满地说道,虽然见到了林敬言,但他现在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赌气的成分在。

  

  “我就比你早知道个半个小时!”孙翔回了一句,“要不是轮回被盯上了,我也不会去找你。”

  

  但唐昊并没有想理孙翔的打算,他只是看着林敬言。

  

  “我以前还在学校里学习的时候,找到过父母的资料,他们是被逐放的人,后来死在了外面。”林敬言开口说道,“我以前也不在这些,因为并不重要,可后来发现,人类本身是有感情的,不应该被忽略或被控制,我怜悯出去的人,也试图寻找在外面活下去的方法。”

  

  唐昊在黑暗中握住了林敬言的手,林敬言却安抚似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我有时候觉得一切都是骗局,连活着也是。自从找到过去人类存在的痕迹时,才忽觉活着本身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大概还有几年,这个星球会被毁灭,人类会不复存在。”林敬言停顿了下,看了看唐昊,却发现他有些出神,“我一直在害怕,害怕哪天就不明不白地接受了末日,也害怕就这样离开你。”

  在唐昊的印象里,林敬言不常说这些话,他也不说,两个人更喜欢用肢体语言去进行表达和沟通,言语并不完全是必需品。

  是吗?是啊,人类总会逝去。唐昊心里想,他们也总有一天会分开,但死亡之前他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用沉默去表达爱意,或者用语言诉说爱意,什么都好,他们总归是在一起的。

  “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打算抛弃我。”唐昊小声地说,他最初还因为这个而性情暴躁,后来还是方锐给了他林敬言的消息,“你告诉别人都不告诉我。”

  “怕你太冲动就跑出来了。”

  “可我依旧很冲动。”

  林敬言压住了笑意说:“我不在的这两年,你已经开始会反思了。”

  唐昊将手伸到林敬言腰侧,自己整个人靠了过去,不想反驳他的话。他其实还想做些更亲密的动作,但奈何现在的环境并不合适。

  “所以现在的环境真的特别糟糕了吗?”唐昊在林敬言耳边问道,热气吹到林敬言耳朵时他想避开,但唐昊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是啊,控制不住,也无需控制。”

  外面的世界早就不是荒芜可以解释了,叶修努力了那么久才勉强造出了一个落脚的地方,环境已经恶化到无法挽救的地步了。

  “人类也就成为了过去式了。”

  他们会死去吗?那是必然的。不过好像在此刻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黑暗之中,他们两个人避开其他人的目光,交换了一个吻。

  

  END

评论
热度(7)

© 圈地自萌没有颜色 | Powered by LOFTER